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60章

沉鱼-第60章【识破三儿的诡计】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17 06:33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秦王殿下,”孟鱼忽然抬头看向李璧:“你手上的伤越来越重了,根本没有好转的迹象,对吗?”

“还……好吧。”

李璧下意识挡住右手。

“这伤因我而起,却也是因萧潜而起,本郡主从来不是宽宏大量有仇不报的人。”她说着从璧橱里取出大刀挂在身上:“闪开!我要去使馆把解药拿回来。”

真是听风就是雨。

李璧笑着伸手,也不见他动作有多快,却一把握住孟鱼的胳膊。

“总会好的。”他的手松开又抬起,擦掉孟鱼唇角一块梨汁。

孟鱼因为怕伤到李璧缠裹白纱的手,竟然没有躲避。

这梨汁肯定很甜。

李璧心里想着,说出后半句话:“何必自投罗网?”

伤口早晚都会好,你不要为了我,自投罗网。

孟鱼却不觉得是自投罗网。

“他不敢把我怎么样,”她不屑地笑笑:“逃避不是办法,我娘说了,若云霭障目,只需劈刀砍过。”

李璧又要说什么,孟鱼摇头:“不光是为了你。”

她不准备把望楼的事说给李璧听。

她要见一见萧潜,要知道他手里的底牌,最好能知道郑嵘的苦衷。

“不许跟着。”

出门前,孟鱼回头警告李璧。

李璧没有跟。

孟鱼的本命星平稳前行,正是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时候。

别说是萧潜,就是神鬼恐怕也惧上三分。

李璧决定就这么不远不近地守着,守到有一日,在她影响到父皇性命,影响到大弘百姓存亡时,站在她面前。

阻止她,并且抵挡一切。

在这之前,他只用守着。


 
使馆在辅国公府以南,光德坊。

孟鱼通报要见梁国太子,不一会儿有人引她进去,等她穿过开满茶花的廊架进入正殿,却发现里面坐着萧妍。

梁国公主萧妍。

她比前些日子更漂亮了些。

描画仔细的小山眉下一双眼睛清亮含情,肌肤光滑白皙,唇红齿皓,神态优雅。

萧妍见孟鱼左右看看,眼神不善,连忙起身向她走来。

“这不是乐阳郡主吗?”她眯眼笑着,长长的套甲划过光彩夺目的衣裙,轻轻拎起走到孟鱼身前:“是要面见本宫兄长?”

孟鱼也含着笑意:“萧公子在吗?”

称呼梁国太子为萧公子,普天之下也只有她了。

萧妍遮掩神情中的不满,笑道:“刚出去,既然郡主来了,本宫命人请兄长回来便好。”

不过是等一会儿,孟鱼愿意等,可萧妍却不愿意让她闲着。

转身回寝殿片刻,萧妍回来时云鬓解开束在脑后,身上穿宝蓝色劲装、红色束腰,如同练武服。

她提着一把剑对孟鱼拱手:“听说郡主功夫很好,这几日嵘哥教本宫不少,如今正好闲着,可不可以请郡主屈尊指点一二?”

嵘哥?

好甜腻的称呼。

郑嵘虽然不常露出武功底子,但孟鱼知道作为陇右道盟主,他不会差。如今由他亲自教导萧妍——那又怎样?

武功的底子需要从小打,除了刻苦努力,更要有天分。这般十六七岁开始学,学了几天便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只能是花拳绣腿。

萧妍又把剑往前递了递,示意孟鱼拔刀。


 
孟鱼眯着眼思忖。

被萧妍指挥出去寻人的,前后有两个宫婢。那么除了要寻萧潜回来,还有谁?

萧妍的嵘哥哥?

寻嵘哥哥回来,看她潇洒舞剑的身姿?

所以就需要自己的配合?

孟鱼用自己诡计多端的脑子仔细想了想,认为这里面有鬼。

“公主殿下,”她笑嘻嘻地起身,把萧妍从头到脚打量一遍,难掩倨傲道:“指点好说,但殿下娇滴滴的身子,从小过着锦衣玉食不见血的日子,能受得住吗?”

萧妍面色红润,虚心道:“只是比划,还请郡主手下留情。”

“可我这刀挺厉害的……”孟鱼露出有些难办的神情。

“无妨,”萧妍示意宫婢递上来一把木剑:“嵘哥哥指点本宫时,用的便是这把剑。”

孟鱼哑然。

木剑,公主当本郡主是茅山道士吗?

以木对铁,公主你这欺负人的招数很有意思。


 

虽持木剑,孟鱼却没有解下佩刀。

后院有池水,池中央有一个长宽各四丈的木台,萧妍自信满满走上去,双手握剑施礼。

孟鱼轻轻点头。

她点得轻快,头未抬,木剑未提起,萧妍的剑便到了。

还懂先发制人偷袭别人了!

虽然是花花架子,但是在路上收拾没有拳脚功夫的匪徒,足够了。

虽然讨厌这女人,但孟鱼也不由在心中夸她。

“好剑。”她夸着躲闪开萧妍的剑势。

萧妍扑了个空,清吒一声变幻身法向她扑去。

二十招过后孟鱼仍未刺出木剑。

无论萧妍如何刺劈砍,如何左进攻右防守剑花挽了一个又一个,可孟鱼甚至不用抬剑反击,脚步轻挪步法闪躲便可以避开萧妍光亮的剑锋。

明明似乎马上就要刺到了,可一次次,像鱼儿在水草间穿梭,孟鱼转眼不见。

这种局势,就连萧妍自己都知道她的剑术跟孟鱼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郡主出剑!”她催促一声。

可孟鱼觉得,对萧妍这样水平的剑客出剑是对自己的一种折辱。

忽然,院落中不知何处响起铃声。几乎就是一瞬间,萧妍哀叫一声向孟鱼扑来。

她叫得像是自己受了伤。

身子不是向着孟鱼,而是向着湖水。

孟鱼瞬间懂了。


这是想要郑嵘英雄救美,并且诬陷自己仗着剑法好把她推进水池吧?

果然,萧妍叫着:“郡主不要推我!本宫认输了!”同时擦过孟鱼的衣角,向湖水扑去。

她动作巧妙,丢掉宝剑抓住木台边缘,身子滚落悬在空中。

这些一气呵成,孟鱼来不及抓她,便见她已经几乎力竭大呼救命。

二月底的河水冰凉异常,萧妍若掉下去,少不了落下什么毛病。

孟鱼还未动作,便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道:“孟鱼!你做什么?”

这声音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斥责的声音掩饰不住原本温和的底色,她听出那是郑嵘。

陌生的是郑嵘从来没有喊过她孟鱼,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凶过。

接着她便听到衣袂翻飞间郑嵘飞跃来的声音,听到他在半空中拔剑,听到剑刃被风激荡得铮然作响。

他似乎要用毕生所学,来救下被孟鱼伤害的萧妍。

既然是这样——
孟鱼手里的木剑向前递去。

“公主,”她面带笑意:“本郡主,出剑——”

既然你要做戏,要诬陷,本郡主不如成全了你。

非常轻,又非常准确,木剑在萧妍肩头点过。

萧妍惊叫一声,胳膊麻酥一瞬,手不受控制地松开,向池水中跌去。

与此同时,郑嵘的剑到了。

木剑顺势向上格挡,被郑嵘砍断成两截,他的剑继续下压,眼看便到孟鱼咽喉。

亮光闪过,孟鱼反手拔出大刀,“啪”地一声,刀剑相击。

郑嵘是从空中落下的,势头强劲如雷,孟鱼抵挡之下虎口剧麻退后几步。

忽的脚下一空。

不好!

耳后传来萧妍在水中的扑腾声,她可不想落水。


孟鱼若向后,是水。

若向前,是郑嵘的剑。

她看向郑嵘,能看到他眼中的惊慌,可他手上的剑仍然还是向她刺来。

不偏不倚,对准她的咽喉。

你这家伙!

孟鱼恨恨地看着他,忽的后腰不知被什么支撑,一个碧色的身影挡在她面前,大刀晃过,阻了郑嵘一瞬。

因为这一托一阻带来的力道和时间,孟鱼得以侧身避过,双脚落在木板上。

还好,未落水。

“郑公子,”萧潜的声音传来:“你不去救公主,反而跟小猛打架,是怕公主淹不死吗?”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