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记忆与可怕的人性
故事 生活

灵魂绑架案"失控记忆与可怕人性"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钱三
2020-07-19 07:23
记忆,深藏在每个人的心底。

随着时光流逝,愈发弥足珍贵。

然而,这样专属个人的私密财富,它的安全性却不堪一击。

虽然少有人知,但你一定要了解,记忆绝非秘宝深藏。

对于一些别有目的的人而言,完全可以按照需要篡改或植入本不存在的记忆。

细思极恐。

如果连记忆都能被篡改,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变的?

列位好,我是钱三儿,今天我给列位带来的,就是一个关于记忆被修改的故事。

咱们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不过在故事开始之前,我强烈建议没看过上期我和一二三平遥之行故事的朋友,点击下方蓝字查看。


因为这期故事的里的女主角,正是上期故事里在客栈被吓得失禁的小姐姐。

2019年3月1日

失禁的小姐姐叫梦瑶,她是陪着她的富豪老爸一起来的我工作室。

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我估计她也认出了我,毕竟跟她在平遥见面到现在也不到三个月。

虽然她装作不认识我,但她面对我时躲躲闪闪的眼神却出卖了她,如果真不认识的话,至于一见我这么紧张么。

所以我虽然特想问问她平遥那晚“遇鬼”的事儿,但见她这副样子,也就没吭声。

这点儿眼力价儿我还是有的,说白了尿裤子对谁而言都不是啥光荣的事儿,更何况是她这样一身贵气的千金大小姐。

梦瑶的老爸赵总是山西人,资产过亿,现年六十六岁,膝下一儿一女。

梦瑶是妹妹,刚满二十,她哥哥赵康比自己大七岁,目前在老爸的公司里担任某个部门的总经理。

自从一年多前被确诊胰腺癌之后,赵总就把对于自己的身后事以及亿万家产的继承安排提上了日程。

这次来找我,也是通过朋友的介绍,希望我能帮他找到失散多年的私生子。

为此,赵总给我开出了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价码。

从助人为乐、慈悲为怀的高尚情怀出发,我欣然应允下来。

接下来,让我带列位一起,了解一下赵总这位失散多年的儿子的情况。

其实失散多年这个词并不准确,确切的来说,他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个儿子,甚至在他六十五岁之前,他根本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飘在外面。

赵总向我坦诚自己年轻时也算是个风流浪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作为年轻时就事业有成的青年新贵,他的身边自然不缺女人,而且他还非常注重对自己生命种子的管理。

那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因为哪个女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而惹出的麻烦。

不过他还是有一个交往时间比较长的女友,名叫孟洁

俩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最后还是因为孟洁对自己的疑心太重,总是担心自己会在外面乱搞,最终还是以分手而告终。

分手之后,俩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再后来,赵总就跟现在的老婆结了婚,先后生下了赵康和梦瑶。

而他这个从未谋面的儿子,赵总怀疑就是他跟孟洁的爱情结晶。

说起他知道有这个儿子的起因,还是挺邪乎的。

赵总一年多之前,开始频繁做梦,梦到自己年轻时的那些人和事儿,而在他的梦到的人中,孟洁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人。

不过梦中的孟洁早已经不复当年青春靓丽的容颜,而是变成了一位身材发福、皱纹满面的中年妇女。

而且在他的梦里,孟洁无论何时出现,她的身边总有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眉宇之间跟自己隐约有八分相像。

这样的梦境反复出现过多次之后,随着年龄增长越发相信宿命之说的赵总,开始意识到这可能是上天的安排。

安排他们父子相认。

来找我之前,赵总也安排了手下的人去寻找孟洁母子,但他们毕竟不是专业选手,好几拨人都是无功而返。

所以经过多方打听,靠着朋友的朋友的介绍和推荐,找到了我。

赵总在跟我签完委托协议之后,屏退梦瑶,拿出刘备白帝托孤的架势,拉着我的手眼含热泪地说钱老弟啊,请你多费费心,一定要把他们母子找到啊!俗话说年纪六十六,阎王要吃肉,我很担心自己熬不过这一年,如果不能在走之前见上他们母子一面,我怕是死不瞑目啊!

我赶紧安慰他,说现在科技发达了,阎王爷那边也得与时俱进,您安心配合医生治疗,我一定尽全力帮您找人!

2019年3月2日—3月26日

活儿是接下来了,但我心里知道,这活儿的难度绝对是一流的。

因为对于我要寻找的目标对象孟洁母子,我有且仅有的线索,就是孟洁这一个名字。

而我从赵总那里也无法获得更多的线索,只知道孟洁是云南人,当年在一家他经常光顾的饭店里做服务员。

那个年代信息技术不发达,对于个人身份信息的管理也不到位,孟洁就是如此,她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

赵总说他本来是想着找一下派出所的熟人,帮孟洁在当地落个户口的,可是他太忙了,光是让孟洁去登记了个信息,后来也没下文了。

直到二人分手,孟洁的身份证也没有办下来,他只知道分手后孟洁好像是回了老家,从那之后就完全断绝了联系。

时间跨度长达三十来年,而且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甚至连个身份证都没有。

单靠一个名字去寻找一个失散了三十来年的人,这在我进入这行以来,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不过我就是喜欢挑战,看在钱的份儿上,再大的困难也得想办法克服!

根据仅有的一点线索,我马不停蹄地赶赴赵总的山西老家,费劲周折地探访打听,终于找到了当年孟洁工作的那家饭店的老板。

老板也是年近七十岁的老人了,幸运的是当我跟他提起孟洁的名字,他居然还有印象。

一是因为孟洁南方人的身份,二是因为孟洁长得很漂亮,当年不少来他饭店吃饭的有钱男人都对孟洁展开过追求。

我从饭店老板那里获得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就是孟洁当年在饭店有个关系最好的朋友,女服务员小张。

找到这位已经五十来岁的张阿姨也费了不少功夫,当我向她打听孟洁的时候,她仿佛记忆的闸门被打开,跟我讲了不少她们俩人当年的故事,不过都对我的调查没啥用。

我问她孟洁跟赵总分手后去了哪里,张阿姨开始痛骂赵总没良心,说他狠心地抛弃了孟洁,而孟洁这女子也是傻,明明都怀上了姓赵的孩子,但就是倔脾气不告诉他,非得自己一个人回老家。

一看有门,我赶紧问张阿姨知不知道孟洁的老家是哪里?

张阿姨说哎呀那可记不清了,我只知道她是云南的,好像记得她说过她老家靠近边境,村子前面有条河,过了河就是外国了。

除了这些,张阿姨也给我提供不了更多线索了。

哦对了,我临走时张阿姨还告诉我,孟洁曾经跟她说过,她家村口的那条河还拐了个胳膊肘弯,小时候他们常在河里玩耍。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采用最笨的办法,在卫星地图上展开筛网式搜寻,专门找符合张阿姨描述的云南边境小村。

但这可是个工作量极大的活儿,因为云南本就是边境省份,跟它接壤的有缅甸、老挝和越南三个国家。

在长达几千公里的边境线上高山河流众多,想要找到这样的一个村子,难度不次于大海捞针。

于是我发动了我的徒弟一二三,加上我那已经退休的师父王五五,一块儿来帮我查找。

然而找到符合描述的村子还只是第一步,我们远在北京,与云南相隔万里,即便是找到了符合描述的村子,想要过去一趟也是非常不易的。

万一去了之后不是孟洁的老家,那就是白跑一趟,无论是时间还是精力上,都是非常大的投入和消耗。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我还联系了我云南的几个战友,他们在当地定居多年,人脉和关系都很广,有他们的帮助,我可以少走许多冤枉路。

跟我料想的不差,经过我们一番艰难的查找,本着不放过任何可能的态度,果然找出了一大堆“村前有河、河水拐弯”的边境小村。

我粗略估计了一下,想要把这些小村子全都走一遍,没有个两三个月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时候就得依靠我在云南那边的关系了,我把我们找到的那些村子名称和坐标发给他们,让他们帮我联系那些村子里的村委会,打听是不是有孟洁这么个人。

当然我也不能让他们白帮忙,我给他们一人转了两万块的茶水费,我在北京人暂时过不去,就当我请他们吃饭了。

至于他们怎么搞我就不管了,反正无非是朋友找朋友,关系托关系的事儿,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说。

然而这事儿的进度还是比我预想的慢了许多,一转眼一个多礼拜就过去了,云南那边没有任何的音讯。

一开始我还能理解,毕竟找人这事儿不是我那些朋友们的本职工作,人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所以我并没有去催。

但又过了几天之后,朋友们那边的消息反馈陆续传来,我们所提供的那些村子他们差不多查了一半了,没有任何的好消息。

我只能安慰自己别着急,同时也多多拜托云南的朋友们,让他们继续多费心。

说不急是假的,这段时间以来,失禁小姐姐梦瑶一直催我,并且让我每天都汇报进度。

因为赵总身体不好,所以这事儿由她全权代理,顾客就是上帝,我也没法儿,只能夹起尾巴作人。

眼看山穷水尽,突然柳暗花明,一天山西的张阿姨联系了我,并给我发过来一张孟洁年轻时候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孟洁送给她的,还是一张黑白照片,是孟洁在老家的时候拍摄的,上面有一行字:XX县XX照相馆。

我顿时如获至宝,有了这张照片的那行字,极大地缩减了我的调查范围。

经过比对,我果然发现在XX县有个符合条件的村子。

于是马上联系距离那个县最近的一位战友,让他想办法联系那个村子的村委会,看看有没有孟洁这个人。与此同时,我也没敢耽误,马上买了飞云南的机票,亲赴现场进行走访。

因为我有个直觉,这个村子肯定就是孟洁的老家。

2019年3月27日—4月3日

我下了飞机一开机,就收到了朋友发来的信息,对上了!

从接到委托到现在,整整过去了二十五天,简直太不容易了!

马不停蹄地赶往那个村子,我见到了前来迎接我的人,自称孟洁外甥的一个中年男人。

他跟我说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孟洁早在三年多前就去世了。

好消息是他跟我回忆说,孟洁当年从外地回到村子的时候,的确是怀着孕的。

虽然他当年只有十来岁,但他也能看出孟洁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加上她还没结婚就大了肚子,在村子里也被邻居议论纷纷。

后来孟洁在村子里待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再次离开了。

但他听自己父母说,孟洁后来去了版纳,并在那里生下了一个男孩儿。

我心里开始一阵激动,这么多天的辛苦没白费,终于对上了。

孟洁的外甥还告诉我,孟洁在孩子百日之后,带着孩子回来过,并把孩子委托给了他的父母,因为她实在是养不起。

把孩子留在老家之后,孟洁再次离开了,她从边境上偷渡出去,经过缅甸最后去了泰国。

孟洁后来从泰国联系过家人,说在那边安定了下来,还嫁了人,让家人不要担心她。

三年多之前,孟洁在泰国那边的家人发来消息,说孟洁得病去世了。

我问孟洁外甥,知不知道孟洁的孩子现在在哪儿?

他告诉我说当年他家的条件也很不好,父母也负担不起多余的孩子,于是就把孩子送人了,但那家人后来又把孩子给卖了,所以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

尽管线索又一次断了,但我并没有感到丧气,因为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最起码说明赵总的梦是真的,他和孟洁真的有个儿子。

2019年4月3日—4月9日

这段时间的调查相对就容易很多了,我先是找到了孟洁姐姐一家把孩子送人的那家人,花了些功夫,从他们那里知道了从他们手里买孩子的人。

接着顺藤摸瓜,一路查下来,最后惊讶地发现,那孩子最后竟然辗转被卖到了山西!

看来真是冥冥之中自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他在漂泊了大半个中国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那孩子如今姓高,名叫高辉。

高辉已是三十来岁的壮年了,在查到他的身份和住址之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父子相认就是赵总他们的家事了,我已经完成任务了。

于是整理了调查的资料,我亲自来到赵总位于北京的家里,向他报告这个喜讯。

我赶到的时候,失禁小姐姐梦瑶也在。在获悉我的调查结果之后,赵总自然是喜不自禁、老泪纵横,梦瑶也是非常高兴,甚至给我的感觉是她要比赵总还要兴奋。

赵总当场就要给我结尾款,梦瑶说不急,您先安排时间跟高辉见面,然后各自采集血样进行DNA检测,万无一失之后再给他结账不迟。

赵总连连点头称是,说我这一激动就失态了,还是闺女你考虑得周全。

2019年4月13日

这天我的工作室突然有一位不速之客到访,居然是赵总的儿子赵康。

他开门见山地跟我说,让我找个理由,去跟他父亲赵总说那个高辉是假的。

只要我同意帮他这个忙,他按照赵总给我开的价码,三倍给我。

我说小赵总啊,您凭什么这么说,我知道您跟妹妹梦瑶的关系不好,但为了争家产,您也不用这么拼吧?

再说了,您这会儿来找我已经晚了,梦瑶刚刚告诉我,她已经安排你家老爷子跟高辉见了面,还比对了DNA,全都对上了!

赵康冷笑一声,说看来你还是做了些功课的。

我说那是自然,接到像您父亲这样的大客户的活儿,我当然得好好调查调查,要不然不知道水多深就一个猛子扎下去,回头上不了岸可就惨了。

我的这番话并不是瞎说,在接到赵总的委托、展开正式调查之前,我先是对他的家庭情况摸了摸底。

赵康和妹妹梦瑶的关系从小就不好,俩人不是掐架就是干仗,非常的不和睦。

赵康的母亲其实偏爱赵康,她在去世之前,曾经跟赵总有过交代,让他将来在分配遗产的时候,尽量多照顾赵康,因为他将来才是继承家业并发扬光大的人,所以他应该多分,和梦瑶的比例最起码得是八二开。

但在赵总去年癌症确诊后的遗嘱里,赵康通过他爸身边的秘书得知,自己和妹妹的比例是7:3。

这让他觉得难以接受,所以跟妹妹本来就不好的关系变得更差了。

为此他没少跟赵总闹,于是招致赵总对他的不满,以至于找私生子这样的事儿都是让梦瑶陪着,都不带他。

有了这些摸底的情况,所以我对赵康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就是害怕自己老爸突然再多一个儿子,这样的话将来分遗产,自己的份额又要被稀释了。

然而赵康接下来跟我说的一个秘密,却让我在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心底也产生一丝深深的恐惧。

这个秘密,是赵康的母亲在去世之前告诉赵康的。

他其实并不是赵总的亲生儿子。

母亲告诉他,赵总在跟她结婚之后,好几年也没要上孩子,于是她建议赵总去医院检查一下精子。

因为赵康母亲一开始怀疑是自己的问题,所以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自己一切正常。

但赵总是个非常要面子的人,他坚持认为自己没问题,所以拒绝了妻子的建议。

无奈之下,赵康母亲在一次二人的行房过程中,偷偷采集了丈夫的精液,拿到医院进行化验。

结果发现赵总的精子成活率极低,正常夫妻生活是不可能受孕的,必须通过试管技术。

检查回来的赵康母亲把这一事实告诉了赵总,并建议他接受治疗,同时配合自己实施试管受孕。

但那天赵总正好喝多了酒,一听这个就暴怒起来,痛骂妻子背着自己干这样的事儿,让自己没面子,而且还坚称自己没有问题。

婚后一直低眉顺眼的赵康母亲终于也爆发了,跟他吵了起来,结果赵总盛怒之下还动了手。

这件事儿后,赵康母亲的心彻底凉了,本来她就知道赵总在外面彩旗飘飘,强忍了这么多年,一直想着生一个孩子巩固自己的地位,没想到竟然是这番下场,于是病倒了。

她在去医院看病的时候,跟医院的一个相熟的男医生好上了。

出于报复的心理,她给赵总戴了绿帽子,结果竟然怀孕了。

一开始的惊慌失措之后,她冷静下来,决定将错就错,把孩子生下来。

于是她主动向赵总承认错误,并向赵总承诺以后再也不瞒着他去做检查了,然后重新跟赵总睡到了一个房间。

一段时间过后,她故作惊喜地告诉赵总,自己怀孕了,他的身体没有问题!

赵总本来就非常刚愎自用,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问题,所以他压根儿没有多想,高兴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于是就有了赵康。

有了赵康之后,他母亲断绝了跟那个医生的关系,但随着赵康长大,赵总突然想要个女儿。

那个时候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多次造人失败之后,他不得不接受自己身体不如当年的事实,于是主动跟妻子说要不然咱们用试管生一个吧。

自觉亏欠的赵康母亲只好配合他,开始了痛苦的促排卵治疗,最终有了梦瑶。

听完赵康的讲述,我深感震惊,没想到赵总家里的事儿竟然这么乱。

但我还是跟他说你爸跟孟洁那会儿还年轻,没准儿他的不育症那时候还没有那么严重呢。

赵康冷冷地看着我说这话你说得没有一丁点儿底气,我建议你还是好好查查吧,尤其是我的那个妹妹,别看她岁数不大,但是论心机和城府,我自认不是她的对手。

2019年4月14日

被赵康这么一闹,原本很笃定的我也有些心里没底了。

我开始想起在我告诉赵总找到高辉的那会儿,梦瑶表现出比他还高兴的那个状态了。

当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没有多想,现在回头来看,像梦瑶这样的富家千金小姐,跟自己从小长大的哥哥都不对付,怎么可能对一个素昧谋面、甚至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哥哥那么上心呢?

加上她在平遥的那会儿“遇鬼”被吓失禁的事儿,我也一直想跟她了解一下,所以我经过考虑,决定先暗中查一下她。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采取跟踪盯梢的手段,而是联系了我的技术支持,黑客老K。

让他通过网络黑进梦瑶的电脑,好好查一查这个小姑娘,看看她平时的兴趣爱好、朋友圈子和活动轨迹等等。

2019年4月21日

老K的手脚还是一如既往地麻利,他很快就给我发来了他整理的关于梦瑶的资料。

我坐在电脑前,点起一支烟,开始翻看那个巨大的压缩包里的文件。

越看我越觉得梦瑶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跟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一样的是,她不爱自拍、也不爱包包和奢侈品,而是对于投资理财和企业管理有着极大的兴趣。

她所关注的一些东西,在我看来都觉得艰深晦涩,看来他哥赵康对她的评价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继续看下去,一个名为“开房及出行记录”的文件夹引起了我的注意。

把文件夹打开,里面是一个很大的Excel表格,详细记录了梦瑶好几年的开房和搭乘飞机等公共交通工具的记录。

到底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梦瑶从十几岁开始就变身空中飞人,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国外的热门景点也差不多都走遍了。

我突然心念一动,将记录翻到我和她在平遥相遇的那个时间,查看她在当地的入住记录。

然而在那个时间,我却没有发现任何记录,这让我十分纳闷。

我马上再次联系了老K,让他帮我查一下梦瑶当时所入住的那家客栈,那天晚上她所住房间的登记信息。

老K发来的结果让我再一次震惊了。

2019年4月22日

我给徒弟一二三交代了一项任务,盯梢高辉。

之所以这么干,是因为老K给我发来的信息显示,梦瑶在平遥客栈的登记信息是个男人的名字。

高辉。

如果说这只是个巧合,打死我都不信。

所以看来这个高辉非但跟梦瑶早就认识,而且俩人之间的关系也绝对非同一般。

于是跟踪他就非常必要了。

一二三是跟踪盯梢的天才,这活儿交给他再合适不过了。

2019年4月27日

一二三溜溜跟了高辉四天三夜,终于有了惊人的发现。

高辉这天晚上参加了赵总举办的一场家宴,因为赵总专门定好了正式认亲的日子,所以这场家宴只是一个小规模的聚会。

估计赵康还在为赵总的寻亲之举而耿耿于怀,而且无法接受突然出现的“亲兄弟”高辉,所以他并没有出现。

一二三盯着高辉从饭店出来,影子一样的跟上了他。

然而没走出多远一二三就发现自己有伴儿了—出现了另一拨跟踪高辉的人,不过那拨人并没有发现一二三。

关键时刻一二三的脑子还算好使,他马上意识到那拨人是赵康派来的,看来赵康是摆明了要跟高辉死磕下去了。

一二三不动声色地继续跟,结果发现高辉的车子没多久就开始频繁变道刹车,很明显这是发现了自己被人跟踪了。

没多久高辉的车子就在路边停下了,赵康的那拨人一看暴露了,没法儿再跟了,只好掉头离开了。

这下倒是方便了一二三,这小子骑了一辆电动车,愣是没让高辉发现,七拐八绕地最后来到了另一家饭店。

一二三一看饭店名就高兴坏了,那家店他刚毕业那会儿在后厨实习过,跟大厨认识。

一二三直接来到后厨,跟大厨说明来意,然后换了一套服务员的制服,客串起了端盘子的服务生。

来回送了几趟菜,一二三已经发现了高辉的踪迹,他进了一间包房。

一二三找到负责那个包房的服务员,打着大厨的旗号跟她打听里面有几个人。

服务员告诉他里面只有俩人,一男一女,女的比男的先到,等那男的半天了。

一二三赶紧掏出手机,给那服务员看他手机里梦瑶的照片,问她是这个女的么?

服务员点头说是,还告诉一二三那男的一进门俩人就抱一块儿了,像是很高兴的样子,似乎是在庆祝什么。

一二三加了服务员的微信,直接给她转了一千块钱,说里面那个男的是我姐夫,我姐一直怀疑他在搞外遇,我其实是来跟踪他的,你一会儿进去送菜的时候帮我偷拍一段视频行么?

说完他拿出随身带的一只无线针孔摄像头,简单给服务员说了使用方法。

服务员在金钱和正义感的双重驱使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一二三的请求,顺利的帮一二三拍到了包房里的视频。

视频里,梦瑶和高辉俩人坐在包房里的沙发上,梦瑶斜着靠在高辉的怀里,跟他说亲爱的没想到咱们的计划这么快就实现了。

高辉笑着说关键是你爸找的那个姓钱的也挺给力,这么快就能查到我,我一开始还担心你爸找的人太笨呢。

梦瑶娇嗔了一声,对高辉说是咱爸,以后你可得多注意点,别说漏嘴了。

说完她又想起什么似的,对高辉说亲爱的其实我一直有点担心,那个姓钱的在平遥的时候见过我,我这心里总不踏实。

高辉说你怕啥,再过一个礼拜就正式认亲了,DNA的检测结果在那儿摆着,只要老爷子把遗嘱一修改,咱俩的份额加起来就远高于赵康了,等老爷子百年之后,咱们就把他的份额全都吃掉,也算是给你出出从小到大的这口气。

梦瑶也高兴起来,说我爸的产业如果真的交给赵康,那个草包败家子肯定早晚把家底儿造光。

高辉说所以啊,这把家产发扬光大的任务就得你来完成了,说真的,你真是我见到过的最厉害、最有心机的女孩子。

梦瑶哈哈一笑说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你才厉害呢,这次的计划如果没有你教给我的催眠术,一切全白搭。

2019年4月28日

视频看完后我一夜没睡。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一番辛辛苦苦的调查,居然一直是身在梦瑶和高辉设的局中。

都被人骗了还替人数钱,说的就是我啊!

事到如今,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清楚了。

梦瑶和哥哥赵康不睦,于是她伙同自己的情人高辉设了一个局。

高辉教给了梦瑶催眠术,让梦瑶给赵总催眠,并在他进入潜意识状态时,给他灌输他还有个私生子的记忆。

等赵总对此事信以为真,然后他们就撺掇赵总找一个私家侦探,帮他找儿子。

于是我就成了被他们利用的一杆枪。

但我也有很多的疑点。

首先就是梦瑶他们是如何骗过我的?

我自问调查的过程严丝合缝,没有不靠谱的地方,除非他们处心积虑,买通了许多当事人,给我提供了假信息。

其次,高辉的DNA检测是如何跟赵总匹配上的?

我猜测一定是梦瑶捣的鬼。

最后,梦瑶是如何知道赵总年轻时跟孟洁的那段往事的?

按照赵总的说法,这事儿是他年轻时候的一场心病,谁都没提过。

琢磨了大半天,我觉得所有的谜团都必须要从那个高辉的身上来进行突破。

但我心里很清楚,这个高辉不好对付。

能够精通催眠术并篡改他人记忆的,绝对是个高手,我自认在这方面的造诣远不如他。

如果正面刚起来,到时候很可能连我自己也折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2019年4月29日

魔高一尺,就须道高一丈。

我找到了我师父王五五,让他联系他的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祖黑六爷。

在我的印象里,黑六爷是个无所不能的人物,虽然他比他的徒弟王五五还小二十来岁,但只要他能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尤其他精通我们暗度使的种种秘术,其中就有“摄魂术”一法。

我在暗度使谱里看过关于摄魂术的记载,非常类似于今天的催眠术,但比催眠术更加玄妙。

但黑六爷也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早已退休,这些年里我见他面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能不能联系上他是个最大的未知数。

2019年5月2日

跟王五五打完电话的第三天,黑六爷出现在了我的工作室门口。

他还是一如往常的瘦削苍白,面无表情。

我赶紧把黑六爷让进屋,又是看座又是斟茶,忙活不已。

黑六爷冲我摆摆手,说不用忙活,直接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于是我就把这次接手的活儿从头到尾讲了一遍,重点说了那个会催眠术的高辉。

黑六爷听完,脸上难得的出现一丝微笑,说了句有点意思,待我会会他。

2019年5月4日

黑六爷出山,果然不一般。

这天我跟王五五还有一二三都在工作室等消息,突然盯着电脑的一二三发出一声惊呼。

我们凑过去一看,原来是黑六爷发来的一封邮件。

邮件里是一个加密的网络地址。

解密后登录进去,发现是一段视频。

镜头里是坐在一把椅子上的高辉,他的目光焦距涣散,一看就是被人催眠的状态。

然后就听到黑六爷问话的声音,他问一句,高辉就答一句。

一问一答,清晰明了。

很快我之前的那些疑点就全都解开了。

原来这场催眠篡改记忆、争夺家产的棋局幕后的真正策划者另有其人,高辉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实施者而已。

而那位棋局的策划者,居然是个比高辉还小了几岁女人。

但她的辈分可一点也不小,她是高辉的后妈。

故事还得从三十年前说起。

时间回溯三十多年前

那时候的孟洁,还只是个饭店的服务员。

因为长得挺漂亮,经常光顾的赵总常爱跟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做我女朋友吧,我把你弄到我家矿上来上班,一个月给你开两千块钱。

三十年前还没有“包养”的说法,但对于那个一个月五百块钱都算是高薪的时代而言,一个月两千块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但孟洁回应赵总的,永远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她不仅丝毫不为所动,相反还流露出对他的鄙夷。

这让在女人身上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障碍的赵总深感挫败,但同时也让他对孟洁这个小姑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让赵总和孟洁最终走到一起的起因,来自于一场意外。

有一次赵总又到孟洁打工的饭店请客吃饭,因为宴请的是重要客户,这场饭局一直持续到很晚才结束。

等孟洁去收拾包房的时候,发现赵总已经喝多了,趴在桌上睡着了。

孟洁叫醒了赵总,说我们要打烊了,赵总睁开朦胧的醉眼,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要走。

孟洁看他路都走不稳了,出于好心就问了句你这样了还能开车么?你的司机呢?

赵总这时才认出孟洁来,说原来是你啊,你个小姑娘不答应做我女朋友就算了,但不要小瞧人,我再喝半斤也能开车回去!

那个年代有汽车的人极少,而且酒驾也不像现在这么严格,孟洁看他说得这么笃定,也没再说啥,目送着赵总踉踉跄跄地离开了。

装逼一时爽,打脸火葬场。

赵总开车回家,从饭店出去没多远就撞到路边的水泥墩,车子侧翻下了路基,他本人则受伤昏迷了过去。

正值深夜,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加上又是冬天,如果没人搭救的话,即便车祸的伤没什么大碍,冻一晚上也能把人冻死。

也是合该俩人有缘,赵总出车祸的地方,正是孟洁每天晚上下班回住处时的必经之路。

孟洁收拾完包房,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路边沟里失事的汽车,即便不看车牌,她也一眼认出了这辆熟悉的车子正是喝多了酒的赵总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孟洁马上冲下路沟,把浑身是血的赵总从驾驶室里拽了出来。

她用尽吃奶的力气把赵总拉扯上大路,想拦一辆车带他去附近的医院,可等了半天别说车,连个人影都没有。

眼看着赵总呻吟的声音越来越低,孟洁意识到再拖下去很有可能真出事儿了,于是一咬牙,硬生生把赵总扛了起来,朝着距离一公里外的医院走去。

天知道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孟洁一个南方小姑娘,是以怎样的毅力,扛着比自己重几十斤的一个大男人,走了多远的路才遇到好心人帮忙,最后把赵总送进了医院。

因为抢救及时,赵总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又回来了。

等他伤好出院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饭店,向救命恩人孟洁表示感谢,同时正式向孟洁提出要追求她。

孟洁说那种情形下谁都会救人的,但我绝对不会跟你交往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那时候的赵总年轻多金,身边的女人走马灯似的一直不断,他自然知道孟洁看不上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他当即就像孟洁表示,自己今后只追求她一个,其他的女人他看也不会再看一眼了。

要说赵总也个狠人,从那以后,他果然改掉了自己拈花惹草的毛病,而且只要是没事儿,天天就往孟洁的饭店跑,几乎是追着她屁股后面转。

时间长了,孟洁看到了赵总的改变,也体会到了他的用心。

她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没有那么多的心机和城府,既然有个男人真心对自己好,慢慢的,她对赵总的成见也逐渐淡了,并且从内心慢慢接纳了赵总。

再后来,当两个人真正走到一起之后,赵总斥资把孟洁工作的饭店买了下来,让孟洁成了新饭店的老板娘。

可以说,那段时间,是孟洁最为幸福的时光。

然而美好都是短暂的,就在孟洁想跟赵总开始谈婚论嫁的时候,她发现赵总其实并没有想着要结婚。

他的世界里永远都只有生意、合同和金钱,女人对他而言,充其量只是附庸而已。

哪怕是被他辛辛苦苦追求到手的自己,在时间长了之后,对他而言也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孟洁还多次在赵总酒醉回来之后,在他的身上闻到陌生的香水味,在他的衬衣上发现各种颜色、各种长度的女人发丝。

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孟洁想要的,她非常苦闷,可她也无力改变,那段时间里只好每天借酒浇愁。

一天孟洁又喝了酒,正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发呆,突然经常见不到面的赵总回来了。

他一看到一身酒气的孟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数落了孟洁一阵子。

孟洁本来心情就不好,于是就跟赵总吵了起来。

吵着吵着就扯到结婚的话题上,赵总盛怒之下说了句老子就特么没想过跟你结婚!愿意在这个家待着就待,待不了就滚!

孟洁气得跑了出去,一个人哭着冲到大街上,却茫然不知该往何处。

于是她又找了一个路边的小饭馆儿,要了几瓶啤酒喝。

结果等她喝醉之后,踉踉跄跄走在僻静小路上的时候,被尾随她的坏人拖进小巷子里奸污了。

事后孟洁的酒也醒了,她吓得不知所措,也根本没有看清强奸自己的人是谁,于是只好先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她发现赵总已经不在了,她把所有的衣服脱掉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拼命地洗澡,皮肤都搓破了……

然而最让她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多月后,孟洁发现自己怀孕了!

而近两个月来她都没有和赵总同过房,这让她怕得要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些事她谁也不敢告诉,只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小张说过。

小张劝她悄悄把孩子打掉,但孟洁却觉得自己被别的男人玷污,还有了他的孩子,自己配不上赵总了。

于是她谁也没告诉,自己一个人买了火车票,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结果回到老家之后,得知妹妹未婚先孕的姐姐姐夫一商量,直接带着孟洁找了家私人诊所,强逼着她做了人流手术,把那个孩子给打掉了。

打掉孩子之后,孟洁心灰意冷,也不愿在国内待着了,于是跟着偷渡的蛇头,通过老挝去了泰国。

孟洁在泰国的日子过得很辛苦,为了生存下去,她不得不委身于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老男人,并生下了一个女儿。

孟洁给她起了个名叫念中,代表着怀念中国的意思。

随着念中长大,出落得亭亭玉立,但多年的辛苦生活摧垮了孟洁的身体,她得了癌症。

弥留之际,孟洁跟念中说了自己的往事,最后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世界。

念中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多年跟着母亲的坎坷生活让她很早就成熟起来,得知母亲当年的遭遇之后,念中就暗暗发了个誓,若有一天她能回到中国,她一定要报复当年抛弃自己母亲的那个男人!

机缘巧合,念中认识了来泰国投资考察的高辉,高辉开始追求念中。

而念中也看中了高辉的经济实力,并借助高辉来到了中国。

但让高辉没有想到的是,念中并没有成为他的女人,反而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后妈。

念中的厉害不止于此,她在泰国的时候跟一位高人学过催眠术,为了不让高辉对自己报复,她催眠了高辉,把高辉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在中国立足之后,念中很快就查到了赵总的下落,于是她的报复行动就正式开始了。

她利用帅气的高辉拿下了梦瑶,然后撺掇梦瑶对赵总进行催眠,让他相信自己还有个未曾谋面的儿子。

接下来,她让高辉进行了微整容手术,让他变得跟年轻时的赵总有七八分相似。

接着,她找到了母亲孟洁年轻时最好的朋友小张,也就是给我提供线索的山西张阿姨。

她对张阿姨也进行了催眠,这样无论是谁调查到张阿姨这里的时候,她都会说出跟我说的一模一样的一番话来。

再然后,念中来到了母亲孟洁的老家,找到了自己的大姨一家。

不过她没有用催眠的法子,而是直接给了他们一大笔钱,并告诉他们如果将来有人来调查孟洁当年的事情,该如何如何应对。

打通这一切之后,念中还如法炮制,伪造了一些关键的证据,买通了一些关键的证人,正是这些证据和证人引导我,一步步把我引到了错误的方向,找到了假儿子高辉。

至于高辉的DNA,他在视频里告诉黑六爷,其实赵总的血样让梦瑶掉了包,换成了高辉老爸的。

事情至此,终于真相大白。

直到最后,我也没有见过念中。

不过我听王五五说,黑六爷去跟她见了一面,劝她放下执念,就此收手。

至于赵总和高辉的认亲,在我把整理好的调查材料发给赵总之后,自然也就流产了。

赵总因此住进了医院,但好在医生说他只是气急攻心,身体并没有其他的大碍。

这场调查就这样在一片纷繁复杂中结束了,但故事本身并没有结束。

自认为成功了一辈子的赵总,没想到在人生的最后时刻,等来了命运对自己的回报。

而在这个家庭里的兄妹二人,他们未来的路要怎样走,也仅取决于他们自己的选择和行动。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只能祝福他们一切安好吧。

后记:

最后,解密一下梦瑶在平遥客栈遇鬼事件吧。

其实也很简单。

那次去平遥是梦瑶陪着赵总会山西老家,高辉在暗中跟随。

因为那时候梦瑶对催眠术的掌握还不是很好,所以她就跟赵总说自己想去平遥看看,实际上是去跟高辉私会。

在平遥客栈的那晚,高辉跟梦瑶闹着玩,互相讲鬼故事。

梦瑶是个很厉害的姑娘,一般的鬼故事吓不到她,于是她说不刺激,要不你催眠我试试吧。

于是高辉就催眠了梦瑶,并给她讲了个房子里死过小孩子的故事。

梦瑶真的被吓到了,而且吓到失禁。

她清醒之后很生气,跟高辉吵了一架,气得高辉天还没亮就开车离开了平遥。

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看到高辉的原因。

高辉走后,梦瑶的气没处撒,于是就跟客栈的老板吵了一架,正好被我听到了。

所以我才想出那么个梗来吓唬一二三。

PS:

这期的故事就是这样了,希望列位看得尽兴,能够喜欢。

最后,列位千万别忘了“转发微信

拒绝白嫖,从你手指的轻轻一点开始!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