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禁少女
故事 生活

民宿里的失禁少女,一场由三岁男娃实施的绑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7-18 09:01
经常出门的人可能都听过一些关于住酒店的忌讳,比如不要住尾房或正对楼梯的房间等。

尾房就是指走廊尽头的房间。

按照忌讳的说法,尾房不建议住是因为一般入住率较低,人气较弱,阳气不足,容易积聚邪祟

我从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甚至有时候还专门挑尾房住,为的就是图个清静。

今年春节前的腊月时分,我和徒弟一二三去了趟山西平遥古城,住在了古城里的一家客栈。

客栈装修得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十分具有当地的民俗特色。

本来客栈的地点就挺僻静了,可我为了图清净,坚持要了间尾房,结果还真的出事儿了。

一二三睡到半夜突然惊醒,因为他住的房间里……

闹鬼!

具体是何番究竟,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平遥古城城墙)

说起这趟平遥之行,完全就是临时起意,说走就走。

毕竟忙活了一年,身体累,心更累。

嘀咕这话的时候,正好我徒弟一二三也在。

他兴冲冲地跟我说师父要不咱去平遥古城吧,听说那地儿不错。

我说去平遥有啥意思,再说谁说要带你出门了?我自己一人儿多逍遥自在。

一二三撇撇嘴说师父你该不会是想出去搞艳遇吧,怕带着我不方便?

说完就从包里摸出一盒上好的祁红,叹口气说这茶我本来是准备送你的,既然你不愿带我去,我还是拿回去孝敬我爹吧。

我一把抢过来说你爹明明爱喝咖啡,这东西送他不合适!就去平遥吧,反正就两三天时间,也去不了啥远地方。

见我同意了,一二三马上掏出手机要定酒店,生怕我反悔。

我说不用定,这会儿去平遥是淡季中的淡季,游客很少,酒店客栈什么的等到了之后看到合适入眼的,直接现场定就行。

一二三吐吐舌头说还是师父您有经验,一看平遥就没少去,都说古城容易有艳遇,您一定也没少遇吧?

我抬手就是一个脖儿拐。

敢开师父的玩笑,挨揍是必须的。



(夜色下的平遥古城)

在平遥游玩的过程没啥好说的,我俩一不购物、二不游览收费景点,主要还是吃。

逛吃逛吃,我带一二三品尝了平遥牛肉,碗秃则和栲栳栳等等等等,酒足饭饱。


咱们直接说我俩回客栈睡觉的事儿。

别误会,我开了两间房,各睡各的。

不是不差钱儿,而是我实在忍不了一二三的呼噜。

我找的这家客栈藏在一条幽深的胡同里,外墙古旧斑驳,一看就有年头了,里面的设施什么的看起来也都很陈旧。

不过这都不重要,我最看上的是它的僻静,几乎没有什么人住。

我平时的睡眠不太好,所以不太愿意住那种人太多的地方。

其实一二三不太愿意住这儿,他更希望去住规模更大、装修更豪华一些的酒店。

我说你想住哪儿我不拦着,我就住这儿,你明天早上来这里找我就行。

一二三说师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得跟着您了,我只是觉得这地儿有点儿破,怕您住不惯嘛。

我说去你的,大车店我都住过,到底是谁住不惯?你要再哔哔就去别地儿住去。

客栈是那种典型的山西院落,从前台穿过去,是个狭长的天井,天井里摆着石桌石凳,还有一口大水缸。

因为是冬天,缸里面的水都结了冰,睡莲也早已凋零,只剩下几根干枯的茎秆。

天井的北侧是一座二层小楼,楼上楼下一共十几间客房。

看过房间办理入住,我主动要求老板给我开二楼最顶头的俩房间,也就是尾房。

一二三低声劝我,说师父你换间房吧,我听别人说最好不要住尾房的。

我有些不高兴地瞪他一眼说你小子小小年纪怎么这么迷信?

这些狗屁理论都听谁说的?你师祖王五五吧!多跟他学点有用的,少学这些个封建糟粕!

说完继续让老板给我开走廊最顶头的房间。

老板明显犹豫了一下,说今儿没啥人住,要不您住得离楼梯这边近一点?

我摇头说没事儿,我这人就喜欢清净,您就按我要求的来吧。

拿东西上楼,我选择住了尾房,一二三住在我的隔壁。



(客栈房间的门锁还是这种样式儿的)

一二三倒是对这种门锁很感兴趣,说师父这门锁有意思诶,让我想起了我爷爷家的四合院儿。

不过他刚进房间放下东西,就不说这门锁好玩儿了。

因为这样的门是没有内锁的,晚上睡觉想锁门的话,只能是从里面用插销把门插上。

不过木门的年头太长了,有些变形,一二三房间的那扇门死活插不上。

我建议他去找老板换间房,要么就跟我换换,他来住尾房。

但一二三想了想拒绝了,说没关系,房门外面挂着这么厚的棉门帘,就是开着门也不冷,再说客栈本来就没啥人住,刚才我上楼的时候看过了,整个二楼就咱俩人,所以我还是挨着您住就行。

这家客栈虽然设施老旧一些,甚至连门插都不好使,但还是有个好处的,暖气烧得特别热,很是舒服。

一二三先是在我屋里跟我聊了会儿天,不到十点钟就哈欠连天,让我撵回去睡觉了。

结果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我在房里品着祁红抽着烟,iPad上的权游看得正带劲,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心说这客栈看着挺正规的啊,怎么也有人半夜来敲门?而且还敲这么急,服务意识太差了。

于是挺没好气的冲门外吼了一声说睡觉了,别敲了!

这时就听一二三的声音道,狮虎是我,你开下门呗。

熟悉一二三的朋友都知道,这孩子一紧张激动就大舌头,把师父喊成狮虎。

我一听他这是有事儿啊,于是赶紧开门。

只见一二三身穿秋衣秋裤,裹着被子,踩着拖鞋,门一开就跳了进来。

我说大半夜你不睡觉整啥幺蛾子呢?

一二三小脸儿发白,说话也哆哆嗦嗦的,跟我说狮虎,我……我那屋里好像……闹鬼!

闹鬼?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因为我从来都不信什么鬼神之说。

不过看着一二三吓得那副可怜样,我克制住了往他屁股上踹一脚的冲动,拉过椅子坐下来,对他说来吧,好好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个闹鬼法?

一二三连喝了好几杯热茶,终于定下神来,跟我讲述了闹鬼的经历。

我们住的客栈是山西传统装修风格,睡的是炕,上面还摆着炕桌。

一二三回到自己房间之后,简单洗漱了下就上炕了,躺在被窝里玩手机。

玩着玩着他就困了,半梦半醒之间突然瞟到炕角有个穿花棉袄的小男孩儿,大概两三岁的样子,正在那儿趴着玩。

一二三吓了一跳,坐起来问那小孩儿咋进来的,小孩儿没说话,自顾自地玩儿。

一二三回头看了眼自己的房门,门虚掩着,有条门缝,估计这小孩儿就是从门缝里爬进来的。

他以为是客栈老板的孩子,于是问小孩叫什么名字?

小孩说了俩字,不过是山西方言,一二三没听明白。

他对小孩说你赶紧回家吧,哥哥要睡觉了,可小孩死活不走,于是他就把小孩抱下了炕。

正想着穿衣下楼,把孩子送给客栈老板,结果一岔神儿的功夫, 突然听到门响了一下,一回头发现小孩儿不见了。

一看小孩儿走了,一二三也没多想,倒头接着睡。

刚睡着没一会儿,他突然觉得冷,于是准备起来加床被子。

结果一睁眼,发现那个小孩儿居然又回到了炕上,还在炕脚那儿趴着玩。

一二三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是没关门,小孩儿趁他睡着后又回来了,于是再次把小孩儿抱下炕,并把小孩儿抱出门,对他说赶紧回去找爸爸妈妈。

然后回屋把门关好,想了想拉过一把椅子把门顶死,然后重新回到了炕上。

然而一二三又睡着没一会儿,突然感到脖子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发紧,睁眼一瞧,又是那个小孩儿!

此时他正站在炕边儿上,两只小手儿掐着自己的脖子。

一二三大叫一声,蹭的一下子就从炕上跳了起来,膝盖磕到了炕桌,一阵剧痛之后,这才发现是自己做了一个梦!

屋里的门关得好好的,没有用椅子顶着,也根本没有什么花棉袄小男孩儿。

不过他还是吓坏了,因为方才的梦境太过真实了,他觉得肯定是闹鬼,说啥也不敢睡了,于是就裹着被子投奔我来了。

我听着心里暗暗发笑,不过就是个梦而已,看把你小子吓的。

于是安慰他说,这无非就是个梦而已,很有可能是你头一回住这样风格的客栈,睡觉前潜意识里有了些联想,赶紧回去睡吧!

可一二三无论如何也不走,非得要留下来让我跟他作伴儿。

我实在拗不过他,跟他说你不走可以,不过别跟我睡一个炕上就行。

说完我去洗漱完毕,上到炕上拉过被子倒头便睡。

不过我睡觉特别轻,有点儿动静就会醒,加上有一二三在,所以根本睡不着。

于是我就看一二三,发现这孩子裹着被子蜷在沙发上,强睁着一双迷离的眼睛,拿着手机举在眼前。

我觉得他的这个姿势很好笑,明明困得要死了,却还尽力死撑。

一会儿他的眼睛终于闭上了,紧接着手一松,手里的手机啪的掉在脸上,把自己瞬间砸醒。

然后他揉揉眼睛,继续把手机举在眼前,等着下一次的撞击。

我顿时明白过来,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让自己不会睡着,不睡着也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可怜的小样儿搞得我是哭笑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刚五点多钟,天都没亮呢,一二三就把我喊醒,跟我说师父咱走吧,回北京去吧。

我说你小子该不会还是因为昨晚那梦害怕呢吧?

一二三坚持说那不是梦,肯定是闹鬼了,这客栈位置这么偏,客人又这么少,肯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说这样吧,我去找客栈老板聊聊,要是真有啥事儿,咱们马上就走行不?

一二三点头答应,说师父那你赶紧去吧。

我说你这一大早的你着什么急啊,咋也得等到人家起床了吧?

等到七点多钟,我听到外面开始有人声儿了,不紧不慢地穿衣洗漱,下楼去转了一圈,旁敲侧击地跟客栈老板和邻居客栈的老板都了解了一下情况。

打听了一圈回到房间,我一脸严肃地跟一二三说赶紧收拾东西,咱们这就回北京。

直到上了高速,出了山西省界,一二三的脸色才算是恢复正常,问我说师父你打听得咋样?我看你脸色不对也不敢问你,是不是……真的有啥不干净的东西?

正在开车的我头也没回,点点头说昨晚你睡的那个房间里的确出过事儿。

有一对夫妻带着孩子来平遥旅游,晚上就住在一二三住的那个屋里,夫妻俩人因为点儿事儿吵起来了, 没看到孩子吞了一颗栗子。

等他们吵完才想起孩子半天都没动静了,赶紧跑过去一看,才发现孩子脸都紫了,早已没有了呼吸。

一二三浑身哆嗦起来,说狮虎你快别说了,再说我就快要吓死了。

一路无话回到北京,一二三下车的时候感觉腿都站不直了,小脸儿煞白,整个人萎靡不振。

我摸摸他的脑门儿,冰凉冰凉的,笑着跟他说不会吧?吓成这样?咱们这不是到北京了么?

一二三艰难地翻起眼皮看了我一眼,说师父我今晚上住你工作室吧,你能让五爷来一趟么?

我说没问题,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一听自己宝贝徒孙儿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我师父王五五麻利儿就赶过来了。

我让他先去卫生间照照镜子,把脸上的口红印擦干净,然后再说一二三的事儿。

老王随便在脸上胡噜了一把,说都啥时候了,还顾得上开玩笑,快让我看看我徒孙!

老王冲进一二三的房间,看着裹在被子里哆哆嗦嗦如筛糠、满头大汗的一二三,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孙儿你咋成这样了?

他几步抢到一二三床边,又是翻一二三的眼皮、又是把脉,甚至还让他吐出舌头来看。

看完之后,老王先是手指掐算,口中还念念不休,隐约都是什么急急如律令的词儿。

最后老王从兜里摸出几枚古钱来,闭目默念几句口诀,把古钱在手中摇晃几下,往桌上一抛,打了一卦。

这一阵我看不明白的骚操作之后,老王眉头紧蹙,嘬着牙花子说这事儿难办了,看来以我的道行整不了,你且待我打个电话,找一位大师来,为我徒孙作法驱邪。

说完就摸出手机,准备拨号。

我一把抢过,把他的手机扔进了沙发。

老王眼一瞪,说三儿你这是要干什么?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说师父啊,我虽然没有大师的本事,但我有信心让他好起来!要是信得过我,我这就作法一试,如何?

王五五知道我不是那种随便乱说话的人,尽管不太相信,但还是将信将疑地让我来试试。

我上前去掀掉一二三的被子,一把将他从床上拽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对他说我跟你说件事儿,说完之后保你马上就好!

一二三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师父您说吧。

我说很简单,我跟你说的客栈里死过小孩儿的事儿是我瞎编的,根本没有的事儿!

一二三愣了,说师父你说啥?

我说其实我那是为了故意吓唬你,跟你搞个恶作剧而已,目的就是治治你的迷信病。只不过没想到你这么迷信,竟然还让老王这个神棍给你驱邪,所以我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真相,说白了就是为了打你俩的脸。

老王的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说三儿你怎么可以这样?既然你说那是你编的,那……那你如何解释我徒孙做的那个梦?

说完之后,老王的脸色好看了些,估计是觉得我解答不了他的这个问题。

我说这个就更简单了。

原来我跟一二三在平遥的那天晚上,我们住下之后,一二三在我房间跟我聊天,絮絮叨叨、喋喋不休、聒噪不已。

没一会儿我就烦了,让他赶紧回去睡觉,可是他就是赖着不走。

没奈何,我只好对他上了点手段。

那段时间我正好在学暗度使秘术里的催眠术,于是就拿一二三练了练手,对他进行了催眠。

不过我还没有完全学会,没有把他彻底催眠,但也让他变得哈欠连天、意识不清。

他以为自己困了,这才回房睡觉。

被催眠的人有个特点,就是主观意识被压制,但潜意识却变得格外敏感。

所以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对被催眠者进行一些暗示或指令的话,他会非常容易地接受。

我没有那么做,不过当时我房间的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关于婴灵的鬼片。

于是一二三的潜意识就无形中接受了鬼片的情节,所以才会做关于鬼娃娃的噩梦。

当我讲完之后,一二三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因为他知道,我这么严肃认真地跟他说话,是绝对不会骗他的。

老王的脸色虽然好了不少,但仍有些尴尬。

他用略带嗔怪的口气对我说三儿啊不是我说你,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调皮的,怎么能这么吓我徒孙呢?

我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心说其实我并没有跟你们完全说实话。

因为客栈里死过小孩的事儿并不全是我编的,而是确有其事。

不过并不是在我跟一二三所住的那家客栈,是在我们所住的客栈旁边的邻居客栈。

那天早上我去找客栈老板了解情况的时候,开门见山地跟他说了一二三做噩梦“遇鬼”的事儿,问他昨天入住登记时那一刹的犹豫是不是因为我们选的房间有问题。

客栈老板到底是阅人无数,一见我的气势就知道不像好惹的人,于是倒也坦诚,跟我说我们俩选择的房间的门锁不好,而且因为平时人住的少,打扫的不勤,所以才说让我换房间的。

不过他说完之后也是连连称奇,说他的隔壁客栈倒是真的死过一个小孩,具体的故事就是我讲给一二三的那样。

后来那个客栈就进行了翻新装修,还请了法师作法,不过一直没有住客反映过“遇鬼”的事儿。

跟客栈的老板聊完,我出门转了一圈,没想到居然发现隔壁客栈也出事儿了。

隔壁客栈住着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北京女孩儿,正哭哭啼啼地在客栈大堂跟客栈老板哭闹。

我听了一会儿,大概是说她睡到半夜,梦到屋里的炕上有个小孩儿,她把小孩儿从炕上抱到地上,结果小孩儿掐她的脖子。

到底是女孩子,她的胆子比一二三更小,吓得尿了裤子。

这事儿让我这个不信鬼神的也有些迷惑了,难道真的有什么邪祟?

当然这个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我相信一定有别的解释。

于是这个情节我就没有跟一二三和老王说,省得他们俩又被吓到。

至于那个女孩儿,因为她是北京的, 我在隔壁客栈的看热闹的时候偷偷记下了她的身份信息,想着回北京后有机会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还真的跟这位失禁女孩产生了交集。

不但知道了她“遇鬼”的真相,而且还发生了更加精彩曲折的故事。

具体是怎样一回事儿,我决定先卖个关子,放到下一篇故事里再讲。

敬请期待哦。

PS:

我知道即便我再怎么说,还是会有很多朋友会相信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

并把它们称为“超自然现象”。

超自然现象的存在我并不反对,因为我遇到的类似情况有很多。

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什么鬼神的存在。

就拿住酒店不要住尾房这个禁忌来说。

虽然我也不推荐列位住尾房,但我的出发点并不是神鬼邪祟之说。

我更愿意从科学和安全的角度来解释。

尾房一般都是酒店监控的死角,即便有监控能拍到,但因为距离过远,清晰度上也会差很多。

所以万一住酒店时发生一些危险或意外,从证据留存的角度而言也很不利。

这是其一。

其二,尾房一般都是楼头,一侧的墙体其实就是酒店的外墙,如果酒店外墙保温做得不好,这种房间就会冬冷夏热。

这就意味着你花了同样的钱,却得不到同样的享受。

所以出于这些方面考虑,如果在入住时被安排到了尾房,一定记得和前台申请更换房间。

OK,这期的故事就是这样,希望列位能够喜欢。

最后,恳请列位千万别忘了点“转发微信”哦。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