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57章

沉鱼-第57章【窥探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14 22:08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郑嵘转身看向萧潜。

光影交错间,两人的神情和身姿如同青云之上对峙的神将。

“梁国太子殿下其实很好说服对吗?”郑嵘神情含笑温文儒雅:“比如,如果我可以帮你得到乐阳郡主。”



似有雷霆万钧的震动在郑嵘上空兜头罩下,萧潜看着他,从怒目如电到满脸狐疑再到惊讶揣测。

“你说什么?”他有些难以置信。

郑嵘是谁?

宰相嫡孙,孟鱼的青梅竹马好友。

这样的人,帮助自己得到她?

郑嵘慢条斯里扯过一根小杌子坐下,在装饰着祁阳石的璧桌前铺开宣纸,展齿一笑道:“本人说错了吗?梁国太子以十二封告罪文书求见孟氏之女,已然朝野皆知。”

萧潜冷然不语。

怎么可能皆知?文书是昨日夜间才呈上的,如今还不到晌午。

这个人,这个郑嵘,有厉害的消息渠道。

他是个不容自己小觑的人。

“是,”萧潜道:“如何得到?”
 
他要孟鱼,这件事无需遮掩,最好天下皆知。

天下能人多,有求于他的人更多,只要他们知道了自己的所求所想,便会想方设法把孟鱼送到他面前。

所以对于郑嵘知道自己的心思,萧潜不以为意。

郑嵘看着萧潜的神情,从容自若道:“得到分两种,是两厢情愿明媒正娶,还是强掳进宫肆意妄为。”

小猛……

萧潜目光沉沉地看着散落一地的茶花。

他当然希望两厢情愿明媒正娶,可孟鱼如今似乎恼恨自己。

“你能做到哪个?”萧潜攒眉道。

“第一种难一些,”郑嵘顿了顿,清俊的脸颊几分悠然:“郡主如今对殿下你恨之入骨,想得到她的芳心,非得是大动作。第二种好办些,但孟家势大,除非殿下做得天衣无缝,否则被踏平建康城的可能也是有的。”

他说着轻轻研墨,拿起玉石笔杆的毛笔蘸满墨汁,在宣纸上随意涂画。萧潜上前几步,看到他只草草几笔,亭台楼阁便跃然纸上。

“殿下不必着急,”郑嵘继续道:“如今本人送给殿下一份见面礼,算是聊表心意。”
 
一幅画?

若不是《春日江山图》那样的画,值不了什么。

萧潜竖眉看着墨迹未干的画作,狐疑道:“这是什么?”

郑嵘指一指画中东西南北交织的街道:“这是布政坊。”

指一指阔朗的门厅:“这是京都辅国公府。”

指一指偏东玲珑的楼阁:“这是孟鱼的住处。”

萧潜的眼睛一点点瞪大,比女人更美貌几分的脸上现出惊疑:“这是辅国公府舆图?”

郑嵘扬眉,自得地道:“舆图对殿下其实没有什么用,但这个有用。”

毛笔在东南角画了一个小房子,几根立柱向上数丈,在空中做出平台和阁楼。他画得粗中有细,甚至画出四面小窗。

“这个,”郑嵘丢下毛笔,目光在那阁楼处流连一瞬,开口道:“布政坊望楼,送给阁下。”

 
布政坊的望楼,建在安国公府不远处。最早的时候,负责望楼守备的军士,都是河南道节度使府的人。

这望楼对河南道来讲,是消息传递以及监视京都各处的军事机要。

后来河南道节度使孟年获封安国公,府邸扩建,又为嫡女修建闺阁,离望楼更近了些。

因为孟年长居洛阳府,又因为孟氏和皇帝莫逆之交的信任,这望楼逐渐移交到京都巡防手里。

郑嵘花了三年时间运筹打点,如今负责守备望楼的,全是他的人。



萧潜凝神一瞬,想了想道:“孟氏不是傻子,必然用树木亭台遮掩,保证望楼守备看不到府中诸人行迹。”

这是自然。

望楼离安国公府最近,看向国公府却两眼一抹黑。除了目力所见的白色砖墙青色琉璃瓦、仆从穿梭回廊甬道,宾客主人皆不可见。

“这就不劳殿下费心了,”郑嵘笑笑:“前阵子国公府迎新除旧,本人已经替殿下修剪树木、挪动廊架,如今且不说别处如何,看向郡主闺阁,清清楚楚。”

萧潜静默无语,可他的胸口却剧烈起伏。

看向小猛闺阁,清清楚楚……

喉咙干哑,热气从大腿涌上,激荡得肺腑间滚滚浊气,萧潜却似不满足道:“看到有什么用?听不到她说些什么。”

郑嵘从壁桌前起身,儒雅笑道:“这有何难?江湖中有懂唇语的口技人,一并送给殿下吧。”

不光能看到,还知道她说些什么。

这便等同掌握了孟鱼的行踪,知道了她的心事,甚至可以随时从天而降掳她离开。
这礼物重得有些烫手。

萧潜把垂在腰间的大刀再次提起,抵住了郑嵘的喉咙。


这一次郑嵘没有抵挡,只纹丝不动站着,那把刀便堪堪抵在他绣着碧绿玉笛的衣领处。

“二哥!”原本呆呆听着这一切的萧妍反应过来,惊恐万状站起身:“杀了他,你便得不到好处,得不到孟鱼!”

郑嵘却是一脸的高深莫测:“公主放心,你二哥只是生气了。”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给他这么大的礼物,该开心感激才对吧。

萧妍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潜,便见萧潜手里的刀向前递了递,虽然隔着衣领,郑嵘的脖子却被顶出一个深坑,似随时会破。

“小猛她,”萧潜的声音充满鄙视和愤怒:“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没办法,”郑嵘的声音里几分无奈:“有些情感无法用几句话解释。”

“是吗?”萧潜声音凄冷,哼声道:“或许本宫曾经在她和权势之间抉择错误,但是余生,绝对不会再背叛。”

郑嵘抬手拨开萧潜的刀,轻轻把歪斜的衣领扶正,淡淡道:“余生很长,长得突然有一天你醒来,发现她还是那个她,可你,却不再是那个你了。”

这话像是在打哑谜,萧潜收刀准备离开,却又把目光停在萧妍身上。


她比以前更好看了些。

脸盘更丰润,神采也更好,眼睛里甚至有了光。只是额头青紫,那是他不久前因为暴怒给她留下的印记。

萧潜轻轻叹了口气,有些自责。

原本以为萧妍来到大弘京都,会和秦王李璧议亲,这样的话他来求娶孟鱼便是水到渠成。哪知道她换了郑嵘,自己又被李璧言语刺激,所以他的确有些失控了。

可是萧潜不是一个习惯道歉的人。

看着自己妹妹突然有些躲闪的眼神,萧潜心中沉闷,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不要责怪母后。”

萧妍垂下眼帘,“嗯”了一声。

萧潜继续道:“你出生时,司天台占星,说你本命星和母后冲撞,成年前将会手弑生母,令母后早逝。母后也是凡人,她留了你性命,已经是她能做到最大的极限。”

“弑母?”萧妍如遭雷击,神情变幻抬头。


萧潜继续说着,没有留意到萧妍放在宽大罩袍内的手,在剧烈颤抖。

“是的,当时宫女把热水都准备好了,可母后不舍得。”萧潜道。

其实事情是另外一个版本。

那一日,萧潜从学堂回来,乐颠颠探望刚出生三天的妹妹。进入寝殿,却见一盆滚烫的热水放在大理石屏风后。

宫婢正垂着泪把萧妍抱在怀里走来。

萧潜觉得不对,掀翻热水抢走萧妍,躲在昌妃宫中三日。三日后母后找来,说不用躲了,她不会伤害这个孩子。



那时候萧潜以为是母后怜悯,后来他才知道,是司天台说萧妍三日内未死,命运的轨迹已经注定,只能顺应天命。

而母后也因为这件事,记恨帮着他和萧妍躲藏,甚至找奶娘哺喂婴儿的昌妃。

只是如今,既然母后不是因为萧妍而死,萧潜不愿意她再记恨母亲。梁国皇嗣凋零,他不想再失去一个妹妹。

“母后不舍得……”

萧妍忍不住喃喃道。

她神情慌乱惊讶。

萧潜点头:“母后已经故去,兄长早已不在,二哥会护着你。”

萧妍泪如雨下低声抽泣,萧潜离开,任由郑嵘安抚他的妹妹。

他等不及要去验证郑嵘的话。


夜色四合。萧潜打扮成寻常守备的模样,登上望楼。

他抬脚的步子很慢,很缓,很沉重。

他迫不及待却又担忧害怕,他紧张兮兮却又心中窃喜。

他的小猛,他无法忘怀的小猛啊。

终于,面向安国公府的窗户轻轻拉开,萧潜向那魂牵梦萦的地方望去。

那里燃着灯光洁白的高丽禅灯,孟鱼正站在窗前看一封信笺。她神情专注,看过后思忖片刻,便把那信笺投进炉火。

小舞上前递给她一个小巧的鼓形袖炉,孟鱼捧着袖炉笑了。

那么美好的笑,如蝴蝶停留在纳兰提花上。

她暖过手,转过身去,手指在脖颈间轻轻拉扯,华美的披风便垂落地面。

她,要睡了吗?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