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太太不动声色给小花丢了“烫手山芋”
故事 生活

肖太太不动声色给小花丢了“烫手山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杨不悔
2020-07-20 06:01
肖大伟从外面回来,打开门的瞬间,他以为走错了门。
 
客厅正对着大门的地方,摆了两大盆叫不出名字的绿植,窗台、茶几以及角角落落,都见缝插针地摆上了花花草草。
 
家里适当地摆几盆绿植鲜花,可以美化环境让人心旷神怡,把好好的家整成了花草市场,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肖大伟站在门口,心里暗自嘀咕:这个王玫,又开始作妖了!
 
王玫拿着花洒从卫生间出来,看样子要给盆栽浇水,肖大伟把脸上的不快收了收,弯腰换拖鞋:你去逛花市了?
 
王玫拿着花洒给绿植喷水,头也不抬地对肖大伟说:洗手吃饭,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肖大伟坐在餐桌旁,足足等了小半个小时,王玫才给绿植浇完水,把碗碗碟碟端到餐桌上,开始吃晚饭。
 
肖大伟刚端起粥碗,王玫开口说话了:我们还是把饭店转出去吧,做了这么多年的餐饮,我实在烦透了!
 
肖大伟被一口粥呛得差点背过气去,他咳嗽着,用手指着王玫说:你……你别太过分了啊!这饭店是咱家的饭碗。把饭碗扔了,我们要喝西北风吗?我早就想跟你说道说道了,你这想一出是一出,啥时候是个头啊?
 
王玫“吸溜”喝了一口粥:我想好了,我想做花草生意。做餐饮,后厨烟熏火燎的,对肺不好,管理几十个员工劳心费神,容易造成气血两亏。
 
最重要的是,有钱难买我喜欢,人活着就几十年,怎么痛快怎么来,我现在就喜欢摆弄花花草草,修心养性,延年益寿,我还想和你白头偕老,长命百岁呢!
 
肖大伟缓过气来,把饭碗重重地放在桌上,闷头回卧室睡觉了!
  
02

肖大伟不想和王玫理论,准确地说,他是不敢。
 
王玫当年嫁给肖大伟时,两人是“裸婚”,而且是“全裸”。肖大伟父母去世得早,他们都是药罐子,先后离世时,给肖大伟留下一屁股债。
 
那时,肖大伟和王玫是同事,两人都是工厂流水线的操作工。肖大伟长得好看,话不多,眉头总是习惯性地蹙着,平添了几分忧郁气质。喜欢肖大伟的姑娘不少,不过听说他的家境后,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
 
王玫却死心塌地愿意跟肖大伟在一起,胳膊前面长着双手,只要心往一块使,日子肯定会越过越敞亮。
 
王玫拉着肖大伟扯了结婚证,就算结婚了。没有婚房没有婚礼,甚至连婚纱照也没拍。
 
结婚后,王玫就鼓捣肖大伟辞职:咱们不能做一辈子的流水线工人,得学点技术,或者学着做点生意,这样的日子才有奔头!
 
辞职后,王玫就拉着肖大伟摆夜市摊。王玫喜欢吃面条,她跟母亲学了一手擀面的好手艺,王玫摆摊就卖手工面,她做的面条味道好分量足,小生意很快就做得红红火火。
 
摆夜摊赚了钱后,王玫就张罗开了面馆,后来,又像模像样地开起了颇有规模的饭店。
 
转眼,两人结婚十几年了,买了房子买了车子,孩子也上中学了。
 
一直以来,王玫一直风风火火在前面冲,肖大伟亦步亦趋地打下手,妇唱夫随。
 
03
 
王玫的变化,是从前不久开始的。
 
王玫觉得不舒服,去医院做检查,发现乳房长了个肿瘤。做手术,切片化验等着给肿瘤定性,那是一段备受煎熬的日子。
 
值得庆幸的是,肿瘤是良性的。手术后,经过调养,王玫的身体已无大碍。
 
然而,生了一场病,王玫好像变了一个人。如果说,以前王玫是个围着老公孩子转、把生意看得比天大的女人,现在,她简直是唯我独尊。
 
王玫很少去饭店打理生意了,她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电视的养生频道,然后鼓捣一些补血养气美容养颜的药膳。很多时候,肖大伟觉得,她简直为了养生已经走火入魔了。
 
吃了自己调制的药膳,王玫逛街美容跳广场舞还不尽兴,前段时间,她又迷上了种花养草……现在她竟然要把饭店转让,去做什么花草生意。
 
肖大伟觉得王玫的脑子,可能被生病时输的液体给弄坏了,一阵一阵地抽疯。
 
多年来,肖大伟习惯了听从王玫的指派,王玫让他往东他不上西,王玫让他打狗他不撵鸡。那是因为,肖大伟相信王玫的眼光和胆识。
 
现在,王玫还没到更年期,可是她的内分泌和思维,看起来已经紊乱不堪了。
 
04

王玫的饭店叫“聚贤楼”,在东大街最繁华的地方,厨师是王玫花重金请来的,厨艺很是了得。地段好,菜品好,用日进斗金来形容饭店的火爆生意,一点儿也不为过。
 
现在,王玫要把这个摇钱树给盘出去,肖大伟心里有一万个舍不得,却也没有办法。他太了解王玫了,她做出来的决策,自己反对也是白搭。
 
王玫把转让饭店的消息散了出去,给出的理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醍醐灌顶了,赚钱不赚钱的其实没那么重要。人活着,就要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她现在就想养养花弄弄草,做了这么多年的餐饮,腻味了!
 
饭店配套设施是现成的,客源是固定的,把饭店盘下来,和拿个袋子坐着揽钱差不多。一时间,好几个有合作意向的客户都向王玫伸出了橄榄枝。
 
最终胜出的,是王玫饭店的大厨李胖胖。
 
李胖胖在南方的酒店做了多年的酒店大厨,多少攒了一些钱。听说,他后来回家乡城市发展,是因为他老婆小美惹出了是非。
 
李胖胖和老婆小美在同一家酒店打工,李胖胖在后厨,小美在前台做服务员。后来,小美勾搭上了一个有钱的客人,李胖胖把客人揍了,差点惹上官司,他连夜带着小美跑回来了。
 
李胖胖应聘到王玫饭店做大厨后,王玫把小美安排在饭店前台做收银员。
 
夫妻俩把王玫饭店的经营模式摸得清清楚楚,王玫把饭店盘给他们,觉得再合适也不过了。王玫说,饭店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孩子,现在要把孩子送出去,当然找个知根知底的人最好了。
 
肖大伟私下跟王玫说:这几年来,李胖胖对饭店的贡献可不小,在转让费用上,咱最好拿出点姿态来!
 
王玫沉吟了一下,觉得肖大伟说的有道理。
 
最终,王玫以30万的价格,把饭店盘出去了,这钱包括一年的房租和王玫的装修折价费用。
 
李胖胖和小美为了感谢前老板,特意请王玫和肖大伟吃饭,席间,觥筹交错,皆大欢喜。
 
05

饭店转让交接手续完成后,王玫一头扎进她的药膳和花花草草,两耳不闻窗外事。
 
肖大伟一时半会找不到事情做,游手好闲,跟一帮朋友喝喝小酒打打小牌,看起来也乐哉悠哉的。
 
那天,肖大伟从外面回来,他看着王玫,一张脸像个情绪的调色板,显得有些古怪。
 
王玫把她养的一盆薄荷剁了,混了一些调料,在鼓捣药膳。她瞅了肖大伟一眼:撞鬼了?怎么这个表情!肖大伟嚅嗫着开口了:你提前知道了东大街要整修,是不是?
 
王玫显得莫名其妙:东大街要整修?我这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肖大伟有些耐不住了,他说话的声音高了起来:你要是提前不知道东大街要整修,为什么死活要把饭店盘出去?
 
王玫摘下橡胶手套,“啪”地一下扔在洗碗池边上,一只手套掉在了洗碗池里,水珠溅了肖大伟一脸,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把饭店盘出去了,现在你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和高兴吗?你这是什么鬼态度!”王玫沉着脸冲肖大伟嚷道。
 
肖大伟的脸变成了酱红色,他吱吱呜呜地说:李胖胖找我了,希望我们能退一些钱给他。东大街这么一整修,整条街都被工程方用遮拦给围住了,顾客根本进不去……听说要整修多半年,饭店可就赔大发了!
 
王玫意味深长地看着肖大伟:白字黑字,转让合同写得明明白白的,他想吃后悔药,这世界上也得有卖的啊!拉下来的粑粑能再当饭吃吗?李胖胖要是能做到,再来跟我谈退款的事情吧!
 
肖大伟喉结上下动了动,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他借口要冲澡,躲进卫生间,好久都没有出来。
 
06

其实,东大街要整修的消息,王玫还真的早就听说了。王玫有个同学在城建局,他跟王玫提了一嘴,她当下惊得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整修街道,铁定了要影响客流量,饭店要是没有食客,那赔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玫早就听李胖胖提过,他有开饭店做老板的打算。李胖胖在王玫的饭店工作,他对饭店每天的流水一清二楚。王玫算准了,如果她要转让饭店,李胖胖肯定会有想法。
 
王玫不是想把饭店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李胖胖,而是想把小美给“烫”一下。因为,她无意间发现,就在她和李胖胖的眼皮子底下,小美和肖大伟勾搭上了。
 
王玫气得差点要跳楼,她把嘴唇都咬破了,钻心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那时,王玫还没听说东大街要整修的消息。但她太明白了,饭店生意好是她经营有方没错,更重的,是靠李胖胖的厨艺在撑着。
 
如果李胖胖知道了他老婆和肖大伟的丑事,他绝对不会在饭店继续干下去了。这对王玫来说,是眼睁睁把财神爷往别家饭店推。
 
就在王玫琢磨着,怎样才能想出个万全之策,把肖大伟和小美给拆开时,大概老天爷也看不过眼了,主动伸手要拉她一把:东大街要整修了。
 
饭店的火爆生意是保不住了,那就不用考虑李胖胖这个“财神爷”的问题了。不管以后如何,王玫得先把肖大伟和小美这都狗男女拆开再说。
 
于是,王玫把饭店成功地转让给了李胖胖。没多久,东大街整修开始了,李胖胖才发现自己成了接盘侠。他吃了哑巴亏,却不能跟王玫去算账。白字黑字的转让合同写得清清楚楚,就是去打官司也不能赢。
 
小美却咽不下这口气,她觉得自己被肖大伟给耍了,她私下找肖大伟闹腾了一番,让他把转让费给吐出来。否则,她就把他们的丑事给捅出去。
 
家里的经济大权一直握在王玫的手里,肖大伟根本拿不出一大笔钱笼络小美。小美这个定时炸弹,让肖大伟忐忑不安如坐针毡。
 
小美要钱,肖大伟没有,两个人像两条狗,越咬越难看。后来,肖大伟咬牙借一笔钱给了小美,多少算是些补偿。小美也知道,这事儿如果摊开了,李胖胖说不定要把她揍成肉泥,拿了些钱,她也就消停了。
 
只不过,小美和肖大伟之间的那点“情分”,早就被折腾得分毫不剩了。
 
07

没多久,王玫在西大街最繁华的地段,开起了一家“药膳楼”。她抓住了膳食养生的潮流,饭店一开业,生意就红红火火。
 
王玫在家里鼓捣药膳和摆弄花花草草,其实一直在为“药膳楼”的开张做准备。
 
那段时间,王玫发现肖大伟有了外心,她气郁于心,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这才发现了乳房的肿瘤。身体调理好以后,她就紧锣密鼓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
 
经过这一遭,王玫算是明白了,无论是开饭店还是经营婚姻,都要把主动权牢牢地捏在自己手心里。
 
“药膳楼”营业执照上的法人名字,写的是王玫。
 
王玫执意要把“聚贤楼”转让出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聚贤楼”营业执照上的名字,写的是肖大伟。之前,她觉得肖大伟是男人,应该给他一些脸面,家里的房子车子以及饭店,都写在了肖大伟的名下。
 
王玫给肖大伟脸面,他自己却不要脸,这就怪不得王玫以后处处都要为自己做打算了。
 
要不要把肖大伟一脚踢开,那就看王玫的心情了。
 
反正,女人拥有赚钱的能力,一生一世一双人更好,一个人独自过,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女法官自述【8年法官生涯,我患上了恐婚症】

刚结完婚,老公就邀请前妻和前岳母一起住

妻子患癌切除子宫后,发现居然是一场误诊

有了新欢的老男人,一张结婚证将我扫地出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