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2章

沉鱼-第22章【婆家人的算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05 11:3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觉得有几分好笑。

梁国朝廷心心念念的,竟然是求娶自己呢。

她抬头去看萧潜迟疑的神色,开口道:“去吧,顺便还要放上信物才好。”

萧潜的脸红彤彤地,看着孟鱼,似要解释什么。


街市上车水马龙,游人的身影和摊贩五彩缤纷的悬挂小物交织在一起,在孟鱼面前晃呀晃的。

她希望萧潜能赶紧下决心回去,她好扯着小舞出来,去传言中故事讲得最好的茶馆坐坐。

听说说书先生换了新作,场场爆满。

萧潜今日本来要带孟鱼去的,小舞没来,因为自那日孟鱼穿过女服,小舞便想要赶制出来几样孟鱼喜欢的式样,防备着哪日需要。

可萧潜立在街边,不说走,也不说要拒绝。

“去吧。”孟鱼催促他:“既然是皇帝的旨意,去晚了就不好了。”

虽然这话从她口中说出,不知为何,她却觉得有几分寂寥。

连催两次,萧潜这才答应:“我去告诉父皇母后,不管她孟氏在大弘掌多少权柄,如何得皇帝信任,本王不屑与她结亲。本王心中,只有小猛。”

像有一个装了半杯酒的竹筒在心中晃荡,孟鱼有几分莫名的烦恼。

“不要因为我耽误了国事,”她神情笑着道:“我说过,我是不想嫁人的,接下来要游山玩水许久。而楚王你是将来要继承帝位的人,事事务必考虑周全。”

萧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翻身上马后又忽然弯腰抱住她的肩膀把她抱上马去。

“小猛莫不信本王。”他说道:“听雪宫外有一道隔间,你就待在那里,看本王如何拒绝。”

说完不由分说便纵马往皇城去。

 
听雪宫外的确有一个隔间,内里铺着厚厚的地毯,瓜果点心和刚刚冬日便燃起的暖炉一应俱全。

出乎意料,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梁国公主萧妍脸颊微红,细长的柳叶眉下一双眼睛微微含情。她侧坐在描画着初雪晚晴的隔窗前,穿着一身海棠色钿钗礼衣,绣雉纹为章,头佩珠玉翠冠,脚蹬描鹤朝云履,隆重得像是要出席皇家某种大贺之礼一般。

孟鱼在心中赞了一声好看,想起似乎前几日在太后生辰宴上,也见过萧妍。那时她坐在秦王李璧身旁,仪态端庄笑容温婉。

见到萧潜带着孟鱼进来,萧妍连忙起身向王兄请安。萧潜示意她不必多礼,亲自为孟鱼拿了几个软腰靠,放在萧妍对面的八角椅前。

“里面如何了?”他轻声问道。

“在说婚事。”萧妍的面颊有些红。

萧潜点了点头,嘱咐孟鱼道:“小猛在这里耐心等着,今日本王务必把话说明白。”

 
殿内只剩孟鱼和萧妍,她见萧妍摆弄着手上一个翠绿的短笛,神情几分紧张,便问道:“还不知道殿下封号。”

既然是公主,必然是有封号的。要么一出生便会被皇帝恩赐,要么等到及笄或出嫁之时为抬一抬身份册封。

平日里内外命妇都是用封号称呼有品级的女眷,一示尊崇,二也避免提及名讳。就比如孟鱼自己的封号是乐阳郡主,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有人这么唤她。

至于她的本名是什么,恐怕就连宫中,也没多少人知道。

所以孟鱼这句话只是问询,没有恶意。却没想到萧妍眼睛立时便红了,她抬头看一眼孟鱼,神情有些委屈道:“承蒙余小姐垂问,本宫并无封号。”

不知道如何便触及她的痛处,孟鱼微惊之下没有说话。

萧妍便又道:“本宫在诸位公主中最为年长。”

原来是长公主。

这是提醒孟鱼可以称呼她长公主殿下。

孟鱼点头,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默。这时见萧妍抬起纤纤玉指,把身旁的隔窗轻轻掀起用银箸支撑。

有红色光芒闪动,孟鱼这才看到隔窗外便是大殿,因为有细细的薄纱垂下遮挡了隔窗,这里倒是个窥探的好地方。

此时两人不再说话,那殿内的声音便听得格外清楚。

 
听声音,是梁国皇帝在跟李璧闲聊南北风土人情不同。这时萧潜进入跪拜,梁帝便问及他是否写好求娶孟氏的书信,好由使团带去洛阳。

萧潜自然不肯,当场反驳梁帝,表示自己无意娶他人为妻。

梁帝大怒,言明皇族宗嗣的婚约不光是凭一己喜好,还事关江山社稷。娶一个江湖女子做皇后,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随即问李璧道:“听闻河南道孟氏之女秉性柔嘉、娴雅端庄,不知秦王是否知道。”

要求娶的女子是秦王拒婚的,这在外人来看怎么着都有些尴尬。可梁帝却坦荡地问起,显然并不介怀,并且希望李璧也不要介怀。

孟鱼瞥了瞥嘴。

看来在梁帝心中,她怎么样、被拒婚几次,被什么人拒婚,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身后的家族和孟氏一族手中紧握的权柄。

孟鱼对面的萧妍听得比她还要专注些,此时听到梁帝同李璧说话,紧握玉笛的手指用力得有些发白。

殿内听到斟茶和端起杯子的声音,孟鱼看到李璧正慢悠悠品一杯清茶,末了淡淡道:“孟氏之女的确如传闻所说,是宗室之女中佼佼,堪为典范。”

孟鱼在心中“嘁”了一声。

对面的萧妍眉头紧蹙,紧抿嘴角,看了孟鱼一眼。


“余小姐知道吗?”梁国长公主萧妍轻声道:“昨日本宫在母后处小憩,听到陛下同母后说,若楚王不肯求娶孟氏,便要褫夺他的王爵,贬他去南境拓疆开荒。”

听起来有些严重啊。

孟鱼心中为萧潜担忧起来。

要不然……她心想,自己干脆一走了之,也好断了他的念头。梁国随便派遣使团求娶,答不答应就是皇帝说了算了。

可是对他是有些喜欢的啊,怎么办?

她只是需要很多时间,来确认这种喜欢。当她喜欢到想要嫁给他的程度,便可以告诉他说:嗨,我就是乐阳郡主孟鱼啊。你尽管去长安求亲,只要我一封书信,爹娘和皇帝必然都会同意的。

她等不及想看到萧潜惊讶中又有些激动的神情。

但是在那之前,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的她,想要再等等,想要好好确认一下。

殿内萧潜又说了些什么,皇帝气得拂袖而去。

萧潜跌跌撞撞站起,也跟着去了。

萧妍有些着急地起身:“还没有说完呢。”

她神情几分慌乱。

“还要说什么吗?”孟鱼下意识问道。

不就是逼婚拒婚,还有什么呢?可随即她看到萧妍红着脸别过头去,瞬间便明白了。

“长公主殿下和秦王吗?”她道:“这倒是一件喜事。”

看来原本的安排是梁帝趁萧潜同意求娶孟氏,便主张大弘和梁国通婚,希望秦王考虑迎娶梁国长公主萧妍。

所以萧妍才会在这里盛装以待。

“没有!”萧妍羞恼地拎起裙角,走到门口又微微转身,轻声道:“还请余小姐出去以后不要乱说。”

乱说什么?

她只是猜测罢了。

孟鱼歪头鼓了鼓脸颊,萧妍已经快步而去。


宫内点心是梁国这边的制式,不是孟鱼喜欢的。她随意挑拣了几样,在内侍婢女遮掩惊讶的视线里拿帕子包裹了,打结做成小布兜,拎起走出去。

自始至终,孟鱼都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

小舞虽然是大弘人,但因为紧邻梁国,倒是非常喜欢这里的点心。带回去给她,也好把她养得胖一些。

有内侍知道孟鱼是楚王眼中的红人,见她打包点心,忙抱着食匣上前:“余小姐,前殿还有两个食匣没有打开,奴婢给小姐送来了,万望不要嫌弃。”

孟鱼开心地道了谢,又取出赏银给内侍分了,这才一手拎着食匣一手提着小布兜缓缓走出。

来时有楚王引路,此时她自己一个人,竟在殿外不知往何处去。转了一圈,忽然在一处墨竹掩映的假山前,撞见两个人来。

孟鱼想要上前问路,走近看清楚了,一人正是萧妍。

她背对孟鱼,递了什么东西给对面的男人,便满面含羞跑开了。孟鱼深吸了口气,看到那男人正是秦王李璧,他手中握着一根玉笛。

若孟鱼看得不错,这笛子不久前还握在萧妍手中。

可喜可贺。

看来这婚事是铁板钉钉了。

孟鱼懒得跟他多话,转身便走。

“过来。”冷不丁地,李璧的声音道。



你谁呀?

你说过来就过来吗?

本小姐又不是你的狗。

孟鱼今日穿着男装,步子迈得颇大了些。若不是怕匣子里的糕点碎掉,她此时可以飞檐走壁逃开。

可才走了十多步,后背衣襟被人扯住,接着一根短笛横在孟鱼眼前,遮挡了她的视线。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孟鱼道:“我没有看见你跟梁国长公主私相授受交换信物,没有看见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她脸红着跑开了,没有看见你衣服不太整齐脸上恼羞成怒,请问秦王可以不要杀人灭口吗?”

身后的人向前挪动着步子,几乎贴在她身上,有温热的气息在她耳后道:“不——可——以。”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