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62章

沉鱼-第62章【前男友不要命的追求】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7-19 06:1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稍等。”萧潜随手拿起一个青瓷小盏转过身,走到内室去。

这里是他日常住的地方,枕头下压着一个精巧的匕首。

匕首出鞘,猛然扎入手心。

深红色的血似乎依依不舍般,脱离他的血肉向下,一滴、两滴、终于连贯成雨线般,倾入瓷盏。

雨线只存在一瞬,便戛然而止断开。他的伤口像是能止血般,皮肉仍翻着,却滴不出一滴血液。

小盏里仅有薄薄的一层,远达不到解毒的目的。

萧潜显然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眉心凝聚出一抹厌色,手中匕首再次扬起疾刺下去,原本只有一个伤口的手心瞬间多出好几个。

血珠涌出,血线顺着他修长的手指再次汇合落下,慢慢聚了半盏多。
这就够了。

他从橱柜里取了个两寸高的瓷瓶,茶盏中的血液倒入瓷瓶,白木塞封口,拿着瓶子出去。

递出瓷瓶的手在空中停留一瞬,萧潜看向神情仍然淡漠的孟鱼,强颜笑道:“小猛,救好他,你很开心吧?”

李璧被蛊火灼烧,虽然伤不致死,但每日痛痒难捱数个时辰。若非心智坚强,恐怕已经疯了。

可他没有疯,只是像苦行僧一样忍受着痛苦。萧潜如今才知道,李璧自己不来问药,是因为有孟鱼会为了他来。

这般利用女人。

真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



 
萧潜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紧张地握着瓶子,不敢不给她,却又害怕她说出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孟鱼轻轻叹息,正要开口,萧潜却打断她道:“不必说了。”

瓷瓶掉入手心,孟鱼珍而重之放进袖袋。

“怎么用?”她问。

“三个时辰一次,涂抹在伤口上。”萧潜神情失落。

两人面对面站着,孟鱼道了声谢,萧潜说不必,他们便再无话说。

她抬脚准备离开,萧潜追出一步,急切却嗫嚅道:“小猛……”

孟鱼忽然转身,动作快得险些撞到萧潜。她眉头紧缩神情有瞬间的犹豫,终于还是问出口:“萧潜,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萧潜神情僵硬,呆住了。

 

孟鱼嗅觉很灵敏。

有一次兄长说,她的鼻子跟猪鼻子一样好用。孟鱼反驳说狗鼻子最好用,俩人吵不过对方,干脆找来猪狗比赛,被父母知道后痛骂了一顿。

灵敏的鼻子有时候很好用,比如孟鱼闻到萧潜身上的血腥味,比他刚刚回内室前重了不少。比如她闻到血腥味的来源,是他背在身后的左手。

所以,这蛊火之毒的解药,是他的血。

什么人的血液是蛊毒的解药?

孟鱼不寒而栗。

听到她的话,萧潜眼睛却亮了。

小猛在——关心自己?



 

“没有,我没有怎样,”他心中温暖,连忙解释道:“我只不过是吃了些苦头,让自己百毒不侵罢了。”

为了控制梁国皇帝,萧潜用了蛊毒。看到自己父皇被蛊虫操纵神智不清的样子,萧潜更忌惮这种可怕的邪毒。

他控制的东西,不能在未来某一刻反噬到他。

所以萧潜让人想了法子,把自己炼得不受蛊虫侵害,且是蛊毒解药。

这样他便可以控制所有活蛊人,可以用毒又可以疗毒。

他觉得那苦头虽然令他差点死过去,但是很值。

孟鱼眉头有些不安,却也松了口气,看向他的目光没有担心,而是警告:“萧公子别忘了这是大弘的土地,这里,用蛊者死。”

上次上元节前萧妍用蛊毒操纵公主府婢女,他们瞒下这件事没有上报,一是因为活蛊人已死,萧妍自己不会用蛊;二是因为朝颜公主和孟鱼,都不想让对方担责。

可这之后若萧潜在大弘肆意妄为,孟鱼便不得不管。

“你放心,”他眼中虽有失落,却讪笑道:“本宫知道轻重。”



孟鱼红色的身影越过萧潜向外走去,身后的他怔怔站着,看到屋门打开,外面晴朗的日光洒在她肩头。

她的身后,长长的影子落进屋中,铺在大理石地板上,有些浅,有些模糊,又似乎有些柔软。

萧潜蹲下身子,右手触摸到影子颤动的发簪。

只须臾一刻,她转身离去,影子也跟着她去了。

触手可及的,只剩下一片冰凉。

“小猛……”

他心中念念道:“不急的,本宫不急,待这天下都是本宫的,你便也是本宫的。你与本宫,当日日欢好,神仙眷侣。”


日光暖洋洋的,孟鱼觉得刚才有意无意沾染到她身上的阴郁一扫而光。

不知道是她之前跟萧妍斗得太狠吓住了仆役婢女,还是因为萧潜有吩咐,此时她沿着曲曲弯弯的道路走回去,左右赏景像是在溜达,却没有人阻止,没有人引路。

这一处使馆是当年先肃王的府邸,后来肃王在北地战死,肃王妃数月后诞下朝颜公主李筝。因为在孕期思念亡夫忧郁成疾,肃王妃生产后血崩而亡。

先帝怜悯,李筝先是被送进宫抚养,后来修建公主府,更是舍弃了肃王府的旧宅,斥重金重建。

这肃王府空着也是空着,便修成使馆,供各国使节临时居住。

孟鱼此时走过,看着规制严格的宫殿道路,只觉得先肃王是一个不苟言笑的王爷。

再向前转了个弯,甬道变窄隐隐有饭香扑鼻。

看来是用饭的时间到了。


听说萧妍吃不惯这使馆原先厨子做的饭,郑嵘为了示好,把自己宰相府的掌勺大厨都挖了来。

那大厨祖居南地,能做不少南方小菜。又因为在京中历练多年,自然南北皆可。

误入了通往东厨的甬道,孟鱼便转过身准备再择一条路离开。刚要抬步,便听到脚步声响,十多个宫婢手擎食盒向她走来。

她们中没有人识得孟鱼,见穿着红色锦衣的她立在路正中,容貌和打扮都是京中贵女模样,便停在孟鱼身前施礼。

领路的更是问道:“这边是东厨,贵客是在寻人吗?”


眼前饭香扑鼻,且是她回回在宰相府蹭饭时熟悉的饭香,孟鱼不由得玩心大发,摇头道:“郑公子命我来此处看看,他吩咐备下的饭怎么样了。”

说着打开第一个食盒。

领路的宫婢疑惑地要开口阻止,却有些不敢,孟鱼探出手,捏了一块桂花糕出来。

“还不错。”她点头道:“后面这些都是糕点吗?”

“三道糕点,”那宫婢连忙抬箸挪动,遮掩被孟鱼拿走一块后留下的缺空:“再后面是熟食和清粥。”

孟鱼再走一步,想要一个个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打包带走,身后的宫婢或许为了阻止她,连忙又道:“既然是郑公子托小姐来看的,那劳烦小姐问公子一句,今日的长寿面还做不做?”

“长寿面?”孟鱼下意识道。

宫婢点头:“陈师傅说,往年都是在府里做,今日他被公子调到使馆,是直接在使馆做了,还是他专门回宰相府一趟,毕竟府中也是要给公子过生辰的。”

给公子过生辰?

今日是郑嵘的生辰?

二月二十七日?

孟鱼手中的桂花糕掉落,她恍然转身如遭雷击。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