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3章

沉鱼-第53章【抢一个没人要的女人】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07 11:43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郑嵘解释:“信丢了,梁国公主会再写一封。只要我们知道她写了什么就好,没必要拦截。”

随从应了声是,连忙偷摸去追信使。

灯光下,郑嵘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露出沉思凝重的神情。





秦王李璧亲驾马车把孟鱼送回辅国公府时,夜风中有淡淡的火药气息。
“好闻。”他道。

孟鱼跳下马车,红色的衣角擦过李璧轻轻垂下的手臂,有瞬间的温暖停留。

“什么好闻?烟火吗?”她笑着深吸一口气:“这味道只有在都城才好闻。”

李璧知道她的意思。

火药若在战场上,便是杀敌利器,血肉之躯顷刻死伤殆尽;可火药在这盛世华都,便是竹筒中的烟花,光芒万丈化作星如雨。

“回来。”莫名地,看着孟鱼离开的身影,李璧唤了一声。

“怎么?”正跟门檐下等待的小舞挥手,孟鱼莫名转身。


 
坠着细碎琉璃珠子的金钗轻轻敲打着她的额头,灯光下的孟鱼有一种不真实的美。
“本王一个人送郡主回来的,”李璧道:“回秦王府的路上,便要一个人了。”他一本正经,似乎自己吃了好大的亏。

“怎么?”孟鱼蹙眉:“需要本郡主再送殿下回去吗?”

李璧看着连忙退回去假装自己不存在的小舞,眉心荡漾着笑意:“也不是不可以。”

就知道这是个难缠不讲理的。

孟鱼气哼哼向前几步,双手按着缰绳逼近了他:“殿下一点也不懂爱惜牲口,街上到处是踩烂露出竹签的花灯,多走几次,小心刺穿马腿。”

她是跟着兄长行军打仗过的人,知道马匹的金贵。

“那更好了,”李璧丢下缰绳跳下马车:“星光夜色下,走回去也好。”

孟鱼还未回答,便有个清朗的声音道:“谁要走走?可否与本公子同行?”


 
郑嵘手里提着一盏荷花灯,缓缓走近,神情含着满满的笑意。

宰相府距离这里颇远,他显然是特意过来的。

孟鱼单手指一指李璧,对着郑嵘狡黠地屈膝施礼:“那便有劳郑哥哥和秦王同行。”

李璧还要说什么,郑嵘对他道:“走吧,有要紧事回禀殿下。”

郑嵘无心为官不涉朝政,他说的要紧事,还真想不出会是什么。

夜色中,孟鱼和小舞并立檐下,看着他们并肩而回的背影。

等两人转过街角不见,小舞左右看看,才开口道:“郡主,你让我盯着的人,死了。”



 
小棠的尸体被随意丢进乱葬岗,小舞调令的人只随便一翻,便把她找出来,确认了身份。

“大意了。”孟鱼的手指轻轻划拉着额头,心中片刻烦乱。

人既然已经死了,说明利用过,且利用完了。

小棠的利用价值,无非在于孟鱼询问吴小先生时,她在场。

“那昏迷的样子可真不像装的,或许是本郡主眼神太差。”孟鱼自嘲地笑笑,手指从太阳穴滑落,拍拍桌案上的纸。

“还有呢?”她问。

“郑公子今日夜间在朱雀大道见过萧妍的信使,”小舞继续汇报:“纠缠一会儿便放那信使走了,奴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孟鱼双瞳剪水的眸子清亮一瞬,眯眼看着小舞道:“你查郑公子?”

“是,”小舞答:“奴家查所有跟郡主亲近的人,跟郡主不亲近的人。”

也就是所有跟她有关的人,都会查。

孟鱼笑着点头,轻声道:“看来郑哥哥知道了萧妍信里的内容,所以刚才要跟秦王说的,也是这件事吧。”

他们那么聪明,既然自己分析得出来,必然也能想到。若不是怕欲盖弥彰被人发现踪迹,孟鱼觉得自己该去一次《春日江山图》画着的地方。

去看看那个秘密,是否跟自己猜想的一样。



距大弘千里之遥,南境梁国都城建康。

炊烟袅袅,是用膳时间。

如今梁国太子萧潜忙于朝事,御膳房把饭做了两遍,萧潜才顾上吃。他简单净手后坐下来,目光落在一笼包子上。

那让人怜惜的神情似乎就在眼前,她曾经在战场上,看着干巴巴的馒头,笑着道:等回了建康城,殿下要请我吃小笼包、状元豆、臭豆腐、咸水鸭、牛肉锅贴……

那时候横尸遍野兵败如山倒,他以为重伤的自己也要死了,是她万军之中取夸尧人头,披着霞光向他奔来。

她那时候的心愿,不过是想吃一顿好的。

可自己并没有做到。

“小猛……”萧潜轻声呢喃,拿起一个小包子放在鼻下,深吸一口气:“你等等我,本宫就要见到你了。”

到那个时候,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多好。

想到此处他把怀中的信笺取出,那是快马昼夜不停送来的,大弘朝最大的秘密。
那秘密藏在一座山里。

只等他捅破。



上元灯盏后,百官结束休沐上朝,所议的大事里,首当其冲便是梁国公主的婚事。

萧妍心仪李璧,而李璧不悦的事自然不能放在明面上讲。但如何在不损两国邦交的情况下拒绝和亲,也变成皇帝丢给大臣的一道难题。

对大弘来讲,萧妍如今是丧母之女该多加怜惜,况且太后也曾经说过京都才俊任其挑选的话,如今拒婚,有损大国信誉。

议来议去,这事甩锅一般甩给了宰相郑君玥。

二月初二春耕节这天,宰相陪同皇帝敬龙庆贺,乞求消灾赐福五谷丰登。宣成帝心情很好,回宫时特意与郑君玥同乘一辆马车,漫不经心般问:“有关梁国公主的婚事,郑卿想到办法了吗?”

郑君玥苦着一张脸,开口道:“臣倒是想娶了梁国公主,奈何臣年纪大了些。”

皇帝哑然失笑,末了道:“实在不行打发走吧。”



如何打发走也是个难题,郑君玥熬了整个通宵和礼部官员一起思考文书措辞。自然要把萧妍夸上天,再说朝中子弟顽劣不堪,配不上天家公主。

鸡鸣时终于敲定字眼,郑君玥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揉着肩膀回去。到府门前时,见到长孙郑嵘正提着一把剑出来。见到他回来,深深施礼道:“若祖父有空,孙儿想问一件事。”

“何事?”郑君玥打着哈欠,觉得困极了。

郑嵘正色道:“孙儿若娶了梁国公主萧妍,家中同意吗?”

郑君玥打哈欠时张着的半个嘴巴收不回去,更张大了些问:“啊?”

困意顿消。

郑君玥扯着郑嵘上马车,细细问过详情,马车折返,他又往宫中去。



“他不是喜欢郡主吗?”

刚下早朝的宣成帝精神很好,一边批阅文书,一边抬头看郑君玥。

怕郑君玥不明白,皇帝又补充道:“郡主,小鱼,那一年上元节,郑嵘和小鱼一起,把司沉揍得满脸泪。”

孟鱼小时候每次来京都,总和郑嵘玩在一起。有一年皇帝带着不满十岁的李璧微服赏灯,为了争抢着走过一个迷宫,郑嵘和孟鱼跟带着面具的李璧打了起来。

李璧那时候不会什么功夫,被郑嵘揍得直哭。孟鱼在一边劝,一边要扯开他的面具查看伤势。

五岁大的小姑娘,踮着脚,拼命去扯李璧的面具。可他死死抓着不放,一直到暗卫出现,把李璧带回马车。

皇帝那时候远远看着这一幕,自顾自跟孟鱼的父母亲聊天。他们觉得小孩子打架不用管,挨打也是一门功课。

可后来李璧拒婚,皇帝总怀疑是那一年被孟鱼欺负得太狠,没脸当人家夫君。

如今时隔多年皇帝又提起这件事,郑君玥面露羞惭道:“孩子们小时候顽皮,如今一个一个的很有主意。”

是有主意,皇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神情是温和的。

终于,他看着郑君玥道:“世事多变,嵘儿做梁国驸马,也没什么不好。那便看梁国公主的意思吧。”





大弘朝民风开化,从不禁女子外出。

天气暖了些,外出游玩的女子便不光多,穿得也越发少了。

厚重的冬衣褪去,穷穿纱坊富穿锦罗,小姐姑娘们把领口放低露出脖颈,阔袖挽起小臂微扬,去远山看雪融化,在近郊看草芽冒头。还未到三月三,便是春近之感。

听说秦王殿下出门去郊外马场巡视,梁国公主萧妍便也想出门转转。

她带的随从很多,但马车路过城门时,守城官员说使馆的通行路引有问题,需要补全。

萧妍不耐烦地留了几人补全文书,带着十多人出城去。

树仍然灰蒙蒙的,草芽也少,若不是想要在通往马场的道路上跟秦王偶遇,萧妍觉得不如在使馆坐着,等贵妃送来的茶花开放。

路上行人很多,步行的、推着板车的、骑马的,萧妍无心欣赏风景,让护卫在前用响鞭开路,免得影响公主车驾。

行人抱怨着又无奈地纷纷避让,忽然有行人的马匹被响鞭惊扰得抬蹄嘶鸣,接着向萧妍的马车撞来。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