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拍的女孩
故事 生活

裙下之眼“被偷拍逼疯的女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王五五
2020-07-18 06:00
大家好,我是王五五。

上周末,我在东单地铁站上演了一出“速度与激情”。

等待地铁时,我发现了一个四十多岁,头发微秃,手持黑色拐杖的怪人。

他的怪,并不在于,他总是排队,却不上车。

他的怪,也不在于,他跟我似的,咳咳,跟我年轻时似的,总爱站在年轻漂亮穿裙子的女孩子的身后。

他的怪,实际上在于,他总是将拐杖放在女孩的两脚之间。

直觉告诉我,拐杖有问题,里面说不定有摄像头!

我决定上前搭讪,刚说了一句,拐杖不错啊!哪里买的?

他抱起拐杖飞奔而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岂能容他在我眼皮下逃离?我跟着追了出去!

一阵剧烈的无氧冲刺之后,在一位路人的帮助下,终于将他按倒。

他的拐杖里,果然有针孔摄像头

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已经被他拍到……

女孩们,炎炎夏日已经到来,你们真的认为自己足够安全吗?

事实并非如此!

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讲一讲几年前我碰到的一件有关偷拍的事情。

那件事情,刷新了我,对于“偷拍”的认识。



3年前的2017年,我受一个朋友的委托来到回龙观的某小区。

我这位朋友是南方人,原来混迹金融圈,现在则热心公益,建了个互助帮扶群,专门帮助妇女儿童。

前几天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一个女孩子给他留了言,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当面求助。

女孩是我朋友的老乡,可我朋友最近忙着给几个孩子筹钱上学,实在顾及不上,便找到了我。

那段时间正好手里没什么事,况且又是帮助妇女儿童,我便欣然前往。

我跟女孩约在她小区外面的咖啡厅见了面。

刚一见面,这女孩的打扮就让我有点懵。

这天已经奔着30度去了,一般的女孩子在夏天都会穿得很漂亮。

可她倒好,长衣长裤,还戴一个大帽子,进了咖啡厅也不摘下。

我盯着女孩看了看,她梳个马尾辫,大眼,尖脸,细腰,长腿,着实是个美人坯子。

我微微一笑,“姑娘,据我掐指一算,你是不是犯了桃花?”

女孩脸刷的红了,接着抿了抿嘴唇,捂着脸哭了起来!

周围人投来了鄙视的目光,我赶紧把纸巾塞到了女孩的手里。

女孩抽泣了几下,擦了擦红肿的眼睛,给我倒出了实情。

姑娘犯得不是桃花,而是痴汉

女孩叫冯娟,17岁,今年中专毕业就从南方老家来京,在一家工厂上班。

公司管吃不管住,但是有外住补贴,她跟一个女同事两个人就租住在隔壁小区。

本来生活平静,简单快乐,可上周开始,她意外地发现房门外面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影。

这个人影总是在午夜十二点准时出现。

他到来之后,门外就会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

包括用指甲划门的吱吱声,以及不可描述的呻吟声。

基本都会持续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之后,人影就消失了。

有一次,冯娟鼓起勇气透过猫眼一看,竟然是给自己送过餐的外卖小哥!

冯娟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哥的时候,就差点被他占了便宜。

正常情况下,送餐员完成送餐后不会再多做停留。

可这个小哥倒好,眼睛直溜溜盯着冯娟看,还用腿挡着门,厚着脸皮跟冯娟聊天,要求加微信。

更过分的是,外卖小哥察觉屋内只有冯娟自己一个人在的情况下,一个劲儿地往屋里挤,还对着冯娟上下其手!

万幸的是,室友刚好回来,帮冯娟解了围。

冯娟的室友身高体胖,性格泼辣,对着外卖小哥就是抓挠。

外卖小哥占不到便宜,只好极不情愿地离开,临走时还不停地回头瞧着冯娟。

冯娟本以为风波已经过去,没想到更大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外卖小哥开始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了冯娟小区内。

除了晚上十二点在门外发出怪声之外,还会在楼下等待着冯娟。

甚至有一次冯娟下夜班,路过花丛的时候,外卖小哥突然冒出个大脑袋,一脸淫笑地说了声,宝贝你回来了?

吓得冯娟扔了电动车撒腿就跑!

见过电车痴汉,这花丛痴汉还真是不多见。

室友曾经建议冯娟报警,可她觉得这种事情不好开口,还是希望自己平时加以小心。

冯娟现在每天外出、回家都尽量跟同事一起,而且把自己捂得十分严实。

这种日子让她实在苦不堪言,她无意中看到了我朋友的互助群,抱着试试的心态留了言,结果就这么辗转联系到了我。

我告诉冯娟,这种事好说,今天我就可以帮她搞定,只不过,需要提前在她的房间里蹲守一下。

冯娟自然是立刻答应,只要这个小哥不再骚扰她就行了。

我开始自己的准备工作。

这种人天生胆子小,既然冯娟的女室友都可以把他吓走,那我干脆给他来个更加猛烈直接的。

大家看过电影《大块头有大智慧吗》?片中刘天王的身材是由60公斤的“假肌肉”粘贴而成,看上去是不是非常威风?

这在我们暗度使中其实就是易容术的一种,对于我来说,肌肉足够唬人就行了,不用那么重。

我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迷你版的“终结者”。

再加上一条红绿相间的大花臂,基本上完工了。



花臂贴纸,唬人用效果奇佳,另外说一下,我对于这些花臂还真的挺喜欢......

当然,我买的是贴纸啦,哈哈哈。

当我出现在冯娟的房间外面,冯娟隔着猫眼盯着我看了足足十分钟,愣是不敢开门。

冯娟的住处是一个两居室,冯娟跟同事住在其中一间,另外一个房间则住着另一个女孩子,但是冯娟跟她并不熟。

这倒也正常,在北京这种合租的情况太常见了。

眼看时间马上到了十点,我让冯娟跟室友躲进了屋内不要发出声音。

很快,外面有动静了。

通过猫眼一看,一个戴着鸭舌帽、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外。



这个男人今晚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借着他手机的光线,我看到他在楼道里来回转悠。

他这么一呆,就是十几分钟,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也不好做什么啊。

我还真是盼望着他做点什么,这样一来,我这身肌肉也不算白忙活了。

终于,二十分钟的时候,他靠近门口,嘴巴贴在门上,开始呻吟起来。

嗯嗯啊啊了一会,从呻吟改成了碎碎念

仔细一听,我浑身起了厚厚一层鸡皮疙瘩!

“哦,小宝贝,小心肝,来嘛,开门吧!我都想死你了!”

“你个小妖精,来折磨我吧!咬我吧!”

“宝宝,快给爸爸开门吧!爸爸要打你的小屁屁啦!”

我这隔夜饭都快出来了。

我摸了摸自己这一身的道具,戴上墨镜,猛地拉开了门!

这小子正好贴在门上,开门的这一下,差点被我抡到墙上!

我大喝一声,“来来来,大宝宝给你开门了!”

一嗓子让楼道的灯亮了起来。 

外卖小哥“啊”的一声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朋友们,试想一下,晚上十点多,在楼道里突然出现一个脸上有刀疤,一身腱子肉,光头戴墨镜,胳膊上有文身的壮汉,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我这身疙瘩肉自然不能跟施瓦辛格比了,但是气势肯定是不输他的!

这个外卖小哥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刚要跑,被我一把抓住了衣领。

不得不说,关键时刻还是需要有真材实料的。

尽管肌肉、光头和文身都可以造假,可如果我手上没劲,他早就跑了。

幸好我多年的健身习惯,让我手臂力量远高于一般人。

尽管不能跟三儿比,但收拾这个小流氓绰绰有余。

外卖小哥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哎呦呵,怎么着,你是我爸爸?行啊!那咱们开始吧?”

“大哥!大哥!别别别!您,您要开始什么呀?”

我嘿嘿一笑,“你不是让我折磨你,咬你吗?赶紧吧!你说,咬哪儿吧!”

“我错了!大哥,我再也不敢了!”

他哆嗦地爬起来,扑通跪在了我面前。

我收起了笑容,“听说,你对我妹妹有意思?”

我斜着脑袋白了他一眼,外卖小哥使劲地摇起了脑袋,差点把头甩掉。

“没有没有没有!误会,都是误会!大哥,饶了我吧!”

我冷哼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两个文玩核桃,右手开始哗啦啦盘了起来。

接着,伸出左手的食指,指向了他的裤裆,然后再指指我手里的核桃,右手一用力,“咔咔咔!”核桃碎成了渣子……

“你那玩意有这个硬吗?要是再让我见到你,直接给你捏爆!”

外卖小哥,终于吓尿了。

一股浑浊的液体从他的裤腿流了下来,汇成潺潺小溪......

“滚!”

外卖小哥连滚带爬地跑了,他可不敢坐电梯,直接冲进了楼梯。

我清晰地听见他在楼梯里噼里啪啦摔倒的声音......

整个楼道的灯几乎亮了一半。

冯娟和她的室友走了出来,看到人跑了,兴奋地拉着我开始感谢。

我一挥手,让她们跟我进屋。

“王哥,怎么了?”

我关了灯,冲她们指了指墙壁。

此时在黑暗中,墙壁上靠近窗台一个不起眼的插座隐隐发出微弱的光线。



插座中的摄像头,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冯娟跟室友都傻眼了,她们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插座!

我拿着改锥,靠近插座轻轻撬开了插座的表面。

里面赫然出现了一个隐蔽的针孔摄像头。





本来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吓退小流氓,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发现。

当我处于陌生环境中时,我一般都会仔细观察一圈。

一眼扫到这个插座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不太对劲,仔细一看,里面果然藏有玄机。

冯娟和室友这下真的吓到了。

自己的卧室里居然会有摄像头?

那她们平时……她们已经不敢想象了!

我招呼她们跟着我来到了楼道。

“王哥,你知道,这个是谁安装的吗?”

冯娟此时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

我摇摇头,告诉她现在不好说,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看看房间内还有没有其他地方还藏着摄像头。

我用了一种常用的方法来让她们一起来寻找。

那就是关闭房间里的灯光,然后打开手机摄像头,透过手机屏幕来寻找,如果发现某个地方有小的亮光就说明那里藏着摄像头。

在房间里查了一圈,包括卧室、厨房、客厅、卫生间,只发现了这么一个插座内含有摄像头。

现在就需要调查到底是谁安装的摄像头。

冯娟说从没有人进入过她的房间,有钥匙的人也只有她和室友。

我叹了口气,告诉她拥有钥匙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房东。

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少见,房东在自己的房子里安装摄像头然后外租。

所以我需要第一时间找到房东。

“房东并没有跟我们联系过,都是房东的妹妹……”

从冯娟的口中我知道房东常年在国外,都是房东妹妹会来收房租并进行检查。

在国外?

我觉得房东的嫌疑越来越大了。

自己安装好摄像头,让妹妹来出面,然后自己偷偷观看视频,进行各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明天让房东的妹妹来一趟,就说你们觉得房间里有老鼠,想找人来打扫一下!”

我相信一旦对方听说要找人来打扫,势必会进行阻拦,万一发现了里面的摄像头,房东就完蛋了。

至于今天嘛,我让冯娟不用紧张,这只是摄像头而已,拿把椅子装作无意中挡住就可以了。

第二天,我一早就来到了冯娟的小区,她告诉我,房东的妹妹上午会跟她见面,但是在电话中,好像对于听到清扫并没有什么意见。

冯娟跟房东妹妹说话的时候,按照我的要求打开了手机免提,这样我在外面可以清楚地听到她们的对话。

房东妹妹表示可以清扫,但清扫的费用都需要冯娟她们来承担。

至于其他的,房东妹妹没有任何意见。

难道是故作镇静?

只是在冯娟询问房东的时候,房东妹妹显得有一丝丝的紧张。

看来房东还是有问题啊。

等房东妹妹出来,我看到她是神色有点紧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就要跟房东联系了。

果然,她拿出手机走进了地铁站。

我就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希望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可惜,她一直比较警觉,我只能跟着,而不能听到她说什么。

“啊?我看一下,稍等啊!”

她一回头在地铁里寻找着地图,而我赶紧退后一步站在了地铁指示图的边上。

她凑过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用手在上面指了起来。

这倒是方便了,我默默站在旁边,看着她指向了八通线的双桥站。

给别人说自己出国了,其实在国内,这个房东藏得挺深嘛。

跟着她换乘地铁,折腾了一圈从双桥出了地铁站,我看到一个戴帽子的男人在地铁口等着她。

两个人找到一处阴凉的地方聊了起来,男人一直在皱着眉头,显得很不耐烦。

房东妹妹离开了,看来他们聊得很不开心,男人摸出一根烟开始找打火机。

我走过去掏出了打火机,“哥们,我妹妹租你的房子住,出现一点问题……”

“房子的事跟我妹妹联系就行!我不管!没时间!”

“如果里面有摄像头呢?”

我盯着房东的眼睛看着。

他张大了嘴巴,“摄像头?你们在我家拍电影呢?”

 

这个房东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房子里安装摄像头的事情。

他确实没有出国,一直在国内窝着呢。

之所以对外号称自己出国了,其实是为了躲债

房东欠了一屁股的债,整天被人追,索性换了号码说自己出国了。

“她们要是还想住,就接着住!不想住就赶紧搬走,以后别找我了啊!”房东叮嘱完就立刻闪人了。

他此时只想赶紧躲起来,至于房子里有没有摄像头,他已经顾及不上了。

安摄像头的不是房东,那会是谁呢?

就在这个时候,冯娟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挡着插座的椅子是不是就一直这么放着?

我告诉冯娟我这里进展并不是很顺利,让她可以考虑找新的住处。

冯娟一听脑袋就大了,在北京找合适的房子实在是件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情。

我安慰冯娟,那个偷拍的人应该就要出现了。

这倒是我的真实感觉,摄像头都被挡住了,安摄像头人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他会比我们更着急。

如果他想要处理,肯定会再来冯娟的住处。

所以我在冯娟的门上安上了一个简易摄像头。

我就来一个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两天都没有任何异常,第三天清晨五点左右,一个黑色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这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看不清脸。

她在门上鼓捣了一会,推门走了进去。

我立刻给冯娟发去了信息,她最近跟室友在轮班休息。

“王哥!我听到声音了,是我们隔壁的那个女孩子……”

哦,原来是她回来了,可是怎么这个时间回来呢?

当时我倒也没有多想。

可是这样子持续了三四天,我发现这个女孩子出行的时间很不固定。

不禁产生了怀疑。

摄像头该不会是她安装的吧?

回去整理视频后再卖给别人?

如果可以跟踪一下,再好不过了。

这天凌晨五点,她回到出租屋几分钟后就出来了。

我守在小区门口等她出来,看她出来后就跟上了。

她走路有些趔趄,很像是喝了酒。

她拦了一辆出租车,我跟在了她的后面。

这时,已经醒来的冯娟给我联系,听到我在跟踪她的邻居,立刻给我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们刚住进来的时候就发生过矛盾,是因为冯娟她们洗完澡穿着内衣在客厅里走动,被女孩看到了提了意见。

女孩说话很冲,直接就说你们也不怕别人看见吗?

结果冯娟觉得自己在室内,穿成什么是自己的自由,发生了口角。

双方当时火气都不小,如果不是室友拦着,说不定还会动手。

冯娟问会不会因为这件事,隔壁女孩就决定偷拍报复了呢?

我给她说先别瞎想了,等一会看看情况再说吧。

一抬头,我看到女孩居然来到了一个酒吧

酒吧?她来这里干嘛?

关键是这个酒吧的老板我还认识。

女孩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我在门口给老板打去了电话。

我这位老板朋友还没醒,迷迷糊糊就接通了电话。

这个女孩是酒吧里驻场的歌手,唱一晚上歌白天有时会在酒吧里直接找个地睡觉,有的时候会回到出租屋去休息。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我走了进去,看到了后面呼呼大睡的女孩。

哎,真心不容易,不过,我也明白,她肯定不是安装摄像头的人。

唱歌喝酒已经够耗费她的精力了,哪还有心思窥探别人的隐私?

我买了早点等在她的身边,她睡醒之后,我将自己此行的目的直接告诉了她。

“偷拍?呵呵,我一个女的,看她有什么意思?要看也看小鲜肉啊!”

不过她立刻爽快地答应愿意让冯娟跟室友先去她房间休息。

“我这可是看在你的早点的份上!”

回到住处,冯娟看到隔壁女孩竟然主动让自己搬过去住,非常感动。

“不用谢我,你这个哥哥跟我老板也是朋友,我怎么也得看老板的面子啊!”

这女孩说自己也是外地来的,都是为了寻找梦想,既然大家都是北漂,相互体谅也是应该的。

不错,我就喜欢这种爽快的女孩。

可惜,她依然不是安装摄像头的人。

到底是谁呢?

没想到跟冯娟逛了一次街,让我有了决定性的突破。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时间一长,我自己都觉得有些疲劳了。

冯娟同样也是如此,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逛过商场了。

尽管我给她说过,那个外卖小哥肯定不会再来,可她还是不放心。

她今天决定逛街买衣服,希望我能跟她同去。

开玩笑呢?

我的工作中可没有陪着逛街这一项!

我当即拒绝了。

可冯娟开始对我哭诉,说自己一个女孩子连个街都逛不了。

尤其是她的姐姐马上就要过生日了,她希望用自己的钱给姐姐买件衣服……

得得得,我服了不行嘛。

真香啊!

在我的要求下,她脱掉了长衣长裤,穿上了夏天该穿的衣服。

不得不说,难怪那个变态想要偷看冯娟。

确实是不错。

话说我也很久没有跟女孩子逛街了,这实在是一件体力活。

而且我发现她嘴上说是给姐姐买,可实际上还是给自己看的多。

唉,女人啊。

虽然冯娟工资并不高,自然去不了那些大商场。

但是北京这点很好,有针对高消费的,就有针对工薪阶层的。

冯娟领着我去了一个她常去逛的,价位适中的商场。

想不到,这些比较廉价的衣服上了她的身,效果还真的不错。

冯娟在挑选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正要去试衣间,被我拦住了。

我感觉自己好像别人跟踪了。

左右看了看,这个商场人员非常复杂,男女老幼人也很多,一时之间并没有找到到底是谁。

可我的直觉应该没有错。

我看着几米之外的试衣间,提醒冯娟看一看里面有没有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冯娟点点头进去了,刚一进去,嗖就冲了出来。

她的脸都红了。

“有!有一个烟盒放在试衣间的最上面!”

嗯,跟我预想的没错。

我告诉冯娟在里面呆一会,但是不要换衣服,出来之后自己直接离开。
“王哥,那你呢?”

我微微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远处正好有个供人休息的座椅,就在角落里,我直接走过去坐在上面。

冯娟在里面呆了几分钟出来了,把衣服放下后扫了我一眼离开了。

我安静地等待着,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

第七分钟的时候,一个小个子出现了。

他背着手假装绕着衣服转了转,然后趁周围人不注意,转身进了试衣间,很快就出来了,追着冯娟的方向离开了。

就是他。

终于现身了!

我给冯娟发信息,让她绕一圈,这样我可以更有把握。

小个子远远跟着,我就如同捕捉螳螂的黄雀一般走在最后。

当然,我也已经拍了好几张小个子的照片。

最后在距离冯娟的住处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小个子不再跟踪了。

他转身去了旁边的饭店。

我没有再跟,而是很正常地走过了饭店,进了冯娟的小区。

确定后面没人了,我敲响了冯娟的门。

冯娟给我开门的时候,还是一脸紧张。

我给她看了小个子的照片,没想到冯娟一声惊呼,“这,这不是张哥吗?”



张哥是冯娟的邻居,就住在她们楼上。

冯娟回忆道,这个张哥还真的去过她家,但那次是冯娟主动邀请张哥去给她修过电脑。

这电脑还是冯娟跟室友合买二手电脑的,打开就得需要一段时间。

她说他们有时会在电梯里见到,时间长了会随口聊一聊,有一次冯娟抱怨自己的电脑太慢了,张哥说自己对于电脑还是有一定的研究,有时间可以去帮她看看。

冯娟当时听了非常高兴,觉得跟这个张哥接触时间也长了,而且这个张哥看着斯斯文文的,就决定邀请他帮忙去看看。

我问当时就她自己在家吗?冯娟心够大的。

冯娟赶紧摇摇头,说室友也在呢。

“但是他修电脑的时候我们一直都在啊!”冯娟眨巴着眼睛。

“你们两个,谁都没有离开过吗?”

冯娟跟室友对视了一下,室友说突然说道,对了!娟你不是出去买了趟东西吗?

这倒是提醒了冯娟,她当时确实出去了,因为那天比较热,她看到这个张哥出了不少汗,就下楼去买了趟冰糕。

“也就几分钟吧……”

几分钟?我曾经见过仅用十秒钟就可以安装好的。

我看着室友,“你呢?离开过房间吗?”

室友想了想,说自己去过一趟洗手间。

这样一来,她们就有同时不再房间里的时间了。

我想了想给冯娟出了个主意,让她把这个张哥找下来接着修修电脑。

“我不敢!”冯娟很紧张了。

我告诉她没事的,据我所知,这个人还真的不敢对你做什么……

既然要修电脑,肯定得把电脑弄出一些毛病,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打开电脑,随便进了几个很久没有打开的网站,输入了账号密码,很快,病毒就把电脑弄崩溃了。

我立刻来到了楼道里等着这个“张哥”出来。

几分钟后,门开了,一个小个子急匆匆拿着手机冲了出来。

呵呵,还真是挺上心啊,可惜啊可惜,这心思用错了地方。

我拿出铁丝,对着锁一顿操作,门开了。

他是独居,没有跟人合租。

房间异常的干净。

推开其中一个房门,我看到电脑还开着,可是我一晃鼠标,发现已经锁屏了。

这小子还真是够谨慎的!在自己房间居然还要锁屏。

我看到桌上放着一个蓝色的胸卡。

张磊。

这小子原来是某IT公司的研发人员。

这个好说,我给老K打了电话,让他帮忙远程解锁。

我打算去别的房间转悠一下。

推开门的时候,我愣住了。

我的天!

墙壁上全是冯娟的照片!

小的只有一寸,大的有海报一样,这个张磊是魔怔了吧!

地上的一个箱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开一看,呵呵,满满一箱子的摄像头!

插座和烟盒的我已经见过了。

这里面还有太多我没有见过的,包括打火机、手表、卡通挂件、纸巾盒、甚至沐浴液和鞋子。



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里其实都暗藏机关。

这时老K打来了电话。

“你赶紧撤吧!我发现他电脑连着房间里的摄像头呢,同时连着他自己的手机!他要是一会看手机,肯定就发现你了!”

我赶紧挂断电话,抱着箱子走了出来。

这时,我收到了冯娟的微信,“他把电脑修好了,准备上去了?我要拦住吗?”

我告诉她,不用,拦了反而引起他的怀疑。

发完微信,我就报了警。

这时楼下传来了张磊的声音。

“以后打开网页要注意啊,现在很多网页都有病毒的……”

张磊和冯娟告别了,他快速走了上来,突然他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嗯?”

我往下一看,他正在翻看手机,应该是看到了我的身影。

“卧槽!”张磊蹭蹭蹭冲了上来,正好跟我撞了个正着。

“嗨!你好!”我冲他嘿嘿一笑,张磊呆住了。

看到我手里的箱子,他皱起了眉头,猛的朝我扑了过来。

我风轻云淡地拿出防狼喷雾,冲着他一顿狂喷!

“啊!”

几分钟后,警察来了,带走了这个变态狂,同时还从他的电脑中发现了大量的偷拍视频。

张磊,这个外人看来光鲜无比的IT男,竟然是一个偷窥变态狂!

他不同于别人,有的人偷拍后会卖给一些网站,但是他偷拍的目的只是为了欣赏。

他在上大学时期,就开始偷拍了,只是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目的性。

纯粹是好奇。

但是在看到冯娟之后,他立刻被冯娟身上那种单纯、清爽的感觉深深地吸引了。

他希望可以了解到冯娟的一切。

其实那天在冯娟的卧室里的插座安装了摄像头只是开始。

冯娟很马虎,张磊利用一次帮助冯娟拿包的机会偷了她的钥匙自己去配了一把。

然后就开始在冯娟的房间里装上了大大小小十几个摄像头!

分布在卧室、客厅、厨房以及洗手间。

张磊还真的只是看,并没有想去做别的事情,他也不敢。

这种人天生胆小,人前谦恭和气,背后阴暗猥琐。

他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欣赏下去,直到那个外卖小哥的出现。

他怕自己的摄像头被发现,就拆除了大部分的摄像头,只留下了卧室的这个。

但后来发现卧室也被挡住了,他真是急得抓耳挠腮,这才想到了跟踪偷拍。

张磊要为他的猥琐行径付出代价。

后记

今天还是要跟大家聊一聊关于女孩安全的话题。

很实用,但是也很沉重。

因为确实已经出现过很多血淋淋的惨痛案例。

首先是点外卖

之前我写过一篇关于外卖食品安全的话题。

这里强调一下咱们这些点餐的女孩子。

小哥送上门之后,取餐的时候真的,真的,真的不要穿太少

这点真的很重要,尤其是现在是夏季了,天气炎热,很多女孩子为了方便,直接一个吊带就闪亮登场了。

当然,女孩子穿的少,绝对不是他们可以猥亵的理由。

但是不得不承认,衣着清凉真的有可能让一些原本龌龊的人暴露本质!

到那个时候,他们才不会跟你去讨论谁对谁错,懂吗?

受到伤害就真的晚了。

如果,你衣着得体,依然有人对你有非分之想,立即报警,同时让男性亲友来给你助阵。

我相信邪不压正。

说完了外卖,说一下关于让陌生人进入自己房间这件事。

女孩子们,流氓这两个字真的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脸上。

也许从外观来看,他们简直是天底下最为善良、友善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

如果你真的需要帮助,我个人建议最好找亲属、然后是相熟的朋友。

即使是同事,如果是异性,我觉得可以多找几个朋友一起来。

有男有女,聊着天,吃东西,还能把活儿干了。

何乐而不为呢?

对于那些不知底细,只凭印象觉得不错的人,还是敬而远之。

安全的这个弦,永远不能松懈。

最后,最重要的,就是这些正在暗处盯着你的眼睛!

偷拍设备大致分两种。

一种是较为固定的,比如安装在插座里,或者某个固定物体中的。

另一种是可以移动的,包括烟盒、鞋面、打火机等等。

一个个说,关于第一种,较为常见的就是在你们外住酒店或者租房居住时可能遇到的。

我建议按照我之前的方法,在一个陌生环境后,先彻底将房间里的光线弄暗,然后通过手机显示屏进行寻找。

针孔摄像头是带红外线功能的,人眼是看不到的,而手机摄像头对红外线十分敏感,在密闭黑暗空间进行搜寻的时候,如果存在红外线灯光,那么在手机屏幕上就会有亮点出现。

接着就是打开房间灯进行详细搜查就是了。

关于第二种,其实更加不好防范。

尤其是现在公共场所偷拍的人确实不少,只能说当你身穿裙子,无论长短,都需要各位注意一些没事还往你身边凑的人。

他们身上的很多东西,比如手机、鞋子、拐杖等等,都可能成为偷拍你的工具。

而当你出现在更衣室或者试衣间,更是要注意那些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东西。

尽量让你的周围干净一些。

女孩子们,要勇敢,更要聪明,希望你们都可以度过一个快乐、安全、清爽的夏天。

PS:

今儿可都是妥妥的干货啊。

真心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们要记得点“转发微信”哦!

你有好的故事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