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4章

沉鱼-第24章【闯进香闺的男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07 11:3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李璧突然吹灭了桌案上的蜡烛。

突然的漆黑让孟鱼有些紧张,正要去推开房门,忽然便听到李璧的声音就在耳边道:“别动。”

与此同时,外面响起官兵喧嚣的声音。

“一间房一间房地搜!把贼搜出来!”


建康城向来安宁,很少出现这样半夜官兵上门搜查的事。

孟鱼摸黑走到门边,听到客栈宾客在睡梦中被吵醒抱怨继而惊呼哭叫的声音。有的房中住着女眷,被一阵翻找后险些找绳子自缢。官兵骂骂咧咧,不时踹门砸窗大打出手。客栈老板一边求情一边用银两打点官兵。

这些混乱的声音里,还有小舞的哈欠声。

“滚开!”她气势汹汹道:“我家小姐正在睡觉,谁敢滋扰?”

孟鱼在心中把小舞好一阵夸奖。

自从来到建康,小舞吃胖了些,说话也有了些底气。再多加培养,他日也是一个无人敢欺辱的强女子。

客栈老板也上前劝说:“这位官爷,此间住的是楚王殿下府中贵客,得罪不得。”
如今孟鱼是女子的事已经人尽皆知,因为萧潜常来,又当众在太后寿宴求娶,她更是声名在外。

外面的官兵听到小舞和客栈老板这么说,声音果然和气了些,却仍然道:“咱们奉的便是楚王的命令。今日夜间楚王和宇文先生议事,发现有窃贼进入王府妄图偷盗国宝。我等追到这里,势必要拿获恶贼。虽然不敢冒犯余小姐,但若余小姐出事,我等也难辞其咎。”

 
宇文先生便是楚王的幕僚宇文琮,那时萧潜在宫中被齐王围困,便是他给孟鱼出主意搭救。除掉齐王这个劲敌后,宇文琮也不再遮掩行踪,就住在楚王府中。

或许因为明日便要送夸蚩离开,宇文琮要交代些什么。

却没想到秦王模样挺正经,竟然做贼去了。

孟鱼心中忍不住窃笑。

“喂,”她轻声道:“五千两银子,保你无事。”

李璧声音低沉:“乡里乡亲,谈钱多伤感情。”

什么乡里乡亲?他俩不过都是大弘人罢了。照这么说,整个大弘千万百姓,都住一个村子?

屋子里暗,李璧没看到孟鱼翻起的白眼。

“本小姐可开门了。”她威胁道。

一只大手忽然握住她的手臂,那手有些湿热,让孟鱼神情微凛。

“一个消息交换,”他道:“事关萧潜的生死。”

孟鱼的确关心萧潜的生死。

就如同弯弓射箭直中靶心,她只能惊叹李璧若不是顶着大皇子的名头,该是一个很好的生意人。

 
外面官兵和小舞仍在争执着,孟鱼把李璧扯向门后躲藏,然后一把拉开了门。

“不想活了吗?”她提着一把大刀,声音恶狠狠地。

客栈灯火通明映照之下,众人看到她面带倦意,身上衣衫虽裹得严实,但头发却披散着。正是除去钗环,要睡觉时的样子。

外面官兵脸色微红,神情窘迫地低头:“打扰了余小姐,是我等的不是。但是楚王殿下交代过,务必查察仔细。”

“要如何查才算仔细?”孟鱼的神情有些混不吝,她挡在门前转了个圈,接着把刀架在那人脖子上:“本小姐好好地站在这里,难不成还准你进屋子里查吗?你是捉贼,还是不安好心?”

“扑通扑通”跪下一队官兵,为首的跪行后退,让自己的脑袋从大刀上移开,口中道:“卑职该死,这便告退。”

孟鱼把刀丢给小舞。

“若再有人往别人睡觉的屋子里闯,你便也尝尝杀人的滋味。”

除了搜查的官兵和掩饰情绪的客栈老板,店内宾客人人叫好。官兵灰头土脸离去,孟鱼关上房门。

她径直燃起烛火,打开本已经绑好的包袱翻找出一瓶金创药,丢给背对着她的李璧。

“药资五百两。”孟鱼道。

“啪”地一声,听到有血液从李璧袖口滚落滴在地面上的声音。

 
李璧来时便带着伤,故而握住孟鱼小臂时,她感觉到渗进衣裳的湿热。

“有些贵了。”李璧笑道,接着背对孟鱼坐下,轻轻折起衣袖。

伤在右臂,刀口虽深,好在兵器没有淬毒。

“你偷什么东西了?”孟鱼忍不住问。

“一件对大弘很重要,如今却落在楚王手里的东西。鉴于你是大弘人,这件事还请替本王保密。”李璧声音低沉,似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自从在周皇后宫中开口索要春日江山图,他便让暗卫留意着瑞坤宫的动静。那日楚王萧潜从瑞坤宫离开时,抱着一个木匣。根据那木匣的大小,他推断江山图就在木匣内。

果然,今日楚王幕僚宇文琮回府后,俩人关在一个房间中许久不出。秦王推测他们在一起分析画作的玄机,他这才潜入王府。

等到深夜,那画作终于被萧潜亲自放回一间密室。李璧等他离开后靠近,才走几步便触动机括,若不是跑得快些,恐怕此时已经殒命。


“你要交换什么消息?”等了一会儿不见他再说话,孟鱼问。

“稍等。”李璧咬开金疮药的封塞,忍痛上药。

他涂抹得仔细,但因为左手握着药瓶,动作便有些粗笨,孟鱼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帮他。
还是算了,我可是个正经人。

她心里道。

继而在李璧身后紧张兮兮地看着。又见他照不准伤口,撒了些药粉在外面。孟鱼更是着急。

要不要帮忙呢?她向前一步又退回来。

算了,我可是很不待见他呢。

“啪”地一声,瓶子掉在地上片片碎裂,白色的药粉四散跑开,腾起轻薄的细雾。
“哎呀!”孟鱼气恼地上前用手刮起干净的药粉,一巴掌拍在李璧伤口上。

他疼得倒抽一口凉气,抬眼见孟鱼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药粉见了风就会失效,幸亏我动作快。早知道你笨手笨脚,一开始便我来给你涂了。”

好吧……

李璧看着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算你帮到忙了。

可是眼前这个丝毫不想碰触自己的人,跟当初那个缠在他身上怎么甩都不下去的,俨然像是毫无关系。

可明明是一个人呢。

说起来,她那时中毒了。

得问问医官是什么毒……

片刻的跑神中,听到孟鱼急切地问:“快告诉我,到底是谁威胁到萧潜的性命。”
似什么东西在心中沉了沉,李璧忽然觉得有一丝失落。


李璧说,夸蚩没讨到便宜便回去,是因为南蛮内部出了乱子。

夸蚩的弟弟夸尧,趁夸蚩亲自来建康城讹诈梁帝,杀了夸蚩的亲信臣属,夺得兵权,要在夸蚩返回的路上伏击暗算。

“弑兄?”孟鱼瞪大了眼睛:“真是没有人性。”

李璧看着烛光下她长长睫毛投下的暗影,微微笑了:“王权争斗哪里有什么人性,不过是胜者王败者寇。”

所以夸蚩才要求楚王护送。

他知道楚王在梁帝心中的分量,料定梁帝会派重兵跟随,也希望夸尧忌惮梁国,因此会放他一条性命。

等他回到国都,便可好好谋算。

若夸尧连梁帝的面子都不买,他便可以借楚王的兵马,把夸尧打败,一举降服。
“夸尧很厉害吗?厉害到楚王五千精兵也无法抵挡?”孟鱼眨着眼睛问。

李璧的身子轻轻向后靠,有意识离她远一些,沉沉道:“不是因为夸尧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你的楚王根本没有上过战场,不懂带兵。”

孙武说,兵者,诡道也。

上阵杀敌的将领不必有多威猛,但要善于领军、善于用计、善于因势利导。在这方面,萧潜的确没有太多经验。

孟鱼的祖父、父亲、兄长,皆是大弘杀敌的猛将,她从小耳濡目染,知道兵书背得再顺口,不如一场百多人的殴斗学到的经验多。

军中常有某人自小熟读兵书到了阵前却方寸大乱的笑话传开。可以说,除非天纵奇才,否则每个功成大将都是用万骨枯的代价换来的。

萧潜虽然骄傲,但在这方面的确如李璧暗示的那样,欠缺经验。


面前的女子不知在想些什么,神情中三分出神七分担忧。

是在为楚王担心吗?

李璧轻轻咳嗽一声,继续道:“故而为今之计,便是萧潜推说不方便送行,派遣百人轻骑军掩盖行踪绕道小路,偷摸把夸蚩送回去。这么做虽然不太好看,但总好过送死。”

“明白了。”孟鱼猛然起身,随手拿起一根丝带绑起头发,便向外走去。

“多谢秦王殿下。”走到门口,她不忘回头郑重道谢。

这神情让李璧微微吃惊,他轻哼了一声,对方已经打开门消失在走廊里。

行动好快,完全不会拖泥带水。

是她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还是太过担心楚王呢?

秦王李璧怔怔坐着,直到那个名叫小舞的姑娘进来,揉着眼问:“殿下不跟小姐一起走?”

李璧的视线落在小舞怀中抱着的大刀上。

她连自己的兵器都忘了带呢,看来真的很担心对方。

似乎是双脚主动做了决定,李璧向外快步走去。为怕影响孟鱼的声誉,他在昏暗的光线下追逐孟鱼的身影直到大街上,才开口说话。

“喂!”

幽静的街巷里这声音几分低沉,却又传得很远。

前面那个走路迅速的身影停下,孟鱼转过身来。

李璧缓缓上前,轻声道:“余小姐,本王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