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妻难
故事 生活

娶妻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14 17:01
昨天晚上从平顶山回公婆家,凌晨一点才到。等把孩子们安置好睡下,已经两点。于是今天一整天如坠云雾、迷迷糊糊。这种状态是绝对不能写稿子的,不然写出来就是堆砌文字的垃圾。我虽然不像棉花花一样对自己要求那么严格,也多少要脸,所以咱们明天再更沉鱼(且多更)。

今天,就聊聊天吧。

前几天我大姨(不是大姨妈)来了,她提着行李,说是先看看我弟弟家刚出生的小宝贝,再去江西找份工作。
月落这里是河南中部,去江西并不算近,我当然问她找的什么工作,她说是打扫卫生。我再问月薪多少,她说两千块管吃住。
我大姨,59岁了,长途跋涉去做月薪两千的工作。
我很不落忍,强硬地留了她几天,说在我们这边给她问问,看有没有就近的。结果需要看护孩子的嫌她年龄大,需要看护老人的她做不来,留了几日,她还是趁我去上班跑去了火车站。其实我们这里的火车站根本没有到江西长葛的列车,于是大姨夜里又回来。
她说不能耽误了,她是去赚钱,也是去散心。
我在手机上给她买大巴车票,清晨她走时,把票钱放在了枕头底下。且因为不方便找零,多给了大几十块。

其实月落记忆里,大姨还是三十岁时的样子。她身材高挑,模样漂亮,大眼睛,一条乌黑油亮的头发辫搭在肩膀上。看到我到她家,张开怀抱把我抱起来,抱好久都不舍得放下。
那时候我肉嘟嘟的,已经七八岁,几十斤,我妈妈都很少再抱我了,可她喜欢,一直抱着。
抱我去买冰棍,去买集市上的米线,我吃得一脸芝麻酱。

大姨文化程度不高,年近六十仍然自食其力出门工作,虽然让人心疼,但农村比她辛苦的很多,所以她乐呵呵地去了,并不需要别人施予同情。
在她心里工作不让她心烦,赚钱少不让她心烦,她心烦的是表弟的婚事。

表弟三十一岁,未婚,这在农村已经是大龄青年。
我是因为他的婚娶,才知道我们那边的农村男性结婚有多难的。
第一次表弟谈婚事,是在外打工认识的女孩,广西人,特别善良的一个小姑娘。但因为太远了,两边父母不同意,于是作罢。
第二次表弟谈婚事,是在老家,相亲。媒人先要牵线钱,一般就是一千块,然后要定酒席吃饭的钱,需要送给对方家人的见面红包,七七八八大几千。
注意,这只是相亲。给了这些钱,你才能看到对方。至于对方愿不愿意跟你继续接触下去,还要看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了。
结果这样的相亲进行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掏了钱见了面,对方吃一顿,加个微信,却永远不搭理你。
前年,终于有靠谱的一次。对方收了钱,见面吃饭!吃完饭说三万块定金订婚吧,定金给对方,对方——把!女!儿!送!家里!来了!
我们听到都觉得瞠目结舌,这么快就同意了!看来俩孩子都挺乐意的。
结果很快,我表弟发现这个女孩子是智力不健全的。他们赶紧把姑娘送回去,因为是自己悔婚,那三万块也打了水漂。
去年疫情之前,终于又有媒人拉线,在隔壁县城介绍了个女孩子。离异带娃,跟我表弟也能聊几句。原本已经定了今年农历四月的婚事,却因为疫情耽搁。再然后——对方消失了。
见不到人,打不通电话,就算发红包,对方都不搭理。
我真的,深深怀疑他被骗婚。

我表弟这种情况不是个例。
我听说过两个男人争抢一个年轻寡妇,比谁给钱多的;听说过排队娶离异三次的女人,结果排在第四位,干脆把前三个都打了一顿的;听说过对方要求买房买车都得是她的名字,男方欣然同意的。
反正就是——除非自由恋爱女方不计较,否则好难娶。
——写到这里莫名觉得自己当年两万块的订婚礼金好少,忍不住瞪了老公一眼。

娶妻,什么时候变这么难了?
我十岁时离开家乡,记得那时候娶妻生娃是很容易的事,男女不到二十就纷纷订婚,订婚后他们互相走动培养感情,如果实在讨厌对方,就把对方送来的东西还回去,再寻新的恋人。
那时候我们村旁边有一条很宽的河,河岸上是几百亩的油菜花地。孩子们满脚泥巴捉螃蟹,年轻的媳妇们趁夜色降临,跳进河里游泳洗澡。
民风淳朴、四邻安乐。
没人想过,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会娶不到媳妇。

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不是因为重男轻女,因为选择生育,因为恶劣环境,因为回去的姑娘们少,而男性不能成长得更好?
我希望每一个女性都能获得自由,获得更好的生活,有选择自己心上人结婚生子的权利和能力。
但同时,月落也希望那些男性可以走出困境。
希望我大姨可以有一个称心满意的儿媳妇。
希望她可以安享晚年不必四处奔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