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9章

沉鱼-第49章【前任送来的大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04 00:1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走到那女子身边,轻轻推开挡着她的李璧,示意郑嵘不要担心,蹲下身子。
“你抬起头,本郡主问你一句话。”

面前的女子慢慢抬起脱了形的脸,孟鱼轻轻“嗯?”了一声。

这女人,她认识。



说起来,她跟这女人还有点仇怨。

当初在梁国都城建康,萧潜的母后派这人在宴会上跳舞助兴毒杀李璧,又光着身子去诱杀孟鱼。

孟鱼那时候好心,以为她被人逼迫放她一马。可她很快便在郊外伪装成小舞撒了孟鱼一脸毒。

后来她被这些人丢进秦王居住的使馆,原本打算嫁祸李璧,没成想李璧留了她养伤解毒。那几日孟鱼迷迷糊糊的,后来问小舞自己可曾丢人,小舞说:丢大人了。

孟鱼不敢想丢到什么程度,便没有再细问。

再后来萧潜为她寻来解药,她那时说,这些人的性命她都不要了。却没想到如今在大弘国都,又见到这女人。

若她记得不错,这女人名叫小裳,她的上司是周大陆。

“小裳,”孟鱼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哑然失笑:“所以,你这是千里投毒吗?”

 
数月不见,这女人已跟之前天壤之别。

衣衫破烂露出斑点密布的肌肤,脸上遍布黑青,丰腴的胸部萎缩坍塌,肩膀瘦成嶙峋之态,可她的肚子却是大的,如今蜷缩蹲在地上,能看到膝盖的缝隙里,那耷拉着变形的肚皮。似乎这肚子被什么撑得很大过,如今那东西离开,皮肤却无法恢复。

孟鱼想起她跳起胡旋舞旋转的样子,想起她饱满的额头光滑的脖颈,想起她隐隐露出的半边胸部和含羞低头的瞬间。

孟鱼只觉得可怕。

什么力量,什么人,会把一个摇曳生姿的妙龄女郎,折磨成这种样子?

听到有人唤起自己的名字,小裳双手撑地,像一只被打怕了的狗般把头仰起,看向孟鱼。

只看一眼,她便瑟缩着后退,口中呜咽做声。孟鱼这才看到,她脖子里挂着一把铁锁,郑嵘牵着的绳子正是连在锁上。

“她就是这样被锁在马车上的,”郑嵘道:“依我看,她已经神志不清距死不远,郡主不要靠得太近,小心中了蛊毒。”

孟鱼却又上前几步,再次蹲了下来。

她的目光和小裳平视,直到对方躲闪的眼神试探着落在孟鱼脸上,过了许久,才瑟缩道:“余猛?郡主……”

 
她毒害过的余猛便是大弘乐阳郡主,这件事是在周皇后死去,她身陷囹圄时才知道的。

而她也从那人口中知道,乐阳郡主没有死。

她没有死,自己才能活着,且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活。

“郡主……”小裳溃烂了半边的嘴张开,颤抖道:“求郡主杀了我。”

“刚才是你操纵朝颜公主府的婢女,问吴小先生话吗?”孟鱼没理睬她求死的心,冷冷问。

小裳点头:“婢子的确问了话,吴小先生并没有说。”

原来操纵着中蛊之人时,竟然连对方的神识都能知晓。


 
真是可怕。

孟鱼顿时汗毛倒竖。

这种手段,若朝中要员被控制,岂不是灭顶之灾?

“为什么要这么做?谁指使你的?”一向宽和的朝颜郡主也恼了,闻言厉声道。
小裳摇头。

郑嵘把手中的绳子猛然后拉,小裳细软得似乎随时会断掉的脖子被勒得向后倒去,无法呼吸之下,她的脸却毫无憋闷的痕迹。

青紫依旧是青紫,白斑依旧是白斑。孟鱼贴近了她的脸去看,发现那颜色原来是皮肤下聚集的,色彩各异的虫子——

那些虫子缓慢蠕动,她脸上的颜色也缓慢挪动。

孟鱼扭过头想要干呕,被李璧扶住胳膊。

这副身子,被折磨得太厉害了。

孟鱼扬手制止了郑嵘的逼供。



绳子放松,小裳规规矩矩跪地叩头。

“讯问吴小先生的事,是婢子一个人做的,跟我族公主无关,请郡主放过。太子殿下派我来,就是要我问一件事,求一件事。如今我问过了,虽然没有结果,也是郡主突然出现打断,不是我能控制的。如今,婢子想求一件事,望郡主恩准。
蛊毒并没有影响她说话,虽然嗓音沙哑,但条理清楚。

给朝颜公主的婢女下毒,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大了说,若构陷了朝颜公主涉蛊,便是大事。往小了说,毒公主府一个婢女,抵命便是。

如今她自己承认是梁国太子的人,撇清了朝颜公主的嫌疑,孟鱼若想让她活着,只剩下一个理由:借机驱逐萧妍。

可她这个样子……

孟鱼沉声问道:“你求什么?”

小裳再磕一个头:“太子殿下说,天下所有伤害郡主的人,命都会是郡主的。皇后殿下西去后,太子殿下把周大陆和婢子抓住。先是用周大陆试毒,结果他被百虫穿心噬咬而死。再用婢子试毒,万般折磨都试过,婢子命不好,没有死成。太子殿下说,如今我的命只在郡主一句话,若郡主同意我死,我才能死。”

这是,送了一个活蛊人给她?

何其荒唐恶心!


孟鱼轻抚胸口,一边压制小裳身上味道带来的气血翻腾,一边驱散萧潜做这件事给她带来的冲击。

这个人,疯了吧?

他曾经多么恨用蛊之人,如今自己却炼出了活蛊人。

他曾经光明磊落坦率赤诚,如今却用这种阴损的手段窃取秘密。

他曾经在月夜表白,脸上是痴迷疼惜之色。如今却送来这样的礼物,让她只觉得愤怒。

殿内每个人都是沉默的。

只有躲在柱子后的萧妍缓缓几步走到门口,扭头道:“看来已经说清,人虽然在本宫使馆马车中,却是二哥给郡主送的礼物,那么本宫便继续去赏灯了。”

说完推开门,自顾自走了出去。

神态轻松,竟完全不怕小裳说出不利她的话。

没人阻拦她,萧妍离去,秦王李璧开口道:“为什么你说,只有郡主答应了你才能死?”
小裳露出凄冷的笑:“因为如若不然,我的家人会受到牵累。太子殿下说了,所有伤害过郡主的人,最后都会这么生不如死地,被他送至您的脚下。”

这真是令人作呕的好意。


“可笑。”李璧不光说可笑,他还真的冷笑出声,看一眼郑嵘道:“若有人伤了郡主,需要他这个梁国太子打抱不平吗?”

“不需要。”郑嵘一脸认真。

“那他这样,为的什么?”李璧又问。

“恶心人。”郑嵘言简意赅。

李璧抚掌:“那一切便全看郡主的意思。若郡主不想有麻烦,本王代你把这姑娘移交京兆府去。”

孟鱼明白李璧是想把她择开,免得有人非议她跟梁国太子或者养蛊的关系。

而小裳被蛊虫侵蚀到这种程度,已经救不下她的命。如今涉蛊且自己浑身蛊虫,京兆府会审讯后立刻把她处死。

可如今是正月。

正月不斩囚。

小裳便要继续忍受百虫噬咬之苦。

孟鱼看着她皮肤下蠕动的虫子,看着这个形容枯槁的女人,看着她已经不受控制剧烈抖动的手。

她的难受、痛苦、求死不能,全被孟鱼看在眼里。


有穿堂风呼呼吹过来,把污浊气息吹散了些。

孟鱼别过身去。

“当时在梁国,你是受周皇后命令,我早已原谅你。”她轻声道。

“所以郡主,可否赐婢子死去。每个晚上,婢子都能听到这些虫子才啃婢子的骨头,在吃婢子的心肺,在婢子的皮肉下扭动。婢子——想死。”

“小裳,”孟鱼低声道:“你罪不至死但我救不了你。

“婢子只求一死。”

“小裳,”孟鱼似乎要把这名字记得清晰些,终于闭眼道:“你去吧。”

几乎是在这一瞬间,骨瘦如柴的活蛊人脸上绽放出惊喜和解脱的笑容,她迅速起身向前冲去。

求死的决心让她爆发了中蛊以后从未有过的力量,可她只跑了一步,“咔嚓”一声什么骨头断裂,小裳向前扑去。

“火——”她惨叫道。

众人这才知道,她不是为了撞在八仙桌上死去,而是为了拿那上面的兔子灯。

孟鱼缓缓走去,把那灯递给她。

灯火接近小裳的脸,肉眼可见地,她皮下的蛊虫迅速逃逸。

小裳“咯咯”两声,喉咙嘟囔着,双手伸进灯烛里。

“噗——”


如火星落在黑油里,如闪电劈中稻田,她的皮囊似乎是最好的引火之物,小裳周身罩火,迅速燃烧起来。

孟鱼一时看得呆住了。

她想去取水来浇灭小裳身上的火,却知道这便是她选择的死法儿,知道这样的死才能彻底消灭蛊虫免留后患。

她面露怜悯之色,轻轻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眼尖的朝颜郡主忽然低叫一声,接着,什么东西在小裳身体里炸开,“砰”的一声,向孟鱼扑去。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