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亲人
故事 生活

仇人,亲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大妞
2020-07-19 09:21


前夫老付进门时两手提得满满,都是吃的用的。
 
吴园眼睛扫了下,那些东西至少也得花一两千块,现在他店里正是用钱的时候,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这次舍得大出血,肯定是有求于自己了。
 
除了钱还是钱。
 
吴园心里有了准备,她在老付开口前把家里可以挪用的钱盘算了下,最后准备好了一个自己能拿出的数字。
 
不过,吴园没想到,老付胃口太大,直接就把目标盯在了三环那套三室上。
 
那套房子现在市价二百多万,一直空置着,就等着儿子研究生毕业和女朋友结婚用。
 
老付说当初对房子的决定太仓促,现在想重新把这套房子进行分割,虽然知道对吴园不公平,可他现在也有闺女了,不能让闺女以后吃亏。
 
吴园攥紧手指头,咬牙切齿的问他,是不是那妖精的主意?
 
老付手摆着说不是,是他。
 
他想了很长时间了,反正那套房子儿子暂时用不上,不如先紧着门店盘活生意。
 
“只要你同意把房子卖了,帮我闯过这一关,我答应你,等儿子结婚的时候,我一定再送他一套房。”
 
吴园哼了一声:“你要是真有再买一套房的本事,今天也不会低声下气的跑过来求我。我把话撂这了,就是天王老子来,那房也别想卖。”
 
老付彻底被激怒。
 
他手忙脚乱的从茶几上抓拿自己提来的东西,嘴里还骂骂咧咧。
 
“房子是我拼死拼活挣来的,我说怎样就怎样!我看谁敢不长眼挡着老子的道!”
 
门嘭的一声响,看着客厅地上散落的礼盒,吴园眼泪没忍住,吧嗒吧嗒落下。
 
过了二十年的两口子,反目成仇了什么狠心话都能说出来了。
 
吴园太不甘心!
 


老付是在儿子上大学后提出离婚的。
 
他说想为自己好好活一回。
 
吴园傻了似的,根本不相信男人说的话,直到那个经常喊她嫂子的女人,挽着老付胳膊站到了面前。
 
女人是老付从人才市场请回来做账的,年轻有活力,会照顾人,每次跟老付说话都笑得只见鼻子不见眼。
 
吴园哭,闹,不光把儿子叫回来,还把老付所有的好哥们也叫了来。她像祥林嫂一样,见了谁都复述一遍老付的没良心。
 
虽然老付成了众人眼中的陈世美,可他要离婚的想法却坚持不改变,甚至为了逃离吴园,还没等把离婚证拿到手里,就着急忙慌的提着早收拾好的行李箱子摔上门走了。
 
那决绝的态度气得吴园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吴园真是想不通自己半辈子都给了老付,怎么突然半路上就被他扔下了?
 
她跟踪老付到他和那女人住的地方,十天后又灰头灰脸的回来了,心灰意冷的打电话叫老付过来签离婚协议。
 
儿子问她,想清楚了?
 
吴园摇摇头,不是想清楚了,是看清楚了。
 
一个屋檐下过了二十年,她从来不知道老付还有那么温情的一面。他会主动去菜市场买菜,会在逛街时牵着女人的手不撒开,还会在吃东西时用纸巾擦女人嘴角的菜汁,甚至下雨的时候,他还会蹲下身子把女人背起来,俩个人一把伞慢慢走远。
 
吴园十天时间看了一场又一场老付和女人的恩爱,越看越觉得自己亏大了。
 
她十九岁跟了老付,先是屎里尿里伺候老付半身不遂的老娘,再是挺着大肚子陪着老付大太阳底下发传单,热得不行了买瓶水都是先让着老付喝。
 
后来儿子出生,老付还是没大出息。单位受了委屈回家就抱着吴园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自己对不起吴园,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她。
 
吴园不想下辈子,谁知道下辈子是做畜牲做人,她就想这辈子好好的跟老付过。为了让老付爬起来,在别人面前有个人样,吴园不惜跟娘家哥嫂反目,硬是把父母留下的财产扒拉出来一部分给老付做生意资本。
 
老天不负有心人,这话真是没错。
 
老付靠着吴园拿回来的钱,两年时间建材生意做得有模有样。有钱了,说话也硬气,走路都挺胸昂头有了精气神。
 
吴园放心了。



她把前线交给了老付,自己一心一意的照顾儿子。当年自己没好好念书,现在到了儿子手里必须把以前的找补回来。
 
认识吴园的朋友悄悄嘱咐她,男人有钱就变坏!你们家老付现在是有钱有精力,你留点心。
 
吴园把这话当笑话跟老付说。
 
谁出轨我都不能出轨,要不然真是良心让狗吃了,老付拍着胸脯子让吴园放心。吴园忙着给儿子收拾书包,回了他一句:我对你有信心,天底下男人都出轨,你老付也不会做那没良心的事!
 
尽管那会老付已经是经常半夜三更不回家,打电话一问,总说是陪朋友喝酒谈生意。
 
可惜吴园那会没心思去细琢磨,她的心已经被青春期的叛逆儿子占满了。
 
儿子跟老付不亲,老付也说自己没时间跟儿子谈心,他跟吴园分工明确:我管外,挣钱养家!你管内,儿子你照顾。
 
吴园没意见,男主外女主内,天经地义。
 
现在想想,如果她那会把心思在老付身上多留一丁点就能发现,那男人已经用各种理由很长时间没碰过她了。
 
男人在家里不想两口子床上那点事,肯定是外面已经解决过了,吴园还能想起来,有几次给老付洗衣服,都能从他西装口袋里翻出来酒店房卡。
 
老付说那是给客户准备的,吴园竟然还真信。
 
想的多了,清醒过来的吴园真想抽自己几巴掌,就凭着老付发家的资本是靠着自己,她就那么相信俩人的关系,真是给脑子进水了!
 
男人变心,再说再怨也拽不回来,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钱抓紧了。
 
俩人共同存款不多,一百多万,吴园拿了七十万,两套房子吴园全部也要,一套自己住,一套将来儿子结婚用。
 
至于门店的生意,吴园一根材料都不想要,都给老付。
 
老付给女人打了个电话一商量,同意了。
 
知道中间详情的都说吴园傻,她明显做的是一笔赔本买卖,就按着门店的生意流水,不出一年就能挣回来两套大房子。人家老付和新老婆是养了只金鸡呢!
 
吴园不解释,她有自己的想法。
 
儿子不会做生意,自己更不会,与其辛苦守成的门店败在她手里,还不如送老付个人情,自己多拿点钱和房实在。
 
退一万步讲,老付是儿子亲爹,他生意做的好,儿子有事相求,做亲爹的还能狠心冷眼旁观?
 
俩人都是心有算计,所以后面的离婚倒是办的顺顺利利。
 
本本手里一攥,吴园在三十八岁的年纪,把自己变成了离异女人。
 


没了男人日子还得过,吴园强迫自己从不习惯到慢慢适应。
 
时间长了,她发现一个人过日子也挺好的,想干啥就干啥,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还不老,稍微收拾下出了门,还有小男孩叫姐姐。
 
这称呼让吴园不仅脸红了许久,心也开始跳跃。她开始犒赏自己,和朋友约会,旅游,学习化妆和瑜伽,还心血来潮学上了插花,烘焙。
 
视野从家里到了家外,吴园突然觉得原来生活也可以这么美好,比起刚离婚那阵,整天窝在家做怨妇好多了。
 
如果不是突然接到老付电话说坐坐,吴园真是都快忘了世上还有这个人。
 
老付再当爹了,新老婆给他生了个闺女,乐得他坐在吴园对面咋咋呼呼夸自己老当益壮,快五十的人了竟然还能开花结果。
 
吴园一杯水泼到他脸上,咬牙切齿:不要脸!不就是想跟我显摆你有市场吗?我也有!
 
为了在老付面前扳回一城,吴园开始在各种相亲场合跑,她没想到,就在自己忙着挑养眼的男朋友时,老付的电话又来了。
 
这次是求救来的。
 
吴园没想到一个人破败起来会这么快。老付的建材实体生意遭到疫情和线上冲击,已经一个月没接到一单生意了,现在店里货物压制,账面上空了。
 
老付求着吴园帮帮忙,他说可以带利息用吴园手里的七十万,只要冲过这次难关,他会记着吴园一辈子大恩大德。
 
本来吴园想答应的,不管咋说那门店也是自己亲眼看着一点一点发展起来的。可她到底多生了个心眼,悄悄托付人去打听了下才知道,原来老付说的店里没有流转资金是因为他把钱全花到了新老婆身上。
 
市中心一套大复式,名字只写了女人一个。
 
吴园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给老付,骂了一顿,直接拉黑电话。
 
从那之后半个多月时间,老付再没出现过,吴园以为他是羞得不敢见人,没想到人家是不嫌羞耻背地里去找了儿子,当着儿子同事的面,又哭又说的上演了一幕悲情大戏。
 
为了这事,儿子特地回来了。
 


儿子问吴园,“房子您愿意给他吗?”
 
吴园摇摇头,不给。
 
“那是给你结婚用的,不能便宜了他们。”
 
儿子像小时候一样,轻轻的给吴园揉着肩膀。
 
“我知道不给房子让他去救门店,你会心有愧疚,给了又心不甘。妈,真没必要,相比起你生活的开心,房子给不给真不值得提。再说了,就凭着你儿子的本事,挣套房还是绰绰有余的!”
 
吴园看了眼儿子,叹口气不说话了。
 
她终究不是心狠如铁的人。
 
可吴园没想到,还没等她通知老付卖房,老付却已经孤注一掷,把她和儿子一起告上法庭,要求重新分割财产。
 
接到传单那一刻,吴园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那个男人真当自己孤儿寡母好欺负是不是?
 
法庭上,老付请了有名的律师,势在夺回房子。吴园没让儿子去,她一个人单刀赴会。
 
开庭后,律师提供了一份又一份的证明,房子当初的开户证明,老付买房时的银行材料,甚至还有吴园这些年来没做过一份工作的证人证言。
 
吴园不发一言安静的看着,整来这么多材料,不就是想在法庭上证明房子是他辛辛苦苦做生意挣来的,跟自己这个家庭主妇没有一点关系吗?
 
这男人挺狠的!
 
老付说完了所有证据,最后要求吴园不仅要答应卖房的要求,还有她拿走的七十万共同存款也得重新分割。
 
理由说得诚恳有理:我闺女才两岁,可我已经五十了,我不想自己哪一天不在了,闺女连一点生活保障都没有,我已经对不起儿子了,不想再对不起闺女。我只想做个好爸爸。
 
吴园站起来,盯着坐在对面满脸哀怨的老付。
 
“闺女年龄小,可你年龄不小了,说不定哪天真就眼一闭走了。我就想问问,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希望闺女在以后的生活中,是有一个好哥哥的扶持,还是提防一个时刻想害她的哥哥。”
 
老付脸色瞬间惨白,说话都不利索了。
 
“吴园…你不是那样的人,儿子更不是!”
 
吴园笑了。
 


她以前真不是个狠人,可现在是了。因为她所有的狠都是老付逼出来的。
 
但凡这个男人有一点真心悔改的迹象,吴园都可以为了儿子,做出大的让步。可她实在是没想到,二十年夫妻感情真没给男人留下一点往日情面,就为了让现在的家庭生活得好,他就可以不管不顾一纸诉状把自己告上法庭。
 
吴园承认自己的心开始坚硬起来了,尽管这份坚硬都是被一点点逼出来的。
 
面对老付试探的目光,吴园语气冷冽。
 
“放在以前,我是不会那么干。可现在不一样了,别忘了,人逼急了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要不然你可以试试!”
 
老付和女人怂了。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撤诉,还专程来给吴园和儿子道歉,甚至还带来了两岁闺女的照片。
 
“这是你妹妹,以后爸不在了,你们还得多走动。”
 
儿子仍然是那副淡然的模样,冲着老付微微一笑。
 
“走不走动,得看我妈的意思。”
 
“滚!”
 
门轻轻关上,吴园眼泪吧嗒落下,她终于真正的把那个男人从心里清空移位了。

喜欢本故事别忘记“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