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61章

沉鱼-第61章【你弄疼我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7-17 22:09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孟鱼恨恨地看着他,忽的后腰不知被什么支撑,一个碧色的身影挡在她面前,大刀晃过,阻了郑嵘一瞬。

因为这一托一阻带来的力道和时间,孟鱼得以侧身避过,双脚落在木板上。

还好,未落水。

“郑公子,”萧潜的声音传来:“你不去救公主,反而跟小猛打架,是怕公主淹不死吗?”


池水冰冷,使馆的护卫早就在岸边向池中投掷粗绳木棍等物,奈何萧妍惊慌中只知道挣扎折腾,那些木棍没有被她抱住,反而一下下打在她头上。

打得她发髻散乱喝了好几口水。

又狼狈,又好笑。

听到萧潜的指责,郑嵘收剑一脚迈到岸边,对着萧妍伸出手喊:“殿下快站起来!快!别慌!”

站起来……

让一个溺水的人站起来。

喊了十多声,这话终于入了萧妍的耳,她停止扑腾双脚向下,荷花破败的根茎被她踩住,再往下时污泥,污泥没过脚背后便是松软的池底,果然站了起来。

那水不过比腰略高,还不到胸口处。

郑嵘松了一口气,抓住萧妍的手把她提上木台。她衣服湿透,周围瞬间好大一片水渍,萧妍又羞又恼浑身发抖:“乐阳郡主!你为什么把本宫打下水?”


 
郑嵘和萧潜一同看向孟鱼,像是在等她的解释。

孟鱼把大刀支在木板上,把玩着刀柄转动一圈,斜睨萧妍道:“公主说要切磋,可没说不能来真的。本郡主一把木剑你便掉了水,若是真刀真枪,恐怕已经死过一回了。”

萧妍捂脸哭起来。

“她怎么能跟你比?”郑嵘开口维护:“你自己皮糙肉厚从五岁便开始练,妍儿只不过学了十几天。”

一阵风吹过,孟鱼觉得凉爽几分,就是不知道萧妍是不是也像她这么凉快。

“本郡主怎么皮糙肉厚了,”她佯装生气辩解:“郑公子你瞪大你的狗眼,看我这胳膊——”孟鱼把衣袖捋起来,露出一片雪白的手臂,“看我这脖子,”她仰着头向前一步,惊得郑嵘惶恐退后,“看我这脸——”小嫩手拍拍脸,顺便再把手指戳在他脑袋上,“本郡主才是细皮嫩肉经不起折腾!”

可现在被折腾的是萧妍吧。

“本宫没有说切磋,本宫是想让你指点!”萧妍忍不住抱臂哆嗦。

“我只不过是这样,”孟鱼提起木剑还原自己刚才躲避的样子,“又这样,”她表示自己躲到了木台边缘,然后学着萧妍刺向她的样子比划,“公主这么样这么样的,就掉下去了。”

“不对,”郑嵘扶着萧妍,跟孟鱼继续吵:“你要是这么着这么着,她是掉不下去的。你的剑是不是点了她的麻穴?不要不承认。”

“她……”萧妍冻得说不出话,双唇青紫牙齿打架。

“她真的是……”孟鱼做出扑向池水的样子:“这么着就下去了。”

两个人似乎要吵一万年,萧潜终于听不下去,冷声喝骂道:“你们自己穿着干衣,没看到公主快要冻死了吗?”

急怒攻心又被冷水激过的萧妍终于忍不住,身子一软晕倒在郑嵘怀里。


 

一众护卫、宫婢、医官拥着被郑嵘抱起的萧妍惊慌失措地去了,孟鱼跟随萧潜走去他居住的院落。

萧潜吩咐婢女烧水煮茶、给椅子换上松软的腰靠、去烧热地龙,继而又道:“罢了,你们都出去,本宫自己来做。”

他果然自己做。

孟鱼神情淡漠地看着他煮茶,加炭时灼伤手指;看着他放腰靠,多得几乎没有人坐的地方;看着他要去烧地龙,却意识到自己根本不会,于是讪讪地站着,对孟鱼道:“小猛,你抱上这个手炉吧。”

孟鱼挥手,随意择一处坐下:“本郡主又没有掉进水里,萧公子就不要瞎忙活了。”

萧潜点头,把手炉挨近孟鱼放下,坐在孟鱼对面。

“妍儿不懂事,”他干笑道:“你不要同她计较。”

孟鱼撇着嘴点头。

萧潜看她神情松弛,脸上更开心几分,身子前倾,轻声道:“小猛,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


 

他的开心写在脸上。

俊美的脸颊有轻微的红润,眼尾的睫毛翘起,说话时露出洁白的牙齿,没有半分伪饰。

之前为了助她避开郑嵘的剑,萧潜的衣裳被划破,此时能看到他胳膊上有一缕血痕。孟鱼顺手拿起桌上的药盒递给他,却见血液似被什么东西吸回去,只留下一条浅浅可见的红线。

她面色微变,想了想道:“我来也不是要看你,是想问你郑嵘的事。”

萧潜脸上漾开的笑缓缓收起,郑重道:“你不喜欢他跟萧妍订亲吗?”

若你不喜欢,本宫会阻止。

这话他没有说出口,但孟鱼懂了,她摇头道:“我不管他跟谁订亲,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


狡猾的人喜欢说半句藏半句,喜欢揣奸把猾、行若狐鼠。但孟鱼觉得不如直接问出口,不管对方的答案如何,他的神情和反应都做不了假。

萧潜神情疑惑下意识道:“自然是因为喜欢她。”

顿了顿,又说:“自然还因为她是梁国公主。在你们大弘,他虽然是陇右道盟主、宰相嫡孙,但因为不是读书人,以后前程堪忧。跟萧妍订婚,他起码可以做梁国的驸马。”

萧潜神情自得,以为自己说的绝无问题。

孟鱼不由得在心中称赞郑嵘。

真厉害,能把萧潜这么聪明的人哄得团团转。

前程这种东西,郑嵘是不屑一顾的。他也不是不能在朝为官,只是不喜欢不愿意罢了。

可他能让萧潜这么以为,必然是故意藏着他的本心。

会是什么呢?

孟鱼眉头微蹙索性把这件事放下,又道:“上次你送来的活蛊人礼物,本郡主还未谢你。”

萧潜脸色一白,幽幽道:“听说她自焚而爆,小猛你险些受伤。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了。”

在孟鱼印象里,萧潜不是恶劣无耻的人。可他把伤害过她的人做成蛊人送来京都,的确又恶心又可恶。

孟鱼寒着脸道:“蛊火烧到了秦王殿下的手,我是来要解药的。”

萧潜恍然抬头看向孟鱼。

要解药,为秦王殿下要解药。

这才是她踏入使馆来到这里的真实目的。

不是因为郑嵘。

不是气恼郑嵘的变心。

不是因为自己。

不是怀念他们两个的情意。

炭火上的壶水终于烧开,“咕噜咕噜”冒着热气顶开壶盖。

萧潜只觉得妒火从胸腹蔓延向上,在他脑海中轰然炸开,引得四肢百骸忍不住颤抖一瞬。他猛然起身,隔着茶桌倾身向前,捉住了孟鱼的肩膀。

“你为什么要对他好!”

滚烫的铜壶从茶桌上滚落,“咚”地一声掉落地面,刚刚烧沸的茶水四溅,孟鱼觉得小腿刺痛一瞬。

但她没有躲开。


孟鱼看着萧潜眼中的怒意,看着他狷狂崩溃的神情,看着他咬牙切齿青筋在额头拧成疙瘩的样子。

看着他一张俊美的脸变得狰狞。

她停顿片刻,继而安之若素道:“萧公子,本郡主和秦王殿下如何,与你有关吗?”

有关吗?

她是小猛时,是自己的恋人。

可她现在是大弘朝人人宠爱的乐阳郡主。

不,她仍是自己的小猛。

是肆意自在不屈不挠的小猛,是在千军中,在霞光下,向自己跑来的姑娘。

“小猛,”萧潜声音发颤:“我不想这样。”

“那便放开我,”孟鱼轻轻抽气:“你抓疼我了。”

他的手迅速放开,人却仍然是居高临下逼迫她屈服的样子。

“告诉我,”萧潜喉中几乎有了哭音:“到底要怎样,你才能不那么恼恨我。”

孟鱼看着他的眼睛。

她们离得那么近,近得她能看到他乌黑的眼眸和有些发红的眼白,这双眼睛曾经很清澈,曾经含着缱绻蜜意在月光下对她表白。

孟鱼心中疼痛一瞬。

到底为何,他成为这样的人。

“萧公子,”她轻声开口道:“那便不要做恶人,不要让无辜之人受罪染血。”

缓慢,又轻微,如同蛛网被风吹到一边,萧潜离开孟鱼直起身子。

“你知道的,”孟鱼又道:“我是睚眦必报小气的人,如今他因为你受罪,若你不主动给,我便会打回来,抢回来,不放过你。”

如同心脏被剜掉一块,萧潜下意识按住胸口退后一步。
沉闷的疼扩散开,窒息感席卷全身。

他所求不多,只是想要得到她罢了。

为了得到她,做一个恶人,甚至被万年唾弃又如何?

可她,为另一个男人来索药。


“稍等。”萧潜随手拿起一个青瓷小盏转过身,走到内室去。

这里是他日常住的地方,枕头下压着一个精巧的匕首。

匕首出鞘,猛然扎入手心。

深红色的血似乎依依不舍般,脱离他的血肉向下,一滴、两滴、终于连贯成雨线般,倾入瓷盏。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