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下属色诱我老公
情感 故事 生活

女下属色诱我老公,丈夫的作法称得上教科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柚子妈
2020-07-15 06:30


忘了是听谁说过,当你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美的时候,那就说明你嫁对人了。

颜语觉得自己就是嫁对人了。

都说婚姻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里面的人想要出去。

她不这样想,她觉得婚姻就像美酒,时间越长越醇。
 


三年前,颜语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沈风,认真地说了句:“我已经三十岁了,你要是再不娶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嫁你了。”

沈风没有吭声,她以为他俩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可第二天晚上,消失了整整一天的他却拿着一枚房门钥匙跟一枚戒指出现在了她家楼下。

“小颜,我做好准备了。”他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颜语错愕地看着他,问,“什么准备?”

“做你丈夫的准备,你嫁给我吧。”他单膝跪地,将钥匙戒指双手奉上。

那钥匙上刻了她的名字,戒指是她在柜台试了无数次的那枚。

颜语被他感动了,但也没有立即答应,只是困惑地轻皱眉头问着:“你哪来的钱买这些啊?”她了解他的家庭,父亲常年好赌,他年轻时候赚到的钱全给父亲还了赌债。

好不容易后面终于有了点小积蓄,可他母亲却突发重病,他又把积蓄全部掏了出来,但幸好人救回来了。

面对她的追问,他只好坦白:“我跟朋友借的,小颜,我不能让你跟着我过居无定所的日子。”

“好。我愿意。”她点头,答应了。
 
 

婚后不久,便是白色情人节。

颜语向来注重仪式感,所以那天早上她便约了朋友出去给沈风精心挑选了一条领带。

她回到家里,跑到沈风的面前,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准备的礼物拿出来,他便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她,眼角带笑:“打开看看?”

她接过盒子,打开以后发现是一条金色的小手链。

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就拿起手链给她戴在了右手上。

完了以后才说:“你忘了吗?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颜语红着脸,但却满脸幸福。

她当然没忘,她甚至还知道他的办公桌上放了一本日历,日历上面把年轻人喜欢过的每一个节日都用笔圈了个圈,特别的节日上面他还加了一颗心。

“谢谢你,老公。”她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转身,她便从自己的包包里把领带拿出来,递给他说,“这是我给你准备的。”

他接过领带,在自己的身上比了一下,很满意地刮了刮她的鼻子,两人相拥而笑。
 
 

沈风很有责任感,想给颜语更好的生活,工作上也很拼,后来终于爬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颜语也没让自己闲着,她努力提升自己,扎在男人堆里谈生意,却从不靠潜规则,公司的大部分资源都是她谈下来的。

这天,她带着公司安排给她的一个实习生去见客户,那客户是一个中年油腻男,地中海,啤酒肚,一笑还露出几颗大黄牙。

客户看到她,眼里冒光。

他色眯眯地盯着她,伸过手来,想要对她下手,但被她躲开了。

“郭总,我们还是来谈谈合同上面的细节吧。”她很快地恢复了脸上的笑容,又将合同推了过去。

他看了一眼合同,却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颜小姐,你要是把这杯酒喝了,我就立马在这上面签字。”

颜语将酒杯微微地推了回去,又平静地解释说:“抱歉,我戒酒了。”

男人脸上挂不住,激动地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哪有人谈生意不喝酒的?你这分明是看不起我!”

一旁的实习生都被吓到了,她却表现得特别淡定。

她收拾好合同,又站了起来,说:“郭总,我颜语谈生意从不靠喝酒,我司所给出的条件,你若拒绝,那是你的损失。再见!”

眼看着颜语是真的要走了,男人这才慌了,连忙喊住她,急急忙忙地把合同签了。
 


晚上庆功宴,那个实习生亲眼看到颜语接过了沈风递给她的一杯红酒,满眼诧异,“颜姐,你不是……”

“哈哈,那不过是我的一套说辞罢了。我酒量差,我先生不在,我是不会喝酒的。”她抬起脸,温柔地盯着沈风俊朗的脸,解释了句。

实习生看了看他们两个,不想继续当电灯泡,便跑开了。

几杯下肚,沈风没醉,但回到家里以后,却枕在颜语的腿上,撒娇说:“老婆,我的头好晕啊……”

她也不拆穿他,包容着他的孩子气,又替他轻轻地按揉着太阳穴。

他渐渐入睡,听着他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她觉得人生有夫如此,足矣。
 
  
  
颜语早上醒来的时候,沈风已经起来了。

她出了客厅,却见婆婆板着一张脸坐在那儿,而沈风则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她,一个劲地使眼色。

她走过去,撒娇喊着:“妈,这一大早的,你怎么就不高兴啦?”

“我早上下楼,看到隔壁家的张姨,她问我,你跟阿风结婚都三年了,这肚子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婆婆眼神扫过她平坦的腹部,她马上冒出了不好的念头。

果然,婆婆接着又说了:“小颜,工作是不会自己长腿跑的,你还是辞职回家,好好备孕吧。”

她还没开口呢,沈风就着急起来了:“妈,小颜对自己的人生有规划,不需要我们来替她做决定。”

婆婆瞪了他一眼,拉起颜语的手,退了一步:“不辞职也行,但是你们必须把生孩子这事儿提上日程来。”

“好好好,妈,我让阿风他加把劲!”颜语对生孩子这件事情并不排斥,所以也乐呵呵地答应了。

婆婆这会才满意,也不再为难他们两口子,高高兴兴地出门找人唠嗑去了。
 


可眼看着备孕已经过去了半年,颜语的肚子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婆婆着急,她也在心里犯嘀咕,会不会是她的身体出了问题?

有了心结,她便偷偷地拉着沈风一起到医院检查。

但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她感到天都塌下来了。

原来,她患上了多卵巢肿囊,怀孕的几率很小。

沈风搂着她,故作轻松地安慰她说:“没事的,我也不喜欢孩子。”

她当然知道他这是为了不让她自责而说的话,他有多喜欢孩子,她是见过的。

他每回看到小孩子的时候,都会驻足观望许久,看着游乐园嬉闹的小孩子,他也总会嘴角微微上扬。

三十多岁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不渴望拥有一个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最后,他们决定进行保守治疗,并对婆婆暂时隐瞒。
 

治疗几个月后,颜语的肚子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她的检查报告更是不小心被公司的同事瞧见。

这件事情越传越神,传到最后就变成了她不孕不育了。

林瑜烟是沈风上个月新来的女秘书,本来也算安分守己,可自从颜语“不孕不育”的消息传开以后,她就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

每回给沈风送文件的时候,她总是会假装不经意低腰,露出诱人的事业线。

应酬的时候,她坐在沈风的旁边,也会用脚有意无意地去勾他。

不过沈风对其他女人向来直男癌,无论林瑜烟做什么,他都视而不见,颜语自然也没放在心上。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林瑜烟竟然大胆到把她约出来宣战。

“你没跟沈总说是我把你约出来见面的吧?”林瑜烟这会的态度也还算可以。

“嗤,你害怕?”颜语觉得有点好笑。

被她看穿了心事,林瑜烟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向她直接摊牌了:“颜姐,你不能生孩子,不如放过沈总,让他找一个年轻貌美,能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吧。”

颜语知道林瑜烟想说什么,自然而然地接着问了句:“哦,你所说的女人,是你吗?”

林瑜烟不反驳,也没承认。

“小林,女人于男人的价值,不应该只体现在为他生儿育女这件事情上。”颜语没有兴趣跟她继续谈下去。

离开之前,颜语还提醒了她一句,“你还那么年轻,就不要惦记别人的老公了。” 



她以为这件事情能很快翻篇,可没成想林瑜烟找到了她的婆婆,泄露了她患病的事情。

婆婆在当晚就在家里撒起泼来,坐在地板上就哭喊着,大意就是自己年轻的时候被丈夫害了,现在老了,又来了个生不了孩子的儿媳毒害她。

婆婆闹的时候,沈风没在,颜语也懒得理睬,就任由她在地上打滚。

“妈,你要是闹得累了,我这边熬了你最喜欢喝的汤,我给你盛一碗吧?”颜语边磕着瓜子,边招呼着。

婆婆愣了一下,没闹了,安静了不少,但始终在地上那坐着不肯起来。

颜语又走了过去,把她拉起来说,“妈,你怎么净听外人乱说呢?那个女人就是想拆散我跟阿风然后自己上位。”

“不能吧?”婆婆眼珠子转溜了一圈,又连连摆手,“这不可能。”

“咋还不可能呢?不然她一个小秘书干嘛那么关心自己上司的私生活?”颜语说得有板有眼的,婆婆也不吭声了。

“还有啊,要是我真的跟阿风离婚的话,他的财产房子车子,那可都得分我一半呢。”颜语又唬她。

婆婆对这个话题还是很敏感的,所以立马不闹了,还生气地骂了句:“现在的小妮子,都那么心机了吗!”

完了,坐在沙发上又朝颜语喊:“我的汤呢?”

颜语见她的气消了,也开开心心地到厨房给她盛了一碗汤出来,然后任由着她边喝汤边吐槽自己。
 


虽然颜语没说,但沈风还是从母亲那里得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不动声色地将林瑜烟辞退,然后让人事给自己招聘了个男秘书回来。

“别人都是要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你倒好,要男的。”颜语虽然嘴上揶揄了他几句,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特别高兴。

但下一秒,她脸色一变,就捂着嘴跑进了厕所。

她趴在马桶那吐得胆汁都快出来了,沈风更是吓得连夜带着她到医院挂了个急诊。

医生拿着化验报告单,看着紧张兮兮的他们夫妻俩,说:“恭喜啊,你已经怀孕八周了,以后饮食各方面都需要注意下……”

“怀、怀孕?”他们两个不敢相信地抓住了医生的手,反复确认着,“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

医生点着头,再三肯定地告诉他们,“是的。”

从医院回来,沈风开心得整晚都睡不着,接下来还在公司里派了好几天的喜糖。

婆婆更是天天给老家里的亲戚朋友忙着打电话报喜,说自己很快要当奶奶了。

现在她看颜语的眼神啊,那是一个宠溺。

颜语的朋友们过来道喜,还向她请教驭夫之术,她却笑着摇摇头,念出了自己很喜欢的一段话:“爱是一场博弈,必须永远保持不分伯仲、势均力敌,才能长此以往地相依相息。”

好的婚姻,是两个人的势均力敌,而不是靠控制另一个人来维持的。

沈风很优秀,但她一点也不差,所以她才能获得他的尊重与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