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变态男
故事 生活

为了抓变态男,我花600块跟他做了一次难以启齿的交易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钱三
2020-07-17 19:01
伴随着气温的升高,夏天在不知不觉间降临人间。

姑娘们用五颜六色的衣裙装点着大街小巷,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多彩斑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喜欢夏天,也喜欢街上姑娘们的摇曳生姿。

但仅此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对这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做些什么。

然而有些人则不一样,面对那些打扮精致、悦己悦人的广大女性,他们内心的阴暗角落,总会在炎热气温的催化下,蜿蜒生长出龌龊的变态之花。

偷拍、尾行、顶族,以至于公然的猥亵和性侵,没有什么是这些心理扭曲的人干不出来的。

让人痛心的是,强大的社会舆论和道德谴责甚至是法律制裁,并不能彻底铲除这些罪恶滋生的土壤。

而且即便在女性安全意识日益增强的当下,在为了防止偷拍、女孩子们大热天也不得不在裙子里穿上安全裤的时代,这些人渣还是会采用你想象不到的手段,发泄他们变态的欲望。

今天我给列位带来的故事,就是关于几乎所有女性朋友都想象不到的一个细节角落。

那些变态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再一次刷新了无耻和恶心的下限。

接下来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故事发生在去年的夏天。

七月初的时候,我接了一位女主顾的活儿,当时她正打算离婚,委托我调查她的老公。

她怀疑老公搞外遇,并且有转移夫妻共有财产的行为,希望通过我的调查拿到切实的证据,为即将到来的离婚诉讼增加筹码。

关于这桩活儿其实没啥好说的,但是在调查过程中我的一个意外发现,却引出了一个发人深省、令人扼腕叹息的故事。

女主顾姓崔,著名企业金领,事业有成,典型的女强人形象。

崔女士其实岁数不大,刚刚三十七岁,长相身材都很不错,但可能是工作和身份的原因,让人总觉得她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

举例来说,我俩初次见面我喊了她一句美女,她就显得颇不高兴,让我直接喊她崔女士。

我其实不太愿意同这种所谓的“冰山美人”打交道,太不接地气。

毕竟我就是个粗人,整天太端着太累了。

一天我的调查取得了一些进展,想当面跟崔女士沟通一下,于是打电话约她见面。

她告诉我她在家休息,然后给我发了住址,让我上门跟她说。

尽管她住的地方距离我当时所在的位置很远,而且我那天为了方便跟踪盯梢也没有开车,但毕竟顾客就是上帝,我还是硬着头皮加入了晚高峰的地铁人流。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我好不容易挤上了地铁十三号线,准备多次换乘去往崔女士位于方庄的家。

没想到在地铁上竟然偶遇一个变态。



职业习惯的原因,我在地铁上不愿意低头玩手机,而是喜欢拿眼睛来回扫描,观察周围的凡人百态。

除了能看到许多有意思的人,有时候还能顺带手做点儿好事儿。

比如偶尔发现个扒手偷窃、制止个电车痴汉啥的。

这对我而言也算是一种乐趣。

没想到这趟车上还真让我给撞上了一个“顶友”。

可能很多朋友还不知道“顶友”是个什么玩意儿,容我稍微科普一下。

所谓顶友,其实就是一群变态男。

他们在公交地铁等人流密集的地方,用自己的下体去顶撞或摩擦女性的臀部,发泄自己的变态兽欲。

尤其是在女孩儿们穿着比较清凉的夏天,这种人分外活跃。

这帮人还分为“内顶”和“外顶”。

外顶是最恶心的,因为他们觉得隔着衣服不过瘾,于是会把裤链拉开,直接用生殖器官摩擦,最后发射在女孩儿的衣服上,以此获得极致的快感。

更让人恶心的是,这帮变态还利用网络,建立了许多的QQ群或者贴吧,交流分享心得体会,并把自己的“战绩”拍照或录制视频上传。

那些沉迷此道的老手,甚至还在他们的网上组织里被封神,获得无数变态的点赞和顶礼膜拜。

不过随着相关部门对于网络环境的净化和打击,这些群的生命周期都不长,往往是达到一定的活跃程度就被封禁掉了。

然而只要这些人的变态喜好存在,这些网络组织就会呈现“野火烧不尽”的态势,换个马甲,改弦更张,继续为害人间。

科普结束,接着说我遇到的这个变态。

那人是个看着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穿一件白衬衣,乍一看挺人畜无害,但是他的胆子可不小,居然在拥挤的地铁车厢里“外顶”。

之所以注意到他,是我发现他也不玩手机,而且一直在车厢里不断变换位置,挤过来挤过去的。

我马上意识到这家伙有问题。

稍一观察,就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在朝车厢里那些穿着清凉,身材姣好的女孩子们身上巡睃。

很快他就发现了猎物,一个站在靠近车厢连接处、带着耳机、一手拉车厢吊环、一手拿手机的女孩。

女孩上身穿紧身T恤,下身的包臀短裙完美勾勒出女性丰满的臀部曲线。

此时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机的屏幕上,身体随着车厢的晃动微微摇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衬衣男的下手对象。

我也掏出了手机,开启了视频拍摄模式。

捉贼要捉赃,留存证据是非常重要的。

衬衣男变换几个身位,很快就挤到了女孩的身后,一侧身体靠近车厢连接处。

随后他做了一个动作,把肩上的斜挎包从身后挡在了身体的另一侧,然后一只手在胯间摸索了几秒钟,接着用另一只手拿出了手机,装作开始看手机的样子。

此时我也挤到了那家伙身边,在没有引起他注意的情况下,站到了他的侧后方,努了努脚尖,居高临下看到了他的手机屏幕。

因为我早就发现这家伙手机上贴的是那种防窥膜,这种贴膜只有在视线保持和屏幕垂直的情况下,才能看清屏幕上的内容。

否则只要角度不对,你就是紧紧站在他身边看他手机,屏幕也是漆黑一片。

只见他屏幕上的内容非常不堪入目,正是对他变态行为的视频记录。

视频显示,他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链,用那丑陋的东西正一下一下地顶身前的女孩。

女孩应该是有所察觉,目光离开了手机。

但她可能出于害怕丢人或畏惧坏人的心理,并没有反抗或是走开,而是面露厌恶和痛苦的表情默默忍受。

我抬手拍了拍衬衣男的肩膀,趁他回头的一瞬间,用他挡在体侧的皮质挎包狠狠地撞向了他的胯间。

他的挎包里应该装着电脑,触手颇重,加上我的一番助力,撞击的力道十足,他嗷了一嗓子,本能的向后弯腰,面露痛苦的神情。

“你TM有病啊?”

衬衣男一边骂,一边手忙脚乱地在腰间摩挲,把作案工具收了起来。

我嘿嘿一笑,说不好意思啊认错人了,没撞疼你吧?

这时已经被我解围的女孩满是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朝车厢另一头走了。

衬衣男准备继续骂人,这时刚好地铁进站了,我一把揽住衬衣男的肩膀,连推带拉地把他弄下了车。

这家伙拼命反抗,不过我只是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他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直接把他带到地铁工作人员处,然后用他被我捏成鸡爪的手给他的手机解了锁。

给工作人员看了他手机里的相册内容之后,我也把我拍摄的他的作案过程向工作人员进行了展示。

剩下的事儿,就得这个变态自己跟民警沟通交流了。



因为路上的这么个小插曲,我赶到方庄的时候有些晚了。

幸好崔女士家住二楼,我上楼敲门,崔女士开门时明显有些不高兴,说怎么这么久,我一会儿还有事儿要出门呢。

我赶紧自觉地打开她放在门口走廊处的鞋柜,想换拖鞋进屋。

崔女士见状说不用换鞋了,赶紧进来吧,说完了我好出去办事儿。

在给崔女士汇报调查进展的过程中,其实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刚才在打开她家鞋柜的时候,嗅觉灵敏的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一股淡淡的腥味儿。

像极了男性生命精华的腥气。

其实那种味道特别淡,如果不是我在来时的地铁上偶遇变态男的经历,我可能就不往那个地方想了。

所以我怀疑,崔女士鞋柜里的高跟鞋很可能遭到了“扫楼打胶”的变态的蹂躏。

汇报结束之后,我从崔女士家里出来,再一次打开了她门口的鞋柜,认真地吸了吸鼻子。

除了鞋柜特有的令人不太愉悦的气味之外,那股腥味儿更加明显了。

我开始逐一拿起崔女士鞋柜里的那些高跟鞋,挨个儿仔细观察。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收拾妥当,拎着包穿着拖鞋的崔女士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手里拎着她的一只高跟鞋,正凑在鼻子下面闻的我,当时她就愣住了。

“你在干嘛?”

崔女士的声音里透着不解和怒气。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崔姐您别误会,不过我觉得您还是先别出门办事儿了,我有件事儿跟你说。

说完我把手里的那只高跟鞋递给了她,让她仔细看一下。

那只鞋的前脚掌部位,皮质的内底上,有一滩已经快要干涸的白色粘稠液体。

崔女士是过来人,马上就明白了那是什么,顺手就把鞋子扔到了地上,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

“真恶心!这是谁干的!”

“不好说,估计是那帮扫楼打胶的变态干的。”

说完我跟崔女士科普了一下什么是扫楼打胶。

有这样的一群变态,他们的性癖好格外清奇。

他们对女性贴身衣物有着蜜汁喜爱,比如文胸内裤、丝袜高跟鞋之类,这些女性的贴身物品能够引发他们强烈的性冲动。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内衣大盗,专门偷女性晾在外面的内衣内裤。

而且越是女性穿过没洗的,越是深受他们的青睐。

于是除了偷之外,还会有很多人钟情于在网上的一些渠道购买所谓的“原味”产品。

像什么穿过的内裤文胸丝袜啦,甚至还有女性生理期使用过的卫生产品,都是抢手货。

正所谓有需求就有市场,很多人看中了这一商机,从而展开了售卖原味的创业过程。

而且为了提高购买率,许多售卖者会在网络渠道里PO出自己穿着原味时的照片和视频,有图有真相嘛。

根据我的了解,许多原味卖家生意火爆。

一条十几块钱买来的内裤,因为穿了几天,有了原味的附着,摇身一变就能卖出大几十甚至几百块的高价。

从此月入过万,走上人生巅峰。

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只是许多购买者不知道的是,他们买到的原味其实很可能来自抠脚大汉。

而那些让他们血脉贲张的图片或视频,只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幌子而已。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原味的消费者并不都是变态男,还有不少女性,她们专门购买男性穿过、带有浓郁汗味儿的原味衣物。

在这个广大人群之中,有一部分人专门喜欢女性的鞋袜。

他们深深沉醉于那些穿过的鞋袜间散发的气息,深深地一嗅,然后对着它们作出不可描述的举动。

在这种爱好的驱使之下,有一部分胆子大的变态男,常常游走于各个小区、各个单元的各个楼层,寻找那些被主人放在门外的鞋柜。

他们犹如朝圣一般拿出鞋柜里的高跟鞋,然后释放自己的变态欲望,最后把自己的生命精华喷射在自己的战利品上。

这种行为,被他们的行话称为“扫楼打胶”。

听完我的科普,崔女士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我感觉她都快要吐了。

她甚至要把整个鞋柜里的名牌高跟鞋全都扔掉。

我及时地劝阻了她,并问她难道不想揪出这个人渣变态,也算是为整栋楼的女邻居们做件好事儿么?

崔女士义愤填膺,说必须把他揪出来,我要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完她问我调查这个变态的话要多少钱,我说这个是免费的,为民除害是我义不容辞的光荣义务!

不过你的这些鞋子就别扔掉了,就让它们作为引鱼儿上钩的鱼饵吧!



说干就干。

我在崔女士家门口的楼道里安装了一个无线摄像头,并且做了伪装,镜头正对着她家鞋柜的位置。

安装好之后,我把摄像头的信号和崔女士的手机做了绑定。

我坚信,尝到甜头的变态男一定还会再次光临的。

只要他一出现,他的变态行径就会被摄像头记录下来,同时发送到崔女士的手机,到时候给他来个守株待兔。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崔女士委托我的活儿都调查结束了,那个摄像头也没有拍到任何的可疑对象。

这让我有些失望,难道这个扫楼打胶的家伙转战其他小区了?

不过按照犯罪心理学的分析,作案人一般会选择比较熟悉或自认为安全的地方作案,所以我还是相信他一定会再次出现的。

然而一天我突然接到了崔女士的电话,她告诉我鞋柜里的鞋子又有了被人“打胶”的痕迹。

可是她仔细查看了摄像头所拍摄的视频,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在她家门口出现过。

这就怪了,难道是摄像头的问题?

这种摄像头信号的传输是有距离限制的,崔女士是拿一部自己平时不用的手机跟它进行的绑定,而且专门把手机放在了家里,目的就是为了怕坏人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前来,造成漏录。

不过如果操作不当或其他的原因,也有可能导致信号的中断,造成遗漏。

我赶紧赶去了崔女士的家里,仔细检查了摄像头,发现原来是有些电量不足了,但还不至于到关机的地步。

我琢磨着可能是因为电量不足,所以导致它可能有些性能不稳定。

于是重新更换了电池,继续守株待兔。

不过我也因此而多了一个心眼儿,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是崔女士的熟人或邻居作案。

因为崔女士跟我说她这回发现鞋子被“打胶”是发生在昨天晚上,而恰好昨天晚上她有个酒局需要去应酬。

平时她晚上都是在家的。

正好那几天晚上我没什么太要紧的事儿,于是我决定在崔女士的小区里进行蹲守。

 

一个人蹲守太寂寞了,我叫上了我的徒弟一二三和我一起。

一二三是个特有正义感的优秀北京青年,一听说我要抓变态,立马撇下刚交没多久的女朋友就过来了。

因为一二三也曾经有过地铁上勇斗变态的光辉经历,而且最关键是他还曾经在地铁上被姑娘当成登徒子给挠过,差点破了相。

所以他对这些个一到夏天就开始猖獗的猥琐变态男是深恶痛绝。

结果在过来的路上,还没到地方呢,他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女孩拉黑了。

哈哈哈……

我还琢磨着跟他道个歉装装样子,谁知他表现得特无所谓。

跟我说师父你不必如此,有道是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天涯何处无芳草草色遥看近却无无法可说还是别说了,咱们还是抓变态要紧。

我让他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花露水,结果他买回来一瓶宝宝金水。

我说你脑子有坑啊,我让你买花露水你却给我弄个这玩意儿啥意思?

一二三说谁还不是个宝宝了?再说人老板说了,蚊子叮了抹这个止痒挺管用的。

这家伙给我气的,我说老子让你买花露水是要驱蚊型的,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让蚊子不敢靠近,而不是被咬了之后再补救的。

一二三说那咋整,我都拆开抹了不少了,刚才去的路上我已经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了。

小区的树不少,蚊子确实多,加上一二三是B型血,特爱招蚊子。

我说那算了,反正有你在我身边,我是安全的就行。

一连蹲守了三个晚上,谁料想还真的让我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家伙。

那会儿正是后半夜,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我俩躲在小区一颗树的暗影里,突然看到一个瘦弱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崔女士对面那栋楼的单元门口。

其实他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他了,这小子看起来二十出头,穿一身黑,黑T恤、黑色的大裤衩,脚上一双黑色的沙滩凉鞋。

他走路显得鬼鬼祟祟的,而且边走边来回巡睃,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

我拍拍正一脸痛苦挠着身上被蚊子叮出的大包的一二三,对他指了指那个黑影的方向。

一二三一看,像一只机警的猫一样,瞬间来了精神,死死盯着那人的方向。

只见黑裤衩在单元口左右前后看了看,然后仰起脖子又往楼上瞅了瞅,选了一个窗口全没亮灯的单元口走了进去。

我招呼一二三迅速从藏身的地方出来,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来到电梯间,我一看电梯正在上行,最后停在了六楼的位置。

这种有点年头的小区,门禁早就形同虚设,而且电梯也不用刷卡,是深受扫楼打胶人员喜爱的作案场所。

我指指脚上,一二三会意,知道我是怕穿着鞋走路发出声音,打草惊蛇。

于是我俩都把鞋子脱了,然后光着脚从楼梯向六楼爬去。

很快我俩就来到了六楼,我让一二三守在楼梯间和电梯间连接的门口,然后我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六楼的楼道。

楼道里漆黑无光,但我能清晰地听到走廊尽头的一户人家门口,传来一阵低沉的喘息声和衣服窸窸窣窣的抖动声。

接着那里突然亮起了一道闪光,闪光一闪即逝,清晰得映照出一张病态扭曲的脸孔,因为欲望的释放和宣泄,脸上一副陶醉其中的表情。

我知道,那是他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冲刺,方才是掏出手机来拍照留念。

也许不一会儿之后,他拍摄的打胶照片就会出现在网络上某个阴暗的角落,受到跟他有一样变态爱好之人的赞赏。

同时也可能会有更多受到他的行为引导的人,也鼓起勇气走出这一步。

这念头在我心里转瞬即逝,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

伴随灯亮起来的,还有一声惊呼。

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斜倚在墙上,一只手里拿着只高跟鞋,另一只手里拿着手机,下身的黑色大裤衩褪到了膝盖位置。

而他的那玩意儿上还套着一只肉色的短丝袜。

这样尴尬的情形维持了一秒钟,年轻人飞快地提起裤子,把手里的高跟鞋往我的方向一扔,飞快地从我身边冲过,朝着电梯间跑去。

我轻轻闪开那只鞋子,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当我转到电梯间的时候,黑裤衩小伙儿已经被一二三放倒在地上了。

我走过去蹲下,拍拍他的脸说你乖乖跟我下楼,要不然我就把你刚才打胶的那户人家喊醒了。

黑裤衩还算识相,知道自己栽了,一声都没敢吭,跟着我俩搭电梯来到了楼下。

我把他拽到路灯底下,开门见山地问他干这扫楼打胶的事儿多久了。

这小子估计是怕我揍他,连连喊大哥我不敢了,我这真的是头一回,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说干坏事儿的人都喜欢说自己是头一回,我凭什么相信你?

说完我拿出手机,打开相册,让他看我拍的崔女士的鞋柜,说这家人你是不是也打过胶?

小伙儿大着胆子凑过来看了看,拨浪鼓似的摇头,说我真的是头一次,不过这女的鞋真漂亮,都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看他眼神中流露出那种羡而不得的眼神,觉得他可能并没有撒谎。

黑裤衩为了证明自己,主动把他的手机交给我,让我看他手机里他加入的一个扫楼打胶的QQ群。

时间显示,他的确是这两天刚刚进群的。

而且他也只加了这一个群,手机相册里除了他刚才拍的照片,也没有别的素材。

保险起见,我让一二三拿着他手机仔细查看了一番,结果确实如他所说,发现他是个新入坑的菜鸟。

我问他怎么找到这个单元的六楼的,因为很明显的,他今天晚上是直奔目的地,目标非常明确。

扫楼打胶,得先扫楼踩点才行。

如果不是提前扫了楼定好了位,那就是群里其他的人告诉他的。

结果还真如我所料。

这小子告诉我,他们这个群里还有个大神,就是他们这个小区的,这一片儿的楼几乎都被他扫遍了。

这位大神知道哪栋哪户门口有放鞋,甚至精确到哪家的鞋漂亮,有打胶的价值。

黑裤衩还跟我说,这大神还卖偷来的原味,都是精品货色,很贵的那种女性内裤,他还从那人手里买过。

我一听来了兴趣,看来果然这个小区里还有个隐藏得很深的变态。

于是继续追问他是怎么购买的,知不知道那人是谁?

黑裤衩摇头,说他们都是通过QQ联系的,只知道那人的昵称叫深夜秘藏

因为都在一个小区里,深夜秘藏跟他交易的时候并不见面,而是跟地下党传递消息一样,收了他的钱之后,把东西放到小区某个垃圾桶的下面。

我说我暂且相信你是初犯,要想你的这事儿不被捅出去,你就乖乖配合我,跟那什么秘藏联系,再从他手里买一回。

黑裤衩点头如鸡啄米,说没问题,我这就上QQ戳他。

果然变态很多都是夜猫子,黑裤衩上线戳了深夜秘藏之后,没一会儿对方就回复了,问他做什么?

黑裤衩说上你那儿还有原味么?有的话想再买两条。

深夜秘藏很快就发来两张女式内裤的照片,裆部位置还做了特写,有已经干涸的暗红色痕迹,居然是女性生理期穿过的。

看到那两张照片,黑裤衩小伙儿的喉头明显地咕咚了一声,看来他对这货色非常满意。

我说你特么别咽唾沫了,赶紧问他价格,赶紧成交。

黑裤衩发消息问深夜秘藏什么价儿,对方说这次的价格要贵一些,六百一条。

旁边的一二三说了句卧槽,这特么也太黑了吧。

黑裤衩也觉得难以接受,发消息说哥们儿你这也太贵了吧,之前不都是三百么?你咋还涨价呢?没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结果对方说这次的货给你加点料,你只要转账给我,我就给你发这原味内裤主人的照片。

小伙儿看到对方发来的消息,问我说大哥这咋办啊,我账上没有那么多钱了,想买也买不起啊!

我拍拍一二三,说你快点儿给他转账,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一二三老大不情愿地给黑裤衩小伙儿转了六百块,让他给深夜秘藏转了过去。

结果转过去之后,对方却没了动静。

黑裤衩小伙儿催了好几次,对方一直都是自动回复的状态。

一二三问我说师父他该不会是个骗子吧?咱们是不是太草率了?

我说着啥急,再等等,大不了等他交易的时候咱们去那个垃圾桶那儿蹲守,不信抓不住他。

谁知道话音刚落,黑裤衩的手机叮叮一响,收到了深夜秘藏发来的照片。

看到那照片上略显模糊的女人身影,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接着我拍拍一二三,跟他说咱们可以回去睡觉了,这案子破了。



深夜秘藏发过来的原味主人的照片只有一个侧影,没有正脸。

但我还是一眼认出,那人居然是崔女士。

也因为这张照片,让我犹如醍醐灌顶,瞬间明白了在她的鞋里打胶的元凶。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第二天我还是带着一二三去了崔女士的小区,在黑裤衩小伙儿所说的那个垃圾桶附近蹲守。

深夜秘藏跟黑裤衩小伙儿说的是让他下午七点半之后去拿货,我跟一二三六点不到就赶到了。

快到七点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朝这边走来,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虽然我昨天晚上心里已经对元凶是谁有了推断,但当我看到推断被印证的一瞬间,内心还是感到一阵复杂的情愫。

等那人把东西放到垃圾桶下面离开之后,我让一二三停止了拍摄。

接着我们从藏身处走出来,我拨打了崔女士的电话,约她无论如何出来跟我见一面。

因为我要跟她说的事情,实在不方便在她家里说。

之所以崔女士一直说我帮她安装的摄像头没有拍到任何的可疑人,是因为那人其实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不仅是她,连我也给忽视了。

那人其实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我第一次去崔女士家的时候,看到过他的照片,当时我问过崔女士这是您儿子吗?

她告诉我不是,她是丁克,那孩子是她的外甥,名叫小楠,一直跟自己住。

崔女士有个姐姐,因为一场车祸跟丈夫双双离开了人世。

姐姐临终前的弥留之际,最不放心的就是儿子小楠,于是就把儿子小楠托付给了自己的妹妹。

崔女士跟姐姐关系非常要好,她能够从外地考入北京的大学,并一步步走到今天金领的位置,她姐姐功不可没。

所以她就把小楠从老家带到了北京,并成为了小楠的监护人。

按照崔女士的说法,从此以后她就把小楠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养。

一晃十年过去了,小楠已经从当时的幼儿园小朋友,变成了即将步入高中的青葱少年。

崔女士因为感觉受到了姐姐的临终托付,总觉得自己肩上责任重大,务必要把小楠培养成材,才能不辜负姐姐的嘱托。

所以她对小楠的要求和管教远比一般妈妈和老师更为严格,加上她那要强的性格,所以搞得小楠其实特别怕她。

但所谓严师出高徒,崔女士对外甥的高压政策其实还是有效果的,小楠的各项成绩一直都是在学校名列前茅。

然而,过于严厉的崔女士恰恰忽视了小楠其实是个青春期的少年,在对待他的一些心理变化上面,显得过于粗暴了。

比如从小小楠就问她生孩子的事儿,但她从来没有正面给孩子解答过,总是说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等小楠问多了,她就会不耐烦地打断他。

更严重的,当小楠进入青春期后,开始萌发对性的懵懂,他开始对电视上男女之间一些亲密镜头感兴趣,也开始偷偷给班里喜欢的女孩子写一些朦胧的情话纸条。

但这些行为被崔女士发现后,无一例外的都是对小楠一阵严厉批评,有时候甚至动手揍小楠。

甚至在小楠第一次遗精的时候,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跟自己的小姨说了之后,却换来崔女士的回避和有些鄙夷的眼神。

当一个孩子得不到正确的指引,尤其是在性的方面,他的心态往往就会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

小楠后来再也不问小姨这些方面的事儿了,因为他从一些男生那里学会了手淫。

慢慢的,他的心理产生了变态的扭曲,开始对女性的贴身衣物和高跟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近在咫尺的小姨的东西,就成了他发泄的最好对象。

而且他在网上搜索一些色情信息的时候,发现了不少同好的论坛和QQ群。

为了能够在那些群组或论坛里获得更高的权限,看到更多刺激的内容,小楠开始沉浸其中。

恰好崔女士有个习惯,那就是她生理期弄脏的内裤从来不洗,直接就丢进了垃圾桶。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这些被她扔掉的脏衣服,对小楠而言,简直是如获至宝。

一开始他也只是拿那些衣物自渎而已,后来接触到了原味的论坛,他突然发现了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崔女士虽然在生活上给小楠提供了极为丰厚的物质条件,但平时并不给他很多的零花钱。

所以他就开始利用小姨扔掉的这些“垃圾”赚钱,并逐渐藉此变成了好几个群里大神级的人物。



真相大白。

崔女士放下了所有的女强人的铠甲,在跟我见面的咖啡厅里哭得像个孩子。

她说她在姐姐去世的时候都没有哭得这么伤心过。

好不容易等她停止哭泣,我问她打算怎么处理小楠这件事儿。

她的眼睛里除了泪水,满是自责和难过,喃喃地说着对不起姐姐的托付,她把孩子给毁了。

然后反问我如果是我的话,我该如何处理?

我说其实世界上本来哪有那么多变态?说到底最根源上还是孩子从小的时候没有接收到正确的引导和教育,是家长的缺失。

尤其是在我们国家,性之一字,讳莫如深,人人闻之色变,这是不行的。

就如大禹治水一般,堵是堵不住的,得合理疏导,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个人,想办法给小楠进行一下心理疏导。

崔女士睁大红肿的眼睛,问我那人是谁?

我说他是我的师父王五五,此人年过五十,人生阅历丰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放浪不羁,但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而且他也有个女儿,在教育孩子方面,我觉没有谁比他更有发言权了。

后记

向崔女士推荐了王五五之后,根据崔女士向我反馈,小楠比过去阳光了许多。

而且她跟小楠之间紧张的关系也得到了很好的缓解。

今年小楠已经顺利升入了理想的重点高中,崔女士也寻找到了新的伴侣。

但愿小楠能够彻底走出错误的泥淖,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

也愿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好,变态越来越少。

让夏日只剩美丽,再无烦恼。

PS:

故事最后还是要再唠叨下。

有很多专家说,一到夏季,就是各种性犯罪的高发期。

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

不信你打开手机,网上到处都是关于女性被偷拍、被性骚扰的各种案例。

网上也有很多的文章也反复的提醒女性朋友要注意保护自己,教给女孩子们如何如何规避偷拍、如何保护自己不被坏人侵犯。

其实我写故事以来,一直也有这样的初衷。

就是希望带领大家认识这个世界的黑暗,并让大家知道黑暗的边界,从而能够学会更好的规避风险。

然而其实光是规避的话还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不去探讨根源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我现在更想做的,是呼吁各位女性朋友,当你遇到类似事件的时候,一定要勇敢一些!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是反击。

其实对于女孩来讲,对于自己最好的保护,就是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勇敢的对那些变态、那些坏人说不。

最近杭州看到网上有个杭州的女孩子,在被偷拍以后火了。

她很勇敢的上去扇了那个偷拍自己的变态耳光,狠狠的维护了自己的利益。

其实很多坏人在做坏事的时候,他是做贼心虚的,他比你更害怕!

所以女孩们千万别怕,只要你勇敢地站出来,不要怕丢面子,坏人终将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这期的故事就是这样,最后恳请列位不要忘了“转发微信”。

更多的朋友能看到这篇故事,将会有更多的女孩会免受侵害。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这期故事就到这里吧,咱们下期再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