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2章

沉鱼-第52章【霸道的宠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06 11:43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萧妍起身向小棠走了几步,华丽的裙裾在云霭石地板上轻轻拖拽,走近了才弯下身子,看着小棠道:“那时你蛊毒发作倒下,孟鱼问出了吴小先生关于江山图的秘密,对吗?你还记得,他答了什么吗?”

殿内没有旁的人,小棠抬头道:“奴婢迷迷糊糊,听到了些。”

萧妍笑起来。




上元夜的长安城,最后一个节目是烟花表演。

在高达数丈的城墙上,万余烟火被次第点燃。

花鸟虫鱼、彩云仙佛、斗转星移、龙驾回宫……无数的画面在天空中绽放,一声声“咚咚咚”的炮响惊得孩童四处躲避又兴奋呐喊;两情相悦的少年人在湖边道旁,相互依偎着抬头张望;举案齐眉的夫妻们手持彩灯,指着闪烁的夜空教娃娃说话;耄耋老人在院落中仰头遐想,回忆年少时的风流往事;秦王府中,也有一对璧人站在流光之下。

 
“哇!是桃子对不对?桃子!”孟鱼跳起来,作势要去捉漫天洒落的红色。

“苹果。”李璧站在她身后,唇角含笑,却认真地矫正。

“那个呢?那个是仙女不错吧?”孟鱼转过头一手按刀:“你敢说是老汉试试?”

李璧低头看着被反驳数次有些恼羞成怒的少女,眼中露出柔和的宠溺:“仙女,是仙女。”

话音刚落,便听到围墙外有孩子喊:“快看!天上有个老汉!”

大刀拔出却无处找人泄怒,李璧轻轻抬起胳膊,试探着环住了孟鱼的肩膀,轻轻拍抚。

“真好看。”

他看着漫天烟花绽放,由衷道。

孟鱼收刀入鞘,下一刻要拂掉李璧的放在她肩膀上的手。

可她偏过头去,见那是一只裹着细纱的手。

孟鱼迟疑着,终于还是没有动作。

“呀,有个蝎子。”看着天空的她道。

李璧觉得是螃蟹,但他还是点头:“对,蝎子。”


 
烟花绽放时,宣成帝已经在回宫的路上。平稳的马车里坐着幼小的皇子公主,他们争抢着把头挤在车窗边,叫喊着请父皇瞧瞧。一身富商打扮的皇帝微微笑着,轻轻握住身旁贵妃的手。

贵妃目光含情看着皇帝,把头靠在宣成帝肩膀上。

“昨日的事如何了?”皇帝忽然开口问道:“听说司沉受了伤。”

为免皇帝担忧,也不想孟鱼被苛责,朝颜公主只说烧了一间屋子,为了救火,秦王殿下手背烧伤。

“臣妾已经让太医去瞧过了,”因为回话,贵妃重新坐直了身子,恭谨道:“秦王自己说无恙,可太医说伤势有些重,需要多加调理。”

皇帝目光温和,说话的声音却冷了些:“一个选灯择婿的宴会,也不想消停些,她到底要怎样?”



 
旁的人或许不明白皇帝指的是谁,可贵妃明白。

陪龙伴驾十多载,虽未生养,皇帝却把她的位分一提再提,这跟她能体察到皇帝的心思不无关系。

“梁国公主今日晨起亲自来宫中请安,说是大弘子弟众多,然她芳心只在秦王。”

都说北地民心彪悍,没想到南地的女子说话也这么直来直去。

“只在秦王,”皇帝觉得有些好笑:“所以她那兄长在南地屯兵,密谋海岛叛乱、和亲西番、上贡北突厥,都是为了他这个妹妹能嫁入大弘皇室?”

从不敢妄议朝政的贵妃乍然听到这么些,有些怔怔更有些惶恐。

“陛下——”她软声道。



马车向前行驶,车内安静一瞬。

皇子公主虽然年纪小,也知道父皇生气了。他们眼睛看着外面,却不敢再大声欢闹。

宣成帝收起莫名涌起的情绪,轻轻拍了拍贵妃的手:“朝中有几个老顽固,说是为了安抚梁国,可以允许萧妍嫁入秦王府。”

安抚梁国啊。

原本萧妍来,就是为了两国和亲,消除因为梁国皇后大薨带来的隔阂敌意。如今梁国蠢蠢欲动似乎对大弘不利,要为了避免燃起战火和亲吗?

皇帝沉稳的声音响起:“先祖励精图治百年,朕在位二十载,虽不敢论大功,然朕的子女,大弘的百姓,不会为了江山国土纳不良妾、嫁不善夫。”



贵妃看向宣成皇,眼眶中有泪珠闪烁。

这便是她的夫君了。

古来多少帝王,为停止战争、捐弃仇怨,忍辱退让纳异族妃嫁王室女。从周襄王为笼络异族娶戎狄女,到高祖惧战嫁皇妃公主给匈奴,一个不够,嫁两个,最后更被逼得送出两千王室女。

他们做了,后世甚至说和亲免战乱,是功德一件。却没有任何人,问一问那些女子的意见。没有任何人,问一问她们身死异乡时,恨不恨。

可她的陛下,别说送女儿和亲,就连儿子,也不会逼迫娶一个不喜欢的女子。

皇帝低头看着贵妃,道:“近日秦王或许也听到了些风言风语,与那梁国公主走得近了。贵妃以为呢?”

关于朝政,皇帝从不问她的意见,第一次问,贵妃决定坦诚相告。

她摇头:“臣妾以为,秦王不喜欢萧妍。”

不喜欢啊……

那为何去了赏灯择婿宴?

是为了……

不悦褪去,笑容在皇帝脸上绽开,似解决了一件大事般,他松开贵妃的手抚掌道:“平儿遥儿,来,让父皇抱抱。”

烟花表演刚刚停下,两个孩子扑进父亲怀抱。




最后一支烟花绽放时,梁国公主萧妍写给萧潜的信终于完成。

论计谋,她觉得自己胜了孟鱼一筹。

如同两人对坐手谈,半子便分胜负,更何况一子。

她这一子,是朝颜公主府的小棠。

第一次见到小棠,是在她初来大弘,走动送礼的时候。小棠站在廊下,满脸失落地看着殿内和宫婢投壶取乐的李筝。

那种渴望被喜欢被认可的神态,萧妍非常熟悉。

那是曾经她面对母后时,忍不住便会露出的神态。

知道对方缺什么,便容易收买得多。

萧妍只是勾勾手,小棠便愿意为她做事。孟鱼绝对想不到,这一次就连小棠中蛊,也是她自愿的。

而中蛊毒发的痛苦是真,昏迷却是假。

所以吴小先生告诉孟鱼的往事,小棠基本可以完整复述下来。

虽然没弄明白那些事的意思,但萧妍觉得不归她管,只要原本告诉萧潜就是了。

而萧潜,也会帮助她完成梦想。

嫁给秦王李璧的梦想。

信使带着密信从使馆正门离开时,有一个黑色的袋子也被人抬着从后门离开了。

抬袋子的人只是做事,无人关心袋子里的小棠痛不痛,有没有得到别人的喜欢和恩宠。

他们只是觉得,死人真的好沉。



烟花燃尽,行人三三两两散去,朱雀大街上,流光溢彩的花灯被人缓慢收起。萧妍的信使骑马疾行,迎面过来十多个少年人。

“做什么的?踩到我家相府公子的花灯了!”有少年当场怒喝,挡住信使的马。

马蹄下的确有一盏花灯,但那是一只小猫,有少爷公子会买这种猫咪花灯吗?显然是碰瓷的。

这信使初来长安,只听说宰相家的公子温文儒雅是半个江湖人,哪想到他的亲随是不讲理的混不吝。

郑嵘正站在少年们中间,清俊的眉眼轻轻眯着:“下马。”

只淡淡一句,信使便被拖下了马。

“平日里也便罢了,这花灯是本公子心上人的,麻烦这位兄弟随我去解释几句,以免佳人生气。”

如昼的灯市上,他的神情不像伪装。

信使觉得有些为难。

强龙难压地头蛇,更何况他带着秘信,需要快点赶回梁国。

如今不如先服软,以后再报请公主收拾着小子。

于是信使一边赔着礼,一边掏出碎银子。

“求公子收下这个,算是小人的赔礼。”

相府公子自然不缺这一点赔礼,郑嵘看着他微微蹙眉,似乎内心挣扎许久,才让过身子道:“罢了,你走吧。”



信使离去,一张信笺被郑嵘打开,就着灯盏读完。

这正是从信使衣袖中趁乱掏出的,萧妍写给萧潜的信。

“公子,”有伪装成纨绔的随从问:“是否把这信销毁?”

“不必,”郑嵘把信交给那人:“跟着信使,找机会还给他。”

随从露出疑惑的神情。

郑嵘解释:“信丢了,梁国公主会再写一封。只要我们知道她写了什么就好,没必要拦截。”

随从应了声是,连忙偷摸去追信使。

灯光下,郑嵘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露出沉思凝重的神情。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