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1章

沉鱼-第51章【情动的夜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05 11:43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小古莫名奇妙地出去,孟鱼已经打开盖子。

“要敷这种药膏试试吗?”她问。

“下人们都去赏灯了,”李璧轻声叹气:“那就劳烦郡主亲自为……哎痛……亲自为本王敷药。”


这是孟鱼第二次为李璧敷药。

上次在梁国,李璧掉入她布置的陷阱里受伤,小腿血流如注养了好些日子;这次在大弘,李璧为了救她被蛊火灼烧,手背烫伤不知道还要养多久。

孟鱼总结了一下,一边认真解开纱布,一边蹙眉道:“殿下以后离我远点。”

李璧的视线正落在她屏息的鼻翼和低垂的睫毛上,闻言有些怔怔。

“我说殿下,咱俩那个——那个什么时候合过八字的吧?本郡主是不是克你?怎么回回你都要因为我受伤,这可怎么办?”

李璧唇角勾起没有回答。


 
她克自己吗?那可真是无稽之谈。

天干地支、阴阳五行、四时五方十二宫,自从孟鱼出生,他们两个的八字不知被四柱推命算过多少次。

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孟氏嫡女“地支七杀、偏印同柱、财官相生,助旺夫星。”

七杀者敢为,偏印者主东宫,财官福佑王朝,助旺夫星则夫妻长寿。所以就算父皇没有想聘娶她为儿媳的执念,等孟鱼及笄之礼后要议亲时,也会被推举为太子妃。
她天生,便是要为主东宫的女子。

李璧还记得他拒婚时,父皇如何大怒,贵妃安抚道:臣妾知道陛下疼爱两个孩子,但孩子们各有福分,就不要强求吧。

可如今他觉得,或许自己的福分,便是孟鱼。


 
“呀。”拆开白纱,孟鱼低叫一声。

伤势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整个手背已经看不到完整的皮肤,炭棕色的肌肉如挤压撕扯开的糊面团,黏在李璧骨骼上。

他原本有那么一双白皙修长有力的手,那双手曾捉住她的手臂,曾挡住她的脸,曾持笔写字弯弓射箭,如今却丑陋异常令人不忍直视。

孟鱼觉得有些难过。

她用棉花轻轻擦去原先涂抹的药膏,再抹上新的。由于痛感还没有消失,每碰触一次,他都疼得轻轻吸气。

那么轻微的,遮掩着唯恐孟鱼听到的吸气声。

她鼻头一酸,有些想哭。

“还真是挺严重的,”头顶传来李璧肃然的声音:“看来郡主得赔点什么。”



 
虽然看不到孟鱼的神情。

但她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担忧得紧蹙眉头,害怕得闭了一下眼眸,又内疚得轻微颤抖。
李璧全看在眼里。

她曾浴血杀敌也曾在马上扬鞭大笑,她曾对自己发怒不屑也曾狡黠地逗趣玩乐。但今晚的这个时候,她是不同的。

她身上有梅花含苞时的馨香,烛光照射着她的耳朵,那上面有细小的白色绒毛。那只每日里握着大刀的手此时轻柔得宛若一根羽毛,那双眼睛,清澈透亮不染纤尘的眼睛,此时专注地盯着他受伤的手背。

一眼万年不能忘。

殿内没有风,李璧觉得有些燥热。

他缓缓低头,靠近了她的视线让李璧几乎忘记手背的疼痛,却也让他发觉,孟鱼快哭了。

是为自己哭吗?

为自己手上的伤?

李璧觉得他的心像掉进沾了糖粉的云彩里,软,还有些甜,有些不真实感。

这样的上元夜,如果可以永远如此,该多好。

可似乎让她难过也不太好。

那么,让她赔点什么,会不会好受些?



“赔什么?”孟鱼抬起头,有些娇柔的鼻音。

“郡主想赔什么?”他轻声问,似乎怕声音太大,眼前的人会被吓得跳起来,卷上东西落荒而逃。

孟鱼凝眉细想,末了道:“我有一把宝剑,别人送的。但我用刀,那把剑放在我屋子里白白蒙尘,不如秦王殿下拿了去?”

“好,”他继续温声道:“谁送你宝剑?”

“郑哥哥嘛,”孟鱼眯眼笑起来,似乎提起这个人是很开心的事:“他这些年南北各地行走,认识不少擅长打磨利刃的工匠。”

郑哥哥。

这发腻的称呼,郑嵘?

“不要。”李璧断然回绝。



“哦对了,”孟鱼脸上没有气馁,继续道:“陛下曾经送给我一颗好大的东珠,我赔你给,镶嵌在王冠上,如何?”

一颗东珠就打发了自己,以后不再欠着自己人情了?

李璧觉得不太划算:“不需要王冠。”他淡淡道。

一番挑挑拣拣再加上被拒绝,孟鱼歉意稍减,瞪了他一眼,开始用纱布给他小心裹起手掌。

“罢了,殿下哪天有空,随便去我府里挑吧。不拘挑上什么,都给你。”长长的纱布把手掌包成了个粽子,再耐心打好结,留一个不短的尾巴,孟鱼重重点头:“好了。”

去她府里挑,那便等于有了无数个自由出入辅国公府的机会。

“好。”李璧点头。



“好,”距离秦王府不远,梁国公主萧妍看着厅中颤抖跪着的小棠,缓缓道:“你现在可以说了。”

可以说了。

小棠微微抬头。

她已经被朝颜公主府管事打发了十两赏银驱走。说是年龄到了又受了惊吓,准她回乡和父母团聚。

其实,她哪有什么乡?

她是被父母在街市之上头插草标贱卖的,十二岁便在内廷司为奴,待朝颜公主府建成,又被拨去公主府。她运气好,做了公主的贴身女婢。可无论她做事多么用心,公主总是戒备她、疏离她、从未予她恩宠。

起初,她以为公主喜欢自小用惯了的宫婢嚒嚒。可后来有一次,公主买到个曾经在安国公府做过事的丫头,对那丫头多有亲近,小棠才知道,公主只是不喜欢她罢了。

可眼前的梁国公主是喜欢自己的。

都是公主,小棠觉得她这一次扬眉吐气了。



“给你下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萧妍仪态端庄道:“若不然最后事发,你就择不开了。”

“是,”小棠点头:“奴婢的毒已经解了。”

萧妍起身向小棠走了几步,华丽的裙裾在云霭石地板上轻轻拖拽,走近了才弯下身子,看着小棠道:“那时你蛊毒发作倒下,孟鱼问出了吴小先生关于江山图的秘密,对吗?你还记得,他答了什么吗?”

殿内没有旁的人,小棠抬头道:“奴婢迷迷糊糊,听到了些。”

萧妍笑起来。

她的笑声有些大,笑得脸上端庄的神情一片片碎裂。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