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6章

沉鱼-第26章【娘家人的威力】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09 11:3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等郎中处理完萧潜的伤口离开,孟鱼却没有走。

寂静的夜色里可以听到野狗的叫唤声,那是他们发现了山坳中战死士兵的尸体。
孟鱼想提刀去驱赶那些野狗,却知道是白费力气。

睡到午夜,萧潜忽然醒来,看着微蹙眉头的孟鱼,忽然道:“小猛,你嫁给我吧。”




因为背部有伤,萧潜是趴着的。此时他勉强直起头看着孟鱼,额头渗出细碎的汗珠。

孟鱼知道,他疼得厉害。

疼得厉害,所以说胡话了吗?

“小猛……”他的声音里充满着依恋和柔情蜜意。

刀尖抵地,孟鱼的胳膊架在刀柄上,偏过头蹙眉。

“殿下是不是起了热,把脑袋烧糊涂了?”

萧潜勉强直起身子,抬手去扒拉水碗。孟鱼没有照顾过人,此时也只是帮他把那碗推得近一些。

萧潜一够之下没有碰到,他闷哼一声,显然伤口被扯开。孟鱼这才把碗送到他手里。

此时水温正好,萧潜一口饮尽,喘气道:“小猛,本王怕是要死了。”

“不会,”孟鱼道:“养几天便能好。”

孟鱼的兄长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她记得那时自己吓哭了,兄长还笑话她胆小。
可她毕竟不是郎中,所以并未安慰到对方。

停了一会儿,萧潜露出强忍疼痛的神情,继续道:“小猛,你和我几番同生共死,我们今夜结为夫妻,也好在死时做个伴,好吗?”

“说什么呢?”孟鱼拎刀起身,宽大的刀刃在空中划过,稳稳落入她背着的刀鞘中:“能杀掉本小姐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烛光下她周身似笼罩着一层薄雾,眼角眉梢的暗影中透出一丝凌厉无畏。萧潜心内微惊,或许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强大不容伤害。

孟鱼转头看向他眨了眨眼:“殿下还是要提起精神,至于婚娶之事,等灭了夸尧,你见过我家父母兄长,咱们再行商量吧。”

是要带自己去家里吗?

萧潜心中一阵激动,正要再说什么,忽然有人慌慌张张在外呼唤。

“楚王殿下,南蛮军来袭营了?”

萧潜猛然抬头看向孟鱼,那视线中有愠怒和气恼,还有一点点求助。

孟鱼站直了身子,转身看向帐外道:“急什么?点卯排兵!出帐迎击!”

 
喊杀声响了一夜。

孟鱼领左翼先锋军,临时指派善于作战的夸蚩领右翼军,萧潜换上新的战甲遮掩血痕领中路军,三军勉力抵抗,孟鱼刀劈夸尧亲信头领,终于至黎明时抵挡住南蛮军的两次进攻,队伍稍稍歇在半山腰。

军将来报,说是折损五百人。

萧潜神情沉沉,看着连番受挫士气渐渐低落的下属,紧抿嘴唇。

“叫援军。”他取出印鉴递给随从。

那随从应诺后迅速去了。

萧潜又看向夸蚩。

“寨主,”他沉声道:“本王不知南境军人人都这般不畏生死奋力拼杀吗?”

楚王萧潜是一个骄傲的人。

他很少这样主动夸赞对手。

夸蚩抬手把脸上厚厚的灰尘抹去,啐一口浑浊的吐沫,开口道:“你们大弘和梁人,从不称呼我们为‘南境’,总说‘蛮子蛮子’的,不就是因为知道我们不怕死吗?你看那些兵将,就算是死,都要撕咬下一条敌人的胳膊。伤病在战场上会变成拖累,虽没死,还不如死了。这就是作战的狠劲儿。”

就算要死,也送对手一个伤兵。

 
孟鱼踢开脚下一块石头,蹙眉看向远处。

烟雾笼罩之下,歇在平原之上的那股兵马,该有万人之多。

夜间作战时她见过夸尧的模样,满脸横肉咧着嘴笑。他也用刀,挥刀间戾气逼人,杀人时必然补刀,形同虐杀,令士兵胆寒。

夸尧公然偷袭梁国军队,俨然不光要杀夸蚩,也是要燃起战火之意。

而梁国损兵折将之下,恐怕也不能忍受这般耻辱。

两国大战一触即发,到时候百姓遭殃生灵涂炭。

除非楚王萧潜能以三千余兵马胜万军,把夸尧杀死,让夸蚩继续做南蛮的首领。
孟鱼觉得不太可能。

那如果,万军之中夺主帅项上人头呢?

这件事她没有做过,但是她知道孟家有人这么做过。

一瞬间,孟鱼有些后悔这些年的懒惰。那些蹲在厨房门口等着荷包鸡焖熟的时间,如果跟着父亲多学些刀法,跟着母亲多学些剑术,跟着哥哥去战场上多晃晃,或许自己便可以更厉害些。

更厉害些,才能护住更多的人。

正想着,军鼓声响,南蛮军队开始进攻了。


这一次不是偷袭,而是迎面直击。

萧潜立刻号令将士据守山头,以地势之险峻阻挡。

“只需撑两日,”他鼓舞士兵:“两日内援兵必到!”

饥肠辘辘的士兵在他的号召下决心拼死一战。

两军交战,烽火狼烟中萧潜却发现没有了孟鱼的身影。

他心中一乱问身边的夸蚩道:“小猛呢?”

夸蚩用手遮挡初升的朝阳,在山下战场极目寻找,终于指着一处道:“那里!”
萧潜倒吸一口凉气。

孟鱼黑衣白马,单人单骑向敌军中冲杀而去。她小小的身影没入乱军阵中,却如一根直插入敌军心口的箭矢,如一只在暗夜中号令百鸟的凤凰。

她伏在马身上,从山坡冲下去的速度很快,敌军中有阻挡的,更多的是惊讶间后退。转眼间距离主帅夸尧仅仅百步,却有百人向她围拢,斩马刀扫过,孟鱼身下的战马倒地,她纵身飞跃,手下刀光刺目,向夸尧而去。

“小猛!”萧潜大叫一声:“本王来助你!”

不顾将士反对,萧潜跟随着孟鱼的身影,拔剑向军阵中冲杀。将士被他决一死战的信念感动,人人大声呼喝。

然而萧潜很快发现,能够如箭般冲杀的只是孟鱼而已,他自己很快陷入肉搏般的血战中,挣扎不出,不能帮孟鱼任何忙。



打得太乱,打得太胶着,打得太血腥。

原来真正的战场是这样的。

萧潜忍着后背的伤痛,勉力举着剑,杀一人、两人、三人、四人……

敌人似乎无休无止永远也不会死完。

而梁国这五千精锐之师,却越来越少。

再这样下去,等不到援军,他们就会全部战死。

一抹血液飞溅上天空,萧潜挥动胳膊时看了一眼被乌云遮挡的日光。

这毫无意义的拼杀,何时是个尽头?

小猛怎么样了?独自一人入万军从中,而自己却根本帮不上忙!

萧潜觉得无力、担忧、自责、恐惧。

到最后,他觉得绝望。

正在这时,忽然感觉身前压力骤减,听到梁国兵士有些振奋的声音。

“怎么了?”萧潜道。

“殿下,殿下!”有士兵忍不住跪地道:“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这么快!

萧潜用最后的力气爬上一个小土坡,向日出之地看去。



在南蛮军阵的后方,有一股身披黑甲的精锐兵马碾压而来。

看士兵数量,不过四五千人。可他们军阵整齐,如巨石碾平沟壑、如柴刀砍断稻草,不费吹灰之力般横扫万军。

萧潜只看这一眼,便知道那不是梁国的军队。

那军队太可怕了,虽然如今算是友军,却威风凛凛令人恐惧。

南蛮军队先前还调转矛头奋力抵挡,可不久后便如鸟兽散。零星能抵抗的,不费吹灰之力便被斩杀。

万人兵马,竟然不堪一击。

萧潜揪着一颗心,在四散奔逃的南蛮军阵中找寻小猛。

小猛呢?小猛呢?

他几乎软倒在地。

这时头顶的乌云终于移开了些,有彩色的阳光从乌云缝隙里洒落,在阳光之下、平原之上,在凌乱血腥的战场上,有一匹白马越众而出向萧潜跑来。
马上的人衣袂飞扬右手提刀左手提着一颗人头。
她清亮的声音响彻原野:“南蛮叛贼夸尧伏诛!降者不杀,抵抗者受死!”
降者不杀,抵抗者受死!

梁国士兵顿时欢呼起来,夸蚩趁机纵马朝孟鱼跑去,要第一时间接管南蛮残余军队。

待硝烟散尽,孟鱼从远处缓缓靠近,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对萧潜道:“这一仗真是辛苦,等回了建康城,殿下要请我吃小笼包、状元豆、臭豆腐、咸水鸭、牛肉锅贴……”

萧潜眼中闪动着泪花,瘸腿靠近孟鱼,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孟鱼挣扎了一下,身后一个声音剧烈地咳嗽起来。

是孟文到了。



这是萧潜第一次见到孟文。

传说中大弘朝最年轻的少将军,河南道节度使之子,闻之令人胆寒、见之使人心仪,杀伐果断、神勇无比的虎威将军。

只是没想到他长得这般好看,目光却这般杀气腾腾。

“楚王殿下,”孟文手提宝剑,冷着声音道:“战场之上,也可以轻薄小姑娘吗?”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