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33章

沉鱼-第33章【好男人夜间的服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16 11:38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李璧淘洗毛巾,考虑是现在给孟鱼换,还是过会儿换。他觉得小舞更换的速度太快,并不见得就好。

正想着,忽然见孟鱼的身子剧烈颤抖着向他靠近,口中呓语道:“娘……”抓住了李璧的双手。

她滚烫的,细软的手,抓住了李璧的双手。



 
湿润的毛巾在锦被上印了好大一片痕迹,那痕迹缓缓蔓延兀自不停,直到湿了孟鱼的袖口。

李璧的身子有些僵硬。

下意识地,他把手抽开,毛巾放进脸盆。可很快,烧得神志不清的孟鱼再次向他靠近,如匍匐在他脚边的小兽,弓起后背,捉住他的胳膊。

于此同时,脑袋拱啊拱地,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

“娘……”伴随着这样的呓语,她柔弱得令人心中悸动。

是想娘亲了啊。

独自离家这么久,尝到人情冷暖的她,知道家的可贵了吗?

李璧任她捉着左臂,手背不由自主地靠近,触碰她的额头。

烫!

更换已经被她暖热的毛巾,李璧身子前倾,忍受着这种别扭又难受的姿势,任孟鱼捉着。


 
时光静得像东珠划过绸缎。

她光洁的小脸时不时在自己衣袖上蹭一下,鼻翼微动,似闻到舒适的气息,不久便沉沉睡去。

“殿……”抱着炭火盆走进内室的女医官看到这一幕,正要开口,却被身后刚刚进殿的小舞一把拉住。

“这位姐姐,郡主有秦王殿下照料,不如我们出去等吧。”

女医官有些犹豫,但眼看秦王已经知道她们进殿,却岿然不动坐在孟鱼床头的身姿,只好退下。

几人退出去,殿内很安静,李璧能听到孟鱼不太均匀的呼吸声。时不时地,她因为高热痉挛,身体颤抖似要醒来。

犹豫了一会儿,李璧还是伸出手,轻轻拍抚她的后背。

“娘……”她紧蹙的眉头舒展一瞬,低吟:“歌——”

听歌吗?

本王又不是伶人。

真是越发得寸进尺。

但他只是腹诽几句,便在脑中苦思冥想半刻,低声吟诵起来。

 
“芦苇高,芦苇长,芦苇下面捉迷藏;多少高堂名利客,都是当年放牛郎……”

他的声音低缓有力,如今或许是夜色的缘故,吟出的童谣更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诵了几遍,孟鱼再次睡去。

李璧忽然想起,自己幼时生病,父皇也是这样坐在床头,一遍遍拍抚着他,给他吟诵这首童谣。

夜很长,他迷迷糊糊间曾听到总管内侍通禀说北地形势紧张,兵部户部几位要员等在御书房,请皇帝移驾。

父皇缓声道:“那便再等等,等司沉退热,朕便去了。”

“司沉”是他的字。

李璧,字司沉。

父皇喜欢范希文,喜欢他诗中“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的意境。父皇说这是百姓休养生息、万民同乐的好气象。

在他心中,父皇是位好皇帝。

可父皇——

 
灯烛的光芒忽明忽暗,李璧看着熟睡中孟鱼的脸。这张脸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虽然不够明艳,却让人过目不忘观之心悦。

这样的脸,这样的人,却会让父皇壮年殒命吗?

乐阳郡主的父亲跟皇帝是生死之交,她的母亲更跟皇帝以兄妹相称,她的小舅年少成名在去年科举及第殿试夺魁。

孟氏守护李弘江山,数代忠心赤诚。

是什么样的命运,会让他们嫡生的女儿,为主大弘谋权篡位呢?

李璧拍抚的手停下,吟唱的声音也停下,凝神看着她。

原本温情脉脉的眼神瞬间冰冻。




错不了的。

那星轨的路径被他推算了三年,到最后逼得他不得不拒婚抗旨。

那时皇族内都说乐阳郡主秉性柔嘉、娴雅端庄,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太子妃,是将来要做皇后的人。

李璧觉得这几个字可以用来形容所有贵族女儿,她们被圈养在内院中,一个一个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更何况,即便她有千好万好,若以后会伤到他的父皇,不娶也罢。

拒婚会导致太子之位被废黜,这个他也想过。父皇跟孟氏亲厚,是一定会处置他给孟氏一个交代的。

故而被废黜时,他没什么怨言。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在梁国相遇。

孟鱼睡熟了,烧也退了些。他抬手把她圈着自己手臂的双手拨开放进被褥中,又盖好锦被,缓缓起身。

“乐阳郡主,”他的声音很低,却很坚定:“无论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本王会站在你必经的那条路上,阻止你到达。”




这几日梁国出使大弘的使团已经出发,乐阳郡主薨了的消息也在皇族内部传开。没有人再开口为周皇后主持公道,她,就这么静悄悄地薨了。

宫中大殓,昭告天下说周皇后因南蛮伏击梁军,忧心百姓而死。

因后宫妃嫔里如今居高位的不过是一名昭仪,故而后宫主事的权柄不知不觉移到长公主萧妍手中。

她办事妥帖恩威并重,除了曾在灵柩前因悲伤过度哭晕过去一次,其他大小事无可指摘。

丧事毕,就连皇帝都不得不留意起这个女儿来。

虽然在丧期不易给萧妍奉赏,但梁帝问了一句萧妍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想要的……

恬静的女子微微垂着头,因为连日哭泣眼睛有些肿胀。她想了许久,轻声道:“女儿是父皇的子嗣,一切以大局着想,不求什么。”

私下里,她已经见过出使大弘的使团要员。她要求的东西,不在梁帝这里,在大弘。

虽然楚王萧潜的婚事黄了,但她可以结亲啊,她可以嫁给大弘皇子。

嫁给秦王殿下。

想起那一袭紫衣眉眼深沉的身影,萧妍只觉得心中无限甜蜜。

“妍儿一向如此乖巧懂事,”梁帝夸奖她道:“父皇这个封赏便留着,等你想好了再要。”

萧妍叩头退下,收拾齐整安排起她跟秦王将要到来的婚事。




“收起你的心思吧。”

身上重孝未除,却对萧妍戏谑地笑着的萧潜道:“你想的事是不可能的。”

“兄长是什么意思?”萧妍把手中握着的凤簪藏进衣袖,神情端庄道。

“那乐阳郡主没有死,你心心念念的秦王殿下,正日夜服侍她呢。”
萧妍怔住,看着面前萧潜阴沉的脸。

没死?

秦王亲自服侍?

凤簪刺在手心,痛得钻心。

“忘了告诉你,”萧潜的手重重拍在妆台上:“南蛮暴动,夸蚩死了老婆。本王决定假意让你跟夸蚩和亲,继而一举扫灭南蛮各族,统一南境。”

萧妍没听到萧潜说了什么,她心中只有孟鱼没有死带来的震惊。

不,是秦王服侍孟鱼带来的震惊。



女医官说,或许是因为自小练武的缘故,孟鱼的身子很结实。这几日使馆外虽有封禁,但梁国公主私下里差人送来不少食材。女医官给秦王李璧汇报孟鱼的事,说吃了老鸭羹汤、小蘑菇炖肉、鱼丸子……

说遵照李璧的吩咐,每样食材都验过毒才敢端给郡主。

说郡主退热了、能坐起来了、腹部伤口愈合起痂、想去院子里转转但无法起身。

李璧感受一下冬日的寒意,低声道:“这么冷的天。”

“是。”女医官遵命退下,悄悄吩咐守护孟鱼的宫婢:“不准让郡主出去。”

不出去便不出去,孟鱼气哼哼地举起大刀对着空中一挥,跟小舞抱怨:“怎么如今本郡主样样都得听他的?”

“那自然是因为殿下为了郡主好呀,”小舞笑咪咪地帮孟鱼收起刀:“那时奴家听说小姐快要死了,让奴家去买棺材,伤心得恨不得一起死过去。”

她说的是实情。

孟鱼心中感动,伸出手握住她。

“这几日你累坏了吧,今晚不必守着,好好睡。”

“奴家不累,”小舞道:“前几夜小姐起热,也不是奴家守的,是殿下守着。”

他啊?

孟鱼嘟嘴。

他怕自己跑了吧?

嘟嘴归嘟嘴,心中对他少了一分敌意。想来那时他拒婚,也是不愿意娶她这般没个淑女样子的女子吧。

算了算了,原谅他啦。

孟鱼呵呵笑了几声,对小舞道:“明日请秦王来,本郡主要正式道谢。”




却没想到不等明日到,夜里忽然起了火。

孟鱼睡得警醒,听到脚步声时立刻便睁眼向窗边看去。窗棂被人从外面推开,不等她呼喊宫婢,便有十多个火把丢进来。

孟鱼真想听一听这些人的遗言。

但她腹部伤口太深,此时还无法起身。

“有人吗?快来人!”她喊道。

与此同时,外面宫婢侍卫喊着“走水啦!”穿梭不停。

但是殿前盛水的大缸怎么可能灭掉这么大的火,孟鱼在呛人的烟雾中拼命咳嗽着,然后看到一身黑衣的秦王奔入寝殿,手中拿着湿漉漉的什么东西往她头上一罩,抱起了她。

“真重!”他抱怨道。

“废话!”孟鱼想骂他说话难听,想申辩自己身上裹着纱布故而重了些,想抱怨使馆伙食太好,自己是被他养胖的。但秦王已经把自己抱起向外冲去。走到殿外依旧不停,向前跑了好多步。

孟鱼忽然觉出不对来。

心中电闪雷鸣般往日重现。

“喂!”她喊道:“你是不是正走到寝殿前方五丈处。”

“怎么了?郡主你话太多了。”秦王殿下大气不喘,似乎准备直接把她抱到安全的地方去。

完蛋!

孟鱼心中惊叫。

几乎是在她喊出声的同一刻,秦王李璧脚下“咯吱”一声,地砖碎裂,向下跌去。
这真是……

孟鱼几乎要哭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