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车易上难下
情感 故事 生活

情人的车易上难下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13 10:01

苹丽觉得雷志勇随时都会把车从盘山公路上开下山涧。她的手紧紧抓住胸前的安全带,脑子里甚至在想如果她死了,意外伤害保险费够不够女儿花到二十岁。
不,也许根本不会赔付。

她记得情杀的话,不在保险赔付范围。

路已经够窄了,还不是单行道。有时对面过来一辆车,擦身而过时苹丽甚至能听到一声不客气的咒骂。

“想死吧?!”

“你他么有病吧!”

苹丽不敢吭声不敢动,车子迅速转过一个弯,车速过快,车尾打了一下摆。苹丽忍不住叫了一声。

雷志勇扭头看了看她。

不是余光,不是斜视,是直接扭头看,丝毫不关心车速和山崖。

“我要吐了。”她说。

“就吐车里。”雷志勇脸上有得逞后的笑,他就是要让她怕,让她恐惧,让她收回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苹丽不光想收回她的话,她甚至想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好了你慢点,”苹丽终于投降:“有到那地步吗?到了我要是跟你分手,就同归于尽?”

她知道雷志勇不只自己一个情人。

他是豫南茶商,自己经营茶庄,又有将近百亩的茶园,采茶和休闲度假做成一个旅游项目,年收入几百万。雷志勇的老婆只管账目不管他风流,所以他情人众多。苹丽只是他一个分销商,刚开始创业资金有限,为了能得到照顾,才跟他搅和到了一起。最近她觉得自己老公有所怀疑,思前想后,还是借故来茶园一趟跟他提分手。

之所以用这么郑重的方式,是因为不想丢掉他之前给的那些好处。

没想到刚提起来,他就大发雷霆,接着把车开到盘山公路上,没有目的地飙车。

车子继续向前,忽然底盘挂上一块从山崖坠落的石头,“咚”的一声响。雷志勇被响声牵回些心智,他把车随意停下。

苹丽逃命一样从车上下来。多走几步就是悬崖,她小心地沿着车身走到大路上,身子紧紧靠着护坡网格。

雷志勇甩上车门,阴恻恻地看她。他身形高大,往日觉得魁梧有力,此时只是让人胆颤。

“你们这叫落井下石!”雷志勇忽然说,他在路边寻了一块石头,随意坐下来。

“到底怎么了?”苹丽问:“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雷志勇垂着头,开始讲他的辛酸事。

原来从前年开始,她老婆开始跟他讲出国留学的种种好处,去年把他儿子弄去了国外。

上个月他老婆说要出国看儿子,他就让司机把老婆送去机场。回来就听财务说公司账上就剩下几万块钱了,其余的钱都被老板娘挪走。

这些年他老婆一直管着账,他只是知道赚了多少,从不细看。要不了多久茶山的租金就要缴,如今没了钱,生意顿时岌岌可危。这样就罢了,昨天竟然又有借贷公司打来电话,说他老婆把茶园抵押出去,借款两百万。

他给老婆打电话,她说已经申请到陪读,不回来了。

那钱呢?

什么钱?我不知道!

雷志勇气愤难当,好在他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朋友是有几个的。结果没想到对方一听说他要借钱,全都找各种借口回避。

银行贷款审批慢,但是能贷下来也不错,可回去一看,才想起来儿子出国前他老婆说留学中介说最好孩子名下有房产,把房子全过户给了儿子。

在生意场上混了半辈子,结果败给一个女人。

他气不过,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开口就骂他。

捂着胸口想找情人聊聊,结果竟然吃了闭门羹。正烦着呢,苹丽又来说分手。

“真还不如死了!”雷志勇坐在石头上,曾经的意气风发荡然无存。



苹丽目瞪口呆。

她倒不是同情雷志勇,而是觉得自己运气不好,怎么就偏偏撞枪口上了呢。

如今不能激怒雷志勇,不然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茶山,喊半天救命都不会有人理的。

“你老婆真可怕,”她试探着劝慰:“出国留学根本不用名下有房产,她这是兜了个大圈骗你。”

“这老娘们!”雷志勇搓了搓脸,神情总算不那么可怖:“平日里以为她老实可靠,没想到是个毒蝎子。”

苹丽也觉得雷志勇的老婆陈鸽挺老实的。生意上的事雷志勇主外,每日里跑上跑下不着家。陈鸽不光坐镇茶园,每年施肥、防病、育苗样样拿手,还管着雷志勇瘫痪在床的老妈。有一次分销商去茶山下的度假区消遣,苹丽亲眼看到陈鸽把婆婆推到葡萄架下纳凉,还给婆婆揉背。

那样的女人,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拿走钱也就算了,”苹丽走近雷志勇几步,颇心疼他的样子:“又搞上一堆贷款是什么意思?你毕竟是孩子的爸爸,她这么做不厚道。”

雷志勇很丧气,看着远处的山峦,神情呆呆的。

“这一大片茶园,”他说:“我从十二岁给人做帮工摘茶叶,好不容易奋斗到现在才有这些产业。这下全完了。”

“她以前不是不管你吗?这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苹丽知道几个认识雷志勇两口子十几年的茶商,私下里都叫陈鸽“帽子侠”。

——你知道吗?雷志勇跟他家保姆鬼混,帽子侠知道了,连辞退小保姆都不敢。

——这算啥,他家有个远房亲戚刚结婚,那女的就跟雷志勇混在一起,在家闹离婚。帽子侠亲自登门道歉,还陪着那女的去打胎。

——真是造孽。

——帽子侠也是可怜。

——可怜什么,他们那里离婚就是耻辱,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不知道这一回陈鸽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去了国外,就不用管老家的风言风语了?

“我现在就是缺钱。”雷志勇抬头看着苹丽,从头看到胸脯,再看回眼睛,等着她开口。

苹丽的眼神缩了缩。

“我也没什么钱,我一年赚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的神情有些躲藏。

果然,雷志勇说:“那这两年的货款……”

苹丽脸一白。

她从三年前开始做茶叶生意,别人推荐了雷志勇这里。刚开始因为货款少,她那一年只进了十几万块的货,结果很快就卖完没有新货,店里后半年从别处进货,都没有雷志勇这里的品质好。

第二年她和雷志勇好上了,雷志勇直接多给她了三十万块的货,第三年是五十万。

当初夜夜承欢时豪情万丈,叫嚣着要养自己。怎么现在还想要回货款?



苹丽没有说话。

她不说话,就是一种拒绝。

雷志勇继续看着她,脸上的颓丧变成期待,他又说:“我就是转一下手,你这里八十万,再加上公司剩下的一点,把山下度假村卖了,就能填住高利贷的窟窿。不愁这几年不能翻盘。”

苹丽侧转过身子,脸上渐渐有了怒意。

雷志勇站起身来走近她,帮她理了理头发,继续劝:“咱俩本来就好好的,你来谈什么分手!不分好不好,不分,以后我的都是你的!老妖婆去国外了,我马上就能离婚。那些乱七八糟的婆娘我也都不要,我只要你。”

苹丽才不想要他,他风流成性,不能当老公。

雷志勇却继续说下去:“你现在的生意一年能赚多少?你还有房子,你老公还想换更大的,孩子以后还要送国外读书,每年不赚个一百万,根本活不下去。是人都缺钱,咱俩更缺,你说是不是?”

他说的倒是实话。

“我怀疑我老公发现咱俩了。”苹丽说:“要不然我也不会过来跟你说分手。”

雷志勇猛的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从来不给你打电话,咱俩联系都是靠电子邮件。”

那倒也是。

苹丽的态度软下来。

看到她神情缓和,雷志勇上前轻轻抱了抱她:“我就缺八十万,你就算是借给我的行不行?咱俩两年了,你不能看着我以后沦为乞丐吧。”

“我没有那么多。”苹丽咬了咬牙:“只有五十万,是原本要当做货款的。”

雷志勇长吁了一口气:“那就五十万!你放心,明年你随便来茶山提货,我分文不要。”

“真的?”苹丽的脸上有了笑容。

“放心,要是骗你,让我倾家荡产!”

他说着钻进车里把手机取出来:“幸好这里有信号,你手机有没有信号?我给你开个热点。”





车从盘山公路上缓缓驶下来,雷志勇亲自把苹丽送到离她家很近的地方。

“我会挺过去的。”他握着苹丽的手说再见:“你等我。”

苹丽点点头,怕有人看见,慌忙从车里出去了。

雷志勇把车往回开,边开边打电话。

“老婆,”他声音里带着些讨好:“她给了五十万,你看到我给你发的截屏了没有?”

陈鸽的声音懒懒地响起:“看见了,怎么少了那么多?”

“这就不错了,还是老婆的主意好,先吓吓她,诓骗起来就容易多了。”

陈鸽“嗯”了一声:“你记住,你怎么玩都行,就是不能花大钱!这一次要不是我查出来账有问题,还不知道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是是,你说的是,咱们马上就要出国了,你就别再埋怨我了。也别在孩子面前提起啊。”

“行吧,”陈鸽说:“你把钱转过来,孩子想买一辆车,算是你送孩子的礼物。”

雷志勇忙不迭地应声,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陈鸽把手机丢到白得发光的床罩上,翻了个身。

“你真厉害。”身边的男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是个男人都被你耍得团团转吧?”

“哎,”陈鸽钻进他的怀里,眉眼里都是笑意:“还不是你的主意好。就算离婚,我也要把他抽筋扒皮,一点也不留给他,更别提那些贱人。”

男人揽住她,把被子缓缓拉起,盖住了室内的春光。

陈鸽的手机滑到地上,“咚”的一声响。

是一条转款到账记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