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6章

沉鱼-第27章【未婚夫被别人逼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10 11:34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这是萧潜第一次见到孟文。

传说中大弘朝最年轻的少将军,河南道节度使之子,闻之令人胆寒、见之使人心仪,杀伐果断、神勇无比的虎威将军。

只是没想到他长得这般好看,目光却这般杀气腾腾。

“楚王殿下,”孟文手提宝剑,冷着声音道:“战场之上,也可以轻薄小姑娘吗?”


他的情难自禁,在这位将军眼中是轻薄吗?

萧潜僵硬着放开了孟鱼。

怀中原本便在挣扎的她转过身子看向孟文,接着单手叉腰哈哈大笑起来。

天已放晴,阳光透过薄薄的叶间缝隙撒在少女的脸上。她笑得自然肆意,好像这不是横尸数千的冬日战场,而是赏柳踏春看彩灯的春日郊外。

在这样的春日郊外,遇到了熟悉的朋友,看到了好笑的画面,于是笑了起来。

孟鱼背上背着的大刀,身上沾染的血迹,一瞬间都没有了战场上肃杀之相,反而让人觉得畅快淋漓,觉得舒心自在。

说起来,他们是胜了啊。

虽然被打到难以招架,也终于在支援下艰难胜利。

看到孟鱼笑,孟文也笑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眼花,萧潜觉得孟文对小猛眨了眨眼。

然后孟文斜睨他一眼,没有施礼更无半点恭谨,只淡淡道:“奉秦王殿下调遣,大弘军将四千人后援梁军。楚王殿下可还好?”

仅四千人,便有这等威力!

萧潜连忙站直了身子,主动对孟文施礼道:“多谢秦王殿下照拂,更谢孟将军仗义来援。”

孟文轻轻摆了摆手,似不习惯这样的客套。

他的目光在孟鱼脸上流连许久,又深深看了萧潜一眼,叹口气道:“孟家人没有什么仗义不仗义的,向来只护大弘百姓,只护自家人罢了。”




萧潜有些讶异,难道秦王和孟文施以援手是因为军中有大弘人小猛吗?

因为一个人调动大军?

难道不是因为梁国皇族的人情?

或者,要交换什么?

想到府中藏着的那副自己还没有研究出名堂的“春日江山图”,他讪讪地笑着,又对孟文拱手。

孟文却似已经有些不耐烦,挥挥手转身:“他日再叙吧。”

脚步微顿,眼中忽然一抹笑意,看向孟鱼道:“这位姑娘,本将军要回大弘去,你可要同行返乡?”

萧潜顿时心中紧张,好在他看到孟鱼早已经收住笑,同样对孟文扬了扬手。

“将军好走,他日再叙。”

孟文撇嘴离开,他身后跟着的亲信随从连忙抱着个小包袱奉给孟鱼。

沉甸甸的,里面包着半包熟牛肉,半包金疮药。

萧潜来不及涂抹药膏,目送孟文离去。

他看到大弘军将虽然已经胜利,却仍严阵以待的军容。

他看到军阵在孟文身后合拢,死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看到他们宽厚的战甲和整齐的步伐,以及横扫千军的锐气。

这样的兵……

萧潜心中喃喃。

如果可以为我所用该多好。

孟氏……

如果可以为我所用,该多好。



夸蚩收编夸尧残余部队,点卯得五千余军,便跟萧潜和孟鱼作别。

“余小姐,”他拿出怀里的小葫芦道:“夸某不才,想以此信物换一样东西。”

那小葫芦是孟鱼承诺过要答应他一件事的信物,没想到这么快便要兑现。

孟鱼大大咧咧接过,顺手便把由她斩获的夸尧人头丢给夸蚩。

夸蚩在马上接过,赞道:“余小姐不光威猛,还绝顶聪明。”

“略聪明。”孟鱼道。

阿娘说,在江湖闯荡,话不能说满。所以虽然她觉得自己懂功夫,也谦虚说略懂。觉得自己挺聪明,也谦虚说略聪明。

没想到夸蚩听到她这句话,眼中露出几分小心。

她其实觉得夸蚩有些吃亏。

一个承诺只换走一件东西,不知道若夸蚩以后知道她背后是整个孟氏家族,是无孔不入的消息组织“雀听”,会不会有些后悔。

原本可以多要些钱,多打听些消息,竟然被一颗人头抵了。

“余小姐,”夸蚩道:“夸某生平第一次见女子也可在战场上斩帅杀人号令千军,若你大弘朝这样的女子众多,我夸蚩乃至子孙三代以内,必一直对大弘俯首称臣不敢觊觎。”

他说完轻轻安抚跨下马匹,又对萧潜道:“楚王一路护送之恩,夸蚩亦不敢忘。愿南境和梁国重修旧好,不起战乱。”

萧潜点头微笑,抬手道:“夸寨主一路好走。”

战马扬蹄、尘土四起,南境军向着狼戎寨的方向奔袭而去。

孟鱼知道夸蚩将会用夸尧的人头恐吓逆反臣属,继而收回南蛮控制权。

而她终于可以放心地回建康城接到小舞,然后继续游逛了。想到此处,她忍不住原地跳了一下。



没有下雪,空气却似冻住了。

殿内只有梁国帝后和大弘秦王李璧,其余人等尽皆退下,没有护卫没有内侍,甚至没有日日伺候在身旁的宫婢。

所以梁国皇帝觉得口干舌燥之时无人上前奉茶,他只有瞅一眼周皇后。

周皇后神情不乱,头上的凤冠却在颤抖。

就在一个时辰前,楚王萧潜的印鉴被八百里加急快马送至京都,请求援军。

梁国精锐兵马已经随萧潜护送夸蚩前往南蛮,若临时组建援军必然缓慢。召各州府去援?听说南蛮反军锐不可当,仓促行事的话,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幸好他们知道,大弘有数万兵马就屯在国境线上,那是大弘朝剿灭海贼的主力。他们的统帅孟文作为少将军,更是如雷贯耳、无人不晓。

故而梁国帝后立刻请秦王李璧来见,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言行似君子的废太子,竟然是个乘人之危、趁火打劫的人。



担忧儿子的安危,周皇后根本无暇顾及梁国皇帝是渴了还是饿了。她紧抿的嘴唇微微开启,最后问道:“秦王殿下,大弘与我梁国已修好数十年,难道就不肯施以援手吗?我梁国愿意负责这次出兵的军资。”

李璧轻轻把玩一个小巧的茶盏,身子坐得笔直,神情几分漠然。

“军资自然是要出的,本王要的那样东西,也自然是要给。”

周皇后捂住胸口轻轻喘了口气,梁帝再也忍不住道:“秦王说的那什么‘春日江山图’,朕见都未曾见过。难道只因为这一幅图,便视我数千梁国军士性命于不顾吗?”

李璧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淡淡道:“陛下也说了,是你们梁国的军士,关大弘什么事呢?”

这话如此凉薄,连巧言令色都不愿意。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令梁帝气急反笑。

他神情讪讪看着周皇后道:“既然中宫知道,便给他吧!左右不过是一幅昌妃当年的陪嫁,值什么?”

“陛下不知那图……”她说到此处噤声,见李璧已经施施然起身欲走。

“多谢陛下的茶水。”他轻笑一声。

周皇后猛然起身。

“殿下留步!”她心里恨极了,然脸上却带着笑道:“若那图作为我梁国长公主同大弘朝廷和亲的陪嫁,如何?”



那图虽然在周皇后手中已经好久,但她始终未能看破其中的关窍。前几日萧潜出兵前,她把图秘密交给萧潜,藏在楚王府中。

想必萧潜也没琢磨出来。

若可以再拖延些日子,他们说不定有机缘弄明白。

李璧如今并未婚娶,作为大弘废太子,娶梁国长公主,也算是一门好亲事。

周皇后见李璧果然停脚,向她看来。

“和亲?”男人英俊的面容凝滞一瞬,有些疑惑道:“跟谁?”

“自然是秦王殿下。”周皇后道:“听说殿下已经见过长公主,不知殿下心意如何?”

周皇后心中责骂着萧妍。

既然要勾搭人家,总要快些。怎么磨磨蹭蹭,如今人家没有求娶,倒需要她这个做娘的来亲口下问。

真是丢人。

却见李璧神情庄重道:“不敢污长公主声名,我二人从未见过,本王也并无婚娶之念。”

撒谎!

这个卑鄙小人!

周皇后扶着条案缓缓坐下,心中想着三人殿内叙了许久,不知萧潜如何了。

有没有受伤?

会不会死?

她终于支撑不住,右手扶着额头,缓声道:“便如秦王殿下所愿,那幅图即刻送来。”

春日江山图。

画中前方是一个衣衫单薄的牧童正踮起脚尖去折断一根柳枝,一旁的老黄牛啃食新芽,远处桃花盛开,更远处山脉连绵起伏。

这似乎是太普通的一幅画。

却被李璧珍重地仔细辨别画卷右边吴大师的题跋以及印鉴,确认无疑,才小心收好。

“告辞。”他道。

“大弘军?”梁帝手中早已喝干的茶盏重重磕碰在条案上,忍不住道。

“陛下放心,”李璧唇角含笑:“必然守诺。”

李璧刚走,便又有报讯的军士跪在殿外。

“报——”

那军士脸上已有喜色:“我军在神领山被南蛮军队迎击,大弘援军已到,如今南蛮军节节败退,楚王大胜。”

“什么?”周皇后又一次吃惊站起。

不会这么快的。

秦王才拿了画,答应援助,怎么现在已经收到了交战的消息?

难道他从容不迫地在这里要挟自己要得到画作之前,早就派援军去施救吗?

不!这样的速度,大弘军必然贴着边境线一直跟随梁军,直到两国交战,便趁势援救。

不不!不会一交战便施援,肯定是隔岸观火,一直到梁军几乎败北才会插手。

好深的心机!

好恶毒的人!

“这恶贼!”

她恨恨地跺脚道。

身边梁帝的声音传来:“这便好了,叫人进来,朕渴了。”

一对愚蠢的父子!周皇后恨不得弑君,自己来做着梁国的皇帝。只有这样,她才能实现自己挥师北上,诛灭大弘的愿望。

回去似乎比来时快些。
孟鱼一路上都兴高采烈。

她决定等收拾完行李,就对萧潜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告诉他,现在嫁给他是不可能的,他得先得到自己父母兄长的认可,而她更要去云游四方,玩够了才会回来。

萧潜在建康城外扎营,等待交接兵马。

孟鱼自己骑马回城。

不知怎么,到城墙下时她忍不住向上看了一眼。

一如离开的时候,秦王李璧站在城墙上,目光深深地看着她。

两人目光相撞,李璧走下城墙,向她走来。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