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事毁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庭
情感 故事 生活

男同事毁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庭

作者:亦若伤
2020-07-20 13:16
浏览次数:19958


许丰年提出离婚,为的可以说是芝麻绿豆大的事。
 
确实如此,事情的起因比绿豆也大不了多少,不过拇指指甲那么大。说的是一块胎记。但是这块胎记长的地方却比较特殊,而这块位置特殊的胎记,却被不相干的外人知道了。
 
当然,若是知道这一点,那么此人肯定不是不相干的人。
 
事情要从一次酒局说起,许丰年的一位叫陈健的同事离职了,准备第二天回老家,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为他饯行。许丰年和陈健关系一般,然而如今分别在即,再见未有期,于是他也一同参与了饯行宴。
 
大家越喝兴致越高,划拳打赌,场面十分热烈。很快就有人喝多了,而有的人喝醉了话就多。话题逐渐就带上了一点颜色,开始围绕着女人们转。
 
比如哪个女同事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衣,哪个女同事xiong最大,哪个女同事腿最长。许丰年不大参与这些话题,听了以后就笑一笑。
 
陈健作为宴席上的主角,话最多,色最重。他有些大舌头地说:“咱们部门里数李雪xiong最大,而且你们注意到没有,她左边胸口有颗朱砂痣,鲜红夺目,特别性感。”
 
男人们都哄笑起来,问他怎么看到的,他说:“这还用说,因为她穿了低胸衣呀。”
 
说完他又灌了一口酒,然后绕过身边的同事,走到许丰年跟前,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身边。靠在许丰年耳边说:“不过要说漂亮性感,还得属你家夏夜。脸蛋美,身材妖娆,一块胎记长得也好,形状奇特,地处也偏僻,真是徒增无限风情呢。”
 
他声音不大,而且吐字不清,然而坐在他们左右的同事还是听到了,都露出了一副吃惊的表情。许丰年面色不变,微笑着说:“你真是喝高了,胡扯些什么呢,哪有的事儿。”
 
然而陈健却摆手说:“我可没胡说,不然我们找个女同事,再把你家夏夜叫来,让她验证一下。”
 
左右的同事脸色都变了,赶紧拉扯陈健,“你小子喝多了,胡咧咧个什么呢!赶紧回到你的座位上去。”
 
大家都清楚,许丰年之所以和陈健关系不冷不热,是因为他对陈健的品行不看好。陈健身材高大挺拔,容貌英俊帅气,外形十分出众,而且性格开朗外向,能说会道,很得女人爱戴。然而他比较花心,喜欢朝三暮四,还不时地招惹已婚妇女。这让许丰年有些反感。
 
许丰年的老婆夏夜,是个端庄与妩媚并存的美女,他们公司与夏夜所在的公司有业务上的往来,这也是许丰年和夏夜相识相爱的前提。因此陈健也认识夏夜,并且一开始他还追求过夏夜。
 
然而夏夜对他无感,选择了外形一般,但沉稳务实的许丰年。
 
事实证明她果然没看错人,婚后的许丰年升职加薪,事业逐渐发达。现在已经是陈健他们的上司了。
 
许丰年身旁的同事担忧地看着他,生怕他下一秒就举起酒瓶子将陈健的脑袋开瓢。然而许丰年不愧是领导,相当有定力,他依然面色平静,喝酒吃菜,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那意思就好像是说:陈健这小子望风捕影的本事真心是不一般呢,没有的事都能说得跟真的一样。
 
于是同事也在想,看许丰年这般淡定,想必陈健根本就是在意yin呢。什么胎记啊,私/密/处啊,都是他自行脑洞大开凭空想象的。因此饯行酒席还算是圆满地结束了。
 


许丰年坐上车以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头。
 
他回到家时,夏夜已经躺下了,不过她还没睡,在刷手机。见他回来,她随口说了一句,“回来了啊?”
 
许丰年站到床边,声音冰冷地问:“给我说说吧,你和陈健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夜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陈健?我和他的事,你不是都清楚吗?”
 
“我说的不是以前,是我们婚后。”
 
“我们婚后,我和他能有什么事啊?”
 
许丰年一把扯开夏夜身上的被子,指着她的大腿内侧,“你们没有事,那他是怎么知道你这里有块胎记的?”
 
不错,正如陈健所说,夏夜大腿根处,有一块月牙形的胎记。
 
夏夜大吃一惊,“什么?他知道我这里有块胎记?这怎么可能啊?”
 
许丰年冷笑,“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愿意。”
 
夏夜火了,“你怀疑我?”
 
许丰年看着她,“除非你能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夏夜摇头,“我解释不清。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许丰年转身去了客房。夏夜给陈健打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再然后他的手机就成了空号,应该是回到老家以后换了号码了。
 
夏夜百口莫辩。许丰年认准了她和陈健有一腿,不然,姓陈的怎么会清楚她身体上的隐私呢?
 
僵持了几天以后,许丰年说:“抱歉,我忍受不了绿·帽子,我们离婚吧,趁现在还没有孩子,我们好聚好散吧。”
 
房子归了许丰年,两辆车一人一辆,存款一人一半。显然这种不公平分配方式,是对作为“过错方”夏夜的惩罚。许丰年已经认定了夏夜婚内出·轨,自认为这已经是对她仁至义尽了。
 
夏夜懒得在财产方面计较,她收入不算低,再工作一段时间,加上手里的积蓄就可以重新贷款买一套房子。
 
只是,关于那块月牙胎记,始终令她如鲠在喉,上不来下不去。陈健对她有想法确实不假,本来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可是她对他却半点想法没有,更没有和他有过越轨之事。他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他有透视眼?
 
意志虽然消沉,但是并未影响她的工作,她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到工作中了。业绩因此一路上升,很快坐上了部门主管的位置。空闲时间她会和好友苗淼一起逛逛街做做美容。
 
苗淼不时安慰她,“许丰年真是没福气呢,这么好的女人生生自动放弃了。要我说啊,离了更好,我们夏大美人正好可以重新选择,再找个高富帅。然后让前夫后悔去吧。”
 
两人是大学同学,关系一直不错。苗淼容貌和身材以及家境和成绩都很普通,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走在夏夜身边,不可避免地就起到了绿叶的作用。但是她开朗活泼,毫不自卑,还自得其乐地说:“能给最美的花当绿叶,本人荣幸之至。”
 
工作以后,她也是能力平平,业绩毫不突出,收入一般。但是她一直心态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成天嘻嘻哈哈,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有这样一位朋友陪着自己,夏夜觉得挺知足的。这世界上总有一扇窗户为你开,或大或小或方或圆,都会让你感觉心底透亮和温暖。
 


然而,夏夜还没找到高富帅,许丰年却貌似先她一步找到白富美了。那天她陪客户吃饭,正好遇见许丰年和一个女人一起走进餐厅,女人身材高挑,容貌中等,一身名牌,她紧紧挎着许丰年的胳膊,看上去就像挂在他身上一样。一看便可知她对许丰年爱恋有加。
 
许丰年就是这样一种男人,外貌并不十分出众,但是他身上有种独特的男性魅力,无法被忽视。站在人群里即便身高衣着都相对普通,但是你却无法忽视他。
 
看到夏夜,他点头打招呼。他胳膊上挂着的女人问:“这谁呀?”
 
许丰年说:“我前妻。”然后拉着现任女友去找座位了。女人却回头说:“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到时候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哦。”
 
夏夜微笑不语。她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她和许丰年离婚才四个多月,这么快他就要再婚了,这下家找得可够神速了。很有可能是,下家早就存在了,不是现找的。
 
转念又一想,自己的隐/私/处,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呢?除非,是最亲近的人透露的。夏夜心头顿时抽搐了一下,微微疼痛和愤恨。
 
得知了许丰年即将再婚的消息以后,苗淼很不甘心地说:“居然让这家伙抢先了,亲爱的夜妞,你也得抓紧啊,找个比许丰年强十倍的男人。”
 
追求夏夜的男人当然不少,其中不乏条件优秀的男士。但是她刚从一场婚姻中走出来不久,尤其是出来得还莫名其妙,所以还没心情开展另一段恋情和婚姻,想要独自沉淀一段时间。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她和许丰年的不同。
 
年近三十的苗淼最近买上了自己的房子,而且面积还不小。在这房价不低的二线城市,显然耗资不少。夏夜想,真没看出来,收入不高的苗淼居然还能不声不响地买房子,真是令她刮目相看了。
 
而且苗淼还谈了一个条件不错的男朋友,对方比她小两岁,容貌还算英俊,两人蛮认真的,已经有了谈婚论嫁的打算。
 
虽然自己婚姻失败,但是看着好友的生活日趋圆满,夏夜还是为苗淼感到欣慰。她说:“丫头,快点结婚吧,姐的大红包早就准备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苗淼又要工作又要谈恋爱还要装修房子,自然是相当忙,夏夜也很识趣地尽量不去打扰她。工作之余,夏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思考问题。关于许丰年的问题,一不小心就会撞进她的脑袋里。
 


一个周末,夏夜应邀和一位追求者一起吃饭。男士体贴周到,而且幽默诙谐,和许丰年是不同的两种类型。坐在临窗的位置,夏夜向外望去。街上熙来攘往,人影幢幢,她忽然有点感慨和伤感。
 
突然她看到一高一矮两个女人一起进了对面的咖啡馆。两人看起来关系很亲密,一看就是一对好闺蜜。她联想到了自己,经常和苗淼一起同进同出。有时候,姐妹情才弥足珍贵,比男女之情可靠一百倍。对的,有时候。
 
几天后,夏夜给苗淼发微信,约她见面。苗淼如约而至,她瘦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精致了不少,而且妆容和衣着都恰到好处。比过去好看多了,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夏夜突然说:“说说吧,淼淼,你从那女人那里拿到了多少钱。”
 
苗淼一脸懵,“什么钱?哪个女人?”
 
夏夜说:“别演了,我真是小看你了,苗淼,原来你才是大智若愚的人,可以扮猪吃虎。实话告诉你吧,我找到了陈健,他什么都跟我说了。”
 
苗淼的脸色逐渐变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不错,是我。不过我没想到那家伙嘴居然这么松,一点契约精神都没有。”
 
夏夜的身体隐私,除了她老公,她的闺蜜好友苗淼自然也一清二楚。两人共同出入澡堂洗浴桑拿的次数不可计数,她的身体无数次在苗淼眼下一览无余。
 
所以她把夏夜的这点隐私透露给了陈健,并要求他借醉意对许丰年提起,以此破坏他们的夫妻关系。陈健不负所望,圆满完成了任务。
 
当然,他也不会白做事,苗淼付给了他一笔报酬,他父亲生病住院,正需要钱,他辞职回老家也是为了日后方便照顾父母。而他一贯吃喝玩乐,不时地还赌博输钱,因此并没有多少积蓄。所以就应下了这个缺德差事。
 
当然,其实夏夜并未找到陈健,她不过是在诈苗淼。因为那天她在餐厅吃饭时,看到走进对面咖啡馆的两个女人,正是苗淼和许丰年的新任女友。因此她自然对苗淼产生了怀疑。
 
既然被夏夜识破,苗淼也就索性竹筒倒豆子开诚布公了。许丰年的新女友叫李璐,家境优越。她和许丰年在一次饭局上相识以后,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且开始不顾一切地追求他。许丰年对婚姻倒也忠贞,不为所动。
 
这李璐却因此越发对他着迷。为此她不惜花费任何代价,她把许丰年和夏夜的情况都调查了一遍,然后就知道了苗淼,决定从她身上入手。
 
结果呢,攻陷苗淼比她想象得容易得多。甚至可以说,她们俩一拍即合。李璐也终于亲眼见识了一朵塑料姐妹花。苗淼的买房款,其中就有一部分是李璐给她的酬劳。不过,苗淼因为装修,手头又紧了,所以就去找她想再拉一点“赞助”。
 
而李璐即便满心不情愿,也不敢生硬拒绝她,毕竟俩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也就是被夏夜正巧遇到了那一次。
 
最后,苗淼毫无愧疚地说:“这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许丰年对你不够信任,一点点小手段都能让你们分崩离析。要我说啊,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为什么这样做?”夏夜看着她。
 
苗淼笑,“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嫉妒你拥有的一切啦。这世界上哪有心甘情愿当绿叶的人呢?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而且还有酬劳可拿,何乐而不为呢?”
 
夏夜摇摇手机,“很不凑巧,我们的话不小心都被录下了。我们毕竟朋友一场,我也不想太过分,你去跟许丰年把事情说清楚,还我一个清白。我也放你一码。不然呢,我们就法庭上见吧!”
 
苗淼看着夏夜的手机,脸色变得苍白,眼神里满是愤怒。但是最终,她还是点了头,她别无选择。
 


得知了真相以后的许丰年先是勃然大怒,紧跟着是万分后悔。前者是之于苗淼和李璐,后者自然是之于夏夜。不过因为事情涉及隐私,他也不想闹得太大,因此没有诉诸法律。痛斥了苗淼和李璐一顿以后,他当即和李璐分手。
 
而苗淼和李璐这两个女人却开始了互撕大战,撕得不可开交。许丰年找到夏夜,求她原谅,并提出复婚。
 
然而夏夜拒绝了他。有一点苗淼说的对,许丰年不够信任她,而夫妻之间如果缺乏信任,那么很难长久。所以他们也没有重新在一起的必要了。
 
经过这一场变故,让她看清了自己的男人和朋友,虽然有些失落和沮丧,但是说到底也是收获。日后的她,会更加通透和明智。她已经决定了,要和那位追求她的男士在一起。他在一家公司任高管,离异无孩,条件比许丰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夏夜自己呢,也工作好收入高,因此随时随地进可攻退可守。所以,她没有后顾之忧,生活肯定精彩纷呈。就让嫉妒来得更猛烈些吧!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有了新欢的老男人,一张结婚证将我扫地出门

离异大姑姐带来一笔巨款,老公叫我让着她

生个孩子有100万,我要不要生?

老婆的彩礼钱一分都没带回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