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9章

沉鱼-第29章【两个男人的疼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12 11:3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觉得她的眼睛看不清东西了。

为什么不光身上疼,心也有些痛呢。

她的手从屏风上缓缓抽离,感觉有人把她拉起。

有人问周皇后道:“娘娘,这人是现在杀,还是拖出去杀?”

“拖出去给楚王看见吗?”周皇后道:“也是可怜,给她个痛快吧。”




给个痛快。

是要杀了她吧。

孟家的儿女,可以死在战场上,可以死在家中,不可以死在被人暗算的异国。

孟鱼轻轻松开牙齿咬着的舌头,在被人拖拽的时候散去气力装作已经昏厥,然后趁那人不注意,抄起身下一把死人丢掉的大刀,猛然向后一挥!

“噗嗤!”

鲜血染红半扇屏风,身后两人立时毙命。

这是她趴在地上时,一边想要求救,一边积攒的力量。

想要欺骗她,想要牺牲她换取跟孟氏联姻的萧潜,已经不可能再做她的朋友。既然不是她的朋友,倔强如她,便不会找他救命。

多么可笑,他竟然为了一个虚无缥缈根本没有见过面的姓名,欺骗那姓名原本的主人。

让她伤心的是她自己?

有些绕,孟鱼觉得这像是一个笑话。

刀在手里,她还可以用最后的力气撑一会儿。

多杀一人,便多一分胜算,就算败了,她也不会屈服。


 
还有五个黑衣人。

她以刀拄地,取下口中塞着的布团,勉强站直。

“抱歉,”孟鱼冷笑道:“不认识你们,所以不会听你们说遗言了。”

一个黑衣人抢先攻来,被已经握有兵刃的孟鱼简单利落干掉。

还有四人。

听到动静,又看到这样的惨状,周皇后低呼一声,骂道:“怎么做事的?一个小姑娘都搞不定?杀不了她,你们也别想活!”

四个黑衣人听命把孟鱼团团围住。

忽然听到殿外一个声音道:“娘娘,大弘秦王殿下到了。”

周皇后快步走出大殿,有内侍立刻跟着她出去且关严殿门。

口中道:“他来做什么?”


 
且不论秦王来做什么,孟鱼现在已经不再指望任何人。

她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手中的刀。

只是平日里右手握爹爹赠送的刀,左手握阿娘送的匕首,远攻近斗无懈可击的她,如今的左手需要按压腹部。

毕竟那撕裂开的衣服内流出太多的血,让孟鱼担心肚腹里的胃肠也会跑出来。

四个黑衣人如死神般盯着孟鱼。

他们在等,等面前这个女子有所松懈,或者终于忍受不住疼痛倒地。他们就可以上前,用最少的代价,得到最大的战果。

可孟鱼始终站着,且开口道:“磨磨唧唧的,不如先吃我一刀!”

一人!
两人!
三人!

第四个人蛮横些,在孟鱼杀第三人时刀在她脖颈间划过。鲜血涌出,只差一点,孟鱼的脑袋便会掉下来。她松开了按压腹部伤口的手,袖中匕首滑出,右手举刀格挡,左手紧握匕首一击而出。

那男人倒下前,上前砍杀孟鱼的劲道未卸去,直直倒在她身上。

孟鱼肚腹的伤口撕裂开,她闷哼一声,被砸倒在地再也无法起身。用最后一丝神识,孟鱼向着殿门爬去。

她的身后,鲜血浸湿地板,横七竖八躺着十多个黑衣人。

近了,她已经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秦王殿下,殿内的确有人争斗,可秦王你站在梁国的国都,这里是楚王府,难道你还敢搜府吗?”这是周皇后的声音,她仍然是那样不容冒犯。

“搜府又怎样?”

低沉阴冷,果然是李璧的声音,这声音没有半点恭谨尊重。

“我梁国虽不及大弘国力昌隆,但若秦王有意折辱试图引发战争,梁国也不怕战,不惧战!”

虽未亲见,孟鱼能想象到周皇后是怎样的色厉内荏。

殿内已没有动静,周皇后在等,在等黑衣人打开殿门报讯,或者等秦王知难而退。
可李璧显然不那么好打发。

“大弘虽然对梁国这弹丸之地不感兴趣,但你们若有意归降,也是好的。”李璧轻咳一声,继续道:“听闻我大弘刀客余猛在你这楚王府被擒,我朝百姓跟我朝国土一样不容侵犯,若因一人发动战争,也未尝不可。”




孟鱼觉得自己如一滩泥,冰凉的地面让她觉得很冷。

或许是流了太多血的缘故吧。

她心内有些惊讶。

他竟然是为自己来吗?

只因为自己是大弘朝百姓?

不光她不相信,周皇后也是不信的。

孟鱼听到她大笑几声:“因一人发动战争?秦王殿下不要说得太好听,既然这个人值得两国出兵,不知道她值不值,那副‘春日江山图’。”

话音刚落,“咯吱”地一声巨响,沉重的殿门被人打开。孟鱼勉强抬起头去看,看到外面浓云之下,周皇后一身华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透过她繁复张开的裙摆,孟鱼看到不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有些冰冷的神态。

然后她感觉到周皇后蹲下身子,一根硬硬的东西抵住了她流血的脖子。

周皇后疯了一般道:“你真厉害,竟然把我的人都杀了。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吧,这伤口不深,让本宫帮你了断。”

在失去最后的意识之前,她看到李璧飞跑过来的身影。

真丢人。

孟鱼心想:窘状被看到了。



暖。
一双手托着她的头,接着把她整个人揽入怀中,离地抱起。

孟鱼想睡过去,可她好怕就这么被丢入乱葬岗。但她周身只有牙齿能动,所以孟鱼便用牙齿咬着舌头,维持最后的清醒。

“秦王竟然带了来,这真是无心插柳了。”

她听到周皇后的声音道。

“滚!”一声压抑的低吼,更传来周皇后的浪笑。

带来了什么?不会是……那什么图吧?

一瓶什么东西凑近她的鼻子,孟鱼浅浅吸了一口,顿时在酸臭味中清醒过来。眼皮虽然重,却也勉强睁开。然后她看到自己在秦王李璧怀中。

李璧,抱着自己?

不要你。

她心想:我要哥哥。

想哥哥,哥哥便到了。


那马是直接冲进王府的,不知怎么越过了高高的台阶,路上的护卫内侍自然无法阻止,孟文就这么骑着马,一直闯到殿前。

“妖妇!”他拔剑对着正把江山图交给内侍带走的周皇后,大骂出声。

闹成这样,楚王萧潜也来了。

他们同时看到了秦王李璧怀中抱着的人。

孟鱼今日穿着红衣,这颜色遮挡了血色,可因为被李璧抱着,她脖子上、肚子上的血液仍然在流着,滴入地板,很快汇成一滩。

“哥——”孟鱼开口唤道,那声音如同蚊蝇般细小,孟文却已经跑过来,大声道:“哥在,哥哥在,看哥哥为你报仇!”

在这楚王府殿前空地上,听到孟鱼这一声呼唤,所有人都怔住了。

李璧是惊讶的怔,抱着孟鱼的手禁不住微微颤抖。

萧潜是惊慌的怔,他走过来的步子踉跄跌撞。

“小猛!”他大叫道:“谁伤了你!怎么回事?”

“萧潜,”孟鱼的声音几分凄凉:“之前你在殿内说要骗我时,我就已经受了伤,被丢在死人身上。你说,谁伤的我?”

说完这句话,孟鱼觉得有些解气。

哥哥来了,她可以放心睡过去了。



殿内……

一瞬间那些他说过的话如惊雷在脑中炸响。

“母后!”萧潜眼睛通红脸颊铁青猛然转身,周皇后退后一步,口齿不清道:“她!母后怕她阻挡你跟孟家的婚事。她……”

一声冷笑几乎震碎周皇后的耳膜,然后她看到不远处手持宝剑,用身体护住孟鱼不准别人接近的男子道:“孟家?可是河南道孟家吗?像你们这样下贱的人,也配跟孟家结亲?”

“孟将军……”萧潜嗫嚅道,那显而易见的真相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孟文贵为大弘少将军,肯亲自救了他两次。

那不是为了救他,那是因为他身边跟随着孟文的妹妹啊。

余猛,余猛,猛字里不正有一个孟字吗?可怜他和母后被瞒得好惨,这才有了今日的误会。

萧潜想上前解释,可孟文狂笑着,看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孟鱼,再看向周皇后:
“你们眼前这个数次救你们于危难之中,为你们拔除苗寨、闯刀斧阵、杀夸尧的,你们以为是谁?我孟文只有这一个妹妹!狼心狗肺!真是狼心狗肺!”

他再不多说,一柄剑朝周皇后刺去。

“啪!”地一声,萧潜堪堪握剑相碰,然后便见他的剑从中断作两半,掉在地上。

萧潜只好拿半截短剑护着周皇后后退,得知真相的周皇后脸上五颜六色挤满了难以置信。

而孟文招招不留余地。

萧潜苦力支撑,厮杀中,他听到李璧的声音道:“孟将军,你可知后果吗?”

孟文没有回答,剑影向萧潜刺来。

“噗嗤!”一声,鲜血从周皇后嘴角涌出。

她挡住了那把剑。

那把刺向儿子的剑。

收剑回鞘,周皇后扑倒在萧潜怀中。




冬日最冷的一天。

孟鱼被李璧抱着从楚王府离开。

他们身后,紧紧跟随着大弘朝少将军孟文。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楚王萧潜的哭声。

马车就在外面,李璧小心翼翼爬上去,并没有把孟鱼送到孟文怀里。

“伤口太深,容易撕裂。”面对数次要接回孟鱼的孟文,他这么解释。

然后便神情沉沉不再说话。

“回大弘。”孟文道:“军队就驻守在边境,会护住我们安然离开。”

“回使馆。”李璧却这么下令:“她伤得太重,不等离开建康城便会死掉。”

马车缓缓向前,车后面慢慢聚集着梁国禁军、城防军以及楚王府护卫。他们只是跟随并不上前,然后把使馆团团围住。

火攻、水淹、断粮……

他们有一万种方法困死里面躲藏着的人。

一国皇后薨了。

即便凶手一个人是大弘秦王殿下,一个人是大弘少将军。

也要付出以命抵命的代价。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