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7章

沉鱼-第47章【智商碾压坏女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02 11:4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正此时,忽然听到门外“扑通”一声有人倒下,接着一个身背大刀模样娇俏的女孩子笑着走进来。

“当然是,先生你蛊毒发作肝肠寸断而死啦。”

进来的正是孟鱼。

她身后紧紧跟着的,是神情肃重的秦王李璧。



吴小先生认识走进抱厦的这俩人。

前面这个人,便是天下谁都不敢惹的河南道节度使的女儿乐阳郡主。吴小先生曾经在酒楼听人玩笑,说谁言孟氏嫡女惹不起,太子不就退了她的婚事吗?

结果没过两日,皇帝便颁诏废黜太子,人人瞠目。

后面这位,是天下谁都不会去惹的秦王殿下。

说来也奇怪,皇帝虽然把他废黜,从东宫赶回秦王府。但这太子之位没有别的皇子敢争抢敢觊觎,朝中朝外,他仍然分量很重。

这两个人突然出现,且奔自己而来,吴小先生一时没听清孟鱼说的话,待面前问询他的婢女跪在地上,他才有些怔怔。

那婢女面容扭曲,汗水从额头滚落,一边痛呼一边把右手塞入嘴中,似乎要掏什么东西出来。

可几次伸进嘴里又出来,除了引起令人动容的干呕,手中始终空空。

她眼睛圆瞪,血丝布满眼眶,以头撞地许久,似乎终于清醒了些道:“求,求……秦王殿下救命!”


 
“你是谁?”秦王李璧不愿意跟人白费口舌,特别是当这个人已经卷入是非时。
“奴家……小棠,是公主……是朝颜公主府里的。”她全身抖如筛糠,似乎每说一句实话都能用尽力气。

李璧看向孟鱼,是问询的意思。

他虽然听说过蛊毒这种东西,到底从未亲见。

孟鱼依旧站着,清冷道:“谁喂给你蛊毒?”

“公主,”小棠道:“朝颜公主。”

李璧冰冷的眸子有寒光闪过。

大弘律,涉蛊毒者斩,无论皇族庶民,同罪。

梁国萧妍,竟然为了江山图,扯他敬重的堂姐下水。

“你再说,是谁?”李璧的手轻轻覆在小棠头顶,隐隐有千钧之力压下。身中蛊毒神智有些不清楚的小棠哀叫道:“是公主,赏奴婢的酒水。”

“那你为何来此处逼问吴小先生?”

“奴婢不……知,似乎有人带奴婢过来,耳边有人带着……说话。”小棠的手向头发抓去,顿时薅下一把碎发。那模样,活脱脱一个半疯子。

门外“噗”的一声,是谁迅速接近又离去。

孟鱼迅速拉开门。

那里,刚刚被她打晕的萧妍婢女不见了。



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想从吴小先生这里问出江山图的秘密,却用的是朝颜公主的人。这样不论问出什么,都跟萧妍没有半点关系。

若不是孟鱼来得早,说不定吴小先生便说出什么。

可他们来了,今日又是孟鱼主事,若她查不出原因,救不了婢女和吴小先生,便需要把朝颜公主涉及蛊毒的事禀报上去。

萧妍那边引路的婢女已经被带走,真正死无对证。

到时候孟鱼自己办事不力,同时累害朝颜公主被罚。公主在朝中虽无拥趸,但宗室族亲因她温和宽宥对她认可亲近,京都名流因她琴棋双绝对她仰慕倾心,孟鱼间接害了她,那么以后在京都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若不是自己更聪明些,孟鱼简直要夸奖萧妍几句。

 
抱厦内寂静一瞬,婢女小棠蜷缩在地脸色发青似乎不治,吴小先生摸摸自己的脸,又揉揉肚子,不时咳嗽几声,似乎也要蛊毒发作了。

“你且躺着。”孟鱼唇角微勾,对小棠道:“秦王殿下会去请你的主子过来,到时候自有分明。”

小棠呜咽一声,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李璧看了孟鱼一眼。

孟鱼能想到的,他都能想到,所以才会气愤得想当场处死污蔑主子的小棠。

但孟鱼的样子似乎胜券在握,还要让他跑腿呢。


他还从未为外人跑过腿。
不过,孟鱼不算外人吧……

他安慰着自己,转身时淡淡道:“既然要请,把那位也请来吧。”

说完起身离去,脚步从容有序不急不缓。

李璧刚刚离开,孟鱼迅速起身关上四周门窗,找了一根条凳坐下,居高临下,垂头看着吴小先生。



吴小先生跪在地上。

他今日跪得太久,老胳膊老腿的经不住折腾,身形已有些摇晃。再加上知道自己中了蛊毒的恐惧,他感觉如百爪挠心般难受。

“郡主,”他叩头道:“求郡主救救老朽。”

“呔,”孟鱼愁眉苦脸看着他:“你自己都说我是郡主,可是给你下毒的人你听到了,是公主。郡主怎么能得罪公主呢?我可不敢。”

不敢得罪……

抱厦这一处的地龙烧得很热,可吴小先生感觉脊背发凉,瞬间冷汗罩身。

不,眼下只能指望这个郡主。若她不敢得罪朝颜公主,别的人更不敢奢望。

“郡主,郡主——”他跪行几步想要牵住孟鱼的衣袖,却见孟鱼退后几步如避蛇蚁。

“老先生莫要害我。”孟鱼抱住柱子像猴子一样窜到梁上:“本郡主在梁国时,见过中了蛊毒死去的老妇人。那妇人啊,七窍流血虫子从鼻孔爬出,身上的肉被啃食得丁点不剩,就只余下一片皮囊裹着骨头……”

她抱着梁柱把中蛊毒死掉的惨状说给吴小先生听,吴小先生便也要干呕。可他什么也吐不出,被吓得涕泪横流抱住柱子仰头道:“郡主,只要郡主肯救我,老朽什么都愿意做。”

梁上的孟鱼沉思一瞬,瞧瞧紧闭的门窗,开口道:“吴小先生,你知道《春日江山图》的秘密吗?”


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吴小先生怎么也想不到,害他的人要知道那秘密,救他的人也要知道。

“郡主,”他低头环顾四周,看到了小棠生死不明的样子,咬牙道:“郡主,老朽只能把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至于那是不是郡主想要知道的秘密,还请郡主看在我这一把老骨头的份上,救老朽一命。”

这就叫坐享其成。

孟鱼乐得差点从梁上掉下来。

“你讲。”她掩下开心淡淡道。

吴小先生颓然坐在地上。

“当初老朽还只是书童,平日里吴子道大师喜欢游山玩水,只带着我在身边。有一日,他收到急信……”


信中说,故友普济大师将要圆寂,请他到香山寺见最后一面。吴大师和普济大师已经相交数十年,引以为知己。吴大师收到信,连行李都没有管,便即刻启程去往河南道香山寺。

可他到那里时,普济大师已经死了。

大师的大徒弟见了吴大师,交给他一副画在石头上的画。那画与其说是画,不如说是用木炭随便勾勒的线条。

大徒弟说,普济大师从北边回来,带回这石头。他的遗言,是请吴子道把他勾勒的线条融入一副画里,送交恭亲王保管。

吴大师问这线条是什么意思。

大徒弟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北,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吴大师对经义略有钻研,闻言道:“天子在北,不可说,不可说。”


“这是什么意思?”孟鱼转了转眼睛问。

吴小先生摇头:“老朽也不知道。”

孟鱼蹙眉,吴小先生以为她嫌弃自己给的消息少,连忙又补了一句:“那普济大师,死得好惨。”

听他形容,比中了蛊毒更惨。

浑身遍布红斑,皮肉溃烂,辨认不出头脸,死前剧烈咳嗽,把糜烂的内脏吐出。
佛家弟子称死亡为圆寂。

可这种圆寂法儿,似乎是还未死,便被打入阿鼻地狱忍受折磨。

“是生了什么病吗?”孟鱼问。

“听说是从山里回来染上邪病,”吴小先生道:“不光是普济大师,我们到时,已经有三个伺候他的僧人都染病死掉了。”

“呀!”

似混沌中有清亮闪电劈头罩下,孟鱼忽然明白了。

她还未开口说什么,抬头见门被推开,李璧带着朝颜公主李筝和梁国公主萧妍走进来。


看到屋内的情形,李筝先是“咦?”了一声,待认出倒地不醒的小棠,她惊讶地左右看看。

然后看到了孟鱼。

萧妍却似被吓到一样后退半步,开口道:“郡主怎么跑梁上去了,难道是为了伏击我们吗?”

孟鱼从房梁之上一跃而下,轻轻拍掉身上的尘土,淡淡道:“本郡主若想杀你,不需要爬到梁上。”

李璧看着她轻松的样子,刚才因她跳得太急蹙起的眉毛舒展,淡淡道:“许是房中太热,郡主在上面凉快凉快。”

孟鱼嘻嘻笑了:“还是司沉哥哥懂我。”


司沉哥哥……

她唤自己哥哥,还是说的表字,还是当着别人的面。

明明是让人紧张的场合,李璧的脸却瞬间红了。什么东西从心底升腾而起,激荡得喉咙有些干哑。

然后他便看到孟鱼狡黠地瞄一眼萧妍,而后者面色发白强忍怒意。于是孟鱼忍不住得意地小脚在地上踢了踢,就差没有跳起来。

李璧懂了。

这小姑娘知道萧妍喜欢他,故意刺激对方呢。

那不如——

再添把火?

李璧抬起手轻轻拍着孟鱼的后背,温声道:“乖,别淘气。”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