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姐临终托孤,却在我家掀起了一场风波
情感 故事 生活

大姑姐临终托孤,却在我家掀起了一场风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圈圈
2020-07-20 16:10


姜娟气冲冲地把门摔了,老马慌张地追在她身后,一个劲喊:娟子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话让她更怒了,猛地站住一回头,把包兜头砸在老马脸上,他哎哟叫唤了一声,却不敢喊疼。
 
老马小心翼翼地拿包半挡着脸,一个劲陪着笑:娟子,你先冷静,冷静一下。
 
姜娟觉得胸口闷得发疼,她闭着眼睛深呼吸两下,再睁开眼时冷笑着说: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掰扯出个什么花儿来!
 
姜娟有个同学介绍了一个理财项目给她,她有点心动,想投一点。结果查账的时候却发现,账户里划出去了几笔钱,不多不少,每次三五千。
 
姜娟对数字不敏感,所以钱是交给老马管的,但凡家里有什么大开支,他都会说一声,隔一段时间,两人还会算算总账,好做规划。所以两人结婚十几年,没因钱闹过什么矛盾,家里的财务状况也还过得去。
 
可为什么那几笔钱,老马没吭过一声?
 
姜娟问老马,他说有个朋友出了急事,找他借钱应急,他一时给忘了,还当着她的面打电话给借钱的那个朋友求证。
 
一切看起来毫无破绽,可姜娟知道,肯定有情况。老马不是记性差的人,前前后后加起来上万块,他能忘记?那个求证电话反倒变得很假了。
 
姜娟心里有了疑惑,就跟踪了他。然后发现,他去了医院,病房里头,不只有他,还有她婆婆,另外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小女孩。
 
她站在门口,就听到婆婆哽着声音说:苦了你了,往后有老马了,你不用操心……而老马,点头应了!
 
这话让姜娟发飚了,他们啥关系,要老马去操他们的心?!
 
她本来想在病房里论个明白的,但那里还有其他病人,她到底要点脸面,就怒气冲冲地跑了。

 
 
老马忐忑又殷勤地把姜娟扶到沙发上坐好,又赔着笑脸给她倒了杯水,装模作样地敲打她的大腿。
 
姜娟一把甩开他的手,拔着嗓门吼,说啊!
 
她隐隐觉得眼睛又酸又涩,即怒又怕,要是老马和那女人真有啥不清不楚的关系,她该怎么办?那里还有个孩子呢,也跟老马有关吗?
 
老马慢腾腾蹲在她面前,纠结了一会,一拍大腿说,那女人,是我姐,亲的!
 
姜娟瞠大眼睛,用力推了一把老马,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尖着嗓子骂:你他么撒谎也该有点脑子吧?你啥时候有个姐了?你不一直都是独生子吗?!
 
老马纠着眉毛,干脆就坐在地上,我没骗你,真是我姐,同母异父的,我也刚知道。
 
这事儿还得从几十年前说起。
 
婆婆年轻的时候被一男的哄骗了,肚子老大了家里人才知道,原本这事吧,一床鸳鸯被就能盖过去的。
 
偏偏男方家里嫌弃婆婆,觉得婚前失贞的女人不可信,谁知道肚子里揣的是谁的种。那男人从头到尾没吭过一句声,摆明了也不想娶婆婆,只是随便玩玩而已。
 
婆婆家里人也气啊,但那会已经不能引产了,就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女孩儿。
 
那女孩被婆婆家里人连夜放在那男的家门口了,反正是他的种,爱养不养。
 
婆婆也哭过一场,那孩子一口她的奶都没喝过,就被送走了。可她也说不出把孩子留下的话来,家里人骂她的太多了,加上那男的也寒了她的心,所以连带着,不愿,也不敢挂念那孩子。
 
好在,那家人把女孩抱进屋了,也养活了。
 
没多久,婆婆就被家里人送走了,过了几年,跟老马的父亲结了婚,有了老马。
 
那个女孩,一直就没人提起了。
 
不久前,她带着她女儿找到了婆婆。


 
如果她娘俩是过来投奔婆婆讨生计,婆婆是不想让老马两口子知道的,打算自己出马搞定。毕竟说起来那事儿吧,她这个亲妈确实不咋地道,不乐意曝出去让小辈们说闲话。
 
但谁想到呢,老马的姐姐不是想过来讨生活,而是她得了重病,没几天好活了,想把她女儿托付给婆婆。她女儿叫乐乐,跟姜娟的女儿同年。
 
婆婆本来就对她心有愧疚,一听就哭了,这才告诉了老马,让他出钱去医院重新做个检查,万一之前诊断错了呢?
 
那钱就是这么出去的。
 
姜娟双眼一瞪,那为啥要编个谎话骗我?老马瑟了一下,讪笑着说,那不是想着万一她没病,这事就能揭过去么,你也没必要知道了。
 
姜娟哼了一声,倒也能想得通。婆婆那人吧,不坏,一向把品性看得比什么都重,有次她带着女儿去商场玩,女儿趁她不注意拿了一根棒棒糖回家。婆婆逮着教训了很久,什么小时偷针,长大偷金的话都出来了。
 
其实一岁的小娃娃知道个啥啊,慢慢教就是了,没必要说的那么狠。
 
但那个楷模般的婆婆,自己却抛弃了亲生女儿,她有脸提才怪!
 
既然知道了老马没有动歪心思,姜娟也没那么气了,就问那检查结果咋样?
 
老马的眉头立刻皱紧了,他叹了一口气说,是真没治了,也就个把月的事吧。她自己也说了,不治,别浪费钱了。
 
姜娟一时倒不知道该说啥了,面对一个将死之人时,人的心好像不由自主会变得软一点。但她还是提了一句,你不会真想养那个乐乐吧?
 
老马苦着一张脸,哪能啊!我要是想,能出钱带她去复查?不就是想她要是没病,就能自己带孩子了么?我又不傻。
 
姜娟心安了些,别怪她无情,她只是没那么伟大而已,养个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姜娟既然已经知道实情,婆婆干脆也不瞒了,想把老马他姐接到家里照顾,倒是她自己不乐意,租了个房子等死。
 
这倒让姜娟对她刮目相看了,是个硬气的女人,所以婆婆三五不时把乐乐带回家里,姜娟也没说啥。
 
老马他姐当月没撑过就走了,她娘家婆家都没来人,就老马一家子送走的,但到底看在婆婆哭晕了几次的份上,姜娟没再说啥。既然婆婆想全了最后这一点母女情,那就全吧。
 
半个月后,姜娟就觉得不对劲了,乐乐一直留在家里不走了。之前她以为,老马他姐刚走,把孩子留下来,也算是给婆婆一点慰藉,但这么长时间也够了吧,她不得回去上学吗?
 
除非,老马真的想养乐乐。一逼问,果然!
 
姜娟气得浑身发抖,好啊你老马,你之前是怎么说来着的?当着我面儿一套,背着我的面儿又一套!放出去的屁你都能吞回去,是不是?!
 
老马被姜娟骂得抬不起头来,但这事他是出尔反而了,可他亲娘哭成那样,他又能咋办?他任她骂,要是她骂够了,能把那孩子留下来,他也认。
 
但姜娟没同意,死活闹着要让乐乐走。
 
她揪着老马的耳朵尖骂道,之前老娘说要生二胎,你说啥来着?养孩子费钱,咱小门小户养不起,专心养一个就够了,你变着法儿防着我怀孕你没忘记吧?你扯了多少个理由不肯滚上床的?哦,现在你养别人的孩子,就不费钱了是吧?老马,你亏不亏心?
 
她的唾沫星子溅得老马满脸都是,他却不敢擦。
 

 
姜娟这边骂着,婆婆那边就来求她了,老马也求她,说乐乐可怜,没个家了。姜娟听着,慢慢就哭了,他们都有情有义,就她一个狠心的。
 
老马和婆婆都觉得只是添张嘴的事儿,可养个孩子又不是养只阿猫阿狗,给碗饭就能活。花钱就不说了,还要教,十来岁的女孩,她能教得熟吗?
 
老马他忙着工作,闲了才有空发挥下慈父之爱,哪里知道孩子的衣食住行,样样都要操心。婆婆年纪也不小了,到头来,教养的责任不还是落在她头上?
 
不是她姜娟欠了老马他姐的,也不是她让乐乐出生的,他们想要弥补那份亏欠,凭什么让她去担这份事儿!
 
既然婆婆和老马非要养,那行啊,她走,她腾地儿让他们合家欢!娟收拾东西带女儿回了娘家,过了一星期,老马赔着笑脸来接她了,说乐乐已经送走了。
 
送哪儿了?
 
老马含糊地说,反正是送走了,你放心。
 
回家一看,果然,乐乐的东西都没了。姜娟也就没在意了,以为送回乐乐她爸那里了。
 
没错,乐乐还有个爸爸,只是好几年前就跟老马他姐离婚了,他姐死了那人也没现个身。可再怎么说,亲爹还是亲爹,养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吧?这也是为啥,姜娟对于收养乐乐的事会极力反对,亲爹还在,凭啥要他们来养?
 
姜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几个月后,婆婆突然昏倒,送去了医院。
 
自从她闹着把乐乐送走之后,婆婆对她就有点冷淡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姜娟没放在心上。所以婆婆说要去给人当住家保姆,她也没说啥,既然婆婆心里对她有疙瘩,那还不如先远着点。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根本没把乐乐送走,而是租了一处房子住着,连学籍也迁过来了!因为老马那里腾不出多少钱来,婆婆就去干散活赚钱,那天她就是累着才会晕。
 
姜娟看着躺在病床上瘦了一圈的婆婆,不知道是先心疼一下,还是先骂一顿。
 
不是说好了送乐乐去她爸那里了吗?怎么……

 
 
婆婆这才说,乐乐的亲爹是没死,但根本没法管,因为他关在监狱呢!判的是无期,这辈子都难出来。
 
而且他的罪名十分难听。要不是姜娟闹成这样,她也不会说出来,这事连乐乐都瞒着的,怕她知道了后,会不好受。而且婆婆也怕姜娟会瞧不起有个犯人爹的乐乐,更加不待见她。
 
姜娟默然,她不至于因为当爹的犯的错,就怀疑到孩子身上。可要就这样把乐乐留下了,那么大的一个负担,她实在大方不起来。
 
回去琢磨了一晚上,姜娟去了乐乐爹的老家。她想的是,当爹的管不着,爷爷奶奶总也可以管一管吧。
 
可到了那地方,姜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怎样一个破旧的家啊,那是怎样一对困苦的老人啊!
 
乐乐她爸是老两口的老来子,又是独子,所以家里穷也娇惯得厉害,后来犯下了天大的事儿,被关了。
 
老太太就成天哭啊哭,把眼睛哭瞎了,老头子腿脚不好,日子过得很艰难。
 
乐乐妈虽然离婚了,但她还是会时不时送点钱过去。这次半年没去了,老两口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还纳闷人为啥不来了。因为没钱,邻居送的半碗南瓜都臭了也舍不得扔。
 
姜娟看不下去了,留了点钱给老两口匆忙走了,就那样的情况,她说不出让他们养乐乐的话来,把人送来,无非是三个人一起苦死。她是不大方,但也做不出把人逼上绝路的事儿来。
 
姜娟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晚了,婆婆出院了在家呆着,乐乐也在。她们头挨着头凑一块,不知道说了啥,两人笑嘻嘻的,她俩倒是合得来。姜娟说不清心里是啥滋味,有点苦,也有酸,也有点认命。
 
老马得知姜娟同意留下乐乐后,在床上作势给她跪下了,说她是仙女下凡,浑身冒金光,往后他一定当牛做马地伺候她。
 
姜娟呸了他一声,一脚踹上他屁股,滚,往后你拼死了赚钱吧!
 

 
乐乐就这么住进家来了,婆婆为这,对姜娟的的脸色好多了。这个家,又活了过来。
 
乐乐很懂事,会帮着做家务,也会帮着给姜娟女儿一起写作业。
 
姜娟给女儿报什么兴趣班,乐乐也有份。这份心,不止婆婆,老马也很意外。他以为,姜娟能接受家里多一个人就已经够好了,就冲她之前闹成那样,实在没法想象,她转变得这么快。
 
那天晚上,老马摸了过来,支吾地问她为啥?姜娟给了他一脚,双眼一横,咋?怀疑我不安好心?
 
不不不,我哪敢啊,就是挺好奇的,难道这就是女人心,海底针?姜娟又一脚踹了过去。
 
姜娟会留下乐乐,的确因为她无处可去,但会对她这么好,却是因为她死去的妈。
 
作为一个刚出生就被抛弃的女人,乐乐妈这辈子,就没有过好日子。
 
那样的出生,她注定了没谁会疼她。没念过几天书,干不完的活儿,后来随便被嫁了出去。男人不是个东西,骂她打她,但公婆对她好,她念了那点好。
 
后来女儿出生,男人却犯了事,要被关一辈子。她带着女儿讨生活,还要顾着年迈的公婆,日子可想而知。但就算是那样的苦日子,老天爷都不打算多给她一点。
 
姜娟从老两口那里得知,其实一年多前,乐乐妈就知道自己得绝症了,她没有去治,知道治了也就多活几天。再说,钱花在医院,那乐乐怎么办?
 
她全心想的,是乐乐的将来。
 
她是恨婆婆的,但到了那时候,她没有办法了。她那个娘家,还有婆家,都不可能好好养乐乐,给了他们,乐乐的命运不会比她好几分。而婆婆家,不管是条件还是人品,都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再恨,她也找来了,并且是在没几天好活的时候来的。她就是要婆婆愧疚,越愧疚,就会对乐乐越好。她等于拿自己的命,拿自己对婆婆的和解,换了乐乐一个将来。
 
想通了这点,姜娟却没法怪乐乐妈心计深。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谁愿意这样?
 
正是这份慈母心,让姜娟心软了,她也是当妈的,她懂得那种深沉的爱与无奈。
 
乐乐妈尽了她的全力跟命去对抗,想让乐乐走出不一样的道来,姜娟站在前面,也不忍心把这条路堵死了。
 
要说姜娟多么善心爆棚,倒也不是。
 
她想起听过的一句话叶尖落下一滴水于人不过渺渺于蚁却是倾盆甘露
 
养乐乐是难,但并非难到不能度日,假如这点难,能改变一个女孩的命运,也不亏吧!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想打劫我老公,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男同事毁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庭

肖太太不动声色给小花丢了“烫手山芋”

女法官自述【8年法官生涯,我患上了恐婚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