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8章

沉鱼-第48章【渣女惊呆了】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03 11:4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李璧懂了。

这小姑娘知道萧妍喜欢他,故意刺激对方呢。

那不如——

再添把火?

他抬起手轻轻拍着孟鱼的后背,温声道:“乖,别淘气。”



“乖,别淘气。”

这一句话说出,抱厦内三个女人神情各异。

朝颜公主李筝先是略微惊讶,再以袖掩面,背过脸去,显然是微红着脸忍不住偷笑。

一向冷若冰山又拒绝了跟乐阳郡主婚事的弟弟如今这么对待孟鱼,显然是好事将近。可这使人脸红的情话让这位还未婚嫁的公主觉得不好意思。

梁国公主萧妍猛然转过头来,粉妆玉砌的脸颊抖了抖,目光中即惊又悲,继而看向孟鱼。

她今日正被王公子弟众星捧月般围在正中,突然李璧拾阶而上请她借一步说话。那时她满心欢喜,但当发现对方带着她又寻到赏灯的朝颜公主同行,萧妍便知道今日事败了。

虽然事败,但她已经交代过护卫,可以灭口也不能牵扯到自己,所以她才坦然同行。

而孟鱼,她如同被点了周身无法动弹的穴位,木头桩子般僵笑着看向李璧。

 
——殿下请自重。

——郡主你才请自重。

他们在彼此眼睛中看到了若敢利用我必遭反噬的警告。孟鱼觉得,若不是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她可以不光喊司沉哥哥,她还可以喊郎君喊相公,喊到李璧满脸通红惨叫着离开。

而李璧,忽然想起在梁国时,孟鱼曾经挂在自己脖子上,细长的双腿夹着他的腰,那动作不堪入目。

那时候虽然她是中了毒,但也可以看出是非常有潜质的。

她……

她的确比自己可怕多了。

想到此处,李璧退后半步,手也从孟鱼身上移开。

“两位请本宫来,是要表演打情骂俏吗?”孟鱼和李璧隐隐的对抗中,萧妍开口,打破了凝滞。


 
她气极了。

虽然竭力维持着端庄的姿态,但头上凤钗抖动,眉梢怒意渐露,眼中有不甘和委屈,唇角紧紧抿着,那是不得志后要蓄意毁掉什么的怒火。

所以,连“打情骂俏”这样的话,都被她脱口而出。

孟鱼轻轻咳嗽一声,神色如常看向萧妍。

“公主殿下稍候。事情是这样的,秦王殿下和我看到你的婢女引着这位吴小先生来到此处,随后你的婢女不见,可这抱厦内朝颜公主的婢女却身中蛊毒昏迷不醒。于是冒昧请公主过来,商量一下怎么办。”

“蛊毒?”朝颜公主疑惑地缓步向前,看到她的婢女匍匐在地气若游丝,忍不住伸出手去,要把她扶坐起来。

“长姐莫动。”李璧快走几步把李筝拉开。

“长姐未见过这南境蛊毒,不知道凶险厉害。”

显然,萧妍是知道厉害的。所以她退后几步半躲在廊柱后,惊骇道:“怎么中了蛊?还不快把这人拉出去烧掉?大弘怎么也有蛊?去年本宫兄长为禁蛊毒险些死了,怎么这里蛊毒也如此常见?”

孟鱼看着她面露胆怯的样子,在心中叹了一声不得不服。


 
“公主这么说,就是可笑了。你自己的人把吴小先生引到这里,以为可以撇开关系吗?”孟鱼的手指轻轻揉了揉额头,露出事情好难办的样子。

萧妍眼角下垂撇嘴,看起来分外委屈。

“我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秦王殿下,您不会也以为本宫跟蛊毒有关吧?”她说着快走几步,一边离地上的小棠远远地,一边靠近李璧。

李璧唇角含笑:“今日这宴会是郡主主事,本王怎么想,没有意义。”

他说着让开来,让因为萧妍移动,被他的身影挡住的孟鱼能直面萧妍。

“本宫知道郡主怎么想,”萧妍轻轻叹气:“大弘上下都认为我梁国禁蛊不力,认为我梁国人人带蛊,对我们有偏见,是吗?”

孟鱼摆手:“公主莫要诛心,殿下你千金之躯,就算带蛊,也必然不会在你身上。”

萧妍摊手:“不在本宫身上,却是在哪里?乐阳郡主你因为对本宫有偏见,处处刁难本宫。朝颜公主的婢女中蛊,不去搜朝颜公主府,竟然讹到我的头上。明日本宫便要见一见太后,告诉她本宫在你大弘国都被人欺辱,不如便回去吧。”

她说着泫然欲泣,垂下头拿起帕子,孟鱼只是看着她无奈地笑,李筝上前想要劝慰她,左右看看终于还是道:“郡主,本宫的婢女小棠,该如何搭救呢?”




问孟鱼,而不是问别人,当然是因为孟鱼在此主事。

李筝并不知道小棠在求救时说自己是饮了她赐的酒水才中蛊,如果知道,不知还会不会这么急着救活她。

孟鱼看着她,心里思忖公主的为人。

如今若想为李筝撇清干系又不让皇族怪罪孟鱼,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把小棠一把火烧了,对外就说她得了瘟疫。但孟鱼心里有杆秤,一杆认为无辜之人不该枉死的秤。

“她……她能救活吗?”寂静中,吴小先生怯怯地伸手指着小棠,哀声道。

“得救活她啊,”孟鱼叹了口气:“救活她,才能知道谁害了她,谁是幕后主使。”

“求郡主也救救我!”似乎看到一线希望,吴小先生立刻道。

抱厦内所有人都看向孟鱼。

李璧是饶有兴致地看,李筝是隐隐期盼地看,吴小先生是哀求地看,萧妍是不屑地看。

孟鱼站直了身子,双手高举,轻轻拍了两下。



大门推开,郑嵘嘴里啃着一颗苹果,走了进来。

他吃得很开心,苹果的汁水丰富,有一滴汁液滴在他衣袖上,他浑不在意地笑着,尽情享受美味。

“哟!”看到屋内的情景,郑嵘假装惊讶道:“还挺热闹。”

“不要废话,”孟鱼有些嫌弃地抿嘴笑:“人带来了吗?”

郑嵘把果核抛出,点头道:“带来了。”

直到这时候,众人才发现他另一只手里牵着一根细细的绳子,如今用力扯动,外面有东西撞在门框上,再扯,才拉进来。

一个束口麻袋,内里显然装着个人。

酸、臭、馊,像是一个十年未洗的腌菜坛子,从麻袋里飘出令人作呕的味道,亏得郑嵘能吃下东西。

他偏过头去把袋口打开,众人先是看到一团乱蓬蓬的头发,再看到一个“人”形的女人。

她脏臭得不像样子,赤裸的手臂上条条血痕,头埋在膝盖里不敢起来,眼神飘散无光。

孟鱼看着萧妍的脸。

看到那一双精致无辜的脸,终于卸下伪装,难以置信又失魂落魄地看向孟鱼。

“想不到吧。”孟鱼冷笑:“这个活蛊人,是从公主你的马车里找到的。”



朝颜公主的车驾惊马时,孟鱼就觉得不对了。

公主府的马都是精挑细选过的,有些甚至是训成战马要入军籍的,可是无端而惊,必有蹊跷。

等马车被拉入后院,孟鱼让郑嵘去查,回来了说,最后一个车厢里堆砌木炭香包,藏着什么。

木炭香包,都是遮掩味道用的。

孟鱼没让打草惊蛇,她在殿内轮番陪着宾客吃酒,换掉了几个重要客人的酒水。
这里面,便有朝颜公主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朝颜公主被换下的酒水又被萧妍的人利用,赐给她的婢女饮下。
等到李璧去请朝颜公主和萧妍出来,郑嵘知道时间到了,便把马车内木炭卸去,找到了里面的人。

孟鱼一看,便知道了这人的来路。


“我也只是听人说过,”她轻声道:“蛊寨有种手段,可以把蛊虫化水给人服用。
服过四十九日,这人的血液便成了毒药。饮下她的血,便可以近距离内被她操纵,称为活蛊人。但从此以后这活蛊人也日日受毒药侵蚀心肺,内脏化水生不如死,对吗?”

“本宫怎么知道?”萧妍节节败退几乎站立不住。

地上传来小棠的呻吟声,李筝紧走几步向孟鱼看来,显然非常着急。

罢了,还是先救人吧。

桌上摆放着数盏小巧的兔子灯,灯旁放着干净的茶盏。她取下一只杯子,走到活蛊人身边,捉住了她的胳膊。

李璧见此情景,突然上前把她拉开。

“我来,”他不容置疑道:“需要怎么做?”

“取她脉上血。”

血是毒药,也是解药。

精巧的匕首被李璧握在手中,轻轻划开女子肌肤,血滴入碗,再给小棠灌下。

婢女缓缓醒转,睁眼看到李筝,瑟缩道:“公主……殿下?”

“是谁喂给你毒药?”李筝肃容道。

事到如今,李筝也知道了事情的可怖。

对方显然是想借她的身份行不轨之事,结果她的婢女中招。

“是……”小棠用衣袖擦去嘴边呕吐的污秽,看看四周神情各异的人,鼓起勇气道:“是,是公主撤下的酒水,嚒嚒说赏给婢子喝。婢子喝了后,耳边似有人指挥去哪里做什么说什么,婢子稍有不从,头脑中便剧痛连连。那人说,婢子中了蛊毒。婢子,婢子没有做什么给公主殿下丢脸的事吧?”

李筝摇头。

她不清楚具体这奴婢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于是看向孟鱼。

孟鱼轻抿嘴角道:“也没有什么,只是本郡主看小棠受此惊吓恐怕以后落下病根,还是早早出府嫁了去吧。”

宫婢们到了一定年龄,便可以选择是继续留侍还是领赏银出宫。小棠虽然看起来无辜,可她在李璧问询时毫不犹豫说是朝颜公主赐给她蛊毒。

这样的奴婢,是不能留的。

李筝会意地点头,着人把小棠带出去歇息。

接下来,便是审问这个活蛊人,让她承认自己是萧妍的人。



孟鱼走到那女子身边,轻轻推开挡着她的李璧,示意郑嵘不要担心,蹲下身子。
“你抬起头,本郡主问你一句话。”

面前的女子慢慢抬起脱了形的脸,孟鱼轻轻“嗯?”了一声。

这女人,她认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