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很爽
故事 生活

你以为我很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13 06:11


意犹未尽。

美雅的食指在杜展朋的肚脐眼周围划拉,那里稀疏地生长着几根体毛。虽然稀,颜色倒是挺黑,看来这一段时间吃那么多黑豆,还是有效果的。

杜展朋睡着了。

他的手机就放在枕头边,时不时的“叮”一声。

美雅准备再等一会儿,等杜展朋睡熟,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窃取他的秘密。

杜展朋是基金经理,虽然跟公司签了保密协议什么都不能说,但是美雅总觉得杜展朋是有缝隙可钻的。这缝隙来源于杜展朋虽然外表光鲜,高学历、高收入,但是他有欲望,炫耀的欲望。

美雅别的不行,察言观色是一流的。

那一天她跟杜展朋一起请朋友吃饭,杜展朋特地戴了一块表。美雅趁他不注意用手机拍了在淘宝上搜,十几万块。吃饭的过程中,杜展朋时不时给大家递东西。有时是酒有时是果盘,一副招待得很周全的样子。其实美雅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为了把胳膊尽量伸来伸去,袖子自然往上缩,圆圆的表盘就露出来了。

这既是炫耀,也是底气不足的表现。

一个底气不足的人,就容易越过红线。

美雅大学毕业以后嫌坐办公室工资低,在网上上了几节炒股课以后就梦想着可以靠炒股理财发家致富。她爸妈开了个小饭馆,想让美雅去帮忙。美雅觉得辛苦,从爸妈那里借了二十万炒股。

“给我一年的时间,把这钱翻一番!”美雅这么跟父母许诺。

如今一年时间只差三个月,美雅的钱也只剩下十二万。她好不容易认识了杜展朋,期待能从这人身上套出来什么内部消息,便可以一步冲天。冲着这样的打算,她忍受着杜展朋已经开始发福的身子和过度的疲软。

如果不行,那就只能回去打理小饭馆了。

美雅小心翼翼地把杜展朋的手机拿过来,拉着他的手指来识别指纹。她撅着屁股,身子弓成一座桥,试了一次,又试一次。

杜展朋醒了。



“你在干什么?”他在转瞬间的迷糊后迅速从美雅手里抢过手机,确认手机还在锁屏状态后脸上的怒容才收敛了些。

美雅被吓了一大跳,她从床上跑下来:“我就是想看看你买什么股票,没别的意思。”

临时抓起来挡住身子的衣服很小,遮不住她娇俏的身形。杜展朋神情更缓了些。

“你过来。”他抬起手:“这样的小事你问一嘴就行了,何必这么费劲。”

是吗?他愿意说吗?

可自己之前明明问了两次,他第一次说自己签的有保密协议,第二次说自己能力有限,怕让她掉坑里。

现在怎么突然就愿意说了。

美雅半信半疑地坐回床上,杜展朋伸出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揉着眼说:“最近行情不好,不管你买什么,很大几率都会跌。”

美雅赶紧奉承他:“所以才想请你指教嘛,我的钱没剩下多少了。”

她和杜展朋认识两个月了,坦诚相见到这种程度,真要请他帮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杜展朋站起来,穿着睡衣拿了电子烟抽。抽了好一会儿,才看着美雅开口:“我能信任你吗?”

他站在窗帘前,半明半暗的光线把他一分为二。美雅甚至看不清他是不是睁着眼,只觉得有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却不是在看她的肌肤,而是直直钻进心里去。
“能!”美雅说:“我就是想赚钱跟我爸妈叫板。”

杜展朋一笑,继续说:“我知道你是想赚钱,我的意思是,赚二十万那样的小钱有什么意思?如果我带你赚一百万,你会不会背叛我?”

美雅整个人呆住了,她捂住胸口:“你什么意思?”

或许是对自己有信心,或许是以为自己让她那么爽,她肯定早就臣服了。杜展朋是真的信任了美雅。因为他接下来说的话,基本可以拿去做呈堂证供。

杜展朋的确准备越过红线。他要伙同几个庄家建老鼠仓,在拉升股票之前,让自己人低位建仓、大量买入,等股价飞涨再全部套现。

这不仅仅是越线,还是违法。



美雅心跳过速,脸却是白的。

奇怪的是,她以前是炒股的散户,最恨那些操盘的庄家。而如今她有机会跟庄家站在一起,却情绪激动又想感恩戴德。

上百万啊,够她那开小饭馆的爸妈忙活好几年了。

美雅调整坐姿,让自己看起来更乖巧可人。

“你需要我做什么?”她说。

杜展朋眯了眯眼走过来:“很简单,你只需要提供你的股票账户和关联银行卡。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我都会暗示你。当然,隐秘工作需要做好,要做得不漏痕迹无法追踪。”

美雅的心飘起来,半天掉不到心窝里。好在她脑子还在转动,嘴也会说话:“你的意思是那些钱都会打到我的卡里?有多少?”

杜展朋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看你紧张的,也就不到一千万吧。我自己有一百多万,余下的是别人的。事成之后会分给你一百万。”

美雅觉得她的心挂在半空中挺好的,但是她还是挣扎着问了一句:“这事儿你不是该交给最信任的人做吗?你的老婆就可以,你俩不是为了买房假离婚吗?”
杜展朋弯下腰,一双精明的眼睛盯着她问:“怎么,你不敢?”

“我哪有?”美雅一拍床站起来。

杜展朋把她拉到怀里,一边吸烟一边用手在她脊背上轻轻划拉。

“别怕,”他说:“事成之后咱俩分道扬镳,免得以后出事你被查出来。”



美雅几乎是飘到小饭馆的。

没办法,前脚刚刚沾着地,后脚就抬起来了,整个人像是被扯着关节的提线木偶。她妈正在后厨帮忙剥蒜瓣,看到美雅回来,喊她帮忙。
美雅一怔一怔的走过去,拿个塑料袋兜住蒜瓣,绑了袋口往案板上摔,完了丢给她妈。

蒜皮已经都掉了。

她妈直夸美雅厉害。

“你啥时候回来管饭馆?”她妈问。

一提管饭馆,美雅清醒了一些:“都说了我要炒股致富,这饭馆赶紧盘出去,你俩一把年纪了就别干体力活,好好放松放松,跳个舞啥的。”

美雅妈白了她一眼:“你这是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我和你爸干饭馆一辈子了,就想安安稳稳的,这样心里踏实。”

心里踏实。

美雅想了想,自从杜展朋昨天跟她商量好那事儿,她心里的确不踏实。不光心,整个人都飘着。

她还以为自己是高兴的了。

美雅心正乱着,她爸爸回来了。进门瞟见美雅,装作没看见。美雅坐在餐桌前玩手机,也装作没看见他。

过了一会儿,她爸还是踱步过来:“赚钱了没?二十万打水漂了吧?”

“哪有?”美雅现在不用心虚了,因为她马上就要赚到一百万。

美雅爸“嘁’”了一声,探头看看她玩的什么,又说:“你这样吊儿郎当的,也没见你学什么东西。就算是炒股,也有一堆要学的。”

“你学什么了?”美雅跟她爸硬呛:“你这收银台的扫码支付,还是我给你弄的。”

“你行你行,”她爸撇着嘴站到一边去:“咱家一百年就出你这一个行的,大学毕业无所事事不工作,准备靠白日梦发家致富。”

美雅“噌”地一声站起来:“那也比你们这强!你俩学啥了?饭馆口味这么好,都不知道开个外卖,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做广告啊,让人做地推啊!都几几年了,一碗面还是前年的价格。这饭店在你俩手里,早晚倒闭拉倒。”

她说完推开门出去,恨不得现在就去找杜展朋,把钱赶紧赚了。美雅在街上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把包忘爸妈店里了,她猛的回头,跟街对面一个人目光相撞。



那不是一个普通的碰巧看到对方的陌生人。

陌生人之间目光碰在一起,顶多三分之一秒就会转开,各做各的事去。而这个陌生人的目光像是本来就在那里的,他看到美雅看见他,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探寻、警惕和小心。

美雅心里发憷。

本来这两天就觉得心飘着,如今更是被吊起来。

她快步走回店里。爸妈在后厨,服务员在忙着清扫,有客人要结账,美雅钻进收银台,目光落在打开的玻璃门上。透过反光,又看到了那个人。美雅不动声色,拿着个抹布擦拭台面,擦着擦着蹲到收银台下面去,给杜展朋打电话。

杜展朋听起来挺不高兴:“我不是说了你不能再用这个手机联系我了吗?”

“我感觉有人监视我。”美雅小声说:“在我爸妈饭馆外面看我。”

杜展朋沉默了一下,接着问:“长什么样子你看清了吗?”

美雅把那人的相貌说了,杜展朋放松下来:“没事,是个事儿逼庄家,他投钱挺多的,担心出岔子,要了你的信息。”

美雅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你们是不是不信任我?”她问。

杜展朋干笑一声:“不是我,主要是这笔钱牵扯了三四家。他们的意思是,你那几天就待在酒店里,找个人看着你,哪里也不能去。”

“为什么?”

“放心,等事儿成了以后会放你走的。”

美雅呆呆地挂断电话。也就是说为了赚那些钱,要放弃一部分的人身自由。

现在是一部分,以后会不会更多呢。

美雅慌乱地从收银台踱步出来,后厨的门半掩着,她听到她爸对她妈说:“这丫头啥时候回来?我专门给她买了她爱吃的丸子,一会儿我们涮火锅。”

她妈说:“你把她惹了,指不定她就不回来了。”

“嘁!”她爸又说:“惹了她咋了?我是她爸,还不能说两句了。你给她打电话,就说让她回来吃饭。”

“我不打,要打你打。”

“她不就是不想管饭馆吗?我不让她管了还不行?大不了咱俩再多存点,以后她炒股破产了,给她兜着。”

她妈就笑:“你厉害你兜着,一百万你也兜着。”

她爸也笑起来:“一百万算啥,只要咱姑娘平平安安的,咱俩谁在乎过钱?”

 

美雅留在饭馆吃了饭,他们三个在角落里涮火锅,她爸依旧板着个脸,但是时不时把她爱吃的东西往火锅里放。

美雅埋着头吃,心里的焦躁和不安慢慢消失。

她突然明白,炒股或者别的,她都是为了向爸妈证明自己。而其实她的父母,只盼着她平安罢了。

钱多钱少的,不过是生活的点缀。

夜里她给杜展朋打电话,说自己不想干了。

“怎么了?”杜展朋很警惕。

“我爸妈准备带我出门旅游呢,机票都买好了。”美雅撒了个谎。

她不能说实话。 杜展朋是什么人,她现在才明白一二。万一他怀疑自己举报他,那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杜展朋有些意外,还有些不甘心:“旅游回来你准备干嘛?饭馆该卖几个钱?”

“所以你能不能等等我啊,”美雅求他:“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让你等等我,等我旅游回来咱们再建仓行不行?”

“你以为你是谁?”

杜展朋挂了电话。

美雅终于放松下来。

她收了脾气性子,准备先帮父母打理饭馆,等以后找到更喜欢做的事了再说。她爸妈乐得高兴,也愿意听她的。美雅装修了厨房,支了个手机直播大厨做饭;把餐点筛选出来卖得好的,每天定量搞饥饿营销;发传单搞会员模式,多少积分返多少钱。饭店被她折腾着做了一段,生意见好,钱也慢慢赚多了。

年底时算了算利润,也有大几十万了。美雅拿着银行卡满脸喜气,她明白父母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脚踏实地,别有一番舒服,别有一种爽。

过年前外卖员太少,她店里的单子没人送,美雅自己拎着餐品出门送饭。等买家下楼取餐的时候翻出来一个本地新闻快讯。

“被告人杜**通过亲属关系,获取蔡**证券账户并予以控制……其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于1月17日被**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款300万元。”

美雅打了个哆嗦点开页面,看到了杜展朋的照片。她稳稳心神,把新闻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个时候买家到了,是个小伙子:“老板亲自来送啦?”他从美雅手里接过饭,要走不走的样子。

“怎么了?”美雅问。

“我看老板脸色有些白,你没事吧。”小伙子眼里的关切真真的。

“没事,”美雅一笑:“辣酱在小盒子里装着,天干少吃辣啊。”

送过餐美雅走回去,路不远,她走得慢悠悠的。道旁行人神色匆匆,没人知道她心里藏了一团包裹着庆幸和自在的情绪。

华灯初上,慢慢走回去,真好。


如果你有好的作品,欢迎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