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自己,终有可依
人物志

认清自己,才是最顶级的智慧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多小胖
2020-07-12 08:30
在盛唐的璀璨诗坛中,比起李白的豪迈深沉,杜甫的沉郁顿挫。还有一位被誉为布衣诗人的隐士,他的诗词清雅淡朗、意境悠远,备受人们的推崇和仰慕。

李白以诗盛赞他“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杜甫称他:“清诗句句尽堪传。”

他,就是唐代山水田园派的代表诗人孟浩然。


守本心,方能走得更远

公元689年,孟浩然出生于襄阳城一个薄有恒产的书香之家。父亲以《孟子》为寓意,善养其浩然之气,故为其取名为孟浩然,希望他能够立君子之道,守一身正气。
 
小时候,天资聪颖的孟浩然十分喜欢读书,常埋在《四书五经》里刻苦学习。虽然家教严格,可天性热爱自由的他,经常跑到对面的岘首山上,大声朗读他最爱的《陶渊明诗集》。
 
山水尽收眼底,与诗词相映成景的感触,深深烙在了他幼小的心里。
 
公元706年,孟浩然参加县诗。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以出众的才学高中榜首。一席间,他成了襄阳城里最有名的大人物。倘若接下来的府试和省试都能够顺利通过,进士及第、光耀门楣的日子便指日可待。
 
然而,少年内心的暗涌却瞬间席卷成了一场惊骇的巨浪。
 
孟浩然决定不再继续参加科考。
 
当时的唐朝,正逢武则天篡唐改周之际,朝廷政变频繁、纲纪不振、腐败滋生。面对家人的百般劝阻,孟浩然愤慨地回绝道:“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
 
眼看与家族关系日益闹僵,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彻底逃离了一直以来被束缚的生活。
 
想起年幼时,与弟弟渡汉江去鹿门山游玩时,山中盎然有趣的景致常使他流连忘返。于是,不到二十岁的孟浩然毅然前往,在鹿门山开始了他的隐居生活。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这一次,少年的叛逆和任性,为他打开了新生活的大门,也让他开启了与仕途纠葛一生的命运。
 
对于孟浩然来讲,为了争取这份自由,他付出的代价无疑是巨大的。但其俊爽洒脱的性格,也为他在日后的诗词创作中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灵感。
 
在古代,读书人以身“平天下”的追求,驱使着许多文人墨客以仕途作为人生唯一的进取之路。
 
然而,越是看起来顺的那条路,越容易让人失去梦想和期待。而有的人宁愿舍弃,也不愿违背本心。孟浩然便属于后者。
 
所有的选择,只要遵循内心的需求,哪怕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要面对无法挽回的后果,也一定要坚守本心,才能走得更远。



审自我,尽显人生智慧

因自幼受着秀丽山水和幽美田园的陶冶,也受着襄阳古代隐逸高风的熏染,隐居山林两年久的孟浩然,最喜欢结交佛道中人和隐逸之士。
 
众人一起吟诗作赋,把酒闲话,畅谈人生。
 
而这时一位歌女的出现,却让他年轻的心开始悸动不已。
 
这个身世可怜的妙龄女子,不仅色艺俱佳,还经常和孟浩然以诗词相和,心有相戚。
 
情投意合的二人决定相守一生。然而,当两人私定终身的事情传到了家人耳中后,怒不可遏的父亲却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堂堂书香门第的才子又岂能娶一个以卖艺为生的女人?
 
这对爱意痴缠的眷侣,不顾家人的反对拜堂成亲,婚后不久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岁月并没有融化父子心里的冰河,耿直的父亲和倔强的儿子一直不愿和解。直至离世前,父亲依然叮嘱家人将他们拒之门外。
 
学业和婚姻,孟浩然人生的两件大事,他都选择了遵从本心,坦坦荡荡去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然而,赢得了真心,却输掉了亲情。父亲含恨离世的遗憾,始终萦绕在他心底。他回乡守孝三年,念起昔日的岁月,无限感怀。
 
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明明是“俱怀鸿鹄志,共有鹡鸰心”之才,却囿于山水之中,将入仕置于不堪的境地。难道身居官位,就一定不能施展才华和抱负吗?
 
隐逸与求仕之间的矛盾,也让他的人生开始摇摆不定。人到中年的迷茫,更是让他看到了应有的自我价值和责任。
 
于是,公元717年,孟浩然毅然决定走出襄阳,去谋求人生更大的格局。打算进阶仕途的他,一方面打算告慰父亲的遗愿,另一方面想去寻求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
 
但诗词盛名在身的他,万万没有想到,提笔立就、出口成章的诗句成就了他的荣耀,也成为了他前进路上最大的阻碍。
 
有时候,我们错的不是选择,而是对自己的定位和判断。除了勇敢和决心,人生还需要的是智慧。
 
不论对错,只论当下的心境。真正的自由,一定是身心上的合二为一。
 
一个人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懂得去审视自己,分辨明晰,审时度势地去思考。哪怕经历再多的暴风骤雨,也能够让人生的船舵驶入更广阔的海域。



不抱怨,才会越走越好

之后的八年间,29岁的孟浩然游历了吴越,脚步遍布湖南、安徽等地。这些形而实在的江山盛景,让他高卓气远的意气尽挥洒在诗赋之中。
 
此时,从最初的隐而求仕到后来的干谒求仕,孟浩然的诗虽摄魂山水,却有着不同以往的壮逸胸怀。
 
这一时期,孟浩然结交了许多相知之士,也成就了他独有的艺术造诣。
 
公元725年,孟浩然来到东都洛阳谋求官职,将自己的一首诗呈递给了当朝的宰相张九龄。这首诗便是在后世大放异彩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也被誉为唐代山水诗最杰出的代表作。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孟浩然用历历如绘的洞庭湖景色,不仅展现出他俱陈于诗的浩气,也表明了自己不卑不亢的求仕之心。
 
张丞相看后大加赞赏,奈何他率性而为的性格并不为唐玄宗所喜,求仕之路便再没了契机。
 
失落万分的孟浩然开启了第二次的吴越之旅,三年的时光逝去,他内心的孤寂,失而不得的遗憾,让他时常嗟叹“命不通”、“犹未遇”。
 
对家乡的思念之情,迫使他做出了人生中一个最重要的决定:参加科考。
 
于是,四十岁的孟浩然拿着母亲变卖田产得来的金银,带着沉重的心情踏上了去京都的路。
 
繁花似锦的长安城里人才济济,孟浩然心中虽有傲气,但他最为赏识的却是同为田园派诗人的王维。
 
喜爱恬淡风格的王孟二人交情甚笃,两人经常在一起品茗论诗。而科考之路却不如这般悠闲散漫。
 
谁料想,诗赋才能居上的孟浩然,却在试策中名落孙山。人生恍然而过,尽显失意的他决定回乡继续隐居。
 
虽岁不顺意,却也让他颇多感慨和体悟到官场的沉浮。人生兜兜转转,半生已过,又回到了原点。
 
此时的孟浩然却安然释怀了。人生的坎坷不平,正如他无法追逐到的平衡。他不再自怨自艾,反倒投身于大唐的大好河山中,继续领略山水的灵秀与壮美。
 
不论生活处于何种境地,不抱怨的人生,才有可能冲破黑暗,看到最美的亮光。
 
人的一生有许多条路可以走,不抱怨的人从不拿挫折当做借口,也不会耗尽岁月时光,消磨真正的快乐和自由。
 
因为,心态好的人,路才会越走越宽,越走越顺。



认清自己,终有可依

求仕失败后,孟浩然开始了自己第三次游历吴越之旅。数十载的跋山涉水,让他结交了无数的才子英豪。
 
他入世而不避世的态度,赢得了许多达官文人的欣赏。这其中就有诗仙李白,李白对才情横溢的孟浩然从不吝溢美之词,甚至借诗直抒胸怀“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孟浩然的随性和洒脱,也让他的诗词蕴含着风雅潇洒的品格,更有了一番清远意趣。
 
公元735年春,唐玄宗下诏命各地官员举荐当地的才略之士,襄州刺史韩朝宗闻孟浩然隐居在家,便登门拜访,并约日赴京面圣。
 
而那日,苦等许久的韩朝宗焦急万分,便派人去找孟浩然。谁知他正与朋友一起酣畅饮酒,迷糊之中,叱责道:“业已饮,遑恤他!”朝宗听罢后愤然离去。
 
至此,孟浩然与仕途功名便再也无缘了。51岁的他彻底做回了真正的隐士。
 
他终于可以真诚地去喜欢山水隐逸之乐,不再被求仕之心而左右了。
 
第二年,因款待被贬路过家乡的王昌龄,酒席之上,孟浩然不顾隐疾饮酒食海鲜,导致背疽发作而亡。
 
孟浩然的一生,守得了一世的随遇而安,挣脱了万般世俗与偏见,用一身才华活出了自我,也让心最终归于平淡。
 
他一生向往自由,却因背负理想而不断遭受生活的打击。不论是“士心”还是“本心”,孟浩然始终心怀一片赤诚,用积极的态度去热爱生活。
 
有时候,我们并不知道,人生究竟是由一个个选择而决定的,还是在不同的选择中拥有了更好的人生。
 
孟浩然真的无憾了吗?未曾可知。



一生隐居,却盼春晓。
 
理想与现实之间,没有人能给出正确的答案。而求仕与隐逸之间,孟浩然寄情于山水,吟诵与诗作之中,反而成就了他不朽的艺术魅力。
 
从一介布衣到被人传诵千古的诗人,孟浩然的伟大,在于他懂得认清自己。
 
人只有认清自己,学会守本心、审自我、不抱怨,放下失而不得的遗憾,卸下哀而不怨的枷锁,才拥有了人生最顶级的智慧。
 
因为,无论是纵情还是傲骨,眷恋还是向往,认清自己,才能让灵魂终有处可依。
 
也许,只有真正用心听过、看过、走过,便是人生最好风光。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你有好的原创作品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