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酒吧的高中女生
未分类

双面人生“穿梭于深夜酒吧的高中女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王五五
2020-07-17 20:00
各位好,我是王五五。

午夜时分,“胡桃”酒吧内,人头攒动,摇曳的灯光发出迷幻的色彩。

少男少女们挥洒着汗水,跟着音乐晃动着自己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

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走入人群,瞬间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

她的举手投足,都让人们为之疯狂。

这个女孩手中的药丸,是这里“快乐”的真正来源。

这个本该无忧无虑的女孩是如何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待我细细讲来。



这件事发生在去年八月,是多多告诉我的。

多多去年放暑假回国,把我高兴坏了。

美国的暑假跟咱们不一样,多多所在的大学放三个月,6月到9月。

我想着这次好好陪陪女儿,可她只在家呆了两个月,就告诉我她出去转转。

女儿大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偷偷往她的包里塞了点她喜欢吃的零食。

我塞零食的动作正好被多多看到,她没说什么,只是嗔怪地看了我一眼。

多多的高中同学中有几个家是外地的,早就邀请多多去玩了。

这次多多早已做了精心的规划,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刚到一个城市就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多多来到了位于某三线城市的同学家。

两人吃遍了该城市的大街小巷,晚上十点来到肯德基歇脚。

两个小丫头正聊着第二天的行程,多多看到了邻桌趴着一个女孩子。

跟其他穿着裙子的女孩不同,这个女孩子一身洗的掉了颜色的校服。

她跟其他人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而且女孩没有点任何的食物和饮料,只是闭着眼睛趴在桌上。

在她的身下压着一套已经翻起边角的试卷。

“那个人怎么在这里睡觉?”多多小声问着同学。

同学耸耸肩,说估计是高三的学生吧,肯德基有空调,二十四小时营业,确实是复习的好地方。

两个人聊了一会,准备回同学家。

就在多多准备走的时候,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女孩子。

女孩依然在那里趴着。

这时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悄悄走了过去。

眼镜男人的出现引起了多多的注意。

开始多多还以为是女孩的朋友,但是很快,她知道自己错了。

男人一直盯着女孩的领口,眼中充满了龌龊。

当眼镜男人凑到女孩身边时,多多立刻走了过去。

“哎,怎么还不醒?赶紧走吧!懒死你算了!”

多多笑眯眯地摸了摸女孩的头。

眼镜男人一愣,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慌乱,停下了脚步。

多多突然愣住了,她转过身招呼着同学。

“来来来!搭把手,不能让她一直趴着呀!赶紧回家!”

看到还有一个女孩,眼镜男人放弃了。

看到眼镜男人离开,多多立刻小声说道,她病了!发烧了!

果然,同学伸手一摸,女孩烫的跟火炉一样。

两个人刚把女孩搀扶起来,女孩醒了。

看到多多两个人,女孩恍惚了一下,“你们干嘛?”

说着,她立刻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兜。

多多以为她在找手机,指了指桌子,“手机在这呢!”

女孩摇摇头,“不,不是手机!”

很快,她清醒过来,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出现一片释然。

“你发烧了,要去医院吗?”

“不去!别管我!”

说着女孩推开了多多,而这时,多多看到女孩手臂上长长的伤痕。

这伤痕引起了多多的关注。

此时多多看到了刚刚被女孩压着的试卷掉在了地上。

女孩试图弯腰捡起,可试了几次,都没有弯下腰去。

摇摇晃晃还差点摔倒。

多多立刻蹲下将试卷捡了起来。

就在多多将试卷递给女孩的同时,看到了试卷上的名字。

高三4班,李慧芳。

多多记住了她的名字。

小芳快速地收拾起书本,背着书包离开了。

看着她匆忙的身影,多多心里有了主意,悄悄跟了出去。

 

从这个小芳手臂上的伤,以及她的反应来看,多多认为她遭遇了“霸凌。”

多多最反感的,就是校园霸凌。

凡是她碰到的,肯定会出手管一管。

多多看出这个小芳很抵触,说明她心里对外界很排斥。

如果多多没有猜错的话,小芳肯定遭受过校园霸凌。

多多留了个心眼,让同学帮忙查查女孩的那身衣服,是哪个学校的。

小芳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一路小跑回了家。

多多跟同学远远跟了过去。

小芳钻入了类似城乡结合处的地方,最后走进贴满各种小广告的楼里。

楼内的声控灯一直亮到了五楼。

多多让同学别动,自己垫着脚走到了四楼。

在黑暗中听到了女孩开门的声音。

五楼,东户。

在楼下的同学,也很快把小芳那身校服的情况告诉了多多。

这所学校是一所私立高中,因为复读班升学率较高,很多高考失败的学生都会来到这里复读一年。

多多在外面转悠了一圈,看到外面张贴着很多的招租广告,且价钱非常便宜,证实了同学的说法。

很多城市都开有这种专门针对复读生的辅导机构。

多多看着墙上的电话,告诉同学,今晚她们不回去了,就在这里住!

多多给墙上的招租广告打去了电话,很快,多多联系上了一个老太太。

位置非常好,就在小芳的楼上。

老太太口音很重,还总是拉着多多说话,让多多很费解。

同学翻译后,多多明白了,原来是老太太看上了多多,想把自己的小儿子介绍给多多!

老太太为了表示诚意,说自己可以不要钱!只要多多肯见她儿子就行!

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宝贝女儿,这次真的慌了。

幸好同学及时解了围。

同学告诉老太太,多多这个人比较害羞,别催这么急,等想好了肯定会跟老太太联系!

老太太听得美的如同吃了蜜,她让多多跟同学放心住,自己等着多多的电话。

多多跟同学两个人住下来,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里,多多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小芳每天都准时上课、下课、放学。

跟小芳陪读的,是小芳的奶奶。

小芳奶奶每天中午会驼着背,端着饭盒去给小芳送饭。

多多猜测小芳的父母应该都有自己的工作,只能让奶奶来给小芳做饭。

“会不会是你太敏感了?这个女孩看着不像那种会跟人起冲突的人啊!”同学产生了怀疑。

但是多多相信自己的直觉。

到了第四天的晚上,多多正在楼上往下观望着,看到了异常。

小芳刚到楼下,突然出现了两辆改装摩托车,车上分别坐着一个黄头发的女孩子。

从穿衣打扮上,多多一眼看出就是那种经常混迹社会的女孩子。

她们喊住了小芳,从车上跳下来围了过去。

“不好!要出事!”多多刚要冲下去,被同学拦住了。

“别急,你看她们,好像在聊着什么?”

多多一看,果然,她们的神色并不是想要欺负小芳。

从小芳的脸上也看不出有任何恐惧。

三个人说了几句,黄头发女孩跳上摩托车离开了。

而小芳看着远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她们到底说了什么?

多多匆匆塞了几口饭,就躲在了窗边,她预感今晚有事情要发生。

到了十一点半,楼下出现了一个黑影,正是小芳。

此时的小芳没有穿着那件破旧校服,而是穿上了一件休闲装。

多多立刻跟了下去。

这一次小芳直接来到路边打了一辆车,多多同样坐上车跟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小芳的车停在了一个叫做“胡桃”的酒吧门口。

她来酒吧干什么?

多多远远下了车,看到小芳没有停留,直接走进了酒吧。

此时多多真的糊涂了,她很难将小芳和酒吧连在一起。

他们看上去确实太不和谐了。

多多走进酒吧后,看到了我开头提到的一幕。

少男少女们随着富有韵律的音乐晃动着身体。

而其中的两个人正是傍晚和小芳见面的女孩子。

多多躲在一边看着,小芳走到她们身边,将几个彩色药丸放在她们手中。

可这两个女孩子并没有吃下,而是直直盯着小芳。

就在这时,另有两三个男孩子朝着小芳走了过来。

小芳将药丸递给了他们,同时拿出手机照了一下,男孩离开了。

为什么要看手机?

多多猜测应该是微信转账。

小芳拿起两个药丸给女孩比划了一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几分钟后,小芳的身体开始跟着音乐扭动起来。

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释放!

小芳的身体摆动到了一个让人完全无法理解的程度。

仿佛时刻都有扭伤或者抽筋的可能。

尽管小芳的衣着无法跟周围人相比,但是马上她就成了酒吧里最引人注目的那个人!

两个女孩对视了一下,每人立刻吞下两三个药丸,跟着扭动起来。

多多只是看了一会,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出汗了。

她明白,小芳以及两个女孩子吃下的,应该是某种毒品。

难道是,摇头丸?

这个高中生,竟然自己同时食用和贩卖毒品?

小芳跳了一会,转身朝里面走了进去,多多悄悄跟了过去。

原来小芳是去了洗手间。

多多看到小芳走了一个小隔间,自己趁机去了旁边的隔间。

“咳咳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以及呕吐声。

然后是冲马桶的声音,多多仔细听着,她知道,小芳抠嗓子了。

应该是把药物吐了出去。

“哗啦啦!”响起一阵冲水声,小芳走了出去。

多多走进刚才小芳使用的马桶,发现这里已经清理干净了。

再出去时候,多多看到小芳不见了!

小芳离开了?

多多跑了过去,推开门却看到小芳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路灯下翻看了起来。

但是小芳眼皮已经睁不开了,她用力拧着自己的胳膊让自己清醒。

小芳翻动书页的手在不停地哆嗦,她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适于看书,可她依然在坚持。

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子。

前一刻还在酒吧跳舞,下一刻已经变回了她原本学生的模样。

多多肚子里很多疑问,但是她并没有上前打扰,多多躲在了不远处的树下,继续观察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跳动着,多多的同学已经给多多打了几个电话了,小芳依然在看书。

直到凌晨两点,酒吧的门再次打开了。

刚才吃过药片的两个黄头发女孩出现了。

她们拖着沉重的步伐,相互扶持着走了出来。

小芳快速收起书本,拿着手机伸在了黄头发女孩面前。

“叮!”

黄头发女孩走到路边打车离开了。

多多走了过去,拦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小芳。

“你刚才吃的是什么?”



看到多多的出现,小芳惊得张大了嘴巴。

小芳很快认出了多多正是曾经在肯德基帮助过自己的人。

可小芳的眼中充满了警惕。

“你是什么人?警察?记者?还是什么?”

“我是你的朋友。”

听到多多的答案,小芳笑了,但是这笑容,冷的让人生畏。

“我吃的是维生素片!有什么问题吗?” 

“那些是摇头丸!你只是高中生而已!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小芳上下打量了一下多多,“跟你没关系,别以为帮过我,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

小芳推开多多,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多多看着离去的小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把这个女孩子从悬崖边拉回来!

第二天早晨,小芳跟平时一样上学去了。

多多看着小芳走远,直接上到了小芳的家去敲门。

过了很久,一个声音传来。

“芳芳?”

“奶奶好!我是芳芳的同学,她忘带书了,我来帮她拿!”

小芳的奶奶走了出来,老人家慢慢地打开门看到了多多。

多多在伪装这方面确实很有天赋,很快赢得了小芳奶奶的信任。

在小芳奶奶的指引下,多多走进了这件小小的卧室。

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桌而已。

多多翻找着,但没有任何收获。

难道小芳将药丸藏在了自己身上吗?

很意外的,多多在小芳的枕头下,看到了手机。

她突然想起同学说的,这所私立高中禁止学生带手机。

因此小芳平时上课就把手机留在了出租屋里。

拿着手机,多多猜想里面应该会有重要的东西。

但是她并不知道密码,这可怎么办?

多多看到了书桌上的台历,上面勾画的一些东西吸引了多多。

翻着台历,多多发现9月8日用红笔圈了起来,还有一个红心。

9月8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多多看着手机,输入了几个数字,手机竟然解锁成功了。

多多吐出一口气,原来如此。

手机解锁的同时,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长相帅气的男孩子。

多多猜对了,这个设置为背景的男孩子,正是小芳的男朋友。

他已经上大学了,但是一直在给小芳进行鼓励。

两个人的感情应该非常好,基本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

除了看到两人互相倾诉思念之情的信息,多多还有意外收获。


多多随便从桌上上拿出一本书,告别了小芳奶奶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多多已经有了想法。

她打算在校门口等着小芳,看看小芳从哪里弄到这些药片。

多多第一次感到白天的时间这么难熬,她时不时看向手表。

这是小芳下晚自习的时间。

多多跟一些家长一起站在了学校的门口。

此时到了晚上十点,校门打开,学生们涌了出来。

从门口是可以直接看到高三4班的,多多等了一会,学校里的人走了大半,小芳终于出来了。

可小芳却并没有朝着校门走,而是一个人朝着东边走去。

小芳要去哪儿?

多多感到不对劲,立刻一步迈进了学校。

保安看了多多一眼,但因为多多实在和一般高中生没什么区别,也就没说什么。

多多看着小芳走向了标有“学生食堂”的地方。

食堂现在已经下班,一个人没有,员工们应该都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所以小芳肯定不是去吃饭。

多多站在食堂外面,透过窗户看到小芳走进了学校厨房的餐饮中心办公室。

从小芳的动作来看,她肯定是对于这里非常熟悉了。

多多第一次进来,就已经有点转向了。

多多穿过一排排打饭窗口终于跟上了小芳。

“砰!”小芳走进了一个标有“经理室”的地方。

多多刚把耳朵贴上去,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阵嬉笑之声。

除了小芳之外,还有一个浑厚男人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显得非常猥琐。

过了几分钟,多多突然听到了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这声音着实把多多吓了一跳!

她万万想不到小芳居然会跑来跟学校食堂的经理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而且,小芳还有自己的男朋友啊,她这样不就是背叛了自己的男友吗?

此时多多真的想赶紧离开了,她对于这个小芳已经无话可说了。

“哎哎哎!卧槽!”男人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接着门猛地打开了,一个白白胖胖如同馒头一样的男人跑了出来,他头上仅剩的一绺头发在空中飘荡着。

多多发现男人身上挂满了呕吐物。

那些伴有黄色、白色的液体,顺着男人的裤子向下流淌着。

多多赶紧蹲下身子,真是差一步就被看到了。

男人很快返回了,嘴里骂骂咧咧,身上的呕吐物已经被处理掉了。

过了一会,门开了,小芳摇摇晃晃走了出来。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不停地滴水,脸上红扑扑的,上衣还没有来得及穿好,白嫩的左肩露了出来。

身后传来了男人的骂声,“真他妈扫兴!滚吧!”

门被猛的关上,小芳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她晃着脑袋朝着门啐了一口。

小芳后背靠着墙,哆哆嗦嗦从兜里掏出一个药瓶,举到空中晃了晃。

从药瓶里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原来这些药丸是从食堂经理那里弄来的!

多多正在想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为了不被发现,多多只好快速离开了食堂。

小芳连着两天都没有外出,每天都很规律。

也没有去过食堂。

到了第三天,上次联系过多多的两个黄头发女孩,还有新来的两个红头发女孩找到了小芳。

这次小芳在下面逗留的时间很长,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跟着几个女孩子走到了小区的外面。

多多意识到这次小芳要出手了。

“等一下!”

就在小芳把药丸拿出来的时候,多多大喊了一声。

小芳看到是多多,眼睛里开始冒火。

“你是不是有病,几次三番地来骚扰我!这次我真的不客气了!”

“有病的人是你!杨宇早就跟别人好上了!”




小芳呆住了。

“哎,你还卖不卖啊?”黄头发女孩催促着。

“卖什么卖?”多多一把抓住了黄头发女孩的手。

“你下次化妆前看看你的脸吧,都熬成什么样子了?是不是最近一直都失眠?头痛或者心跳的厉害?”

黄头发女孩愣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多多。

“我告诉你,这玩意你再吃下去,离死就不远了!”

黄头发女孩吓得后退了一步,其他几个女孩的脸色也变了。

几个人对视了一下,纷纷表示不要了,撒腿就跑。

“你,你认识杨宇?”

多多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小芳看了一眼。

这些视频如同骆驼背上的稻草似的,把小芳压垮了。

视频中的杨宇,也就是小芳的男友,正搂着一个长发女孩相互喂饭。

你喂我一勺,我喂你一勺,时不时还换着勺子用,甚至直接用嘴巴喂饭。

这些视频是我提供给多多的。

多多看了小芳的手机后,知道男孩在北京上大学,便让我帮忙查一下。

这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十分简单的事。

开始我还以为多多有喜欢的男孩子了,当时一股火直接从天灵盖冲到了脚后跟。

后来知道是多多要帮着别人查,我这火才算是散去。

这个杨宇,妥妥的渣男一枚。

本身家庭一般,却整天带着那个长发女孩吃香喝辣。

钱从哪里来呢?

都是小芳提供的。

小芳这个单纯的女孩子被杨宇蒙骗的彻底迷失了自己。

小芳跟男友本来是同班同学,从高一开始就互有好感。

高二的一天,男友对小芳表白了,这让小芳十分惊喜,小芳下定决心要照顾好这个学霸男友。

两人一起度过了两年快乐的时光,男友长得帅,学习好,就是家庭贫苦,而小芳家境略好,乐意主动照顾比自己小的男友。

高考后,男友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而小芳则发挥失常,复读一年。

分别时,男友告诉小芳,他会在北京等小芳。

开始男友对于小芳寄来的钱,还会予以推脱。

但没多久, 男友便不再说什么。

而最近男友时常会提及在北京到处都是用到钱的地方。

而小芳更不愿男友在同学面前显得寒酸,小芳便每日勤奋学习,空余时间将打工挣到的钱,一分不剩地寄给男友。

可实际情况呢?

男友早就跟同校一个长发女生搞在了一起,整日如胶似漆。

小芳看完视频,呆呆地如同抽走了灵魂。

多多轻轻拍了拍小芳的肩膀,“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制贩毒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达到一定数量是可以判死刑的!”

小芳真的吓到了,眼泪夺眶而出。

开始只是啜泣,之后开始嚎啕大哭。

“这个不能管我!都是经理!摇头丸都是经理自己制作的!”

这下真是出乎多多的预料。

这个貌不惊人的“白馒头”竟然可以制作摇头丸!

从小芳口中得知,食堂经理年轻时是化学专业的高材生,各种化学竞赛一等奖拿到手软。

之后更是留校成了化学老师,但因为品行不端,被学校辞退。

现在干起餐饮,但餐饮其实只是副业,他的主业,是制作并贩卖摇头丸。

当然,这些小芳开始并不知情。

小芳为了挣钱,在食堂勤工俭学,一次误食了食堂经理给的饮料,小芳被经理糟蹋了。

小芳醒来对于所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慢慢的,经理就通过药物控制了小芳。

经理告诉小芳,只要她配合,就能保证小芳挣大钱。

此时的小芳已经深陷泥潭无法自拔,成了经理的奴隶。

时间一长,经理提出让小芳替自己去酒吧兜售摇头丸,每卖出一个,小芳可以得到提成,从而寄给远在北京的渣男。

小芳就此成了经理的帮凶和下线,走上了这条贩卖摇头丸的道路。

“我还知道他制毒的地点!”

这真是意外之喜。

这里我要提一句,多多跟别的女孩真的不一样,她听到了制毒地点后第一时间就是拉着头还发懵的小芳找了过去!

出租车开出十分钟,多多知道快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车子已经不能再往前开了,两人下了车,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过去。

多多明白,食堂经理选在这里真是用心良苦。

多多看过一些纪录片,知道制毒会产生刺鼻的气味,而旁边的垃圾场,则成了这种气味的天然屏障。

这腐烂发霉的味道让小芳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多多一边看着前面的路,一边照顾着小芳。

终于她们来到一个废弃的厂房前。

“胖经理现在不会在里面吧?”

“不会,他一般都是周末才过来,现在都快一点了,早就睡了!”

多多凑近一看,发现铁门是虚掩着的,听了听没有任何声音,便试着推了下门。

“咔咔咔!”铁门被推开了,里面黑洞洞的。

“你知道灯在哪儿吗?”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

两个女孩子拿着手机四处寻找着,很快有了发现。

“在这里!”

挨着墙壁的地方放着三张桌子,上面是各种瓶瓶罐罐,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设备。

多多虽然不认识,但是能猜得到,这些就是专门用来制毒的工具。

多多拿着手机开始咔咔拍了起来。

“砰!”

身后突然出来一声闷响,多多转过头去,小芳躺在了地上!而小芳的身边站着一个拿着棍子的黑影!

借着地上手机的光亮,多多看到,这人竟然是胖经理!

很快,胖经理将多多制服,将小芳和多多的双手捆在了身后。

过了几分钟,小芳醒了过来,而胖经理已经打开了放在桌上的台灯,翻起了多多的书包。

“卧槽,我以为你包里装了什么好东西呢,原来都是零食!”

“哗啦啦!”胖经理将包里的零食撒了一地。

“你放我们走吧,求求你!”小芳哭着说道。

“吃里扒外的东西!”胖经理走过来狠狠地扇了小芳一个嘴巴。

“幸好我看了食堂的监控,才发现竟然还有一个漂亮女孩对我有兴趣,嘿嘿嘿!”

小芳的嘴角都被打出了血。

“哼!我说最近眼皮总是跳,原来是出了叛徒!你他妈死定了!”

胖经理转过身去,走向了身后的一个圆桌,拿起了一根注射器。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

这时外面一辆汽车经过,胖经理脸色一变,放下针头快速跑向了窗边。

“小芳,快把那些零食踢给我!”多多催促着小芳。

小芳疑惑地看着多多,小声问怎么这个时候还想着吃东西?

但小芳还是照做,用脚把零食一个个扒拉过来,推到了多多的身后。

多多懂我,她知道我一定会往她的包里还放了别的东西。

从小到大,凡是多多外出的时候,我都会往她包里放上一个定位器。

倒不是我侵犯多多的隐私,而是我真的担心她。

这也许就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永远改变不了的习惯。

开始多多对于我的行为非常抵触,甚至还跟我吵过几次。

后来为了不引起多多的怀疑,我还试着将定位器装在零食的包装袋里。

为了女儿的安全,我也是煞费苦心啊。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多多也明白这是我对于她的关心,不再说什么。

所以,放在零食袋里的定位器,成了我们之间的小默契。

多多用背在身后的双手一个个摸索着,终于从一袋巧克力里摸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多多撕开包装袋,按下了按钮。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立刻收到了求救信号和定位的位置。

我知道,多多危险了。

我立刻联系了当地的朋友,让他十万火急去救人!

“妈的!原来是迷路了!大晚上的,转悠个屁啊!”

这时,胖经理的手机响了起来。

胖经理拿着手机跑到一边去打电话了,听得出来,应该是有人想要货了。

多多此时已经感觉度日如年了,她真怕我没有看到她的信号。

更怕没人会去救她们。

当她看到胖经理放下电话的时候,一度已经绝望了。

而就在胖经理再次拿起针头的时候,厂房的大门被撞开了!

营救多多的人终于赶到了!

胖经理被控制,警察随后将他拘捕。

胖经理将接受法律的严惩。

而小芳,同样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后记

各位亲,应该都听说过摇头丸的大名。

但是你们知道这玩意会对身体造成怎样的危害吗?

摇头丸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毒品,服用几分钟就开始起效,通常持续4-6小时。

服用后会出现体温升高、代谢紊乱,如果大剂量服用,还会出现脱水、突发心脏病、血管痉挛等。

曾经有人说摇头丸不易成瘾,因此部分年轻人愿意进行尝试或助兴。

记住,它既然是毒品,就有它的成瘾机制。

摇头丸数次即可成瘾,具有强烈的心理依赖性。

除了摇头丸,最近在夜店或酒吧出现的还有“麻果”、“咔哇潮饮”。

麻果,是一种加工后的病毒片剂,外观类似摇头丸,极强的兴奋性和成瘾性。

食用麻果后,会使人体中枢神经系统极度兴奋,大量耗尽体力并降低免疫功能,严重者会使人死亡。

咔哇潮饮,是一种外观艳丽的饮料,实际上是一种新型毒品。

其含有羟基丁酸,这玩意是一类精神药品,饮用过量会导致暂时性记忆丧失,恶心,头痛,甚至昏迷、死亡。

记住小五的话,这些东西,千万不要尝试。

多多从警局出来的时候,看到我的一瞬间,她呆住了。

我微笑着给了多多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我会偷偷跑去接她。

对于多多的这次冒险行为,我并没有责备她,因为冒险精神就是她骨子里的东西。

我只是提醒她,安全第一。

经历了这些,多多也算是懂得了我的心思。

我不会禁锢她,但一定会在她飞翔时去保护她。

PS:

酒吧是很好的消遣场所,但绝不应该是这些药物的温床。

你可以去放松,但绝不能放纵。

对自己负责,就是对你的家人负责。

希望大家看过这篇文章后要积极点击“转发微信,让更多人了解这个故事。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