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镰刀砍向养父
真实故事

他用镰刀砍向养父,只为保护被拐卖的女大学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钱三
2020-07-17 10:50
(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的时间和地名全都故意隐去,敬请谅解)

监狱坐落在一片广袤的平原上。

高墙电网外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麦田。

每当听到收割机轰轰隆隆地滚过金黄色麦浪,空气中开始弥漫新麦香气和田间泥土气息的时候,李小刚就开始想家。

李小刚是在老家麦收开始前被关进来的,按照刑期计算,他出狱的时间差不多在平原的麦收结束之后。

他的家在这块平原往西一百公里的深山里,那里的麦收要比平原上晚个四五天。

他准备一出去就赶紧马不停蹄回家,正好能赶上回家收麦子。

老家山高坡陡,道路崎岖,收割机施展不开,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方法,用镰刀。

哪怕到了如今人们都开始逐渐用上了诺基亚手机的年代,这一点也跟几十几百年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山里的麦收是个十足的辛苦活儿,割麦、打场、晒麦子、刨茬子翻地,就像是一场跟老天爷争分夺秒的战争。

老娘一个人带着几个妹妹,一家子女人,她们的麦天都是咋过的?

李小刚掰着指头数,这一年是高墙外的收割机响过的第十五个年头,他的刑期马上就要满了。

出狱那天,天阴得厉害,铅云低垂,没有一丝风,空气闷热潮湿,像是使劲攥一把就能攥出水来。

李小刚一夜都没有睡,睁着眼睛在铺位上直到天亮。

出狱的手续昨天都已经办好了,管教一大早就来告诉自己可以出去了。

等管教们把自己送到大门口,大门缓缓打开,一条腿迈出大门的那一刻,李小刚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门外广袤的田野已经收割完毕,裸露的大地像极了自己刚剃完的头皮,只是显得格外陌生。

他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自己度过了十五年光阴的高墙大院,心底突然涌起一丝不真实。

路过市集的时候,他想起应该要买一把镰刀。

自己当年割麦用得最顺手的那把镰刀已经成了杀人凶器,早被公安局当证物收走了。

没有镰刀,自己咋帮老娘她们割麦子?

可是他在市集上逛了好久,却没发现有卖镰刀的。

一个店主看看他身上不合时令的衣服和脸上拘谨小心的表情,再看看他脑袋上一头已经花白的头发茬子,笑着问他说是刚从里面放出来吧?

李小刚下意识地缩缩肩膀,对着店主点点头。

“多少年?”店主问。

“15年。”

“怪不得,山里早不种麦子了,自然没人卖镰刀了。”

“那……她们现在都种啥?不种麦子,吃啥?”

“种麦子才几个钱?以前光知道种麦子,连媳妇都娶不起!人家现在已经发展旅游了,家家户户农家乐,多少城里姑娘想嫁过去。”

“是么?那……那挺好的。”

在里面的时候李小刚也看新闻,知道这些年很多偏远山区都脱贫了,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

只是没想到自己那个山沟沟里的老家竟然也变了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高兴是高兴,心里居然还有一丝失落。

店主递给他一支烟,李小刚下意识地微微鞠了一躬,双手接过。

店主笑笑,拍拍他的肩膀,说如今世界不一样了,你在里面这么多年,出来可得好好适应。

“对了,你咋一个人?没人接你么?看你这岁数,进去之前应该有婆娘了吧?婆娘没来?是不是等不下去跑了?”

店主瞥见李小刚放在店门口的提包,满是好奇地问道。

李小刚一口烟憋在肺里,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其实还年轻,入狱的那年他刚满十九岁,如今十五年过去,他不过才三十四岁而已。

然而常年的牢狱生涯,不仅使得他鬓发斑白,也让他习惯性双肩紧缩,身形佝偻,看起来像是年过半百的小老头儿。

入狱之前的他,虽然还没有女人,但却有了答应要嫁给自己的姑娘。

她叫小慧,是个从外地被拐卖进他们村子的女大学生。


把小慧买回来的,是自己的养父老明。

想当年,那时候村子里实在太穷了,山外的姑娘根本不愿意嫁到他们那穷山沟里来。

在生存之外,能够娶上媳妇、传宗接代,就是他们村里男人们的毕生追求。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他们无所不用其极,除了杀人放火,只要能够娶上媳妇,让他们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愿意。

而买媳妇儿对他们村子里的男人而言,几乎就是唯一的出路。

这一点,在李小刚还小的时候就是如此。

因为他的母亲就是被人从山外卖到他们村子里来的。

李小刚没有见过自己的生父,也不知道自己生母的名字。

他只是听村里人说他“娶”自己生母的时候,已经是个快六十岁的老头。

而且据说他在解放前当过响马,为人特别狠,因为他杀过人。

但他却被自己买来的媳妇,李小刚的生母给杀了。

李小刚的生父当年花了一头牛、几百斤白面的巨大代价,从山外的人贩子手里买来一个如花似玉的大辫子姑娘,然后强迫着她入了洞房。

没多久,大辫子姑娘就怀孕了。

即便如此,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要逃跑。

但每次的结果都是被抓回来,有时候是被李小刚的生父,有时候是被村子里的其他男人。

村里人都知道娶个媳妇不容易,而且很多媳妇来了都是会跑的,所以在往回抓逃跑的女人这件事儿上,大家分外团结一致。

被抓回来的女人们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挨打。

很多女人甚至都故意被打断了腿,因为腿打断了就跑不了了。

但是李小刚生父舍不得打断姑娘的腿,一是他说姑娘的腿好看,二来他岁数大了,地里的活儿伺候不过来,他还指望着姑娘给他生完儿子,帮她下地干活儿呢。

大辫子姑娘一连跑了十几回,每次都被抓回来,一次打得比一次狠。

终于有一天,她再也不跑了,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肚子大起来了。

这下所有的人都放心了。

女人活啥?不就活个孩子嘛,这下有了孩子,她是彻底被拴住了。

几个月后,麦子快熟的时候,大辫子姑娘生下了李小刚。

就在她出月子的那个晚上,她奶好李小刚,然后操起一把镰刀,来到打麦场上,找到睡在麦秸垛上看场的李小刚生父,一连砍了好几十镰刀,生生把他给砍死了。

然后在一群男人们惊恐而愤怒的眼神中,她从容地整理好自己的头发,擦去脸上的鲜血,走到场边,纵身跳下了悬崖。

李小刚从此成为了孤儿。

再后来他就被本家叔叔老明给收养了。

老明的媳妇,也就是李小刚的养母叫翠萍,也是被老明花钱买来的。

翠萍也是个苦命的人,她当年被老明买来的时候还小,年纪最多十五六岁,瘦得像是根麻杆。

老明为了防止翠萍逃跑,用铁链子拴着她,养了她两年多,她迎来了久违的发育,终于出落成了个大姑娘。

于是在那年的麦收结束,新麦入仓之后,老明在一天晚上的酒后,解开了翠萍的铁链,把她扔到了自己的炕上……

翠萍后来有了老明的孩子,是个男孩儿。

后来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翠萍逐渐地也不再想逃跑了,慢慢地就在村子里安定了下来。

不过在孩子七岁那年,也是个麦天,大中午他偷偷跑出去到塘坝里凫水,结果被淹死了。

老明知道了儿子的死讯,迁怒于翠萍,怪她没有把孩子看好,狠狠地打了她一回,把她的一条腿打成了残疾。

为了再生个孩子,老明几乎天天晚上折腾翠萍,甚至不顾她有伤在身。

可事情愣是怪得很,从那以后,翠萍的肚子再也没有大起来过,于是后来老明就收养了李小刚。

也许是念子心切,尽管老明对李小刚并不怎样,但是翠萍却把他当亲儿子看待,把自己一腔母爱全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

而在李小刚上了学之后,翠萍又开始陆陆续续收养了几个女孩子。

在老明被砍死、李小刚入狱之后,她们母女几人一同生活,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当年李小刚之所以要杀老明,是因为老明又买了个女孩子,叫小慧,据说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老明买小慧,是为了给自己的弟弟二明当媳妇儿。

小慧比李小刚大三岁,那时候的李小刚已经高中毕业,在老家干了一年多的农活儿了。

小慧身上那种城市女孩的青春气息瞬间吸引了他,让他为之着迷。

本身那时的他也已经成年,深受多年教育的他,自然也知道买卖妇女是违法犯罪的行为。

但自小到大在老家村子里耳濡目染的一切,又让他对这种行为有一种天然的接受和习惯。

所以虽然他从小到大都很反感甚至痛恨大人们买媳妇的行为,但从没有表现出来。

然而小慧的到来让他觉得这一切都不一样了,尤其是当他看到老明和二明为了逼小慧就范,一次次地殴打虐待这个城市姑娘的时候。

小慧雪白娇嫩的皮肤上留下的那些血红的伤痕,让李小刚的心刀割一般疼痛。

一直被压抑的正义感瞬间爆发,他决定救小慧。

他很快偷偷向小慧表达了自己想要救她的意愿,让小慧坚持住,他一有机会就想办法救她出去。

让李小刚没有想到的是,小慧像是害怕他反悔似的,居然跟他说只要他能把自己救出去,自己就嫁给他。

前提是他永远不回这个村子。

李小刚年轻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他从来想都没有想过的道路。

美好得如此虚幻。

李小刚虽然没有明确表示答应,但他的内心无疑充满了巨大的喜悦和满足。

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哪怕是跟养父老明正面冲突,他也要救出小慧!

机会很快来了,老明和二明一天要到镇子上去采买农药化肥,因为山路难行,第二天才能回来。

临走之前,兄弟二人将小慧反锁在了房间里,还用铁链在她身上缠了好几匝。

李小刚瞅准了这个机会,等老明他们一走,他马上偷偷溜进老明的房间,在抽屉里找到了房门和铁链的钥匙

他顺利地打开了小慧身上的锁链,然后带着她,趁着夜色的笼罩,悄悄地踏上了通往后山的路。

后山的路虽然平时少有人行,极为难走,但对李小刚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因为他是个天生的猎手,打小就跟老明等大人拿着火药枪在山上打兔子、猎野猪,这山上的一草一木几乎没有他不熟悉的。

甚至可以说在老家的山里,他闭着眼睛走都不会迷路。

李小刚把小慧带到一个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山洞,山洞里他已经准备了好几天的清水和粮食。

他让小慧躲在里面藏好,然后把洞口进行了伪装后才离开。

因为李小刚知道,老明他们回来发现小慧不见了,一定会发动全村人搜山的,只有躲过了他们的搜山,小慧才有可能真正走出这片大山。

接着他返回了家中,对养母翠萍说了自己把小慧救走的事儿。

他还告诉了翠萍小慧的藏身地,他让翠萍等老明回来问起时,告诉老明自己带着小慧从另外一条路走了。

然后他还委托翠萍,等他把老明他们引开之后,由翠萍去小慧的藏身地找她,让她赶紧从后山溜走。

安排完这一切,李小刚辞别了母亲,走上了通向山外的另一条路。

他故意走得很慢,而且沿路不停留下痕迹,目的就是为了让老明他们误入歧途,一路追上来。

但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一连走了两三天,但却一直没发现有人追上来的迹象。

这让他内心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于是果断掉头回去,重新回到了村子。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老明他们根本就没有来追自己,而是直接上了后山,而且已经把小慧找到了!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养母翠萍泄露了秘密,可当他进屋看到翠萍的样子时,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翠萍被打得遍体鳞伤,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而且一见到李小刚,眼睛里马上流出了眼泪,嘴巴翕张,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李小刚凑近一听,原来是翠萍向自己道歉,说自己实在没捱住老明的打,于是告诉了他实情,否则自己一定会被打死的。

事已至此,李小刚也无可奈何,急忙赶去看小慧。

当他找到小慧的时候,小慧已经被断了双腿,并被扒光衣服躺在了床上。

老明看到李小刚回来,气得直跺脚,上前一脚把李小刚踹翻,然后用绳子把他捆了个结实。

最后,他把傻子二明叫进屋,让他脱了裤子,当着李小刚的面儿强暴了小慧。

李小刚气得血气翻滚,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居然绷断了捆住自己的绳子,顺手抄起自己的那把镰刀,劈头盖脸地朝老明砍去。

老明完全来不及闪避,当场就被砍死了。

二明见状吓得尿了裤子,被杀红了眼的李小刚几步上前,挥动镰刀砍在了他的两腿之间。

等李小刚冷静下来,看着躺在血泊里的老明兄弟二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大罪。

关键时刻,还是女人比较镇定。

小慧让李小刚趁人还没有发现,赶紧跑,然后告诉了李小刚自己家里的地址,让他逃出去之后,找个机会通知一下自己的家人,让家人来救自己。

李小刚牢牢记住了地址,然后一头扎进了山里。

老明年轻时当过民兵,后来在村子里撤销民兵编制,收回民兵枪支的时候,他趁乱私藏了一把步枪和一些子弹,就藏在自己家的房梁上。

因为他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枪拿出擦拭把玩,所以李小刚从小就知道那杆枪藏匿的位置。

于是他在逃进大山之前,偷走了养父老明的那支枪。

尽管有枪在手,他还是被警察抓获了,并被关进了监狱。


不过万幸的是他没有被判处死刑,而且通过自己辛苦的劳动和良好的悔过表现,为自己争取了减刑的机会,终于在十五年后重见天日。

其实他一点儿也不怪翠萍她们没人来接自己,那是因为他故意没有告诉她们自己出狱的日期。

倒不是想给她们惊喜,而是自己感觉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们。

回到老家的时候,已是午后时分。

但天空却显得越发阴沉,站在村口的树荫下,光线昏暗,像是到了晚上。

只有西边山顶的天空显出一道惨白,李小刚知道,那是即将到来的一场大雨。

村子里的房子都已经变了样子,在家家户户的二层小楼和花花绿绿的各式农家乐牌子中间,自己老家那栋破石头房子显得格外扎眼。

走近一看,墙上一个大大的拆字,白得耀眼。

李小刚不由得想起自己入狱之后的这么多年,母亲翠萍和那几个妹妹们,该是如何艰难度日的,看现在的样子,显然过得并不好。

他在门口踌躇半天,直到铜钱一样大的雨点砸到地上,这才鼓起勇气敲响了院门。

“谁啊,进来呗。”

正是翠萍的声音,接着门开了,一个跛脚的老太太站在门口。

“小刚?你回来了?”

翠萍虽然看起来老了许多,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李小刚。

李小刚眼泪簌簌滑落,扑通一声跪在了翠萍的面前,“是我啊娘,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母子重逢,自然少不了叙旧,李小刚一直生活在高墙电网之内,十几年的生活单调乏味,没有什么可说的,于是基本上就成了翠萍在给他讲述这些年发生的事儿。

其实也挺简单,老明死了,二明的伤救治及时,后来并无大碍,伤好后蹲了几年监狱就出来了。

而且傻人有傻福,他前些年出狱后承包了村里的鱼塘,干起了渔家乐,这些年居然发达了,村子里最气派的小楼就是他家的。

富起来的二明还娶了媳妇儿生了儿子,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

至于小慧,她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当时被打断了腿还被强暴,但因为李小刚杀了人把事儿闹大了,她家里的人知道了她的下落,来这里把她接走了。

李小刚本想问问翠萍这些年过得咋样的,但他一低头瞥见屋子的地上放着一把磨了一半的镰刀,顿时闭上了嘴巴。

他想起了店主的话,这年头早已没人种麦子割麦子了,都开起了农家乐。

翠萍没有农家乐,还摆弄镰刀,说明她还在种麦子。

李小刚没有再说话。

雨停后,第二天是个响晴的天气,李小刚起了个大早,去了自家原来的麦地看了一眼,果然还有不到一亩地的麦子。

麦穗金黄,已经成熟,可以收割了。

于是他趁着翠萍不注意,拿了镰刀磨得锃亮,来到了麦田里开始割麦。

但他刚割了不到一陇地,就看到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走近一看居然是多年不见的二明。

二明也看到了他,一脸暴怒的凶相,“昨天就听人说你个龟孙儿给放出来了,还真是你啊!”

“二明叔,是我。”

李小刚放下手里的镰刀,尴尬地回应。

“你个狗日的还真不怕死,竟敢还回村儿里来,既然你送上门来,我也不客气了!”

二明说完顺手就抄起李小刚放下的镰刀,没头没脸地朝他身上招呼。

李小刚躲避不及,接连被砍中好几下,赶紧抱头逃跑。

幸好跑得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事后,李小刚看着身上的伤口越想越气,当年的坏人如今竟然还如此猖狂,他决定报警。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养母翠萍就来找他了,让他千万别报警。

她的意思是都是一个村的,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而且二明已经答应赔偿一笔钱,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得了。

李小刚在高墙内多年,相信法律已经成为他血液里的东西,一听这话,顿时呆住了。

他觉得,养母翠萍已经老了,不是当年那个被打断一条腿也咬牙要逃跑的女人了。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翠萍走了没多久,又来了新的说客。

那人竟然是自己的大妹妹,翠萍收养的第一个女娃。


李小刚回家之后一个妹妹都没见到,此时见到大妹妹,本想叙叙旧,没想到她来了之后,居然跟翠萍说的话差不多,总之意思是让李小刚别再追究了。

李小刚说如果你是来叙旧的,咱们就接着聊,否则你就走人吧。

大妹妹嘿嘿一笑,说听你的,咱们不聊不高兴的,咱们喝酒。

于是变戏法一样拿出酒菜来,推杯换盏地就跟李小刚喝上了。

李小刚酒力不济,很快就喝多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而且是光着身子和大妹妹抱在一起睡的!

尽管二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李小刚还是吓出一身冷汗,翻身滚到了床底下。

大妹妹闻声惊醒,一看地上的李小刚,不由得笑了起来:“咱俩酒也喝了,觉也睡了,你就放过二明吧!”

李小刚不知所措,说你为啥老替那个老流氓说话?

大妹说啥老流氓,咱娘没告诉你么,二明是我老公!

李小刚如闻霹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大妹叹了口气,从被子里钻出来,也不避讳他,光着身子当着他的面开始穿衣服。

边穿边叹气说看来你是啥也不知道,也难怪,咱娘干的那些事儿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我估计她那是不好意思跟你说。你还不知道你是咋进去的吧?也不知道你进去这些年都发生了写什么事儿吧?

李小刚觉得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你说吧,我听着”

大妹的话,让李小刚彻底傻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养母翠萍,居然还有那么暗黑的一面。

当年李小刚把小慧藏进山洞,只告诉了翠萍一人,他以为消息的泄露是因为老明殴打翠萍,她吃不住打才告诉老明的。

其实不是。

她根本就不用向老明告密,因为小慧根本就是她买回来的。

翠萍不仅是个被拐卖的受害者,而且还是个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施暴者。

这个变化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恐怕已无人知晓,但按照大妹的说法,他们的养母实际上早就成为了一个隐藏极深的人贩子。

但她跟其他人贩子不一样的是,她一不贩卖儿童,二不拐卖妇女,她基本上都是收养那些没人要的女娃,然后把她们养大,最后再把她们“卖”出去。

除了养她们的目的不同,她对待那些女孩子们跟亲妈没啥两样。

大妹就是她第一个“卖”出去女孩子。

大妹被卖之后,娶她的那个男人是个人渣,欠了高利贷,后来逼着大妹去卖淫。

大妹吃了许多苦,最终获得自由,然后带着一个孩子回到了家乡。

当时的二明刚刚出狱,加上他的下体曾被李小刚砍伤过,丧失了生育能力,只有他不嫌弃曾经失足还带着孩子的大妹,于是就跟大妹结了婚。

李小刚其他的妹妹们无一例外,也都先后被养母翠萍嫁了人。

其实这些年翠萍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足,但绝对过得去。

她年纪大了,又跛着一条腿,干不了农家乐,于是就搞了一块麦田,专门让城里人体验割麦。

虽然她给自己定下规矩,从来不拐卖妇女,但只有小慧是个例外。

她特别喜爱李小刚,把他当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养。

眼看李小刚越长越大,她开始为李小刚的婚事担心,恰好有人贩子找到她,问她要不要买小慧。

她一看小慧就喜欢上了,觉得只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于是一狠心,把小慧买了下来。

然而,买回来的小慧却被二明给看上了,为此,她跟丈夫老明发生了无数次冲突,甚至被老明打得遍体鳞伤。

这些秘密,她原本是想一辈子瞒着李小刚的,但此时大妹救自己的老公心切,全都给李小刚交了底。

李小刚只觉得自己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嘣嘣作响。

他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的声音,脑子里全是当年他拿着枪逃亡在山林里的时候的画面。

当时他在深山老林里跟一个年纪不大的武警战士碰了面,狭路相逢。

他的枪是端在手里并上了膛的,而武警战士的枪则背在身后。

而且别说这么近的距离,即便再远一些,以他天生猎手的枪法,只要扣动扳机,就能继续逃下去。

可是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枪。

因为那个战士的眼睛,跟养母翠萍死去的儿子实在太像了。

“你知道咱娘当年那个亲儿子是咋死的么?”

“不是淹死的么?”

“是,但那天在塘坝凫水的,其实是我们两个。”

李小刚痛苦地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我让他去水深的地方,他不去,我就趁他不注意把他推下去了,但我没想到他呛了水,一会儿就不行了,我怕得要命,趁着没人看见,疯狂地跑回了家。”

李小刚最终没有报警,但他并不是选择了原谅。

他听大妹讲完,最终还是抄起镰刀,冲到了二明的家里,在二明的身上狂砍了二十多下。

虽然每一刀都很深,但都不致命。

不过按照李小刚在高墙里面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这已经足够构成轻伤了。

按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再进去呆上个七八年没有问题。

又一年的麦子成熟了。

高墙外面再次传来收割机的轰鸣声,但是李小刚一点儿也没有睡不着,相反睡得很香。

因为,家乡已经没人再种麦子。

而他,再也不想家了。

PS:
笔耕不辍,只为精彩故事

身体力行,不负短暂人生

花朝晴起,更多惊喜,敬请期待

最后,别忘了转发微信哈

为啥要转发

这么好的故事不让更多人看到,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还是那句话。

看花朝晴起真实故事

知晓黑暗的边界

望得到光明的方向

只需手指轻点,不花一分钱

拒绝白嫖,从“分享”开始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