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就邀请前妻和前岳母一起住
情感 故事 生活

刚结完婚,老公就邀请前妻和前岳母一起住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亦若伤
2020-07-19 20:15


我和许明辉正在举行婚礼,他的前妻梁闪闪居然出现了。对于这个女人,我还是有几分畏惧的。然而她今天看起来面容和善,笑容温婉,和平常判若两人,一点也不像来给我们添堵的样子。而且齐耳短卷发配上一身蓝色套裙,显得她温雅端庄。
 
她手里提着一只鲜红色的盒子,步态优雅地走到我们面前,笑意盈盈看着许明辉说:“明辉,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其实说是婚礼,实际上很简单,只是摆了两桌酒席,请朋友们吃顿饭而已。因为许明辉毕竟是二婚,不适合大操大办。而我也不是个苛求完美的女人,对于世俗的形式,我不太在意。我只是穿了一件七分袖的白色连衣裙,袖口上有镂空蕾丝花边,配上一双浅色高跟鞋。营造出一点点白色婚纱的意味。
 
许明辉看起来有几分感动,“谢谢你,闪闪。”
 
梁闪闪把目光转向我,“新娘子今天好漂亮,明辉,你好福气哦。”说完她停顿了一下,“这是送给新娘子的新婚礼物。”说完,她有点费力地晃了晃手里的包装精美的圆柱形盒子。
 
我伸手欲接,她却没有把它递到我手上,而是撕扯掉了包装纸和彩带,动作十分迅速地打开盒子,在我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举起盒子兜头向我身上浇下来。我本能地挡了一下,然而粘稠的红色液体还是倒了我一头和半身。白色裙子顿时被染红了大面积。我惊叫起来。
 
众人也都惊呆了。许明辉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把拉住梁闪闪,“闪闪,你这是干什么?!”
 
之前还优雅大方的梁闪闪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对我破口大骂,“你这个狐狸精,小/三/儿,破坏我们的婚姻,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她一边叫嚷一边拼命往我身上扑,像要把我撕碎一般。
 
许明辉死死拦住她,一边往外拖一边说:“闪闪,你别胡说了,你清醒点。”
 
保安赶过来想帮忙,但是梁闪闪一只手紧紧拽着许明辉,对着保安大喊大叫,又踢又打,不许别人碰她。许明辉没办法,只好亲自带她离开。
 
作为今日主角的新娘子我,就这样一身鲜艳的油漆被晾在了婚宴上,像恐怖片里的女鬼一样可怖。
 
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的朋友们才拥上来,帮我擦拭脸上头上的油漆,并且叫车送我去医院。而有的宾客坐在那里窃窃私语,似乎在对狼狈不堪的我指手画脚。
 
我想我这辈子的脸都在这一刻丢尽了。幸好我内心足够强大,换另一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估计此种情况下,都会崩溃了。
 
幸好在梁闪闪对我泼油漆的时候,我及时地用手挡了一下,因此我的眼睛幸免于难。许明辉赶到医院时,一位护士小姐姐正在用酒精为我清洗脸上的油漆。
 
许明辉抱着我的肩,无比心疼地说:“小爱,对不起,你受苦了。真没想到,闪闪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什么也不想说,只是深深叹口气。
 


我绝不是梁闪闪口中的小/三/儿,这个称呼我可担不起。我和许明辉认识一年多了,初始他确实没有离婚,但是和梁闪闪已经分居半年多了。
 
我们俩一开始就是朋友,但是对彼此的印象确实不错,他高大英俊,成熟稳重,风度翩翩,事业有成。且他有一双略带忧郁的眼睛,使得他看上去十分与众不同。我虽谈不上肤白貌美,但也身材高挑,容貌清丽,且工作尚可。不过在他婚姻续存期间,我们半点暧昧关系都没有。我对于插足别人的家庭这种事,一丁点兴趣没有。
 
后来我才得知,许明辉的犹豫气质并非天生,而是因为他不幸的婚姻。他妻子梁闪闪家对他们家有恩,而且恩情还相当大,无以为报的那种。梁父当年救过许父的命,梁父却因此把自己的命搭上了。两人是同事,一起去某偏远地区出差的时候,遭遇了地震。梁父当时脚受伤了,行动不利索,但他在一面墙即将倒塌的瞬间,用力推开了许父,自己却被砸在了下面。而许父只是腿部受了伤,保住了性命。
 
两家人关系本来就不错,劫后余生的许父,自然自动承担起了照顾梁家母女的责任义务。许母对梁闪闪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般,十分疼爱。梁闪闪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下晚自习自己走夜路回家,被一名歹徒拦住了去路,后来有人经过,歹徒跑了。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但梁闪闪受到的惊吓却不小。
 
她性格本来就有点沉郁内向,从这以后,越发敏感脆弱,情绪容易波动,脾气也变得有些阴晴不定。因此在班级里,和同学的关系搞得很不好。她也无所谓,似乎更喜欢独来独往。只有和许明辉在一起时,她才会表现得开朗乐观。
 
许明辉比她大一岁,因为清楚许父救过自己父亲,所以他对梁闪闪特别好,就像对自己妹妹一样。梁闪闪细眉细眼,容貌平平,成绩一般。只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学。而许明辉各方面都很出色,名牌大学毕业以后进了一家大公司,他能力突出,工作用心,两年时间就做到了领导层。
 
而梁闪闪的工作能力,和她曾经的学习成绩一样毫无可圈可点之处,而且人际关系方面也是一如既往地糟糕。她性格孤僻,对人冷淡,拒绝别人从来不会婉转迂回,总是态度生硬,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因此经常得罪人。有时还会和同事发生争执,有一次还大打出手。
 
她看似柔弱,力气却奇大,把同事摁在地上扇了好几巴掌,要不是被同事拉开,还不知会继续扇多少巴掌。为此她被公司处罚了,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
 
梁闪闪工作第三年,许父许母要求许明辉和梁闪闪结婚,在这点上,两家老人似乎早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那就是,许明辉和梁闪闪是一定要结为夫妻的。似乎只有这样,许家才算对得起梁家,梁父在地下才会安心一般。否则就是忘恩负义。不得不说,这世界上最沉重的东西就是恩情,它总是会压得受恩的人喘不过气来。
 
许明辉不同意。他说他对闪闪没有半点男女之情,他只把她当妹妹了,实在不愿意违心和她成为夫妻。他父母不管这些,他们说做人就应该知恩图报,梁家对自家有恩,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应该娶闪闪为妻。
 
最后,许家二老还用上了杀手锏,那就是以死相逼。许父因为血压飙升,还住进了医院。如此鸡飞狗跳地折腾,许明辉也感到身心俱疲,他只能败下阵来,接受了这份父母指定的婚姻。
 
虽然许明辉不爱梁闪闪,但他是一个内心善良人品端正的男人,因此对她呵护备至,她的愿望他都会满足她。绝对是一个称职合格的丈夫。梁闪闪婚后两年一直没能怀孕,直到第三年才终于怀上了孩子。然而,怀孕不到两个月,她就意外流产了。并且因此伤到子宫,本来就怀孕几率低的她,日后怀孕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梁闪闪就是从那时候起,精神方面的问题才完全凸显出来的。她有时一言不发,有时歇斯底里,有时候莫名其妙地摔东西。
 


有一次,她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和一名顾客发生了争执,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那女人只是说了一句“你有病啊”,结果她拎起货架上的菜刀把人家砍伤了。
 
许明辉赔了人家不少钱,对方依然不依不饶。许明辉也发觉了梁闪闪有可能是精神异常,所以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确实是她精神有问题。有了这样的鉴定结果,伤者一家也就只能自认倒霉,因为精神病患者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不受刑事处罚。
 
虽然如此,许明辉的心境却越发沉重了。因为精神疾病很难治疗,而且容易复发,也就是说,后半辈子,以及他家人都得活在忧患之中。
 
对这一结论,双方父母都十分震惊。许父许母内心也因此有了动摇。许母本来就因为梁闪闪怀孕无望而心生不满,现在又得知她还有精神病。即便是再念着梁父的恩情,许母也难免对梁闪闪感到失望。因此也产生了让儿子和她离婚的念头。
 
许明辉带梁闪闪去医院治疗,对她格外温柔体贴,尽量抽时间多陪她。
 
梁母很受感动,她开明地对许明辉说:“明辉啊,既然闪闪精神有问题,也不能让她一直拖累你,而且,她还不能生育。所以,你们离婚吧,妈支持你。”
 
许明辉想了一下说:“等闪闪病情稳定了再说吧,现在她不能受到刺激。您放心,就算以后我们不是夫妻了,她还是我妹妹,我还是您儿子,咱们永远是一家人。闪闪的生活,我也会负担的。”
 
梁闪闪的病情毕竟不是特别严重,半年以后就恢复得跟正常人一样了。因此她妈妈亲自跟她提出来,让她和许明辉离婚,说他们俩在一起不适合,还是分开好。
 
她自然是不愿意,不过也没有大哭大闹,说要考虑一段时间。然后许明辉就搬出去了。
 
我和许明辉就是在这个阶段认识的。后来梁闪闪清楚许明辉不会回心转意了,在她妈妈的劝说下,她只好答应离婚了。
 
于是许明辉对我表露了心迹,我们开始了恋爱。不久之后,情投意合的我们,就顺理成章地领了证。许明辉是个很好的男人,和谁在一起,就全心全意爱戴着谁。但是他说,我是他第一个发自内心爱上的女人,也是最后一个。
 


然后,我们的婚礼上,就出现了梁闪闪泼我油漆的惊人一幕。
 
更惊人的还在后面。梁闪闪又哭又闹,不肯离开许明辉,梁母怎么拉都拉不走。甚至还自残和以死相逼。显然,她的病情复发了。而精神病人,每一次的复发都比之前一次更为严重。所以绝不能掉以轻心。
 
许明辉和梁母都不忍心送她进精神病院,因为进去的病人,往往病情还会加重。
 
最后,许明辉为难地对我说:“闪闪她,从小就最依赖我。要不,老婆,就让她先跟咱们住一起吧。她只是偶尔发作,也不是每次都有暴力倾向,平时她还是挺乖顺的。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她再伤害你了。”
 
也不知许明辉使用了什么方法,梁闪闪居然诚恳地跟我道歉了,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令我心软了。于是我只能答应了。不过我告诉许明辉,等她精神状况恢复了就赶紧搬走,我可不想和老公的前妻,而且还是精神病人长期共处一室。
 
为了方便照顾,梁母陪着女儿一起住了进来。新婚生活刚开始,我们就成了四口之家,而且家庭结构相当复杂。
 
梁母自觉有愧,所以主动承担起了全部家务。每天我和许明辉下班,进门就可以吃饭,而且饭菜都相当可口,我们的家务她也全包了。这样的生活虽然多有不便,但是生长在单亲家庭中的我,自小缺乏母爱,因此对这样的温暖关怀,还是有几分受用的。
 
令我有些受不了的是梁闪闪,她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清醒的,清楚自己和许明辉已经不是夫妻了。但是她依然会粘着许明辉,吃饭时她给许明辉夹菜,要他给她倒水,饭后要他陪她看剧,周末要他陪她去看电影逛街。许明辉害怕刺激她,也只能尽量迁就。哄她吃药,带她看医生,耐心而又细心。
 
我清楚许明辉对她只有亲情,或者一直都是亲情,对她好也是出于道义和善良。然而我作为他的现任妻子,面对他们三个人亲如一家的局面,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而且梁闪闪经常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身后,比如我在卫生间洗脸刷牙,一抬头竟然从镜子里发现她面无表情地站在我后面。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走路没声音。虽然她没再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举动,但是看我的眼神总是冰冷怪异的。这样的日子让我有点胆战心惊。
 
有一天晚上,我毫无征兆地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竟然看到一个身着睡裙头发凌乱的女人站在床前。幽暗光线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我吓得大叫起来。许明辉也醒了,他赶紧制止我,小声说:“嘘,别吓到她,她或许是梦游了,你这样大喊大叫会吓坏她的。”
 
说完,他走下床,环住梁闪闪的肩,轻声细语地说:“闪闪,乖,回到床上去睡。”然后他把她送回了自己卧室。过了一会儿,大概是梁闪闪睡着了,他才回来了。
 
我们平常睡觉都是把房门锁上的,这晚上许明辉起来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时迷迷糊糊就忘记锁门了。梁闪闪偏偏就大半夜地溜进来了。
 
我惊魂未定,对许明辉说:“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可受不了了,我已经够宽容忍让的了。但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你让她们尽快搬出去。不然我搬出去,给你们腾地方,你继续照顾她后半辈子吧。”
 
许明辉说:“好的老婆,我会妥善处理的,但是再给我点时间,你清楚她的情况,不能操之过急的。”
 
我看了他一会儿,没说话。实际上这段时间以来,我已经有点质疑自己的选择了。不错,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堪称完美。可是,他命不好,摊上了这么个无法摆脱的前妻,大概得和她纠缠一辈子了。
 
而我不是救世主,即便深爱,我也不能一直陪他过这般水深火热提心吊胆的生活。他欠她的,他爸欠她爸的,我什么也不欠他们。
 


这天,我约了一位客户一起吃饭,而他临时有事爽约。我已经到了约定地点,而且也到了饭点,我也饿了,于是我就想着自己找家餐厅简单吃点。
 
在一家餐厅的角落里落座以后。我随便点了一份套餐。刚吃几口,我隔壁的卡座里来了一男一女一对客人,我随意瞟了一眼,然后万分吃惊,两个人我都很熟悉。他们怎么会一同出现在这里呢?我赶紧低下头,侧面垂下的长发正好遮住了大半边脸。
 
因为只隔着一道卡座,他们的对话我听得很清楚。男人说:“这个女人插足你的家庭,抢走你男人,要不是她,许明辉怎么可能质疑和你离婚呢?所以你千万不能放过她。你继续,但是不要一下子闹得太大,要循序渐进。我想她就快崩溃了,肯定支撑不了多久了。”
 
女人声音清醒冷淡,“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的病情没那么严重,早就恢复了。但是这世上,没有比曾经的精神病人扮演精神病人更形象逼真的了。”
 
听到这番对话,我比刚才见到他们时还要吃惊。
 
男人叫李铎,我的前男友,因为我发现,他和我恋爱期间和女上司关系暧昧而提出分手。他不同意,纠缠了我好长一段时间,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招数都用上了。越是如此,我离开他的决心越坚定,我坚持和他分道扬镳。
 
女人自然是梁闪闪。李铎用力鼓动她挑唆她,为的就是让她把我和许明辉搅散。他看不得我过得好,以此来报复我,或者是为了让我重新和他这个渣男开始。
 
我起身走到隔壁,拿起咖啡杯直接将咖啡泼在了李铎脸上,“你还可以再卑鄙无耻一点吗?”
 
他愣了,片刻后一脸的恼羞成怒,“你,你……”
 
我不再搭理他,买单离开。然后我直接去了许明辉公司,把我手机里的录音放给他听。看到李铎和梁闪闪一同出现,我就觉得事情蹊跷,于是开了录音。
 
许明辉得知真相以后,并无太多气愤。他对梁闪闪始终恨不起来。相反,他倒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不管怎样,梁闪闪精神正常就比什么都强。在他看来。
 
因为梁闪闪压根没犯病,许明辉也就不再瞻前顾后,他直接提出,要她们母女搬出去。面对我手中的录音,梁闪闪纵然再不讲道理,也无话可说。尤其是梁母,为此感到深深的歉意,并且责备了女儿一顿。然后她就带着女儿搬走了。
 
我们终于过上了清静的日子。许明辉说:“这段时间真是委屈你了,小爱,以后我保证不再让你受委屈受伤害,任何人都不行,不管她(他)是前妻还是前男友。”
 
不久之后,公司派许明辉去分公司任职。他问我愿不愿意换个城市生活,我想了一下,没怎么纠结就同意了。
 
远离这座城市,远离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可能病情发作找上门来的前妻,过真正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真心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何况优秀如我关爱,到哪里还不能混得如鱼得水呢。工作,我不缺,但是好男人,我只认准一个了。
 
好吧,你们尽情笑我傻吧,然而我愿意做一个幸福的傻瓜。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妻子患癌切除子宫后,发现居然是一场误诊

离异大姑姐带来一笔巨款,老公叫我让着她

生个孩子有100万,我要不要生? 

老婆的彩礼钱一分都没带回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