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38章

沉鱼-第38章【抢手的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21 11:38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萧潜起身推开门,在夜色中拔出身后新打磨的长刀,劈砍刺斩,练习起来。

鱼儿,鱼儿,你等着我。

静夜里,他的身影如同鬼魅。





出使梁国的使团有百多人,虽远行的时间不长,却也被亲眷挂念。距离京都还有十多里,便断断续续有哪位大臣府中小厮、少爷驾着马车来接。大人们在使团中哪有在自家马车里躺坐舒适,便都假装斥责接得过早,实则欢天喜地地挪坐过去,拱手告辞了。

这样到达朱雀大道时,队伍已经少了一半。

孟鱼和小舞共乘一辆马车,她见小舞掀开车帘去看外面热闹的景象,问道:“如何?咱们大弘的京都,是不是比梁国建康城好多了?”

小舞手舞足蹈,半边身子都要探出去,闻言咧嘴扭头道:“小姐,梁国的房子啊什么的修得更精致,咱们大弘的是气派!”

想了想又道:“不光是气派,还有些让人心里害怕。”

那感觉或许不是害怕。

大弘朝京都长安,格局不光为了好看,还为了利于防卫守城。

这其实是一座以建筑排兵,用街道布阵的城市。

所以自小在这里长大的百姓不觉得什么,但外地人乍来长安,总会被她的气势震慑,忍不住战栗。

孟鱼每次到长安来,都会忍不住惊叹,惊叹国之京都如此恢弘大气令神鬼难欺。
她抬手把小舞拉回,防止她掉出窗外。

这次来京都,她要见的人好多,要吃的东西也好多。想起来就令人兴奋。


 
孟鱼听父亲的话,住在自己家的府邸。

因为她随父母亲长居洛阳,长安的这个国公府宅子虽然大,平日里却只留了几十个护卫仆役。孟鱼和小舞住在这里,清净得很。

第二日早朝刚过,便有内侍来传召,说皇帝召见孟鱼,着她在养心殿候驾。

孟鱼到时,秦王李璧已经到了。

养心殿不大,殿内有内侍和宫婢伺候,孟鱼对李璧浅浅施礼后,便立在一旁。

李璧的目光始终在她身上,待她站定,轻声开口道:“郡主把江山图拿来了吗?”

孟鱼斜睨他一眼,哼声道:“什么图?不懂。”

“不懂也罢。”李璧平静的眸子里似忍着什么笑,轻轻摇了摇头:“恐怕郡主一会儿要交出来。”

孟鱼再哼一声,不搭理他。

这时候,宣成帝来了。


 
他跟孟鱼记忆中的一样,清俊非凡,眉心总有些倦倦的病态,那是自小身子骨不好,落下的暗疾。但他的眸子总是温暖的,看着孟鱼时,带着父辈那种宠溺感。

“乐阳来了?”他神情温煦,朝孟鱼缓缓走来:“多年未见,长高了不少。”

这景象让她想起小时候皇帝把她带到国库前,指着里面琳琅满目闪着光的宝物道:“鱼儿喜欢什么,随便挑。”

有一次皇帝有些生气,蹙眉道:“怎么带来的口袋这么小?下次带大一些的来。

“陛下万福。”她恭恭敬敬施礼,宣成帝却抬手示意她不要拘束:“听说受伤了。”他疼惜道:“秦王说,乐阳为了帮朕取回那幅《春日江山图》,不惜亲自涉险,被梁国皇后伤到。”

什么?

明明是她准备藏起来找大爷请教的,怎么变成为了取图受伤了?

孟鱼神情微怔看向秦王李璧。

却见李璧跪地道:“禀父皇,的确如此。儿臣愚钝,把那图的重要性透漏给了郡主,郡主这才以身涉险。”

“傻孩子,”宣成帝看着孟鱼叹声道:“什么图也没有你的性命重要。”

孟鱼有些怀疑这对父子在一唱一和,但她找不到证据。

于是只好点着头,从身后背着的刀囊里取出那副图,恭恭敬敬呈了上去。

转身看向李璧,却见他神情正常,找不到半点说谎的痕迹。

可恶!

孟鱼心中恨恨道。



 
没有掩饰或避讳,当着孟鱼的面,宣成帝把图展开在书案上,用镇纸压好两端,凝神看去。

孟鱼好奇地走近几步,视线落在图上。

不考虑笔法和用色的高明之处,这是一幅寻常的春日牧童游玩图。孟鱼这些日子拿着图曾端详多次,想不明白图里有什么用意。若这图里有大弘龙脉,龙脉在何处?
“这图是先帝在时,吴大师依照香山寺高僧的描述,费心画的。”宣成帝轻声开口道:“那时正是朝局晦暗之时,安国公府遭屠、一干忠臣良将被羁押,老王爷忧心忡忡,怀疑国之将倾、李氏宗族不保。吴大师献上这幅图,说大弘龙脉在此图中,只要龙脉安全,大弘还有一线生机。可他还没有说如何参看,便死了。”

殿内的气氛有些凝滞,孟鱼轻轻“哦”了一声,似怕惊动什么看不见的大弘先人。

宣成帝又道:“后来,当时戕害安国公府的宰相爪牙把手伸向王府,老王爷为保这图不被宰相查抄,放进了昌平郡主下嫁梁国的嫁妆中,这才保到现在。”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对大弘如此重要的图,却流失异国。

“乐阳郡主,”宣成帝眸中含笑道:“朕来告诉你这图的玄机,可好?”




玄机……

皇帝才刚刚看到这图,便懂了?

孟鱼好奇心起,可还未开口,便听到身后李璧道:“这样的秘密,还请父皇慎重。”

事关大弘龙脉和皇族的秘密,自然需要慎重。

可宣成帝却轻笑一声,抬手指向那牧童手中的短笛,用像是在解说一首诗、一段乐曲那样轻松的语气,淡淡道:“在这里。”

他拎起毛笔,轻轻吸饱墨汁,把短笛碰触的那根柳枝重新勾画一遍,接着按照同样的起伏之态,挪移到背景的山峦间。

“看到了吗?”他掷笔而笑:“两条线,便看到山峦起伏之态,能认出这是哪座山了。”

原来是这样。

龙脉在山中。

可画画的人却只画了前山形态,把后山的样子融入柳枝中。

孟鱼“哦!”了一声,回头狡黠地看向李璧,却见他目光沉沉没有说话。

小气鬼。

孟鱼腹诽道。




“好了,”宣成帝看一眼静静站在孟鱼身后的李璧,目光收回,对孟鱼道:“郡主接下来的日子会很忙。太后的意思是,趁着你这次来京都,为你好好择一门亲事。
那梁国长公主不是也快到了吗?她老人家怕好儿郎被抢走,一定要让你先挑。”

择婿啊?

孟鱼的脸红了,但口中却道:“抛绣球吗?”

“不用你抛,”宣成帝难得地哈哈大笑起来:“且看明日国公府,会拥堵到什么程度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