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4章

沉鱼-第44章【纵欲男的报应】

作者:月落
2020-06-29 11:42
浏览次数:35070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秦王殿下貌美俊秀可胜潘安龙阳,不如你屈驾用一用美男计,去萧大公主那里打听个消息,可好?”

说完这话,她期待地看着李璧。

心里得意自己马屁拍得好。

快答应!

她心里道。


面前的男人脸颊红白一瞬,目光落在孟鱼神采奕奕的脸上。

这张脸比初次相识时圆润了些,落霞般红艳的斗篷裹着她小小的身子,衬托得她狡黠的神情里有几分稚气。可她的眼睛里却没有玩笑,的的确确,是想把他秦王殿下卖了去换消息。

似乎有些羞辱的意思。

但是李璧竟觉得无法生气,开口问道:“郡主想打听什么?”

孟鱼看一眼正手持风车轻轻吹动的萧妍,轻轻拍手道:“殿下答应了?据本郡主分析,梁国长公主有替萧潜打听《春日江山图》的目的。萧潜那人心思深得很,万一被他知道图里的机巧,恐怕对大弘不利。殿下就屈尊去打听一下,看看她知不知道。如何?”

李璧看一眼孟鱼,脸上冷冰冰的:“郡主似乎很懂萧潜。”

孟鱼揉了揉头,觉得李璧的重点似乎不太对。但是管他呢,只要哄得他答应便好。于是孟鱼应道:“很懂很懂,本郡主很懂他。殿下你看,萧妍快过来了,你是不是主动上前打个招呼?拉近一下彼此的感情?”

她边说边悄悄指了指萧妍的方向,同时身子侧着给李璧让路。等了一会儿,李璧却没有动。

他只是伸出手,抓住孟鱼的衣领,把她整个人提起来,丢在一边。

 
“你干嘛?”她手脚乱动地叫。

“你挡到本王的路了。”

短暂的好脾气已经消失,李璧越过孟鱼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丝毫不理睬孟鱼在他身后跳脚。

“不帮忙算了!”

“我找别人去。”

“天底下长得好看的男人多的是!”

说到这一句,忽然看到李璧回头,眼神中似有警告道:“郡主手底下偌大一个‘雀听’组织不好好用,怎么想出这样的把戏来?”

“那组织……”她吞吞吐吐道:“可近不了女人的身。”

“雀听”组织虽然无缝不入,但自宣成帝继位后,减少探听之事,行事也越来越干净磊落,避免滋扰百姓。

孟鱼如今,是想知道萧妍对江山图了解到什么程度。

李璧怔在原地,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气糊涂了。

近女人的身。

想什么呢?

她竟然敢利用自己去接近别的女人!

他猛然转身,动作之大险些掀翻一个杂货摊。走了两步又觉得更加恼怒,便又转回来大步向孟鱼走来。看他那架势,似乎要打人。

“你干嘛?”

孟鱼退后一步。

斜刺里忽然一柄长剑挡在孟鱼身前:“秦王殿下请自重。”

是郑嵘回来了。

 
他手臂展开,一手护住孟鱼,一手用剑格开李璧,神情冷肃。

似乎面对的不是当朝皇帝眼中的红人秦王,而是随便哪个街头恶人。

李璧虽未佩剑,周围却有暗卫时时护卫。见此情景,突然便有四人现身大喝一声。

“大胆!”

李璧挥手让他们退下。

他的手骨节分明又修长,在空中轻轻落下,把剑身拨开,眼中似看不到别的人,对孟鱼道:“郡主,大弘朝人才济济,不缺做事的人。本王劝郡主不要枉费精力,吃吃喝喝游山玩水,似乎更适合郡主你的身份。”

孟鱼蹙眉想了想。

李璧说的那些的确是她喜欢的事。

但是只是来说一句话,刚才的动作也太吓人了。

“行吧,”她准备打发这人走,免得打起来:“殿下说的,本郡主记住了。”

这瞬间乖巧的模样让李璧无处着力,他脸上怒气渐消,突然叹口气道:“你好好的吧。”

这一声没有了之前的锋利,似在劝诫顽皮的小孩。孟鱼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了他,秦王殿下如今有些喜怒无常了。

她拉起被吓得怔怔的小舞,拍拍身边的郑嵘,笑笑:“那既然如此,我三人继续游玩,告辞咯。”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道:“见过秦王殿下。”

是萧妍到了。

 
他们这边动静大,萧妍早就注意到了。

起初她看到李璧有些气急败坏地大步向孟鱼走去,郑嵘快步向前阻挡,萧妍觉得看看热闹挺好。

但眼见这热闹起不来,她便觉得自己可以再添一把火。

对李璧施礼后,也不管这几人间的气氛如何剑拔弩张,萧妍对孟鱼笑道:“乐阳郡主,那日在兴庆宫多有不便,本宫还未细说。这次来京,兄长萧潜托我为郡主捎来一份礼物,一为赔罪,二为示好,还请郡主不弃。”

“不必了。”孟鱼转身,道路却被随着萧妍一起来的少年们阻挡。

“郡主莫急,”萧妍微微一笑,果然从袖袋中掏出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碧绿的玉玦。

玉有拇指大小,雕刻成两只同藤双生的葫芦,系着长长的红绳。

“兄长他说,郡主随身佩戴着玉葫芦,只是那葫芦是单只的。兄长特地请人雕刻了这双生葫芦,有福禄两全之意。”她一边说,一边用一双手把那葫芦雕件捧起,让众人看过,才递给孟鱼。

少年们恭维这葫芦价值连城,连声赞叹。



虽然知道萧妍没安好心,但孟鱼有些不解。

说出她随身的佩饰,无非是往她身上泼一瓢与男人不清不楚的脏水。

可眼前郑嵘是她自小玩大的,绝不会怀疑她的清白。那些京都少年是她不在意的,无法把她激怒。倒是秦王神情有些古怪,该不会,萧妍以为这样的话可以挑拨她和秦王吧?

孟鱼有些想笑。

这礼物是不是萧潜送的暂且不论,眼前似乎非给自己不可了。如果不收,还会落个心里有鬼的猜测。

“这玉很贵吗?”孟鱼捏起红色的吊坠,在阳光下对准照了照:“水头似乎很好,如今像这样满绿的不多了。”

“长公主手中怎么会有低贱东西?这玉真乃孤品。”一个身体瘦弱脸颊微红眼睛放光的少年开口道。

孟鱼眯眼看了看他。


京东蒋氏子弟,先帝在时祖父是四品将军,仗着有些军功,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如今他祖父已经致仕还乡,他们这些人因为还有些荫泽不想离开。据可靠消息,这人平日里素爱逛烟花柳巷,眼前是因为萧妍在,以为她是一块肥肉,才稳住身子极力讨好。

“哦?”孟鱼看向他道:“蒋公子以为,值多少?”

值多少,钱吗?

那自然是说得越多,长公主脸上越有面子。

“怎么也得五千两!”他一拍胸口道。

“五千两?”孟鱼蹙眉,把那玉看了又看:“不至于吧?我看出价四千都没人买!”

“怎么会没人?”蒋公子上前一步挤在孟鱼身前:“本公子就愿意!五千两也值了。”

“那可太好了。”孟鱼顺手便把玉葫芦套在他脖子上,松了一口气:“人人都知道本郡主佩戴玉葫芦,那是长辈所赠,万不敢摘更不敢拿别的替换。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我身边实在是暴殄天物,蒙蒋公子不弃,买了这玉葫芦。”

“买——”蒋公子一手抓住玉葫芦,两眼怔怔看着孟鱼。

“出门是不是没带那么多钱?”孟鱼的手拍在刀柄上,颇体贴又豪爽道:“无妨无妨,烦请明日把银票送进府中。”

她说完这话,似乎解决了一件天大的难题,对瞠目结舌的萧妍道:“还要多谢长公主,千里迢迢给本郡主送这么重的礼物来。”

就差没说送这么多银子来。

再拨开如同木雕已经口不能言的蒋公子,孟鱼大踏步而去。

她的身后,萧妍一张脸气成了猪肝色。

而李璧,却暗暗地笑了。

之前的不愉快,之前的紧张着急烦躁憋闷,全部一扫而空。他瞥一眼蒋公子如遭雷击的神情,再看萧妍偷鸡不成的羞愤,觉得今日这庙会,来得太值。



“小孩子胡乱闹闹,也值得你笑成这样。”

养心殿里,宰相郑君玥讲起庙会趣事,说到蒋公子回家后遭家母殴打提着裤子跑上大街时,郑君玥禁不住笑起来。

宣成帝把奏折放下,忍不住揶揄他道。

“陛下你自己就在笑,还责备微臣。”郑君玥反驳,继而收敛了笑容道:“说起来,自从郡主回来,这京中热闹了不少。”

“她可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宣成帝眉心含笑,开口道:“如今心思多了,也聪明不少。”

“是,”郑君玥点头:“都说女肖父男肖母,可微臣看孟文倒是跟他父亲一个模子,小孟鱼虽然背着大刀,却更像母亲。”

宣成帝凝神一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道:“郑卿,这梁国长公主,还是早些打发走吧。”

郑君玥在心中笑。

看看,这就是明摆的偏心袒护了。只不过在街市上有些不愉快,郡主又没有吃亏,竟然便让皇帝动怒,要赶人了。

“哪有那么容易,”郑君玥摊手:“人家是来择婿的。看如今,是属意秦王殿下。要不然陛下做主,定了他们的婚事便罢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