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0章

沉鱼-第50章【夜里的报恩】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04 11:43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想去取水来浇灭小裳身上的火,却知道这便是她选择的死法儿,知道这样的死才能彻底消灭蛊虫免留后患。

她面露怜悯之色,轻轻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眼尖的朝颜郡主忽然低叫一声,接着,什么东西在小裳身体里炸开,“砰”的一声,向孟鱼扑去。



那是一团火。

人类的皮肉混合衣服乃至身体里寄生的蛊虫,燃烧时团在一起,内里蛊虫死亡放出炙热的气焰,皮肉却死死包裹着它们,像炸油条时面里裹了水囊,热到极限,“砰”的一声炸开。

似乎比闪电的速度还要快些,孟鱼只觉得什么黑色的东西在眼前闪过,口鼻窒息一瞬,接着便被裹挟着带离小裳身前。

“轰”地一声,面前火光大盛,是李璧墨色的大氅挡住火团剧烈燃烧起来。

他一手怀抱着孟鱼,一手迅速在肩上解开搭扣,大氅从空中飞落盖住了小裳的身体。

“走吧!”孟鱼在他怀中抬头,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几分凝滞。


 
等四人出了屋子,孟鱼才发现李璧的手背已经被火焰灼伤。

原来他上前遮挡她时,先用展开的手掌盖住了她整个面部。

这伤有些蹊跷,触目可见灼热的红,那红似乎还在蔓延,没有水泡,只有不断扩大向皮肉深处进展的伤情。

“怎么办?怎么办?”饶是一向胸有成竹,孟鱼此时也急了。

听到喊声,正护着朝颜公主跑在前面的郑嵘迅速转身,脚踩园中假山跃起,长剑扫落檐上雪,盖在李璧手面上。

冰雪融化,热度减退,李璧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

“本王没事。”他看了一眼火焰熊熊已经引燃房屋的抱厦,肃然道:“大家都无恙便好。”

抱厦没有连着主屋,观灯烧掉一间房子也是可以理解的事。他的意思是,今日的事他会瞒下来,孟鱼不会被宫中苛责。

可是一个柔弱的声音忽然响起:“殿,殿下,老朽,小老儿,草民有事呀……”

这声音充满了苦楚,换了几个自称才说出委屈。

正是刚刚逃出抱厦的吴小先生。

 
她毒害过的余猛便是大弘乐阳郡主,这件事是在周皇后死去,她身陷囹圄时才知道的。

而她也从那人口中知道,乐阳郡主没有死。

她没有死,自己才能活着,且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活。

“郡主……”小裳溃烂了半边的嘴张开,颤抖道:“求郡主杀了我。”

“刚才是你操纵朝颜公主府的婢女,问吴小先生话吗?”孟鱼没理睬她求死的心,冷冷问。

小裳点头:“婢子的确问了话,吴小先生并没有说。”

原来操纵着中蛊之人时,竟然连对方的神识都能知晓。


 
“你有何事?”郑嵘慢条斯理问。

“那个……那个女人死了,草民如何解毒啊?”他虽然没有跪下,但佝偻着背满脸苦相。

孟鱼抿嘴没有说话。

活蛊人身上的毒要靠活蛊人的血来解,如今小裳已死,不可能在焦炭中给他扒拉出半两血。

李璧撕下衣襟缠裹伤口,淡淡道:“郡主既然没有为你取血,必然是因为你没有中毒。”

说完这话他看一眼孟鱼。



火光引来许多人。观灯的人们驻足停留,各府各院带来的护卫们忙着浇湿相邻的屋子防止火势蔓延,一片混乱中少女静静站着。眸子里有纾解的笑和清亮的光芒。

她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不会忘了给吴小先生解毒便任小裳自焚而死。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吴小先生没有中毒。

朝颜公主府的婢女不管带了什么给吴小先生饮用,都已经事先被孟鱼安排的人换掉了。

“没中毒?”这话宛若解药般,吴小先生揉揉自己的脑袋捏捏肩膀,确认刚才的不适都已经消失。

之前的难受都是被吓的了吗?

“可郡主说我中毒了,草民才告诉郡主——”

“吴小先生。”话音未落,孟鱼打断了他。


这里不是说话和道出秘密的地方。

更何况李璧和郑嵘都是心思机敏的人,她能判断出的,他们也能。

“吴小先生今日已经很疲累,便随本郡主府里的人回去歇着吧。”她说完向四处一看,便有两人上前,对吴小先生伸手作请。

萧妍今日可以用蛊毒诱他说出,以后还可以用别的手段。恐怕一切事情平息之前,孟鱼需要以保护为名,实则软禁这个知情人了。

吴小先生不敢反抗,唯唯诺诺地跟着走。

人群中间,梁国公主萧妍唇角冷笑。

再远处,火光映照下的灯廊中,形制各异的灯盏已经由贴在上面的喜签多少分出高下。

明日的长安朱雀大道,将花灯如昼、美景良辰、一天星斗。



上元夜,小舞去了灯市,给孟鱼带回一个好大的鲤鱼灯。她小心翼翼地抱着,唯恐不小心歪斜引燃灯面。

“送给郡主的。”小姑娘满脸开心,又有些不好意思:“不是用郡主的钱买的,是奴家走了十几道迷宫才赢来的。

“十几道啊?”孟鱼抱过鲤鱼灯,笑起来:“我小时候曾经在灯市走过一次迷宫,转弯时跟一个野娃娃撞在一起,噼里啪啦倒了一大片做迷宫的竹子,那野娃娃捂着脸哭,好难哄。从那以后就没敢走过。”

“郡主要不要去走走?”小舞挺兴奋:“原本奴家是走不过去的,遇到高人指点,才得了这灯。”

孟鱼托着脑袋满脸丧气:“不去,正心烦。”



“可笑。”李璧不光说可笑,他还真的冷笑出声,看一眼郑嵘道:“若有人伤了郡主,需要他这个梁国太子打抱不平吗?”

“不需要。”郑嵘一脸认真。

“那他这样,为的什么?”李璧又问。

“恶心人。”郑嵘言简意赅。

李璧抚掌:“那一切便全看郡主的意思。若郡主不想有麻烦,本王代你把这姑娘移交京兆府去。”

孟鱼明白李璧是想把她择开,免得有人非议她跟梁国太子或者养蛊的关系。

而小裳被蛊虫侵蚀到这种程度,已经救不下她的命。如今涉蛊且自己浑身蛊虫,京兆府会审讯后立刻把她处死。

可如今是正月。

正月不斩囚。

小裳便要继续忍受百虫噬咬之苦。

孟鱼看着她皮肤下蠕动的虫子,看着这个形容枯槁的女人,看着她已经不受控制剧烈抖动的手。

她的难受、痛苦、求死不能,全被孟鱼看在眼里。


有穿堂风呼呼吹过来,把污浊气息吹散了些。

孟鱼别过身去。

“当时在梁国,你是受周皇后命令,我早已原谅你。”她轻声道。

“所以郡主,可否赐婢子死去。每个晚上,婢子都能听到这些虫子才啃婢子的骨头,在吃婢子的心肺,在婢子的皮肉下扭动。婢子——想死。”

“小裳,”孟鱼低声道:“你罪不至死但我救不了你。

“婢子只求一死。”

“小裳,”孟鱼似乎要把这名字记得清晰些,终于闭眼道:“你去吧。”

几乎是在这一瞬间,骨瘦如柴的活蛊人脸上绽放出惊喜和解脱的笑容,她迅速起身向前冲去。

求死的决心让她爆发了中蛊以后从未有过的力量,可她只跑了一步,“咔嚓”一声什么骨头断裂,小裳向前扑去。

“火——”她惨叫道。

众人这才知道,她不是为了撞在八仙桌上死去,而是为了拿那上面的兔子灯。

孟鱼缓缓走去,把那灯递给她。

灯火接近小裳的脸,肉眼可见地,她皮下的蛊虫迅速逃逸。

小裳“咯咯”两声,喉咙嘟囔着,双手伸进灯烛里。

“噗——”


如火星落在黑油里,如闪电劈中稻田,她的皮囊似乎是最好的引火之物,小裳周身罩火,迅速燃烧起来。

孟鱼一时看得呆住了。

她想去取水来浇灭小裳身上的火,却知道这便是她选择的死法儿,知道这样的死才能彻底消灭蛊虫免留后患。

她面露怜悯之色,轻轻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眼尖的朝颜郡主忽然低叫一声,接着,什么东西在小裳身体里炸开,“砰”的一声,向孟鱼扑去。



秦王李璧正站在窗前跟暗卫小古聊天。

聊了几句各地风貌,聊了几句功夫剑术,聊得寡淡,基本等同于强聊。这让小古如坐针毡。

他这个主子以前从不说废话,每日做的最多的事便是沉思。今日说起话来没完没了,且没有重点。

主子转了性,下人好难做。

虽然秦王府这一条巷子安静,听不到灯市人马喧哗,但外面半边天都被灯火照亮,想必那景色十分壮观美丽。

听说皇帝每年都会带年龄小一些的皇子微服出巡赏灯,大弘朝如今的皇帝正值壮年又俊美儒雅,饶是如今成年的皇子都有了一个,他还是许多京都女子的春闺梦中人。

故而每年灯市,打扮得仙女般的女子涌涌,小古觉得偷摸看一眼,便能乐一年。



可今年他的这个“雅兴”被突然转性的主子毁了。

怔怔地胡思乱想着,小古听到李璧继续道:“小古为了救人受过伤吗?”

他想了想,回答:“有过两次,一次是为殿下,一次是为小公主。”

“小公主啊?”李璧眉头舒展:“她有没有来亲自道谢?”

小古吃惊地摇头:“卑职不敢。”

李璧眉头又蹙起:“不道谢不是一个好习惯,李遥被本王惯坏了,下次要狠狠罚她。”

“殿……下,”小古几乎颤抖道:“小公主殿下才五岁……”

“哦,五岁呀,”自诩宠爱妹妹的李璧有些尴尬,继续强聊道:“那也应该知礼数……”

小古神情呆怔。

他有点希望忽然走水或者地动,这样他就可以惊慌失措地跑出去,结束主子这样强硬的尬聊。

正此时,有管事来报:“乐阳郡主来了。”

“卑职去迎!”小古一马当先跑出去,李璧惊喜一瞬后又装作不高兴道:“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是来看本王,又不是看你。”




“好些了吗?”进殿的孟鱼看着李璧,用轻松的嬉笑掩饰内心的羞涩。

“不太好。”李璧道。

“今日敷药了吗?本郡主带了药,是那个什么仁堂的,鸡叫去排队才能买到的。”
孟鱼说着打开袋子,从内里拿出一瓶小小的药膏。

李璧正要说话,小古便当先道:“今日大夫来过,为殿下敷过药了。”

李璧斜睨小古一眼,满脸的不高兴:“他那个药不管用,小古,你现在就去,告诉他明日不必来了。”

若你不会说话,明日也不必来了。

小古莫名奇妙地出去,孟鱼已经打开盖子。

“要敷这种药膏试试吗?”她问。

“下人们都去赏灯了,”李璧轻声叹气:“那就劳烦郡主亲自为……哎痛……亲自为本王敷药。”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