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情感 故事 生活

如果不是你妈,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酸果君
2020-07-12 19:01

《那一阵风》 

 

下了火车,我缓缓穿过广场,看到了广场旁边的肯德基店微笑的老人头广告牌,走了过去,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看见我进来,朝我招手,朝我笑,我拉着行李箱走过去,走到你身旁坐下。

我坐下前用手摸了摸你的头,你笑我也笑,你问我赶了一早上的飞机,饿不饿,我牵起你的手说不饿,说着我把你的手捏在手里,揉成各种形状。

两个人就坐着,说一些嘘寒问暖的话,不时傻笑,我问你开心不,你笑着不说话,点头。

我问你等了我多久,你说没多久。我说要不我还是点个吃的吧,要不坐在这里蛮不好意思的,你说好。

我又问你想不想吃点儿什么,你还是摇头,说吃过了不饿让我点自己的就好。


我点了份简单的套餐,不一会儿吃的就端上来了,我看有炸鸡,我说你吃喜欢吃肉你吃吧,你说你不吃,说我肯定饿了赶快吃。

我开始吃米饭,一边和你聊天,你微笑着在一旁看着我吃东西,我边吃边问你下午想去哪里,你说只要和我在一起去哪儿都可以。

我说这边我可不熟悉,你说你虽然离得近其实来得也不多,吃完饭了慢慢想也行。

我说那要不等我吃完了以后,我们在车站附近先找个酒店把行李放下,在再网上查一查去哪里玩吧,明早也方便赶车,你说可以,听我的安排就好。

我接着对你坏笑了一下说我想那个了,你说你就知道,然后你和我都笑了,那时候我觉得你笑得真是好看。

那天你穿着简单的黑色的连衣裙,平底的小皮鞋,头发稍微盘了一下然后温顺的披在肩上,还化了淡妆,皮肤看起来很好。

见到你以后,我一直牵着你的手,走到哪里就牵到哪里,没有放开过。

你的手比我小,十指紧扣的感觉,真的很好。



在网上的时候,你说家人一直催你结婚,还说自己周围没有喜欢的对象,老被爸妈逼着去相亲。

我问你你很丑么?你发你的照片给我看。我说蛮好的啊,然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着,突然,我开玩笑说要不你和我结婚得了,刚好我也单身,你接过话茬说好啊那么各自把户口本准备好吧,我说那没问题就是我家太远你愿意嫁过来吗?

你说who怕who,只要我不嫌你老我不怕你脾气烂你就敢来。


我说:比你脾气烂的我都见过,我真不怕,真的。



交了钱,拿了房卡,拖着行李牵着你的手去坐电梯,因为上一次去你家的时候,在这个连锁酒店办了张会员卡,所以这一次会员价不贵。

到了,刷卡开门,进门,关门。

锁上门,我抱着你开始吻你,我比你高一些,我睁开眼,看见你把眼睛闭着。

我搂着你的腰,吻你的嘴、你的脸、你的脖子、你的耳朵,你突然咯咯笑着用手轻轻推我一下,说好痒。



那天晚上,我到你家那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辗转一天,飞越大半个中国,转了几趟车,终于下了地铁出了站。

时候是夏秋之交,天气闷热,旅途辗转,浑身臭汗。一边出站一边给你打了电话,你让我在一个公交车站牌等你。


之前在网上聊得那么投缘,真快要见到你真人了,心里却有些忐忑起来了。

公交站牌不远,出了站就到,晚上九点过,空荡的站台,空荡的街道,这城市我之前来过一次,此刻闷热的夜风正拨弄街对面茂密的树的黑影,晃晃动动。

在等你的过程中,几乎是不停的给你发短信问你还有多久到,你一直都回复说快到了。

一切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突然这样想。

等了好一会儿,突然,街对面的公交车站牌,一辆公交车突然到站并停了下来。

我预感是把你送来了,果然,车开过以后,你小小的身影从街对面向我走了过来,然后你就那样微笑的站到我面前。

我故作冷静的说我之前来过你们这边,变化不是太大,似乎自己很成熟的样子。

你只是笑,不置可否,跟我说你已经跟你妈妈说好了,待会儿就带我去见你家人。

还问我吃饭没,饿不饿,饿的话等到家那边有不少吃的。

看着你,我心说你比照片和视频里面好看多了,不过话到嘴边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不一会儿回程的公交车到了,我们上了车,你靠窗坐,我坐你旁边。

坐了一会儿,我轻轻牵你的手,你本来正在说话,一下子就不说了,我问你怎么了,你低头,有些害羞是笑非笑的说你有些不好意思,我说我们都要见家长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这话的时候,我确实脸都没红一下,回想我脸皮确实蛮厚的。

我问你我在网上和现在看见有什么不同没,你说没有。

我说我也觉得和你一见如故,觉得你就是很熟悉的人,仿佛在一起很多年了一样。

你点头说你也是这样的感觉,还说也许是因为很多周围真正认识的好朋友也是对方的好朋友吧,我点头认同,这时我感觉牵着你的手紧了一下。

我给你指了指手上提的两盒礼品,说给阿姨买了些北京的特产,因为走得急随便买的,不是太好吃。

这时,你突然有些担心的说,你妈妈的态度不是很好,很可能不会收的,另外补充说一定要记得说我们之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就见过,认识四年多了。

我说好的我记住了。

那天你也穿着裙子,白色的高跟凉鞋,带点碎花的裙子,有点带OL的上衣,很好看。



我把你抱在床上,拉开你系在连衣裙上的腰带,然后褪去了你身上的裙子,你光洁美好的皮肤随即展示在我的面前,我把你盘好的头发拨开,黑色的头发立刻温柔的在洁白的床单上散开。

虽说是白天,酒店房间的窗帘被我全部拉上了,屋里有些暗,床头灯发出鹅黄色的朦胧光辉。

寂静处,空调的冷气呜呜呜的轻声作响。

我继续吻你,吻你身体的每一处,过了好一会儿,我抬起头对你说包里有安全套,说完准备起身去拿。

突然,你使了一点劲抱住我,用行动告诉我不让我动,在温黄的灯光下,我有些不解的看你的脸,这次你没有笑,用一只手捧着我的脸,用一种我没见过的表情说:怀了更好,看他们还怎么反对……

现在回想起来,我想我已读懂了那个有些忧伤的表情,那个表情里有不舍的怜惜,也有无奈作势般的赌气。

 

在你家,你妈妈给我煮了一碗面条,面条很好吃,因为有些饿了,也是因为出于礼貌,我把碗里所有的东西都吃得一干二净。

你家那边很多的上了点年纪的女性亲戚似乎都来了,已是晚上十点半,她们微笑着轮番询问我各种问题,家庭啦工作啦各种情况啦,你在旁低着头坐靠在我旁边默不做声,像个犯错的孩子。

你妈妈在旁一直黑着脸不说话,说她对于我们两个的事情不反对也不支持,只是抱观望态度看我们接下来如何走下去。

我说我现在也许作什么保证都没用,我只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好好的对你。

适巧你一个做局长的亲戚来了,大家似乎很开心,局长是个成熟的约摸快五十岁的稳重男人,他也和我聊了聊。

他说的其他的话我记不得了,其中两句我记住了,一句话是他说你是整个大家庭里面最大的姑娘,他从小看你长大,从来没有看见你像今天这样安安静静的坐着这样害羞这样局促,只有你是打心眼里真的喜欢我才会这样。

另外一句是他觉得从面相上看,我和你蛮有夫妻相的。

后来,深夜的街道,你从家里送我回住的酒店,一路上你妈妈也在,一路无言。

依稀记得,那晚的天空,挂着明如玉盘的月亮。



洗澡的时候,我贴着你身体的皮肤,把你抱在怀里,你用脚踩在我的脚背上,笑,淋浴的水哗啦啦的冲在我们身上,我开玩笑说,你身材还不错就是胸有点小,哈哈。

你没回应,倒是突然抬头认真的看我,说你就喜欢我这样有点胖但又不是太胖的身材,你是真的喜欢我并不是冲动。

看你一脸认真的样子,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笑,表情突然有点僵。

在洗手间里镜子前,我贴在后背把你拥抱在怀里,有温度的水,气雾萦绕。



后来最后几次通电话的时候,你哭着对我说,要是早几年遇到我,你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就和我私奔了。但现在已经没了这样的勇气。

你说自己是独生女,你即便很讨厌很憎恨那个有些世俗的家庭,但还是放不下那么多。

你说对不起,给不了我的幸福,是这辈子你欠我的。

你说你爱我。




上海,外滩的夜,你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我和你从酒店出来,早秋的夜风刮起寒意,我说要不我们在南京路找个店我给你买件外套吧,你说买个大点的围巾披着就好。

我知道你是因为知道我没什么钱,能给我节约一点是一点。

我当时想对你说,其实还好啦,我一向单身惯了,就不怎么会省钱,但是也不怎么缺钱,再说钱什么的,比起幸福来说,是多么微不足道,还有好多东西是钱也买不到的,这个道理谁都懂,你说是吧?

可惜的是这话当时我也没说。

其实吧,非要说和你在一起,在一起一辈子的话,说真的,我也许还真没准备好。

外滩的风好大,江上船来船往,各种五颜六色霓虹灯在夜色下闪耀。

你围着一张大大的围巾和我站在外滩江边,一起远眺,周围是各种拍照的欢笑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或路人。


我把你抱在怀里问你冷不冷,那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发自真心对一个人如此关切的嘘寒问暖。

结果这样的东西,我常常都不是太在意,在这很久之前我就明白,哪怕一些所谓的现实的困难在日后回望的时候,会显得极其微不足道。

然而的人的困局就在于很多时候是逃脱不了眼前的很多枷锁的,这只是所谓的命运罢了。

生活,是用长时间对感受感觉的剥夺,换取极其短暂的欢愉片刻。

如樱花从盛放到飘落,对转瞬即逝美好的追求,那似乎便是我们人活着的目的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把小小的你抱在怀中,抱得很紧。

第二天,各自坐上通往各自目的地的各自的火车,各自奔忙,分道扬镳。




之所以写这些,并不是因为记性好,是因为从昨天开始,我自己的那个用了好几年的钱包,确确实实有些破旧得不能再用了,我翻到了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你送我的那个新钱包。

或许是想念,或许是纪念,但一切似乎都已经不重要。

我开始用那个新钱包。我还知道,很快,夏天又要来了。

最后,祝你新婚快乐,一辈子开心幸福。:) 




2013.03.31 夜


如果你有好的作品,欢迎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