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4章

沉鱼-第54章【他得手了】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10 11:43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路上行人很多,步行的、推着板车的、骑马的,萧妍无心欣赏风景,让护卫在前用响鞭开路,免得影响公主车驾。

行人抱怨着又无奈地纷纷避让,忽然一匹原本安静漫步的马被响鞭惊扰得抬蹄嘶鸣,接着向萧妍的马车撞来。





“咚”的一声闷响,惊马把马车撞得剧烈摇晃,车轮悬在空中,又重重落下。

紧抓车厢的萧妍惊叫一声,还未喊出救命,便发觉马车没有停下,反而疯狂向前驶去。

“快拦住马车!”

“吁吁吁!”

护卫们大喊着希望得到路人的帮助,然而大弘朝民风彪悍者多,见状不禁仰面大笑,恨不得这些刚刚还耀武扬威的人出够了洋相。

护卫只好自己追上去。

徒步的绝对赶不上三匹马驾车的速度,骑马的被道旁时不时丢向路中间的树枝乱石阻挡,眼看着马车跑了个没影。

视线里最后一个画面,是马车在转弯处几乎翻倒,从车厢里掉出一个人。

那是萧妍的贴身婢女。

再追上百多丈,道旁趴着一个人,是莫名其妙从马车上掉下来的车夫。


 
花容失色不足以形容萧妍此时的狼狈。

她发髻凌乱面色惨白,从剧烈飞扬的窗帘偶尔瞥一眼外面,显然马车已经偏离官道向不远处的钰山奔去。

“车夫!车夫!”萧妍惊声尖叫,却无人回应。

她想靠近车窗大喊救命,却担心自己像婢女一样被抛出去。

“是谁害本宫!有本事出来!”嘶哑绝望又歇斯底里的声音被马蹄和不时撞向树丛、乱石、斜坡的声音遮盖。

在巨大的恐惧中,惊马终于力竭停下,没有车夫驾车,车厢撞在巨石上失去平衡,“哐”的一声掀翻在地。

萧妍从马车里爬出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虽然远处的京都和宫城极目可望,但要她一个人穿过密林回到官道,还是这样衣衫凌乱的模样,萧妍宁死也不愿意。

她坐在路边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胳膊和腿,愤怒地看着密林,期待护卫和随从到来。

如何惩罚他们暂且不论,先回使馆吧。

可她等了很久,没有人出现。


 
天色将黑,远处隐隐有狼叫狗吠声传来,数只乌鸦在她头顶盘旋,饥饿感袭来,萧妍渐渐有些害怕。

作为锦衣玉食的公主,她从未独自在荒郊野外露宿。

咬牙想了想,萧妍起身,取一根断掉的车辕做武器拿在手中,向密林深处走去。

林中有些暗。

第一步,青草和柔软土壤的触感让她心里踏实了些;

第二步,鸟叫虫鸣的声音让她确定自己尚在人间。

第三步,“噗嗤——”她发现自己无法拔出脚。

她的脚下,是泥,是不断下限且包裹着她精巧短靴的泥。

萧妍整个人呆住,冷汗从后背窜出,瞬间湿透亵衣。

在南境生活多年的人,从来不知道,北地也会有这种东西。

——沼泽。

吃人不吐骨头的沼泽。




 
像有一双手拽住她向下,淤泥从靴底向上蔓延,逐渐没过脚踝、小腿。她的裙裳华丽,此时却像一把破旧的伞面盖在淤泥上。

萧妍知道自己不能挣扎,但几乎是下意识地,她的腿奋力向上用力。下陷的速度稍减一瞬,接着以更快的速度下坠,腥臭的淤泥一瞬间没过她的大腿。

或许很快,她整个人都会陷进去,这世界再没有她的名字。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死亡的恐惧让她忘记呼吸,只是尖声呼叫。呼叫中夹杂着呜咽和哭泣,夹杂着不甘和愤怒还有对秦王李璧的怨恨。

若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出门?

不知喊了多久,终于,有快马在身前掠过,一个温和的声音居高临下道:“不要动!我来救你。”

如同天籁之音透骨而入,萧妍扭过头,泪水模糊下她看不清马上之人的模样,只是恍然又激动道:“求你!救我。”



萧妍不光狼狈,还臭。

这沼泽只有一小片,却有走兽陷入死亡腐烂,此时她虽然被人救出,低头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顿时难堪得面色通红。

救她出来的少年正拔草喂马,见她整理过裙裳,转头问:“小姐家在哪里?本公子送你回去。”

他一身白色锦衣,腰间挂着小巧的玉笛,神情明媚眉眼俊美,竟比自己兄长还要好看。

萧妍眼睛瞪大退后一步。

这人他认识。

宰相府的公子,日常喜欢跟孟鱼厮混的郑嵘。

“郑公子,”萧妍勉强挤出一分笑道:“是本宫,是我。”

郑嵘露出疑惑的神情,在她蓬乱的头发和沾染污泥的脸上凝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惊讶道:“原来是公主殿下,你怎么会跑来这里,还陷入污泥?”

“本宫,本宫的马惊了。”萧妍神色难堪道。

远处突然有三三两两的声音响起,一个男人的大声道:“公主的马车在此处,人应该也不远,咱们找找吧。”

是她的护卫到了。

萧妍上前一步,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应该是寻找公主殿下的人吧?”

郑嵘上前一步,把手拢在嘴边似乎要招呼人过来。

“不!”萧妍伸手拦住了他。

马车坏了,她此时如果出去,只能跟护卫们一起骑马回去。这样的话,整个京都都会目睹梁国公主萧妍蓬头垢面全身发臭的丢人样子。

更别提如果秦王李璧恰好回程遇到……

“劳烦郑公子,”萧妍肃容道:“这附近有能够梳洗的地方吗?”


钰山下有一处温泉,是郑嵘家的祖业。

“但本公子这马儿太小,驮不了两个人。”郑嵘一边说,一边解开缰绳,任马匹自己跑回去。

他在前面引路,萧妍只走了十多步,便蹲下身子蹙眉颤抖。

“怎么了?”郑嵘转身道。

“郑公子,”萧妍的手拨开沾染污泥的锦袍,有些难堪:“本宫的脚不能动了。"

郑嵘上前,道一声得罪,握住她的脚踝。

细弱的骨头虽然没有断,却高高肿着。

他看一眼萧妍,忽然上手把她已经分不清颜色的锦袍撕开丢在一边。他动作利落,三两下便除去一层又一层衣衫,只留污泥少些的中衣。

而中衣之下,便只有一层亵衣了。

萧妍惊慌大叫,郑嵘却已经把她打横抱起来。

她只觉得身子一轻,闻到他怀里热烘烘的气息。那气息里混合着白檀和肉桂,还有一点点墨兰,清雅舒适,让人平静下来。

“殿下想让人看到你这样吗?”郑嵘开口道。

他眼神温和目光清亮,全无一丝欲望。

萧妍立刻噤声。

“不准告诉别人。”走了几步,她忍不住道。

郑嵘没有理她,抓起萧妍的一根胳膊攀在自己脖子上:“劳烦公主殿下也用些力,这样可以快些到。”




郑嵘的步伐沉稳有力,可萧妍觉得自己在轻轻摇晃。

名贵的金钗从发间坠落,被紧紧盘起来的堕云髻松散得像是少女将要入睡。米白色的裸胸圆领裙遮盖着她饱满的身子,在郑嵘怀中呼吸起伏间,因为勾着他的脖颈,萧妍的视线便自然而然看着他的侧脸。

好看的,英武又儒雅的侧颜。

这脸莫名有一种熟悉感。削冰般顺畅的颚线,挺直的鼻梁,嘴唇柔软饱满,唇角微微勾起,似乎一直在笑着。

萧妍忽然不记得秦王李璧长什么样子了。

有……这么好看吗?

她为心中这样的念头感到惊诧,恍然许久,终于开口道:“快到了吗?还要多久?”

郑嵘停下来,把她放在石头上。

“是不是累了?休息一会儿。”他从后背解下一个水囊,拔开木塞递到她手里。
明明辛苦的是他,却担心自己累了。

萧妍垂头一瞬,忽然抬头道:“郑公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正拍掉身上的泥土,闻言停顿一刻道:“公主殿下是大弘的客人,本人的祖父是大弘宰相,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仅仅是这样吗?

虽然这回答中规中矩,但不知为何,萧妍觉得有些失落。




温泉水很暖,又被婢女放入活血化瘀和松筋平息的药材香料,萧妍贪恋舒爽,泡了一个多时辰才出浴。

宫婢服侍她起身,外面整整齐齐放着她的衣物。

完好华丽的,她自己的衣物。

“这……”萧妍惊讶地捧起一件云缎中衣。

婢女乖巧道:“公主殿下汤泉养疗之时,我们公子快马加鞭回了一趟都城使馆。已经告知管事,公主虽遇险但安然无恙,并且取来了衣服。”

这种事吩咐下人去做就好了,为什么要亲自跑腿呢?

他明明跟自己一样,是自小锦衣玉食的人。

不,或许不一样。

“你们公子,”萧妍忍不住道:“对谁都这么好吗?”

婢女轻轻垂下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朝颜公主来过这里吗?”她换了个方式问。

婢女摇头:“朝颜公主殿下从未来过这里。”

“孟鱼呢?”

“也没有。”

萧妍不再问,她伸展双臂任婢女服侍着穿好衣服。

婢女退下,郑嵘来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瓶子。

“是红药,”郑嵘道:“若公主不介意……”

萧妍看着郑嵘,看他脸上关心的神色,然后转回头,轻轻拉起裙裾,露出被白袜包裹的,受伤的脚踝。
……



她在汤泉停了一晚,第二日精神饱满地,由郑嵘亲自送回去。

马车平稳向前,转过使馆所在的宽街时却忽然停了下来。

“什么人挡路?”车夫在前厉声问道。

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乐阳郡主孟鱼,请郑公子下车讲两句话。”

萧妍猛然抬头看向郑嵘。

郑嵘牵着她的手,轻轻松开看向外面。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