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女孩和城市女孩
故事 生活

农村女孩和城市女孩就不能成为朋友吗?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Li离思
2020-07-18 15:08
我始终相信,有缘分的人无论到了哪里,总会有神奇的线在牵引着你们再次相遇,哪怕时过境迁,身份变化,冥冥之中总会指引向你们对的人,让你们续写曾经欠下的交集。

我和志贤就是这样无法言语的奇妙,孩童时的相熟相伴到分开,长大后的再次重逢,彼时已是陌生的故友,然而,拥有的记忆总会在接触中浮现,告诉对方:

嗨,我的小玩伴,我们又见面了。
 


陈志贤,乍一听会以为是个男生,但实打实,她是个女孩,我的邻居,因为是小地方,邻居本就近得四处串门,又因为年纪相仿,所以我们顺理成章成为一起玩的小朋友。
 
背着小书包手牵手一起上的幼儿园,一起做过的小游戏丢手绢,过家家的芭比娃娃,各种角色扮演……都只有我们两人。

小时候,我们都没想过以后会有分别将我们阻隔开,也还不知道原来还有分别这种不可抗力的存在。
 
小学三年级寒假,志贤跟家人一起搬家去了别的地方,去了哪里那时我并不清楚,无暇顾及其他,对于小时候的我,朋友要去很远的地方,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也许回来了我也不知道。

没有电视剧里的哭着拥抱送别,没有轰轰烈烈的留纪念品环节,有的只剩下记忆里一起玩的场景。
 
就这样,分开各自成长,我是什么样的孩子她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学生我也无从得知,没有联系方式,没有书信往来,中间各自空白的成长历程,仿佛那个玩伴是另一个空间的我们。



再次见面,也是记忆里最后一段可说的交集。

初一寒假,她跟着父母回老家探亲,老家就是小时候住的地方,听妈妈说小时候的朋友来了,我立刻撒腿跑出小巷子,想要去找她。

可是,在她家门口,我却没有走进去的勇气,近情又情怯,她还记得我吗?
 
听她妈妈说她们在深圳生活,言语中还在探听我的成绩,小城镇哪能跟大城市的孩子比,在我还不懂差距的时候,我已经无地自容,思想里就有被告诫,成绩差的孩子不能和成绩好的优秀学生玩,怕带坏人家。
 
她妈妈这样认为,那她呢,也是这样吗,在大地方认识的都是一样优秀的孩子,她还愿意跟我一起玩吗?

我靠在墙上想了很多,趁着门缝,瞥见那张褪去婴儿肥的艳丽的脸,心想果然是大城市的孩子,生得漂亮,打扮也能很明显的看出,跟这里的不同,很出众,应该有好多一样漂亮的朋友。
 
我终究是没能走向她,自惭形愧,还没见识过外面的绚烂就明白与生俱来的距离,我们不会是朋友了,不合适。
 
童年的记忆,就这样被我藏了起来,不是不伤心,是认为自己还没有资格走到她面前,儿时只是儿时,现在大家都长大了,不似从前,空缺的时光,停滞的友情暂时是没法弥补。



初二那年,我也搬走了,没再去小时候热闹肆意玩耍的小巷子,也没再想念不会回来的朋友。

就这样,去了新的环境,也结识新朋友。
 
因为知道只有变得更优秀才可以自由选择喜欢的朋友,所以我很用功读书,争取走向更广的天地。

我知道,高考可以改变我的人生走向,所以在填报志愿时,我不做犹豫的选择了深圳的学校,好像在跟谁怄气,在向谁证明我不差。
 
我如愿来到向往的城市,想着也许这是她走过的路,也许她的家、学校在附近。

我还是耿耿于怀那个把我丢下就走的女孩,十几年间我重复回想最后一次看到的脸,生怕在路上会错过那一个我念叨已久的人。
 
下一次遇见,我可以有底气的向她介绍自己,或许可以重新成为朋友。

不过,深圳挺大,终究是没能遇上。
 


又一年的寒假,在家呆得厌倦,出门走走,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学,翻新了许多,唯独大门前的石像还是那样受风吹雨打。

操场里还是年轻的小男孩的世界,时光更替,这里的学生来来去去,同样的年纪,同样的活力。
 
来到老师的办公室,看看能否见到以前的老师,却在办公室里看到和老师相谈甚欢的那位故友。

不枉我记性好,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了是她。

也许,是羁绊实在太深了吧?
 
这次,我没再退缩,挺直腰板走向前,跟老师打了招呼,一起聊起了天。

结束后,我们很有默契的一同走,谈得毫不生分,从那时分开的不适应到后来的读书考试,无话不说,把没有对方陪同的日子,都补上让对方知道。
 
她说那个寒假,她在等我进门找她,误以为我没敢踏出的那一步,是因为我在生她的气。

我们都幼稚的试探彼此的重要性,殊不知错过了多少年。
 
最后,还是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我们不再能像无忧无虑的孩童时期,长大预示着分离,现在我们都懂,只是偶有空闲相约聚聚,我们的大学隔得不算远,再见还是有可能。
 
就这样,我们续上了后来,回不去的天真烂漫,总归还是还了时间的答案,如果在哪一条分岔路掉头走了或是选错了,现在的结果又会有哪样遗憾。

还好,我们都选对了,遇见的后来,我们都是足够优秀的彼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