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6章

沉鱼-第46章【亲上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01 11:4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婢女红着脸道:“有什么打紧,要她死还是要她活,还不是公主殿下一指头的事吗?”

萧妍没有理睬婢女的粗俗。

她也没把孟鱼放在心里。

在她眼中,这次择婿最重要的意义,是她可以光明正大地,问出江山图的秘密。

毕竟要参加宴会的,有当年的知情人。



“择婿”二字不好听,贵妃的意思是把宴请办在正月十四,借着第二日上元灯会的名头,提前一日,说是请才俊佳人来择选今年要摆上朱雀大道的宫灯。

地点选在京郊梅华苑。这里原本是安国公府避暑别院,大气中不失精致。孟鱼提前好几天便寻人打理庭院修剪花木,如今梅香微醺似要醉人、冰雪浅映寒中透春。再摆上百多花灯,简直如仙境一般。

这事风雅,来的便不光有名单上的人,还有特地请来的京都贵女。

她们要么是世家女子,要么是略有才名的。

孟鱼在门廊处亲自迎客。

说是接引贵客,其实也不过是打声招呼,偷摸还吃几口小舞从身后递上来的梅花酥。

原本有郑嵘帮忙,又有许多管事,她躲进新烧了地龙的殿内便好,但孟鱼觉得,还是得亲自盯着。


 
梁国公主萧妍到时下车有些慢,因带着好些个仆从宫婢,马车又多,致使拥堵一瞬。一辆王府制式的马车从对面来,到萧妍马车前时惊马了。

萧妍府中已经下马的仆从连忙躲避进院内。

烈马高扬着蹄子嘶鸣,几乎掀翻马车。车上的女子惊叫出声,死死抓住车窗防止被甩出去。

孟鱼伸手拔刀,跳起砍断车辕,稳住马车。正要上前去扶车中女子,便见郑嵘从她身后跑过,先勒紧缰绳防止惊马伤人,再回过头大声道:“朝颜公主,你伤到了吗?”

他的神情万分紧张。

孟鱼没看清车驾上的王府徽标,如今听郑嵘喊,才知道是朝颜公主。

 
朝颜公主李筝,是当今皇帝的弟弟肃王李承恪所生。

肃王殿下当年为抗击突厥,在高奴县城以东群山腹地,英勇殉国。

而朝颜公主,是先肃王的遗腹子。

听说公主的母亲生产时血崩而亡,先皇怜悯,破王女为郡主的规制,小郡主满月时,便赐封公主位。李筝十四岁时,宣成帝着人把原来的肃王府整修,为她开公主府。

朝颜公主得到的瞩目和宠爱甚至超过了宣成帝亲生的两个女儿,可奇怪的是,如今李筝已经二十出头,却还未嫁人。

大弘民俗,男女十五议亲,十六婚嫁。公主虽无亲生父母,但有太后做主,京都乃至外族的权贵求娶者众,可李筝全部拒绝了。

太后曾经对宗室内为李筝着急的人道:“筝儿想嫁给谁,想何时嫁,或要不要嫁,都随她的心意,不准逼迫。”

自然无人敢逼迫更无人置喙。

不过孟鱼看着脸上遮掩不住关切神色的郑嵘,倒觉得他俩有一种莫名的般配。

 
许是意识到自己太过紧张,郑嵘微微侧身,孟鱼趁机上前扶着李筝下车。

“公主殿下。”她施礼问候。

李筝已经在车内整理好裙裳妆容,脸上惊慌褪去,姿态优雅,握着孟鱼的手轻声道:“多年不见,郡主越发活泼美丽。除夕家宴那日本宫想寻你说话,奈何郡主去放烟花了。听说你前些日子受了伤,可还好吗?”

她的手很温暖,关心的神情也很真挚。

孟鱼笑着说还好。

在她心里,李筝是女子中极美的。

她有一双观之含情的桃花妙目,挺直却小巧的鼻梁,鹅蛋脸,嘴唇丰润。若不是整个人有些太瘦了,孟鱼觉得她简直是大弘朝第一美女。

自从小时候见过李筝一面,她一直对这位漂亮公主倾心不已。虽然日常没有交集,孟鱼却总觉得很亲近。

这次李筝来,是因为她已经连续好些年负责朱雀大道上元节灯盏事宜。今日择选的彩灯,要过了她的眼,才算择定。

孟鱼陪着李筝到殿内安坐。

今夜宾客随意,不拘身份高低。孟鱼举杯,招呼众人共饮,又在厅内走过,跟每个女眷寒暄聊天。再请郑嵘安排好选灯仪式流程,再出来时,迎头看到秦王李璧。




他今日穿常服。

黑底挑金丝大氅盖在肩上,内里着璧色游龙纹圆领袍,腰上没有金银玉石,只简单挂着一片木牌。看到孟鱼走近,他开口道:“还不错。”

这是夸她事情做得好。

此时灯盏刚刚点起,梅花苑内不少青年男女赏灯品评。大如半边房子的鲤鱼灯安置在游廊边,从游廊到里,高塔低楼、红花绿树、醉仙翁老寿星、八仙过海童子献宝各色灯盏琳琅满目错落排列。

夜色刚起便有璀璨之色,不难想象到夜深时该有多好看。

“谢秦王殿下赏脸,”因为见过了朝颜公主,孟鱼心情很好:“今日殿下也为梁国公主而来吗?这便凑巧了,”她说着离李璧近些,几乎贴耳道:“公主喜欢你呢,殿下多多努力。”

她离自己那么近,寒日里温暖的鼻息几乎萦绕在耳边。

带着梅花的香气。

李璧几乎是下意识地,忽然转过头。


踮着脚尖逗趣的孟鱼完全没有防备,意识到他转头后迅速落脚,额头却忽然感觉到瞬间的温暖。

不光暖,还有些软。

是李璧,亲到了她的额头。

“你!”她有些恼怒,抬手捂住额头,脸颊瞬间红了。却因为是自己贴近他说话才出了这个乱子,不知道该怪谁。

李璧却似乎比她更惊乱些,错开一步退后,开口道:“郡主请自重。”

自重……

她只是怕说出的话被别人听了去,才离他那么近的。这句自重,不是应该女孩子说吗?怎么这男人脸皮这般厚。

孟鱼深吸了一口气:“离本郡主远点。”

李璧退后一步,似乎真要离她远点。末了又道:“今日人多且杂,郡主走路小心些,别再撞到哪个男人身上。”

“你真是——”

她气急败坏地推开李璧,对方却忽然扯着她的衣袖,捂住她的嘴,把她揽在怀中向假山内一躲,避开了什么接近的人。

孟鱼没问为什么。

她顺从地缩在李璧怀中,侧耳倾听。

他不是登徒子,如今这样神情警惕,显然是有什么事。

事实上,孟鱼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



萧妍的一个婢女,引着一位老书生模样的男人,向远处抱厦走去。那婢女神情紧张,左右看看,催促男人快点。

“果真是公主要见老朽吗?”那男人低声问道,边走边搓着手,似乎非常激动。

“是的,吴小先生快些吧,朝颜公主可不轻易见外男。”

孟鱼怒由心生。

自己请人,却打着朝颜公主的旗号。这以后若出了事,必然败坏公主的名节。

“本王去看看,免得牵累无辜。”李璧松开钳制孟鱼的胳膊,开口道。

“等一等。”孟鱼脸上几分狡黠:“且看她准备如何,秦王殿下莫忘了,今日这场子,是本郡主罩着的。”

罩着……

像是看赌场的打手。

李璧失笑,目光落在她脸上一瞬,点头道:“好。”


引人来到此处的宫婢守在外面,被唤做吴小先生的男人一进抱厦便跪了下来。

“老朽给公主殿下叩头。”

叩头声音大如雷响。

内里等候的婢女神情有些木然,脸颊苍白,抬手道:“吴小先生先起来,公主她忙着择选宫灯,让我等候在这里,问先生几句话。若先生答得合公主心意,她才会见你。”

说着亲手端来一杯茶水,不知是不是因为走得急,身子微晃险些把茶水洒出来。

吴小先生起身看着粉瓷小盏里青绿色的茶水,更是激动,便要跪倒感谢赠茶。

“罢了,”那婢女抬手:“这便喝了吧。”

吴小先生不疑有他,把那茶水一饮而尽。

婢女见他喝了茶水,继续道:“公主想问你,数十年前,你是否服侍吴大师,是他身边书童。”

吴大师,便是画下《春日江山图》的那位名家。

怪不得他名唤吴小先生,看来是随了主人的姓氏,又想攀附主人的声名。

窗外的孟鱼唇角微勾,没想到萧妍连这个都打听出来了。


“回公主的话,”吴小先生道:“老朽只服侍过半年而已,后来因小的也擅画,便拜别大师,自己开了个画馆。如今已半生矣,略有小成而已。”

婢女点头:“公主还要问你,吴大师画《春日江山图》时,吴小先生你在不在旁?公主她,想打听些这画的详情。”

吴小先生猛然抬头,神情微惊,手指在衣角搓了搓道:“老朽并……并不知情。”

婢女声音阴冷,如同从坟墓里爬出:“公主说了,若吴小先生知道,她愿意一见。
若先生不知情,此刻便可以死了。”

“死?”瞬间转变的情势让吴小先生瞪大了眼。

原以为获了公主青眼以后可青云直上,哪知道竟是倒了大霉。

他退后一步:“会如何死?”

婢女眼神木然看着她,嘴唇咬紧唇角眼泪夺眶而出。

威胁别人的人,竟然哭了起来。

吴小先生更觉诡异。

正此时,忽然听到门外“扑通”一声有人倒下,接着一个身背大刀模样娇俏的女孩子笑着走进来。

“当然是,先生你蛊毒发作肝肠寸断而死啦。”

进来的正是孟鱼。

她身后紧紧跟着的,是神情肃重的秦王李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