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异大姑姐带来一笔巨款
故事 生活

离异大姑姐带来一笔巨款,老公叫我让着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我是汤碗
2020-07-19 16:00


自从离异的大姑姐贾娟住进柳洁家,柳洁的幸福感就终结了。小富婆贾娟就像一面照妖镜,把柳洁用心经营的一切美好,瞬间照得丑陋不堪。

比如柳洁从楼下拾到一捧干花,很宝贝地插到家里一只空啤酒瓶里,正沾沾自喜:“哇,好艺术!”说着她拿起手机,随手就拍了张照片准备发朋友圈。

谁料,旁边沙发上,正专心致志给十个脚趾抹上指甲油的贾娟,忽然就像被谁踩了尾巴一样,冷哼哼来上一句,“艺术个屁,还不是因为穷!我早就发现穷人都有囤积垃圾的毛病!”

是不是很扫兴?

柳洁在拼多多上拼了条裙子,和某宝一比,便宜了二十几块,大乐,好心问大姑姐要不要也来一条?谁料她一不小心就刺痛了贾娟的玻璃心,贾娟像受到了极大侮辱一样冷冷问她,“这种只有十八线小城的女人,才会当宝贝的玩意儿,你觉得我这种人穿得出去?”

柳洁从小跟着守寡的穷妈长大,节俭惯了,婚后每月还得和老公一起还房贷,并不觉得穿便宜货有违画风。她想不通,已经好几年没上过班,已经很久没再靠自己本事挣来过一分钱的大姑姐,有何底气总是以贵妇人自居,还总是对自食其力的“穷人”们一万个看不惯?

尊重是相互的,柳洁也一样看不惯永远自我感觉良好,动不动就对身边人指手画脚的大姑姐。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狠狠怼她几句,但都在脾气爆发前被老公贾涛及时拉走。

背过贾娟,贾涛常赔笑劝自己妻子,“我姐刚离婚,精神上受了些刺激。看在她以前帮过我那么多,还给我们借了那么多钱买房子,咱就多让着点她呗!”



贾涛之所以总替姐姐说话,是因为姐姐对他有恩。

贾娟外表出众,又会打扮,有着漂亮女人天生的优越感。可惜她身在陋巷,父母根本没法给她提供公主般精致考究的生活,那些华贵时髦的衣衫和首饰,从来与她无缘。

母亲嫌家穷,还在贾涛两三岁的时候,就跟着南方来的一个货郎跑了。从贾涛有记忆起,大他五六岁的姐姐贾娟,就像小妈妈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

贾涛成绩很棒,可惜跑“摩的”的父亲,在他读高一时就出车祸去世了。肇事司机逃逸,一直没抓到,是姐姐贾娟主动提出南下打工,千辛万苦地供养着弟弟,直到他顺利读完大学。

也由于很早就自己谋生,贾娟深知“钱难挣,屎难吃”,穷怕了的她爱钱如命。她曾毫不避讳地对弟弟说,只要能多多赚钱,让她做什么都行。

几年前,贾娟用自己的美色当武器,成功瓦解了一个大自己近20岁的连锁便利店老板的婚姻,以小/三身份上位,总算是当上了有钱人的太太。虽然老丈夫的资产也不算太多,但也足够贾娟下辈子吃穿用了。

可惜野心勃勃的贾娟很不安分,她向来擅长骑驴找马,婚后依旧试图勾搭夫君的客户——一个更有钱的老板。结果不但被那个狡诈的老家伙白玩一场,还经人告密,被她的老丈夫给抓了现行。

尽管贾娟打死不愿离婚,但她的老丈夫已寒了心,又在儿女们的力挺下急于和前妻复合,于是铁了心也要把贾娟扫地出门。由于出/轨证据确凿,贾娟几乎是被净身出户的,除了这几年小金库里私藏的百十来万,她几乎没从老丈夫的别墅里带走什么。

流言蜚语让一向好强的贾娟很没面子,她一心想离开熟人圈。平时没少受姐姐关照的贾涛,心疼被扫地出门的姐姐,力邀她来自己的城市发展,彼此也好有个照顾。

贾娟刚来时住在酒店里,不愿多打扰弟弟两口子。但贾涛考虑到,他和柳洁按揭买婚房时,姐姐也出过大力,现在姐姐离婚了,暂时还没收入,只能吃老本。住在外面太浪费钱,便执意把姐姐接回了自己家。



柳洁知道老公受过他姐很多帮助,最初她对大姑姐还是很欢迎的。哪知,大姑姐尖酸刻薄,唯我独尊,从不考虑别人感受的毛病,还是让她越来越忍无可忍。俩人的关系一路崩坏,害得贾涛就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柳洁比较“宅”,加上上一天班很累,回家后就喜欢窝在家,干家务或看书、刷剧。

贾娟呢,弟弟出差的日子,她宁可出门逛商场、泡酒吧,也不愿和弟媳多打照面,经常逛到柳洁睡了才回家。

这日贾涛又不在家,由于风大雨大,贾娟破例没出门。

贾涛出差前曾专门叮嘱柳洁,务必和他姐搞好关系,别让他在外面担心。为缓和和大姑姐的关系,柳洁专门“团”了贾娟爱吃的小龙虾和水煮鱼,吃饭时的气氛难得的温馨。谁料,晚饭后柳洁和好闺蜜阿花通了个语音电话,贾娟立刻就炸锅了。

产女后,阿花常怀疑自己有轻微抑郁症,不时把柳洁当“树洞”,诉说下心中的苦闷。她最感憋屈的是,婆婆重男轻女,不愿帮她带女儿,她因为请长假带孩子,弄丢了工作,现在问老公要点钱就跟乞丐似的,特别窝心。

今晚她因为要钱又和老公吵了几句,老公竟摔门而去,气得她直想跳楼。

最近柳洁看多了孕产妇的抑郁症轻生新闻,吓得她赶紧劝了阿花几句。又建议阿花,等孩子再大点,最好就让老公出钱雇个保姆带孩子,自己赶紧出去找份工作,不要因为问男人要点钱而备受羞辱。

末了她还总结道,这年头,把男人当长期饭票的想法非常危险,女人只有靠自己实现财务自由,才能拥有安全感和幸福感。

鸡汤文里多是这样的金句,柳洁也是随口套用。见好闺蜜心情好转,她才挂断电话。一转头柳洁看见贾娟正怒气冲冲盯着自己,还啪地一下把自己手机摔在茶几上,吓得她不由一哆嗦。

贾娟黑着脸问柳洁,“你刚才含沙射影说谁呢,谁把男人当长期饭票了?没有我从男人身上扒钱,就凭你和我弟这点本事,还得辛苦奋斗多少年,才能住上现在的房子?”

柳洁张口结舌,辩解说自己就是应付闺蜜几句。

贾娟却越说越气,又狠狠拍了下茶几,“狗眼看人低!你才刚进城吃了几天饱饭,也配取笑老娘?别以为老娘被有钱人踢出门了,就跑来看笑话!告诉你,老娘这辈子注定了就是嫁有钱人的命,你再嫉恨也学不来的!”

柳洁没想到,自己无心的几句话,竟让大姑姐的反应这么大。她委屈得眼泪都要迸出来,赶紧冲进自己卧室。却还是清楚地听见贾娟给她弟打电话:“贾涛你给我听着,你姐我过不了多久又要嫁人了!我会尽快搬出你家的,免得整天看你媳妇那张臭脸,听一堆讥笑讽刺话,真以为老娘这辈子嫁不出去了咋着?”

“……嫁谁就先不告诉你了,反正不是你这种只会啃我的穷鬼!”

柳洁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觉得自己这个大姑姐,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她真要再嫁人也好,自己也不用再受她的气。



要不是贾涛急急赶回家,说尽好话,柳洁和贾娟肯定又会冷战好几天。

尽管贾涛对天发誓,自己和柳洁丝毫没有赶走姐姐的意思,但贾娟还是说,她已钓到了下一条大鱼,没多久就会再度嫁进豪门,到时候就再也不会打扰他们了。

她还向柳洁解释,那天其实是自己男友去大山里考察一个项目,整整一天没消息,她心烦得很,害怕男友出啥事,再听见柳洁给闺蜜说那些叫她很不顺耳的话,一时间受了强烈刺激,这才大发雷霆。

后来男友也向她解释了,当日他因为太忙,加上大山里信号太差,所以才没能及时联系贾娟。后来,她很想和柳洁道歉,但又不好意思。

难得大姑姐这样说,柳洁赶紧表示没啥。贾涛也挺高兴的,问他姐,“看来我这准姐夫,生意做得还很大啊?”

“那是!你姐我就是嫁有钱人的命!不是有钱人我看都不看一眼!”贾娟哈哈笑。

但鉴于姐姐已离过一次婚,贾涛还是建议姐姐选择下一个配偶时慎重些。他不解地问贾娟,“姐你来我们这儿也没多久,活动半径主要也就在咱家附近的方圆十几公里,怎么这么快就认识上有钱人了啊?”

贾娟半开玩笑地说道,“我嗅觉灵啊,不像你们!我可是大老远就能嗅见,有钱人身上的金钱味道……”

“姐你多大的人了?别开玩笑了好吗?我也是真心关心你。说点真格的让我们都高兴高兴呗?”看了眼柳洁,贾涛跟他姐调侃,“你不是怕小洁抢你男朋友吧?”

贾娟看了下柳洁,“就她?你真会开玩笑!不过,既然你们这么感兴趣,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反正要不了多久,他就要成你新姐夫了!我跟你们说哈,这个可比我以前找的那个老家伙强太多了!可以说又帅气又多金,最重要的是,岁数也和我相当!”

“哈哈,这太好啦!”

贾娟透露,搬来弟弟家不久,她其实就已经悄悄在某知名婚恋网站登记交友。为交到高质量的男友,她还花高价充了VIP会员,结果还真把钻石王老五给引来了!

这人是做投资的,因为忙事业,且有完美主义者情结而耽误了结婚。他对长相酷似关之琳的贾娟一见钟情,说从小他的床头就贴满了关之琳的不粘胶画片。

他还把少年时代写给关之琳的,已经发黄的情书拍给贾娟看,纯真得叫贾娟险些泪目。贾娟说自己当年也有一个本子,里面抄了很多刘德华唱过的歌词。

“你不知道,这人长得和刘德华还真有几分像!”贾娟难掩眼角眉梢的幸福。

贾涛也是刘德华迷,听姐姐这么说,他也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见到这位投资界的大佬了!

但贾娟说,她这男友忙得满天飞,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见到的。不过,这个周末她和男友已约好一起吃饭,到时候,自会请弟弟弟媳去给自己涨精神。

“到时候,你们该说啥不该说啥,一定要心里有数!”

贾涛赶紧点头,“放心吧姐,我一定协助你尽快拿下这位金主,你俩真要是结婚,能扶持我创业吗?现在给老板干太累了,还赚得这么少!”

见贾涛一脸巴结的笑,对他姐极尽谄媚。柳洁暗自感叹,金钱的力量也太大了,也许是近墨者黑,也许是房奴的压力太大,以前贾涛可不是这样的。



遗憾的是,因为忙着去海南参加一个紧急会议,周末,贾娟的男友并未能赴宴。贾娟见弟弟很失望就安慰他,有钱人都这样,总有突如其来的公事。

贾涛却还是数落他姐,“肯定是你表现得太爱钱,人家怕你另有所图,才不愿和你深入接触!我说姐你平时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都谈钱啊,一不小心就会打草惊蛇!”

“啊?那你帮我看看,我平时和他聊天的话都有啥不妥?”贾娟忐忑地把手机递给弟弟。

贾涛一页页翻看着贾娟他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咦,看来我误会了,这人对你还是很有诚意的。竟然把他的银行账户都给你看,我数数这得多少0,哇,吓死人!”柳洁也侧过头去看。

“他投的几个基金都很赚钱的,利润相当大!钱生钱,就有这好处!等咱成了一家人,我也让他带上你俩赚钱!”

贾涛抬起头,“姐你也让他帮忙投了吧?”

“我那点小金库,不都以你名义存着嘛,卡也先让你帮我保存着的。你正好也帮我看看,我先投个多少钱合适?”贾娟满怀期待地盯着贾涛。

贾涛却在这时候卡壳了,犹豫了一会儿,才宣布了一个爆炸性消息,年初他和一个同事偷偷挪用了一大笔公款做生意,亏了。前阵公司要查账,他急了,就把姐姐存在自己手里的钱,悄悄拿去填了公家的坑,“姐,你总不会看着我去坐牢吧?”

柳洁呆了,难怪贾涛一听见他姐找了个有钱人,就欣喜若狂!

贾娟狠狠推搡着贾涛,“你咋这样?你一个劲邀我住进你家,闹半天就是怕我发现你偷光了我的卡!那卡的密码是我自己设的,你怎能破译?”当初,贾娟为了避免前夫发现她的小金库,银行卡其实是用自己弟弟的证件办的,卡也交给了弟弟管理,只自己掌握着密码。

贾涛红着脸交代,其实,他是拿自己身份证,悄悄去银行柜台上重置了密码……

“对不起姐,等我自己开了公司一定还你钱!你就给我这位新姐夫说说,让他帮我一把啦。”见贾涛恨不得两腿一软给他姐跪下去,柳洁羞得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贾娟却绝望痛哭,“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弟弟,亏我那么信任你!我本来还想早点从你家搬出去的,现在连生活费都没了……”

“姐你放心,我和柳洁不会不管你……”

 

最叫贾娟郁闷的是,自从她给“刘德华”说了自己极品弟弟的事,“刘德华”果然对她态度大变。

“那么一大笔钱,你怎么能随便交给不靠谱的人啊!”

“你有这么个弟弟,谁还敢娶你!再有钱也经不住吸血鬼们好吗?”

 “你还是先解决好你和你弟的债务,等方便时候再和我联系,我最讨厌寄生虫了!”

贾娟找贾涛算账,贾涛却无赖兮兮地说,“他那么多钱,真愿意娶你的话,我拿走这么点钱算什么?何况我拿走的是你的钱,跟他有毛线上的关系!你现在就我一个亲人,按理说他想娶你,还得给我一大笔彩礼呢!”

“你真是想钱想疯了……”贾娟气得恨不得把贾涛撕成碎片。见姐弟俩为了钱变得这样恶形恶状,柳洁倒吸一口凉气,甚至琢磨着怎样顺利和贾涛这种混蛋离婚。



就在贾娟沮丧绝望的时候,市警局经侦大队忽然给她打来电话,通知她务必去趟警局,有些事想请她配合下。

柳洁不放心神情恍惚的贾娟,执意也陪她去。这才得知,在自己老公贾涛的帮助下,市警局这两天破获了一起“杀猪盘”感情诈骗大案,欺骗贾娟的假“刘德华”也被抓。其实这并非一个人作案,而是一个诈骗团伙一条龙式的集体作案。警方想找贾娟进一步完善证据链。

事后贾涛揭秘,其实他早就看过“杀猪盘”新闻。在“杀猪盘”案件中,受害者被叫做“猪”,“恋爱”被叫做“养猪”,这种披着爱情外衣、用甜言蜜语欺诈的过程,就叫做“杀猪”,这一整套有剧本指导的骗术被叫做“杀猪盘”。

有关部门称,“杀猪盘”案件是“当前令群众损失最大、危害最突出的案类”,案均损失极大。

那日看了姐姐的聊天记录,贾涛就对姐姐已陷入“杀猪盘”深信不疑。于是他偷偷拷贝证据,火速拿到警局报案。身为软件设计高手,他还悄悄在姐姐的手机上装了定位病毒,精准定位了诈骗团队的位置。

遗憾的是,在贾涛来报案前,本市已有不少单身恨嫁女上过该团伙的当。其中,有个单亲妈妈损失了近百万,那本是她准备给儿子出国用的钱,被骗后她想不开,直接跳河身亡。

由于受到弟弟保护,成功迷惑了骗子,贾娟的财产这才得以保全,她激动得直掉泪,“看来我以后不能再鬼迷心窍了!柳洁说得对,靠男人真不如靠自己……”

女人的确不能把脱贫致富的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但柳洁还是幸庆自己嫁对了人。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