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国破家亡
人物志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以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淡淡翠
2020-07-13 07:40
提起南唐后主李煜,很多人都会想到他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后世人谈起李煜,多对他在政治上的无作为颇有感慨。

但是抛开身份地位,作为“词中之帝”,李煜的文学造诣也是有目共睹的。

纳兰性德评价他的诗词:“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

从万人之上,沦为亡国之君,一人之身,评价两极,李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或许看完他的故事,你会有不一样的感悟。

闲云野鹤,醉心诗词

 
自古至今,天家父子兄弟之间常常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
 
可李煜登上皇位,完全是命运捉弄。
 
李煜初名李从嘉,从小就生得眉清目秀,玉树临风,有一目是重瞳,相面人说他这是帝王之相。
 
但李从嘉对皇位,从来没有奢望。论长幼,他前面有战功赫赫的长兄,还有个被封为“皇太弟”的叔父;论兴趣,他喜欢书法,喜欢绘画,喜欢写填词赋诗,为人宽厚,对皇位争斗,一直都是敬而远之。
 
比起当皇帝,他更愿意做个闲散王爷,只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
 
可世事如棋,乾坤莫测,李从嘉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一生会随着一场皇位之争,被推上历史的风口浪尖。
 
南唐中主李璟即位时,曾与弟弟约定,兄弟世世继立,所以刚开始,他并没有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而是立弟弟李景遂做了皇太弟。
 
李景遂是个喜欢文学,颇具君子之风的文艺青年,做皇帝这件事,实在不是他的人生追求。于是,他屡屡请辞“皇太弟”,李璟拗不过,就改立了长子李弘翼为太子。
 
李景遂以为这下终于可以安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万万没想到,新任太子李弘翼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不动摇,使计毒杀了叔父,还对弟弟李从嘉也颇有猜忌。
 
眼看着兄长如此心狠,李从嘉更把全副心思放到诗词里,自号“钟隐”,以此向兄长表明心迹。
 
然而悲催的是,害死叔父没多久,李景遂就病死了,太子之位就这样冷不丁地砸到了李从嘉头上。
 
而此时,南唐早已被毫无治国之才的李璟治理得江河日下,更何况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北宋。
 
可李从嘉别无选择,他只能硬着头皮接下父亲的烂摊子。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一面是理想,一面是现实。
 
人人都想成为理想中的样子,活得自由自在,但更多时候,却不得不对现实低头,身不由己地活着。



沉迷温柔乡,荒芜政务

 
公元961年,南唐中主李璟病逝,皇太子李从嘉登上皇位,改名李煜。
 
“煜”者,意味“光明”“照耀”,可惜李煜的人生,没有像名字的寓意一样一路光明闪耀。相反,高处不胜寒,人人羡慕的权利顶端,却成了他一生都无法逃脱的枷锁。
 
李煜生性善良宽厚,登上皇位后也确实做了些像“减轻赋税”“鼓励农桑生产”“放宽刑罚”的举措。
 
但是,李煜并没有担起一个君主该有的责任,他的骨子里,依旧是那个爱好文学,喜欢享乐的少年。
 
他一边继续和父亲一样向北宋称臣纳贡,一边荒废政务,只沉迷温柔乡,和妻子周娥皇志趣相投,你侬我侬,一起重订了《霓裳羽衣曲》曲谱。
 
除此之外,他的生活起居也颇为奢华。
 
据记载,李煜曾用“嵌有金丝线的红丝罗帐装饰墙壁,又用绿宝石镶嵌窗格,以红罗朱纱糊在窗上,屋外遍植梅花”,奢靡程度,可见一斑。
 
这段时期,可以说是李煜过得最惬意的日子。享乐之余,他写下了《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
 
晓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凤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后来,周娥皇病逝,李煜又续娶了周娥皇的妹妹小周后,恩宠远超周娥皇。
 
李煜和小周后二人整日赏花对饮、吟诗作对,焚香品茗,研究各种美味佳肴。一首《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写得正是李煜和小周后之间的故事: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老话说得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周易·系辞》也有这样一句话:“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平民尚且讲究“居安思危”,更何况身为一国之君?
 
李煜逃避现实、纵情声色的日子没过多久,就随着宋军的大举进攻,化为乌有。



物是人非,国破家亡

公元974年,宋太祖赵匡胤召李煜前往汴京觐见,李煜以生病为由拒绝,这恰好给了赵匡胤挥兵攻打南唐的借口。
 
李煜眼见求和无望,也难得硬气了一把。他废除北宋年号,下令全国戒严,亲自巡城,下定决心要背水一战。
 
但纵然他有心和北宋抗争到底,又怎抵得住势在必得的赵匡胤?
 
尤其是当初他不听大臣潘佑的逆耳忠言,逼得忠臣潘佑、李平自尽,接着又中了赵匡胤的反间计,错杀了南唐第一名将林仁肇。
 
再加上李煜对军事,实在不像写词那样擅长。所以,仅仅过了一年多,北宋大军就攻克了金陵,李煜率领百官投降。
 
虽然表面上,赵匡胤并没有为难李煜,不仅赦免了他的死罪,还封他为光禄大夫、违命侯,把小周后封为郑国夫人。
 
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从高高在上的君王落到这般田地,李煜的处境又怎么会好过呢?
 
赵匡胤死后,宋太宗赵光义登上帝位,李煜便彻底没了好日子。
 
和赵匡胤对李煜的优待不同,赵光义心里压根就看不起亡国之君李煜。他先是下旨缩减了李煜的吃穿用度,更是频繁召小周后入宫伴驾。
 
亡国之恨,夺妻之仇,李煜满腹悲愤无人诉说,只能一股脑地排解到了诗词里: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字字泣血,句句哀伤,追忆故国之情,跃然纸上。
 
公元978年的七夕,恰逢李煜42岁生日。微醺之时,李煜有感而发填了一首《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命府中乐人弹琴歌唱,此事彻底激怒了赵光义,他当即下令派人送去一杯毒酒,结束了李煜的生命。
 
不久,哀伤过度的小周后,也追随他而去。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大厦倾,世事无常,物是人非事事休。
 
人生之路波折诡谲,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即使是贵为皇帝的李煜,也依然难逃命运的捉弄。
 
可怜一个满腹才华的“词中之帝”,就这样悲凉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从才华横溢的闲散王爷,到沉迷声色的君王,再到辛酸满腹的阶下囚,李煜的人生,可谓是大起大落。
 
因为是亡国之君的缘故,后人谈论起他,多贬大于褒。
 
可在李煜短暂的42年生命里,谁又能体会到他内心的苦痛呢?
 
他本无意皇位,却被迫登上帝位,以书生之躯接下父亲留下来的烂摊子;他志在音乐、书法、绘画、作词,却要不得不面对冗繁的政务,和冷酷无情的政治斗争;他一心只想安稳度日,却从未真正得到过安宁。
 
他所求的,没有一样得到;他不想要的,却一次次把他逼到人生的死角。
 
杨绛曾写过这样一段话:
 
“父亲说,没什么该不该,最喜欢什么,就学什么。我却不放心。只问自己的喜爱,对吗?我喜欢文学,就学文学?爱读小说,就学小说?父亲说,喜欢的就是性之所近,就是最相宜的。”
 
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对李煜来说,这正是他半生沉迷,半生流离的痛苦所在。


*注:配图来自摄图网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你有好的原创作品点击此处:
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