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0章

沉鱼-第40章【追回被自己抛弃的女人,有多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23 11:4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一个爱吃的,遇到一个喜做饭食的。

一个爱到处跑的,遇到一个游侠儿。

李璧的手把一颗陶土粒捏碎,忽然转身。

“走!去国公府。”






孟鱼小半天都跟在郑嵘身后,看他把自己的宝剑当做砍刀,趁着冬日的闲散阳光,把王府中几棵徒长的树修了修。接着把府中管事仆役唤来,告诉他们来送礼的那些公子少爷如何应对。最后到了后院厨房,检查买了什么菜蔬,吩咐厨娘冬日干燥,做些什么滋养郡主脾胃。

郑嵘砍树枝时,孟鱼站在地上捡拾树枝。

郑嵘吩咐仆役时,孟鱼顺便明示了一遍府中以后的规矩。

郑嵘安排厨房做些什么时,孟鱼抚了抚自己的肚皮。

“郑哥哥,”她眯眼笑:“午饭吃什么?”

郑嵘露出拿她没有办法的笑,轻轻翻折起衣袖。

“小鱼去歇着吧。”他站在炊烟升起的灶台前温和地笑:“今年你生辰时兄长去了北地,如今给你补一碗手工面如何?”

孟鱼倒没有歇着,她取了郑嵘的剑,用孟氏独有的磨剑开刃手法,把宝剑养护一遍。等事情做完回到前厅,饭已经做好了。

 
三碗手工面盛在粉瓷小碗里,饭桌中间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铜鼎。鼎下一个陶盘,盘中有炭火。靠近了看,铜鼎里煮着肉丸、豆腐、蘑菇和粉条、酥肉、小油条,食物混合在一起的香气让人胃口大开。

“哇!”小舞忍不住赞道:“奴家从未见过把火盆放上饭桌的。”

正把芝麻红油倒进铜鼎的郑嵘笑了:“这位姑娘或许是南地人,这铜鼎煮食的吃法,是我在北地雪山下的牧场学到的。那里冷,这样可以保证食物不会迅速凉掉。”

孟鱼露出憧憬的神色:“我还没有去过北地雪山。”

郑嵘眼睛眯了眯:“小鱼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三个人高高兴兴坐定,正要动筷子,秦王李璧到了。


 
他没有带随从,只有一个贴身的护卫,等李璧进屋,那护卫身子一闪,不知躲哪里盯着去了。

郑嵘和小舞迅速起身施礼,孟鱼没有动。

孟鱼不动,是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

这一路从梁国回来,她跟李璧也算是彼此熟悉。如今她对他的感觉不好不坏,偶尔两人争吵,孟鱼也只是觉得好玩,故意想惹他生气。

既然想惹他生气,那还施礼做什么。

“秦王殿下怎么来这么快,莫非插队了吗?”孟鱼抬抬眼皮,筷子夹起一颗肉丸,笑道。

插队,那意思是说他也在外面排队求亲了。

郑嵘惊讶于孟鱼当场奚落李璧,更惊讶李璧似乎也不生气。他兀自上前拉开小舞的椅子,自己坐下,开口道:“饿了,来蹭饭。”


 
这几个字说得冠冕堂皇自在从容,孟鱼怀疑自己听错了。

李璧已经抄起筷子扫开铜鼎上的一团烟雾,认真道:“这种吃法独特,想必是郑公子独创。”

郑嵘只好陪着笑坐下。

孟鱼的手却盖在李璧面前的那碗面上:“你吃这个,我家小舞吃什么?”

李璧眼中带着些疑虑担忧,扭头看向正不知道该躲哪里去的小舞,问道:“小舞姑娘,这碗面给你,容本王借你这椅子一坐好吗?”

“奴家不饿不饿!”小舞如蒙大赦,摆着手迅速提起裙裾一路小跑出去,孟鱼抬着手“哎哎哎”地阻拦,她却如同两耳灌铅。

罢了。这姑娘心里透着呢,不想在此处遭殃。

孟鱼不屑地瞟了李璧一眼,他已经吃起面。

“不错,”且赞道:“该是郑公子亲手所做。”

“殿下过奖。”郑嵘只好谦虚道。抬头看见孟鱼气鼓鼓的小脸和不管李璧要夹什么总要提前夹起的动作,若有所思。



晌午后,辅国公府外逐渐冷清,李璧被孟鱼“送”出来。将要走时,对郑嵘道:“听闻郑公子刚从北地回来。”

“是。”郑嵘点头:“往北直到白罗刹国。”

李璧露出很有兴趣的样子:“本王听说,白罗刹国与我大弘之间,有一条无间地狱冰河,不如请郑公子移步秦王府,给本王讲一讲所见所闻可好?”

郑嵘欣然同意。

两人从辅国公府出来,在长街尽头转了个弯。秦王府在西面,郑嵘却向南去。李璧脚步站定,唤了一声:“郑公子?”

郑嵘脸上仍含着笑,眸子中却一片清明,对李璧道:“秦王殿下哪里是要听什么白罗刹国趣闻?无非是要把本人从郡主那里支开罢了。如今已经离开,秦王自去看你的公文,本公子也自去舞剑赏花。”

李璧唇角轻抿:“看来郑公子很忙。”

郑嵘看一眼长街上穿得厚厚实实如同小圆球般奔跑的顽童,双手聚在嘴边轻轻哈出白气:“明日便是腊月二十八,家中等着不才回去写春联,告辞了。”

他再不客气,径直往相府方向而去。

二十八,再过两日便是除夕。

李璧对节日没有什么兴致,但这个年节,似乎跟以往不同了。


府中又安静下来,孟鱼抬头看着被郑嵘修剪整齐的花树,眼睛转了转。

“这郑公子真好。”小舞跟着孟鱼久了,脸皮也厚起来,竟然出言夸奖男人。

孟鱼点头:“是很好,自小玩大的。”

小舞的手指对了对,勾头看看孟鱼的神情,忍不住用肩膀撞撞她:“郡主,这两日那么多人在门外投贴送礼,你有没有喜欢的?”

喜欢的?什么算喜欢的?

孟鱼深深吸一口长安的气息。

空气中除了若有若无的腊梅香气,还有清冷的京都味道。

这北地,真的跟梁国有很大不同啊。

她的视线从枝丫上移开,忽然几分认真道:“小舞,若我爹娘回来,问起这树是谁剪的,不要提起郑哥哥。”

“为什么?”小舞下意识道。

自从在梁国被萧潜母子背叛,小舞隐隐约约觉得孟鱼有些不一样了。这种不一样难以描述,若仔细想,便是从以前的欢脱和肆无忌惮,变得谨慎了些。

孟鱼眯眼揉揉小舞的头:“怕我爹骂他啊。”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修剪花树会被骂,但郑公子那么好的人,自然是要维护的。小舞连忙答应。


腊月二十八,孟鱼正在跟下人凑趣一起贴春联,爹娘回来了。

往日年节都是在洛阳府过的,今年因为孟鱼被太后强留在京都择婿,孟长寂便递了一个折子说要回京都述职。皇帝自然立刻批复,这下除了远在南境的孟文,一家人也算勉强团圆。

爹娘不是自己来的,仆役护卫带了十多人,这些人的家眷也被恩准来京过节,辅国公府便一下子热闹起来。

等周围没人,一家人团团坐在殿内,孟鱼的胳膊不由得就挂在母亲脖子上晃荡。

她母亲江琢虽三十有余,却仍是风姿卓越,一双清澈的眼睛里不见岁月痕迹,只露出洞察细微的聪慧。此时被女儿耍赖挂在身上,她痛惜地拍了拍孟鱼的背问:“伤口还疼不疼?”

“早就不疼了。”孟鱼娇嗔道:“阿娘给的药膏好用,如今连疤痕都看不到了。”

江琢唇角勾起,手指把女儿的发簪扶正,又问:“伤心吗?”

被男人欺骗,很伤心吧?自己虽然知道那种滋味,但也知道孩子大了,不可能把她圈养起来。

感情是一桩没道理的事,没有人可以不带着伤痛成长。

“没有啦。”孟鱼嘴硬,偷瞄一眼父亲,嘻嘻笑起来:“爹爹来了,可不可以见见太后,把这乱糟糟的择婿给推掉。”

正看着窗外景致的孟长寂立刻点头:“自然要推掉,鱼儿还小,怎么便择婿了?”


暮色降临。

国公府每扇门两侧都贴上春联,大红的新灯笼也挂起来,窗花在仆妇的手里展平,传递着嬉笑着糊在窗棂上。热闹中有仆役家里的小孩童放起炮竹,孟鱼故意踩着炮竹跳起来,跟小舞和孩童追闹。

孟长寂从正殿走出,和江琢挽着手去街市上逛。

刚走出府门,江琢便道:“府里的树是谁修剪的?”

孟长寂的手把妻子的手握得紧了些:“孩子们玩闹剪的。没关系,明年开春便长好了。”

江琢不再说话,但她眸子中有一抹浅浅的忧虑。

似乎知道她想的什么,孟长寂看了一眼宫城的方向。

“《春日江山图》回来了,”他温声道:“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能做的,这未来,是孩子们的天下。”


距离辅国公府好几条街,太子李璧正站在府中东厨蹙眉。

案上是整扇的排骨,整只的鸡,整条鱼,以及码放整齐的果蔬。

秦王府的厨子是个胖乎乎的男人,此时正噤若寒蝉站着,不知道秦王殿下怎么就忽然满脸阴沉地到了东厨。

秦王府已经开府好多年,他只在每年除夕夜,主子发赏钱时会远远见一眼秦王殿下。哪知道秦王今日忽然便走来了,身后只跟着一名暗卫,走进厨房更是一言不发,神情能吓死人。

有人中毒了?

厨子先是这么想。

随后立刻否定自己的猜测。

若有人中毒,自己恐怕已经身首异处,秦王才不会费心亲自跑来东厨过问他的事。
那是太饿?

胡说!哪里听说过主子们会饿到跑东厨的?

厨子左思右想,直到听见太子殿下道:“你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乍然一惊,厨子险些惊叫出声。他稳住心神,颤抖道:“小人当年是因为荷包里脊和四大抓做得好,才被内廷司指给秦王府的。”

荷包里脊,很好,她喜欢吃肉。

“做吧。”李璧退后一步道:“本王在这里看着。”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