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去看日出吗?只和你
情感 故事 生活

想去看日出吗?只和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王二
2020-07-13 07:00

你的笑容是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 




风吹起如花般的流年,你的笑容是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
 
我的先生是一位很温柔的人,在我心里他清雅俊秀,淡静如竹。
 
他对我曾不吝啬于他的笑容。
 
在我们的婚姻里,他的笑容可以使我的委屈从眉梢滑落,可以在滴水成冰的日子里把烦乱理成顺畅。
 
因为他的笑容,是我对他一见钟情的媒介。
 
因为我知道,他把笑容荡漾在脸上,把爱意蓄满心间。
 
时间摧枯拉朽,人群万万千千,两颗炙热勇敢的心,跨过时间,拥过人群,互相相拥着迈向岁月的洗礼。

 


我和我先生的缘分开始于初中,一个懵懂好奇的年纪。 
那时候刚脱离稚嫩童真时期,还未进入躁动青春时期,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只是依靠着本能,懵懂地去注视。
 
那时我们不在一个班里,只是偶尔会在走廊里相遇,他课间有时会站在班级门口和三五成群的同学聊天。
 
他很少会加入话题中,男孩们活力满满,嬉笑打闹,勾肩搭背。
 
他总安静的看着他们,偶尔插入几句话,然后展现笑容。
 
我每次在走廊里遇见他,都会看他一眼,快速的,安静的,窃喜的。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注视。
 
我在这条长一百多米的走廊里,走过了一年,看过了他四季的模样。
 
那时我不懂这样的注视代表着什么,只是觉着他好看极了,简短清爽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不高不矮的个子,笑起来右边脸颊会出现一个可爱的小酒窝。
 
明明和周围的男孩子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在人群里,目光却会被他黏连吸引。



发现他有酒窝,是一次偶然。
那时,我刚从办公室回来,他站在走廊里不知道和旁边的朋友说些什么,心情开起来很高兴,笑意爬上了眼睛。
 
三月的天气春风暖意融融,阳光温暖明媚。
 
春风和暖阳都从窗户里涌入,眷顾着这干净温暖的少年。
 
我从来没见过他笑的这么开心过,出神之际,熟练的偷看技术,瞬间变得拙钝。
 
毫不掩饰的停下脚步,看着被暖阳轻抚的少年。
 
不意外,被发现了……
 
他看向我时,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收回,右脸颊上的小酒窝隐隐卷卷。
 
少年的笑容耀眼而美好,周围的阳光都变的温柔起来。
 
我呆呆的看了他小酒窝两秒,全身微微发麻,他的笑容肆无忌惮的突破我的懵懂,告诉着我何为喜欢。
 
从那时候起,我知道了这一年的注视代表着什么。
 
我还在羞涩于“喜欢”这个词的时候,小酒窝突然没有了,我瞬间回过神,神态窘迫。
 
犯花痴被当时人抓了。
 
我两腮红红快速地跟他点头示意,准备马上离开,却看见他慌乱地点了点头又慌张地转过脸去,好看的下颚被他抿地紧绷。
 
从那时起,我们的视线会偶尔对视,然后移开,再对视,再移开随后随着人流走进自己的教室。
 
每次的对视,都紧张雀跃。
 
一次次一瞬间的注视,一层层一叠叠的喜欢。
 
我有偷偷询问过别人他的名字,他叫涟温,温柔的温。 
 


这天,浓云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红腥,雨水从天空坠下。
 
放学铃刚打,吵闹的喧嚣蔓延整个校园。
 
我站在屋檐下,懊恼的看着这缠绵的雨水,没有准备雨伞。
 
雨一时半刻不会停的样子,没有办法,只好缩了缩肩膀冲进雨里。
 
公交站离学校很近,地上的雨水溅在了鞋上,跑到公交站也没有什么掩体,这个公交站前几天修了,都被拆了。
 
我手放在额头上,遮挡着落入脸中的雨水,眺望着远处的,期盼着公交车赶紧来。
 
而我没等来公车,先等来了涟温。
 
他撑着伞向我走来的速度很快,这次他没有看我,像是故意的把目光散开,快速走到我面前,直接把手你的伞塞给我。
 
“拿着。” 
然后转身跑入雨中。
 
他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他耳朵红了,也可能是我臆想出来的错觉。
 
这是我偷看他两年来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那个人也在暗恋你。 
最最青涩的喜欢,酝酿出来的欢喜,眷念的让人微醺,上瘾般的想要看见他。
 
少年不识愁滋味,不看永远,只顾今朝。



我第一次想要永远,是看不见他的时候。
暑假过后回来,发现他转学了。
 
询问他的朋友才知道,他父母离婚了,他跟着母亲离开了。
 
难以接受,心里微微扭动的酸痛时刻提醒着我,再也见不到了。
 
到了高中,我还是习惯的在走廊里看窗子下的那块空地,仿佛那里依然还站着一位温柔的少年。
 
那少年是我的初恋。
 
 

高二那年,文理分班,我抱着一摞书艰难的爬上五楼。
 
这天,阳光很大,从走廊的窗户里照射进来,铺满了整个走廊,周围都是忙碌搬书的脚步声,拖拉桌子的刺耳声。
 
他就站在我熟悉的走廊下,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睁眼时他还在。
 
他上前拉了拉我,让被我挡在后面的同学过去,又抱走了我手里的书,问:“几班?”
“…五班。”我下意识回答。
他点了点头,率先的走在了前面。
 
看着他的背影,我才意识到,他回来了。
 
两年的时间,他长高了,有着成年身躯的样子了。
 
他的头发还是那样的简短清爽,他皮肤还是那样的白皙,他的酒窝还依然在,只是在鼻梁上加上了一幅细边眼镜。
 
我两分到了一个班,他就坐在我的斜后面,我一瞥就可以看到的地方。
 
毫不意外,我又开始了我的暗恋。 
他变了很多,变的不爱笑了,他成熟了很多,处理问题,安静又果断。
 
时间这位最好的老师,教会了他成长,也让我错过了他的成长。
 
我们的视线依然还会对视,每次对视他都会给我一个坦然又温暖的笑容。
 
他对我从来不吝啬他的笑容。
 
我收藏着他的每一个笑容,因为我害怕他的再次消失。
暗恋,或多或少都会与胆怯画上等号,所以我每天都只能藏着巨大的美好与甜蜜,与他相见。
 
不敢让这份感情公众于世。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分离的时间越来越近,我逐渐开始焦虑起来,我的胆怯开始蠢蠢欲动。
 
或许“永远”从第一次出现在我的心里就没有离开过。


高考结束后,进入了漫长的暑假里,在拨通电话的那一刹那,想留在他身边的欲望战胜了我的胆怯。
 
也许,战胜胆怯的那一刹那,就是抓住幸运的那一刹那。 
他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昭暖?” 
“是我。”我低声回应。
他在那边轻声笑道,笑声穿过手机,酥麻着我的耳朵。
 
“我刚想给你打电话。” “想去看日出吗?” 
我又被他的节奏拖着走了,答应好,合计好时间,结束了对话。
 
涟温这个名字,是我在心里叫过次数最多的名字。
 
每一次情绪波动的时候,我都在心里默默地呼喊他的名字。
 
我想把我的情绪分享给他,传递给他。
 
“涟温。” 
我们站在山顶,东方的天空微微泛白,饱满的红的还在蓄力,准备升起。
 
“我喜欢你,你能跟我在一起吗?” 
这句话,我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遍,每一遍都没有回应。
 
橙红的光芒,爬上顶峰,含蓄的散发着它的光芒,日出开始了。
 
我们互相对视,这一次,他没有移开目光,也没有温暖的笑容,只是看着我,但是眼里的诧异,无法让我视而不见。
 
太阳慢慢的离开地平线,光由橙变紫,最后红艳欲滴喷薄而出。
 
日出结束了。
 
我慢慢垂下眼睑,颤抖的吐了一口气,正准备在说些什么的时候。
 
眼前却递过来一张通知书,与今天早上我收到的一模一样。 
我诧异的抬起头,却看到他微微红着耳朵,递着通知书的样子。
 
他小声的跟我抱怨说:“我东西都准备好,却让你抢先了。” 
他又说:“晋昭暖,接下来四年,请多照顾。”




到后来,我俩结婚的时候,他还是这样跟我说:“晋邵暖,接下来一生,请多照顾。”
 
直到我俩结婚十年之后,我才知道,他笑容底下藏着的是对我的满心喜欢。 
我初一第一次偷看的他时候,他就发现了我,之后的每一次偷看,他都知道,并在擦肩而过之后偷偷地看我。
 
初二看他被他发现,他转过身去,害羞了好一会。
 
雨天送伞,他在我离开学校时就一直跟着我,跟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跑过去把伞递给我。
 
他跟我进同一所高中,是因为他偷偷跟别人打听过我在这所学校。
 
婚后,他还因为我高一一直没有发现他这件事,跟我闹了一阵小脾气。 
高二文理分班,之所以能分到一块起,是他有意为之。

那天他也不是偶然站在走廊里的,而是故意站在那里等好一会,才等到我。
 
考同一所大学,也是他偷偷进办公室,看了我的志愿。


当回顾往事,感慨万分。
 
我之所以能拥有我先生的笑容,靠的是他少年时期炙热的勇敢。
 
他莽撞又真诚的死拽住我们的缘分,站在我身后,等着我胆怯的勇敢。


如果你有好的作品,欢迎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