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患上了恐婚症
未分类

女法官自述【8年法官生涯,我患上了恐婚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来好运
2020-07-20 19:03
自从看了《律政佳人》这部电视剧后,我就对法官和律师这个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感觉这个群体好神秘,很想成为其中的一员。高中毕业后,我如愿以偿考入西南政法大学。四年的大学毕业后,我顺利考取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
 
作为一名乖乖女,我听从了父母的话,回到了家乡市里,考进区法院成为了一名法官,22岁的我成了父母的骄傲。然而,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结婚没有咱。年近30岁还没有男朋友的我,终身大事也成了父母的心头大病。父母不停的托亲朋好友给我介绍对象,然而却没有一个男人能入我法眼。
 
焦虑不堪的父母哪里知道,8年的法官生涯,我早已患上了恐婚症。


 
开始上班,我被分在了民一庭,一庭办理的都是民事纠纷,有三分之一是婚姻纠纷。
 
还记得我办理的第一个离婚案件。
 
没有外遇,没有家暴,没有酗酒、赌博,俩人都没有不良嗜好,可是却不依不饶闹上了法庭。
 
离婚的原因居然是为了一只狗。
 
女人喜欢狗,男人却讨厌狗。女人不顾男人反对,养了一只黑色的小狗。女人很喜欢小狗,每天晚上都要带小狗散步,每次小狗洗完澡,女人都要把小狗裹个浴巾抱怀里暖着。
 
男人觉得女人这样不卫生,说小狗有弓形虫,让女人把小狗送人,女人不同意。男人趁女人出差几天的机会,把小狗送人了。
 
女人出差回来,不见了小狗,战争就爆发了。
 
男人说,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一条狗,是狗重要,还是我重要?你是要狗还是要我?
 
女人说,我在我自己家里,连养只狗的权利都没有吗?这个家我还有一点地位吗?都说爱乌及屋,你要是爱我,就会喜欢我的狗。你把我的狗偷偷送人,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你根本就不爱我。
 
俩人争论的焦点问题就是这几句话。二人就循环在这个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怪圈里出不来了,谁也不退让。结果女方就到法院起诉离婚了。
 
我试图把他们调解和好,可是俩人谁都不退步,女人坚持要用养狗来证明自己在家中的权利,男人坚持认为他在女人心里不如一条狗,为了一条狗女人就要和他离婚,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结果俩人还是离婚了。
 
海誓山盟的爱情竟然抵挡不了一只狗的介入,婚姻竟是这么脆弱不堪一击!
 
在几年的办案生涯中,我发现有许多夫妻离婚的原因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的甚至为谁做饭涮碗都可以大吵一架,动不动就上升到爱不爱的角度。
 
其实,婚姻中导致夫妻感情淡化的,往往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激情在婚姻的琐碎中逐渐流失,这些小事就让婚姻走向了厌倦。许多夫妻起诉离婚的理由都是婚前缺乏了解,婚后性格不和,所谓的性格不和,其实就是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老发生争吵。
 

 
有一对夫妻的离婚,让我对爱情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男人和女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俩人小学同学,初中同学,中专同学,相爱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男人说,我们的爱情经历可是比得上八年抗战了。
 
男人的母亲不喜欢女人,觉得这个女孩不够本分,上初中就会恋爱不是个好女孩。男人恋爱了8年,他母亲将爱情阻碍战也打了8年,这期间战争还打到女人母亲那里。
 
女人母亲觉得很失面子,你说我女儿勾引你儿子,那我就说你儿子引诱我女儿。结果双方家长彻底翻脸。女人母亲也开始加入了爱情阻碍战的战斗中。
 
俩人当了多年地下工作者,终于到了法定婚龄了,瞒着双方家长偷偷领了结婚证,双方都和各自的父母断绝了关系。没有婚礼,没有婚房,没有亲人的祝福,两张单人床合并一起,几双旧被褥放床上,买了几个盘子碗,俩人做了一桌菜,在男人的单身宿舍里请了几个朋友撮了一顿,就算结婚了。
 
他的朋友们都说,他俩的婚姻要是不能长久,那世界上就没有长久的婚姻了。有个朋友甚至说,他俩要是不能走到头,就再不相信爱情了。
 
婚后最初的几年虽然苦点,俩人的确过的很幸福。孩子8岁的时候出问题了,也不知道到底谁出轨了,你说我出轨,我说你外遇,法庭上二人吵的乌眼鸡似的,互相指责,但是谁都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信任是婚姻的基石,一个失去了信任基础的婚姻终究无法维持下去。
 
有位作家说,婚姻的激情最多只能维持三年,剩下的就是习惯、责任、义务。爱情不同于亲情,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即使进入了婚姻也一样。历经8年抗战的爱情终究没有经受住婚姻生活的考验。
 
我不禁困惑,这样热烈的爱情都不能长久?到底什么样的爱情才能白首到老?
 


再给大家说一个案件。
 
男方我认识,在一个局机关办公室工作,戴幅近视镜,在办公室写材料,长的文质彬彬的,待人接物很热情,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一个家暴者。
 
女人挽起袖子让我看,胳膊上伤痕累累,女人说是男人用衣服撑子打的。背上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女人说是橡胶棒打的。看的我浑身发冷。
 
其实婚后不久,女人就发现男人的脾气和外貌大相径庭,在外面温文尔雅,在家里动不动就发脾气,一发怒起来就摔东西。男人第一次家暴是因为喝醉了酒,耍酒疯摔东西,她斥责他,男人给了她几嘴巴,又一脚把她踹翻在地。
 
第二天,男人痛哭流涕,赌咒发誓,说自己喝醉了酒,不记得了,以后保证不会再犯,还给她写了保证书。谁结婚不是冲着白头到老去的,女人看男人态度诚恳,就原谅男人了。然而女人错了,男人自此以后似乎是打顺了手,动不动就对女人拳打脚踢。女人也想过离婚,可是后来怀孕了,怀孕后,男人对女人也着实好了些,没再打过她。
 
然而生下女儿后,男人的暴脾气又犯了。这次就因为男人说女人炒的菜不好吃,女人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做家务,觉得很辛苦,就怼了男人几句,男人火腾就上来了,对女人大打出手。
 
听着女人的哭诉,我的眼睛也湿了。我想尽快把案件审结,让女人摆脱家暴。可是还没开庭,女人又撤诉了。原因是男人又痛哭流涕,跪地发誓保证,以后真的改正,绝对不会再打女人。女人又心软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男人保证了那么多次,做到没有?家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家暴的程度只会一次比一次升级。
 
我真想劝女人离婚,可是法官的身份让我不能这样做。离婚案件,调和是必经程序,当事人不想离婚了,我硬要劝人离婚,如果领导知道了,我就得挨批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年后女人胳膊被打断了,再次起诉离婚。
 
难道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哪对夫妻不是经历了甜甜蜜蜜的爱情才走入婚姻的,为什么白头到老这么难呢?
 
有一周,一个律师在我这立了7个离婚案,我莫名的有些发怒,训斥他说,“你就不会办点其他案件吗?成天就会办离婚案。”律师很委屈,“我也想办其他案,可是接的都是离婚案呀!”
 
每天都陷在别人的婚姻纠纷中,法官的光环在我眼中渐渐失去,许多时候晚上做梦都在别人的婚姻纠纷中。
 
2015年中级法院招人,我考到了中级法院,被分在了中院刑庭。


 
如果说5年的民庭办案生涯,让我对爱情和婚姻产生了怀疑,那么接下来在刑庭接触到的两个案件让我对婚姻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2016年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案件。
 
一个丈夫在夜里杀死了妻子和七岁的儿子,并且把头割下来,然后自己割腕自杀了。
 
男人应该是怕一家人都死了没人发现尸体,死前把门半打开着,第二天被邻居发现报案了。
 
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杀害自己的妻儿,这得有多大的仇恨。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无从知晓。
 
在议论这个案件时,庭里两个成天抱怨自己是丧偶式育儿婚姻的两个同事还调侃道:以后可不能抱怨老公不做家务了,我们要感谢老公的不杀之恩。
 
什么时候婚姻也成了高危选择?
 
这年,又发生了一件雇凶杀夫案。
 
我和同事一起去看守所提审了嫌疑人。
 
一个40岁左右的女子,长的很文气,见到我们安静的冲我们笑了笑,算是打招呼。这样一个女子,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女人向我们讲述了杀夫的原因。
 
女人和丈夫自由恋爱结婚。刚结婚的时候,家里贫穷,俩人在自由市场上租个小门店卖服装,女人经常要照顾年幼的女儿还要照顾生意,那时候夫妻感情挺好。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生意越做越好,夫妻俩不断扩大生意,经过十几年打拼,二人盘下了一家超市的整个一层楼,对外出租摊位并经营自己的服装生意,光每年的租金就有100多万。
 
经济条件好了,男人是独子,就想再生个儿子,可是女人年轻的时候只顾着忙生意,生了女儿后就没再怀过孕,现在想怀孕却怀不上,到处看病吃药,都没能怀孕。
 
夫妻感情开始出现罅隙。男人经常夜不归宿,回家后还动不动就打骂女人。女人知道男人在外面又找了女人,也不敢问。女人的忍让男人更加猖獗,男人时不时把那个女人带回家居住。女人只要稍稍表示不满,男人就对女人大打出手。
 
后来,那个女人给男人生了个儿子,男人更喜欢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公然住进了她家,还天天指使她做这做那,让她伺候,稍有不满,就怂恿老公打她。孩子满月时,男人在家里大摆酒宴,连婆婆也开始喜欢那个女人。女人感觉在自己的家里自己反而像个外人,女人实在忍无可忍,雇人杀了老公。案发两天后,经受不住精神压力,投案自守了。
 
我问她,为什么不离婚?
 
女人说,家产是他们共同挣下的,那些年她进货跑市场,可以说一大半家产都是她的功劳。可是她太信任丈夫了,钱都在他那儿,他买了几处房子都是以他父母名字买的。她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创下的家业拱手让给别人享受。既然老公让她不好过,那就大家一起死吧!
 
说这些时,女人很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我问她,你女儿怎么办?提起女儿,女人低声哭泣起来。
 
可怜的女人,陷在婚姻的烂泥里不懂得及时止损,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的权益,而是以极端的手段为自己出气,结果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亲历了这些案件,我对婚姻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现在,年近30岁的我,继续走在相亲的道路上。我也想拥有甜蜜的爱情,我也想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婚姻。
 
然而,面对一个个或文质彬彬、或温文尔雅、或幽默风趣的男人,我怎么知道他们婚后会不会出.轨,会不会家暴,会不会哪天也对我举起屠刀?
 
我该怎么透过一个个面具看到他们的本质,我到底要不要走进婚姻的围城,亲爱的读者,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