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建功立业,奈何身体染恙
人物志

做到人生由你,进退有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苏沫
2020-07-16 08:00
他是早衰多病的孱弱之身,却为后世留下许多不朽之作;他有宗室高贵血统,却一生仕途不顺,英年早逝。

他,就是中唐浪漫主义诗人李贺。

李贺一生留下大量诗作,他的诗中,上穷碧落,下俯人间,从历史典故,神鬼传说,到日月星辰,飞禽走兽,无一物不可入诗。因为李贺的诗中包含许多鬼魅词汇,而且大开大合之间自有一派风格,因此李贺被人称为“诗鬼”。

李贺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一个代表者,更是与李白、李商隐并称“唐代三李”,然而他虽有天赋之才,却遭人陷害无法考取功名。

出身高贵,却家道中落

李贺出生于福昌县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因世远名微而躲过一劫,但也算出生宗室的高贵血统。
 
到李贺父亲这一代,临终也不过做到一个小小的县令。
 
李贺一出生就体弱多病,而且长相奇特,父亲担心他活不长,给他取名李贺字长吉,希望他能长命百岁。
 
虽然早已经失去了贵族的光环,但是李贺对自己的血统还是引以为傲,经常在自荐信上加上“唐诸王孙李长吉”的题词。
 
李贺天才早熟,七岁能下笔成诗,当时韩愈前去拜访,李贺也丝毫不紧张,更是作出《高轩过》一诗,从此名扬京洛。
 
天才也不是生来什么都会的,李贺的成就跟自身的努力不无关系,他自小就勤奋苦读,立志要重振门庭,一心想入朝为官报效国家。
 
李商隐曾在《小传》中提到过这样的故事:
 
“恒从小奚奴,骑巨驴。背一古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及暮归,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所见书多,辄曰:‘是儿要当呕出心乃已耳’”。
 
李贺经常骑个小毛驴、背着锦囊,到故乡的山水中搜集灵感作诗,想到佳句就投入囊中。
 
到了晚上,别人都休息了,他却伏在昏黄的油灯前整理白天的诗句。
 
从此,“呕心”诗人便成了李贺用功的代名词。
 
即便如此,李贺的一生却仕途无门,最后只能在诗词间抒发自己的悲愤。



世人写诗多以神仙为题材,唯独他另辟蹊径,诗歌中鬼魅甚多:
 
比如《古悠悠行》:
 
白景归西山,碧华上迢迢。今古何处尽,千岁随风飘。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更有《秋来》:
 
桐风惊心壮士苦,衰灯络纬啼寒素。谁看青简一编书,不遣花虫粉空蠹。思牵今夜肠应直,雨冷香魂吊书客。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 

李贺的另类诗作,奠定了他在诗坛“诗鬼”的称号。
 
正是他对“鬼魔”的这份偏执,让他为后世留下了这么多经典名作。

才华横溢,却一生仕途坎坷

生活或许是故意考验有才之人。
 
尽管有贵人提携,李贺却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错过入仕途的机会。
 
那时候韩愈的名气很盛,很多人慕名而来希望得到韩愈的指点,李贺就是其中的一员。
 
那一年,他写下《雁门太守行》赶赴洛阳拜谒韩愈,果然以“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气吞山河之势得到韩愈的青睐。
 
从此,李贺和韩愈之间便是亦师亦友。
 
李贺本以为有了韩愈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师,自己的人生将是一片坦途。
 
然而上天给了他世所罕有的天赋,也给了他不同寻常的坎坷际遇。
 
唐宪宗元和二年,十八岁的李贺本打算参加进士考试,准备在秋闱中一举得中。
 
奈何这个时候,李贺收到了来自家乡的噩耗,父亲李晋肃去世了,李贺必须守孝三年,以尽人子的责任。
 
三年之后,在韩愈多次写信劝告下,李贺再一次参加进士考试前的府试,毫不意外地被推选为“应进士举”。
 
这一次,李贺以为金榜题名就在眼前,自己的长安梦就快要实现了。
 
然而,在参加进士考试前期,有人妒忌李贺的才华,故意散播流言蜚语,拿李贺父亲名字李晋肃做局,说“晋”与“进”谐音,李贺考取进士就是不孝。
 
当时李贺父亲已去世三年,那些人拿死去人的名字来说事,着实太过小人。



如果只是一些朝堂外的人诋毁,还可以在朝堂上据理力争,但李贺年少轻狂,曾得罪过很多朝廷中的人。
 
进士名额本就稀少,李贺的才华大家有目共睹,能让他从考试学子中除名,他们就多一个名额,所以李贺因父亲名讳的缘由不能参加进士考试,在朝廷中可谓一呼百应。
 
尽管,朝中有韩愈这样的惜才之人,不遗余力的支持他,更是为其写下《讳辩》:“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为‘仁’,子不得为人乎?”
 
然而那个礼俗大于天的年代,韩愈的辩解终究没有发挥作用,李贺只能愤恨离去。
 
有时候不经意的一句话,影响的可能就是大好的未来。
 
命运总是跟人开玩笑,给了你才华,却始终无法施展。

本想建功立业,奈何身体染恙


这一次的打击对于李贺来说是非常重的,他曾经的豪言壮志,如今更像是讽刺。
 
所有的胸怀锦绣,都成了镜花水月。
 
返回家乡后,李贺一直蛰居家中,更是写下了许多抒愤之诗。
 
其中的《马诗》最为让人印象深刻: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诗中通过对马命运的描写,可以看出李贺对自己的怀才不遇的愤恨。
 
李贺就如同千里马一般,一直没有遇到伯乐。
 
就这样时间一晃就到了元和六年,因文学名气颇高,再加上皇族后裔的身份和韩愈的推荐,李贺重返长安,也终于谋得一个奉礼郎的九品小官。
 
在长安为官三年,李贺的诗歌才华受到称赞,也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本以为可以凭借自身的才华,官运一路顺风顺水的走下去。
 
然而浑浑噩噩几年后,李贺没有看到任何升迁的希望,早已看透官场的他称病辞去官职,重新回到老家。
 
李贺这次离开长安,吟出了千古名句: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辞官后的李贺闲赋在家,心情很是烦闷。
 
科考不通,功名无成,想建功立业的李贺,毅然决定从军,以求立功勋。
 
可当时,朝廷内忧外患,藩镇叛乱此起彼伏,李贺所在的部队在三年后就解体了。
 
报国无门,李贺再一次回乡。
 
原以为可以一展抱负,功成名就,也只是上天的再次捉弄。
 
多次受挫败的李贺看不到任何的光明和出路,他开始用手中的笔为自己建造一个鬼魅的世界。
 

夫妻情深,却扛不过英年早逝

李贺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上天给了他无尽的苦难,却没有忘记给他留下一段动人的感情。
 
李贺心智早熟,他听过杜兰香女神传说,便想娶一个女神般美艳的妻子。
 
母亲知道后,便为其定了泣兰这门婚事,感情上李贺与妻子泣兰也算让人艳羡的一对。
 
成亲后不久,正是浓情蜜意之时,李贺曾写过《后园凿井歌》:

井上轱辘床上转。水声繁,弦声浅。情若何,荀奉倩。 

这首朴素无华的诗,让我们看到了李贺和妻子的温情和深爱。
 
婚姻的美满幸福,让李贺在一段时间内佳作频出,比如《美人梳头歌》:
 
西施晓梦绡帐寒,香鬟堕髻半沉檀。辘轳咿哑转鸣玉,惊起芙蓉睡新足。双鸾开镜秋水光,解鬟临镜立象床。一编香丝云撒地,玉钗落处无声腻。 

读完此句,仿佛眼前就呈现出一副美人梳妆的景象。
 
李贺与妻子两人感情如胶似漆,但这样甜蜜的日子没有过多久,便有了新的烦恼。
 
泣兰嫁入李府三年,未曾有过一儿半女。
 
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婆婆难免会刁难,李贺知道后,反而把过错一人揽下,说自己身体常年吃药,妻子才无法受孕。
 
即便如此重情,命运从未对他有过半分偏颇。



这份难得的感情也没有让他拥有太久,泣兰不久后不幸离,李贺悲痛欲绝。
 
李贺一生把才华给了诗词,把深情只给了妻子一人。
 
817年,郁郁不得志的李贺,生命走到了尽头。那一年,他才27岁,生命未曾绽放,便如青春日将暮。
 
有时候才华与深情一样伤人。
 
很多人评价说李贺是浪漫主义诗人,然而我却看到他在诗歌里的逃避。
 
这些绚丽的文字力里,藏着一个人的狼狈不堪,也是这些诗词,耗尽了李贺的生命。
 
人这一辈子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求而不得。
 
最难做到的,莫过于与自己和解。
 
人生若是苦的,不如放过自己。
 
李贺一生经历过各种求而不得,所幸短短27载,他也曾在诗歌的小宇宙中恣意地活过。
 
愿他能够在仙去的天堂实现自己的仕途梦想,如飞马般任意驰骋。


*注:配图来自pexels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只有看淡得失,人生才得圆满

人越自律,就越自由




你有好的原创作品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