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3章

沉鱼-第43章【略施美男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27 11:4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把礼单折起来,看了一眼窗外光秃秃的树,淡淡道:“萧妍此行,恐怕不光为了和亲,还为了一桩子事。”

小舞瞪大了眼睛。

“是挺旧的事了,”孟鱼道:“《春日江山图》。”

说完这话,她轻轻笑了:“看来他不光想做太子,还想做这天下的主人啊。”

想得美。





那日在养心殿,宣成帝把《春日江山图》里的龙脉指给孟鱼看,告诉了她那山的位置。

李璧的神色一直不太好,隐隐约约,孟鱼觉得他在提防自己。

于是她制止了皇帝道:“陛下还是不要再说了,秦王的模样像是要吃了我呢。”

宣成帝哈哈大笑,笑完了道:“郡主信龙脉一说吗?这大弘朝真正的龙脉,不该是一座山的王气,该是朝无冤案、野无遗贤、纲纪四方、国无幸民的气象。朕不相信,在这龙脉处刨一铲子土,就可以毁了我大弘江山。”

皇帝温润又洒脱不拘,说出这番话时如若青龙在天游于晚霞,霸气中不失诙谐。孟鱼听得笑起来,两只眼睛冒出星星般的崇拜。

李璧却摇头道:“儿臣查过典籍,也曾拜访故人详问,那香山寺大师傅不是凡人,或许这龙脉的意思,并非王气,而是不可动之物。”

孟鱼距离皇帝近些,感觉到他凝滞一瞬的气息,和有些紧张的目光。可宣成帝缓了缓,立刻笑道:“司沉如此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此事就此作罢,就不要费心了。”

孟鱼注意到皇帝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起秦王的表字。

司沉。

这名字虽被寄予厚望,但说出来时,却带着父亲的关怀。

所以孟鱼思忖,李璧猜对了,而皇帝不想让他涉险。

如今想涉险的却不只是李璧,还有梁国太子萧潜。

 
萧潜都知道些什么,孟鱼如今无法了解清楚。但梁国先皇后一直想把江山图据为己有,那必然知道这图关系重大。

在梁国使馆时,孟鱼要萧潜还图。萧潜第二日差人送来,他自己却没有来,孟鱼心中便有揣测。口口声声说离不开她的人,大好的机会却没有见,那要么是被极重要的事拖住,要么是无颜见她,怕露了什么馅。

到底是哪种原因,孟鱼在图里找到了答案。

《春日江山图》四个边,有长条形镇尺压痕。那压痕刚刚形成,孟鱼早上看还有,第二日便消失了。

赏鉴图画为何需要镇尺严丝合缝压在书案上?那便不是为了赏鉴,而是为了临摹仿制。
 
孟鱼见过那种仿制手法,只需把薄如蝉翼的上好萱纸覆在原作之上,照图描摹便可。

也就是说,萧潜连夜请画师仿制了一副一模一样的。

如今原图在大弘,赝品在梁国。

可徒有赝品,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用。所以梁国长公主萧妍此次来大弘,便不光为了择婿,还为了探听到江山图的秘密。

所以她的礼单里,不光有皇族贵胄,还有几个老王爷府的幕僚。对那些幕僚,她的理由是那些人都是梁国昌妃经常挂念的。

对已经死去多年的妃子娘家故人如此厚待,必然有人感念她的恩情。

而还有些礼物,送给了京都书画界的名人。

萧妍投其所好,送出的都是上好的笔墨纸砚。对外,她得了个风雅的名声。可事实上,她是想探听到江山图的秘密。

不知道她有没有收获。

 
正月里,鸡鸣即起,放炮竹、评桃符、品屠苏、偷闲赏雪逛庙会。

前几项孟鱼都没太多兴致,但是逛庙会还是可以的。特别是来请她逛逛的人出手阔绰又品貌俱佳,那便更令人欢喜。

“郑哥哥,”她看着刚刚在正殿请过安,绕到后院来请自己的郑嵘,眯眼笑:“父母亲有没有给你发压胜钱?”

郑嵘立刻把手中做工精致的布袋装进袖袋里,笑道:“怎么请你都可以,但是这个意义重大,万不能再被你讹走。”

孟鱼嘻嘻笑了。

往年的确讹过郑嵘的钱,但今年她已经说服父母亲代兄长保管压胜钱,数额之巨大,完全不用花心思讹别人的了。

“你说的,怎么请都可以,今日可不要哭鼻子哦。”孟鱼说着跳起来,唤小舞一起出门去。

外面已经备好马车,正月寒冷,郑嵘骑马孟鱼乘车。她掀开轿帘向外看,人人喜气洋洋,充满着辞旧岁的焕然一新。



京都庙会热闹非凡。

有吹拉弹唱搭戏台子的,有飞火跳圈杂耍逗趣的,货郎们更是把摊子摆了半里长。孟鱼一个个走着看着,遇到唱戏的喝声彩,遇到杂耍的盯着人家喷火的黑油看,遇到可心的小东西,刚刚摸到手里,郑嵘就连忙把钱付了。

正走着,发现不见了小舞。

郑嵘指了指后面,说小舞看猴戏入了迷,没跟上。

“别弄丢了。”孟鱼有些担忧。

小舞虽然机灵,但身上毕竟没有功夫。遇到强取豪夺的,哎呀,简直不敢想。

这一处人挤人,她大声喊小舞的名字,但声音很快被喧嚣淹没。

“小鱼在这里等着,”郑嵘道:“我去把她喊回来。”

郑嵘刚走,孟鱼身前不远处喝彩声连连,原来是有人表演大变活人。她兴致起来,踮起脚尖去看。


一个西域女子站在大鼓上,跳了一曲热情的胡旋舞,便被一块大布兜头罩住。

罩着西域女子的男人踩着高跷,只见他把布兜从大鼓上移开,布兜底部挨着地面,绕场走起来。

“开不开?开不开?父老乡亲想不想看?”那男人高声喊着。

“开!开!”围观百姓大声喊道。

前面人越聚越多,孟鱼因为到得晚些,再被这么一挤,顿时看不见内里。她着急地蹦跳了好几下,只看到飘飞的布兜里似乎空荡荡的。

难道这人真的变没了?

“想要开的,给小弟一个赏钱。”艺人这么喊道。

如雨的钱币被丢进场子里,孟鱼着急,丢了一块银子进去。

“开!”那人大叫一声,终于扯开布兜。

“汪!汪汪!”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孟鱼听到狗叫,有人喊:“变狗了!人变狗了!”

见过人变没的,没见过人变狗的。拥挤的人群里有人怕狗,慌慌张张惊叫着往后退。有人踩在孟鱼脚上,有人挤在她后背上。孟鱼准备拔刀维持秩序,以免出现踩踏伤人事件。可她的刀上却有一只手。

那手反手一握,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孟鱼的话刚刚出口,便看到李璧一双深潭映月般的眸子。

“跟我走。”他声音低沉,却不容拒绝。


也不知他宽厚的身子如何拨开了人群,给孟鱼留了一条刚刚能让她穿过的缝隙。她的手腕被李璧紧紧握着,牵引她向前,直到离开混乱走入静谧,离开危险走到安全处。

“你松——”话音未落,李璧已经松开了她的手。

“郡主是三岁顽童吗?”他生气地开口道:“挤成那个样子,若有人贴近给你后背一刀,你能防吗?”

“庙会上哪有坏人?”孟鱼开口申辩,但她自己也觉得没有底气。

“没有吗?”李璧道。

“有吗?”

“没有吗?”

“有吗?”孟鱼气鼓鼓地瞪着眼,最后一句话说得分外重,配合着使劲儿跺向地面的脚,终于震得李璧没敢再反驳。

“没有,”他低声道,带了劝人向善的老学究语气:“也得小心些。”

“哼。”孟鱼踮脚寻找郑嵘和小舞的身影,却在人群中看到萧妍。

她被人簇拥着,向这边走来。



比之孟鱼大红色的斗篷,萧妍素白色狐狸毛大氅有些清雅。她身后簇拥着几位王族青年,他们追随在萧妍身旁,时不时给她介绍北地庙会风物。

“喂,”孟鱼转了转眼睛笑了,看向李璧道:“秦王殿下,帮个忙呗。”

刚才还气势汹汹跟自己吵架,这莫名其妙地忽然笑着露出恭维的神情,李璧忍不住蹙起眉头。

“郡主不要妄想,本王不可能让你坐在我肩膀上看杂耍。”他一本正经道。

想什么呢?谁要坐你肩膀上了?自作多情吧。

孟鱼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李璧看到她的神情,知道自己猜得不对。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失落。

孟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秦王殿下貌美俊秀可胜潘安龙阳,不如你屈驾用一用美男计,去萧大公主那里打听个消息,可好?”

说完这话,她期待地看着李璧。

心里得意自己马屁拍得好。

快答应!

她心里道。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