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31章

沉鱼-第31章【未婚夫的计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14 11:39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心中打着鼓。

虽然这秦王也不是什么好人,但眼下她都低声下气服软了,应该也不会难为自己吧。

赔不起吗?

李璧深深看着她有些肿胀却生机勃勃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心机沉沉的笑,缓缓道:“郡主赔得起,本王来告诉你,怎么赔。”




怎么赔?

孟鱼打定了主意,她的钱可以赔完,但是不能让这冷面讨厌鬼拿走父母长兄的钱。
却没想到李璧完全没有提钱的事,只是开口道:“郡主的兄长好大的脾气,一剑便把那周皇后刺死了。当然,”他沉吟似地道:“那周皇后委实该死,可他这个大弘朝三品少将军亲自来杀,就得想办法让梁国不追究,想办法让我们几个活着回去。”

周皇后,死了?

孟鱼呆呆地看着床帐上垂下的流苏,不知该说什么好。

萧潜,很伤心吧?

但她心中,竟然不觉得同情或难过。

是不是她的心坚硬了起来,又或者第一次被人欺骗让她魂魄中似苏醒了什么种子。
体察人心的种子。

注意到她的神情,李璧微微停顿,过了一会儿才道:“所以眼下就是赌,赌梁帝不敢追究。为了让他不追究,我们需要送给他一个理由。”

送给梁帝一个理由。那理由让他们觉得大弘朝的损失同样很重。

孟鱼开口道:“要我装死,对吗?”

 
李璧的嘴角浮起一缕笑。

他知道孟鱼从小生活的环境,知道这女子虽然擅长搏杀,却没什么心机。没想到自己只是点了一句,她便懂了。

是这次被人设局截杀后看破人心,还是孺子可教呢。

一个人只有莽力是不可怕的,怕的是她即有力量又有心智。那么她便有摧毁一切的可能,便有位主国君的可能。

那种可能,他记得她的父亲也曾经有过。

一瞬间李璧有些出神。

那个他担心过的事,会成真吗?

那个他以拒婚的方式逃避的事,会成真吗?

眼前孟鱼眼神清澈地看着他,让他缓缓拉回思绪。


 
梁国皇后薨了,虽然是他们杀的,但也算复仇。为何复仇,因为大弘朝郡主死了,且这郡主是梁国皇后无缘无故便设局暗杀的。

说起来,他们本没有错。

若论起性命的贵重,同样贵重。

而杀人偿命,这是古今通用的道理。

孟鱼蹙着眉头,却表示会配合。

“要躺进棺材里吗?”她问。

李璧假装很认真地思考,末了道:“或许需要。但眼下这使馆多半是梁国人,故而这第一步,是骗他们相信。”

孟鱼明白了。

她忽然俏皮道:“要翻出白眼伸出舌头口吐白沫两腿一蹬吗?”

这都谁教的?

她说的每个字——都不像一个养在闺中的淑女能说出口的。

李璧别过脸去,好让孟鱼看不到自己憋不住扬起的嘴角。继而又板着脸回来,开口道:“郡主虽然很了解怎么装死,但你眼下已经半死不活,就不必那么麻烦,一切听本王的吧。”

看她只是说了几句话,额头便渗出汗珠,时不时蹙起的眉头显然在掩饰麻沸散褪去后的疼痛。

那么痛,却不肯哀叫一声,寻常女子也不会这么坚韧。

她是不寻常的。

李璧心中一抹阴云飘过。

他便不再多说,起身离开。

身后的人几乎是一瞬间便闭上了眼睛。

走到内室隔帘处时李璧往回看,见她的胳膊搂着一把剑。

孟文的剑。

她的刀没有带在身边,那是找哥哥讨要的吗?因为害怕再一次身处险境却没有兵器?

或者随时随地准备复仇,不再信任任何人?

不知为何,李璧坚硬的心莫名有些难受。他摇头挥开这一瞬间的不适,并且疑惑这不适的原因。


 
“荒唐!实在是荒唐!”

楚王萧潜跪在殿下,起初听到皇帝愤怒地大骂荒唐时,他以为皇帝在骂大弘秦王和孟文。但很快萧潜发现自己错了,皇帝骂的,是他的母后。

“堂堂一国皇后,溜出宫去亲自布局杀人!这就是她的褆躬淑慎?是她的温恭贤良?”

褆躬淑慎、温恭贤良,这是当年册封皇后诏书中形容周皇后的,如今看来像是笑话。

梁国皇帝捂着胸口,喘了口气道:“且她杀的,是对我梁国有恩的刀客。哦不,现在很清楚了,她杀的,是大弘朝二品国公唯一的嫡女,是总管大弘兵马权臣世家的嫡女,是大弘皇帝心心念念想要迎做太子妃的女子。你的母后,她不长眼睛吗?”
萧潜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脑海中闪过孟鱼被李璧抱在怀中,鲜血滴落在地面的景象;闪过孟鱼用微弱的气力说知道他要骗她,说自己那时已经被丢在死人身上了。

萧潜的心痛得如同被刀刺火烧一般。

为什么要这样?

伤害他喜欢的人的,是对他最好的母后。

他鼓起勇气,开口道:“父皇,这一切都是儿臣的错,如今母后性命垂危,还请父皇决断该如何诊治。”

“能治好吗?”梁国皇帝颓然道。

话音刚落,有内侍快步进殿,跪倒趴伏在地,报道:“禀陛下,皇后娘娘她,薨了。”




人要脸树要皮,一个国家,更是要颜面的。

一国皇后被人刺死,不管自己在不在理,总要讨个说法。

讨说法也分层次,低层级的要对方杀人偿命,无论他是王族贵胄还是平民百姓;中层级的要对方割地赔款,当然越多越好;而为一人发动战争去攻打别国,是最为解气最高层级的做法。

梁帝的眉头皱成深深的沟壑,考虑该怎么办。

召六部尚书和宰相国师到场,有人说要打仗,立刻便被行军大总管周势坤横着眉毛堵回去:“尚书大人好蛮横的口气,打仗?我梁国精兵强将有多少?国境线上可屯着孟文亲自领兵的数万兵马。尚书大人想打可以,本将军把你编入先锋营,送你一把我梁国中看不中用的短剑,可好?”

提议起兵的户部尚书被这一阵抢白气得“你你你……”哆哆嗦嗦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其余大臣想到这周势坤是周皇后的亲哥哥,尚且不想打仗为妹子报仇,他们还要什么国之颜面,顺坡下驴吧。

“一旦起兵,百姓遭殃,生灵涂炭,的确不易打仗。”

“我梁国朝廷体恤百姓,爱民如子,怎么会轻言打仗?”

“眼下寒冬,的确不是向北进军的好时机。咱们梁国人,哪里能受得了北地的严寒?”
……



梁国皇帝虽然始终皱着眉头,但也在心中暗暗缓了一口气。

对他来说,周皇后死了无非是宫中少个人罢了。且周皇后平日里仗着娘家的势力,常常对他颐指气使,不像其他嫔妃那么听话。梁国皇帝早就对她不耐烦了。

熙熙攘攘的谈论中,只有萧潜默默听着没有言语。

他见过大弘军队有多厉害,见过那样碾压式的进军。他自问梁国如今的实力,就算倾举国之力,最多把边境屯的数万大弘军灭杀。可余下的呢?百万大弘雄师渡过长江,灭了梁国?

说起来,还是他们太弱了。

弱者,没有说话的权利。

“那这样……”梁国皇帝缓缓开口:“大弘使团在此,就由禁军圈禁使馆,立刻派我梁国使节北上长安,要求大弘皇帝割地赔款!”

“是……”

“对,对,微臣立刻拟定使节名单,由陛下过目。”

“礼部立刻安排大葬事宜,请陛下放心。”

……

梁国皇帝觉得自己似乎被抽干了力气,他缓缓坐在宽椅上,手里摩挲着扶手上雕工精美的龙头,神情沉沉。

这样便好了。

梁国只是让他们大弘郡主受了重伤,却付出了国丧的代价。不管大弘要割多少地赔多少款,这事算是了了。

正要松口气,却忽然又有内侍进殿报道:“禀陛下,大弘朝乐阳郡主,薨了。”



“什么?”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萧潜。

他抬脚跑到那内侍面前,提起内侍的衣领道:“谁?谁薨了?余猛?”

“她,不知道是不是余猛……”那内侍脸憋得通红,喉咙里勉强挤出沙哑的声音:“她的那个婢女叫小舞的,已经买了棺木,扶棺恸哭唤着‘乐阳郡主’这个封号,往使馆去了。”

错不了的。

他们虽然不知道孟氏女的真实名字,但却熟知乐阳郡主这个封号。

当时孟氏嫡女降生,大弘皇帝亲自移驾河南道探望,路上宣成帝因为喜不自禁,连作三首诗,每首中都有‘乐’字,故而赐封号‘乐阳’,通告九州。

萧潜觉得自己的心似被谁攥住,一口气上不来缓缓软倒在地。

不!

他的小猛,他的小猛不能死!

他还没有娶她,没有带她游遍山水,没有封她为后,子孙绵延。

不管梁国皇帝如何斥责他不守殿前仪礼,萧潜扶着地面起身,继而向外冲去。



使馆前是密密麻麻把守的禁军,一副棺木就停在门口,小舞身批白麻孝衣,抱着孟鱼的那把大刀,哭倒在地。

她口中念念有词地哀嚎。

“郡主……你死的好惨啊……”

“郡主……你今日晨起还说要带婢子逛西市,不到夜里就撒手人寰被奸人害死……”

“郡主……婢子不能为你报仇,只能撞死在这棺木上,变成厉鬼找恶人索命。”

萧潜刚到,就见小舞说完这句话,后退几步猛然向棺木撞去。他连忙阻挡,扯住小舞的衣袖道:“小猛死了?”

却没想到小舞抽出那把大刀,不由分说便向他斩来。

“狼心狗肺的东西!”她大声骂着。

萧潜心中一凉,躲开大刀道:“本王带你进去,本王倒要亲眼看看,小猛是不是真的死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