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林里道斯
未分类

你一个月两万块钱工资不嫌丢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三
2020-07-20 09:20
今天的故事标题,来自于最近网上挺火的几张微信截屏。

一位年轻妈妈,为了让自己的宝贝能上一所精英私立幼儿园,居然向校长“献身”。

在被丈夫知道之后,夫妻二人在微信里爆发了一场“论战”。

丈夫愤怒不已,妻子振振有词。

吵到酣处,妻子不由得祭出一句振聋发聩、直击内心的灵魂拷问。

“别在这里吹牛,你一个月两万块钱工资不嫌丢人?”



甚至还旁征博引,拿出《阿甘正传》里阿甘妈妈的伟大母亲形象为自己例证。



这一系列微信截图在网上引起了极大关注,也引发了诸多争论。

当然,也有人质疑这些截图的真实性,觉得会不会是假的。

我倒觉得是真的。

即便这些图片真是捏造出来的,但这种事儿在我们现实社会中却是屡见不鲜。

只不过事关隐私,不足为外人道而已。

我干这行以来,这样的事儿见得多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钱三儿,坐标北京,是个以帮人解决难题为生的“私人侦探”。

今天的故事的主人公,也是这么一对儿为了孩子上学操碎了心的小夫妻。

2015年6月29日  北京

先介绍下这对夫妻的情况。

丈夫姓钟,我们叫他钟先生;妻子姓展,叫她展女士好了。

钟先生三十四岁,瘦削白净,不太爱说话。

展女士比钟先生大一岁,他俩从高中时期就是同学,大学期间开始异地恋爱,最后都在北京读的研究生,毕业后都留在了北京。

钟先生在一家跨国通讯企业工作,是个项目经理,年薪80+。

展女士在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部门工作,月薪2W+。

夫妻二人大前年在北京贷款买的房子,位置在北五环外,天通苑附近。

今年为了孩子上学,他们又贷款买了套朝阳学区的学区房,鸟巢附近,40多平米,不到四百万。

为了获得首套房资格,俩人办了离婚。

去离婚那天,展女士的父母抱着女儿笑笑等在民政局外面,看着办完离婚手续的女儿女婿拉着手从里面出来,一家人都很高兴。

然后去饭店吃了顿大餐庆祝了一下,吃完饭后回家,仍然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列位不用惊讶,在各大城市相继出台“离婚一年内不准贷款买房”的政策之前,这样的场景在北京等大城市非常普遍。

能放心这么干的,最起码夫妻感情都还不错。

钟先生和展女士就是如此,俩人从高中开始十几年的感情,对彼此都非常放心。

可这次钟先生找到我,却是为了调查自己的老婆,因为他怀疑展女士有出轨的嫌疑。

他向我列举了一些细节。

展女士平时工作虽然很忙,但不怎么加班,可最近一段时间她经常回家很晚。

钟先生问她,展女士也没有什么解释,只是说公司加班。

钟先生是个很细心的人,他偷偷闻过展女士的衣服,上面有淡淡的烟味。

而他自己从来不抽烟。

于是钟先生起了疑心,从此开始关注展女士的行踪。

就在前天,展女士公司派她去哈尔滨出差,一共需要去五天。

钟先生开车送她去机场,等她上了飞机,钟先生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却在副驾驶脚下的地毯上看到了她的电脑包。

钟先生赶紧掏手机打电话,结果飞机已经起飞,展女士关机了。

鬼使神差一般的,钟先生突然想打开妻子的手提电脑看一看。

电脑是有开机密码的,不过这难不住理工男钟先生,他稍微费了点功夫,打开了展女士的电脑。

在电脑里搜索半天,钟先生终于有了发现。

在Outlook里,钟先生看到了一封由展女士公司总部发送的一封邮件,邮件的内容是关于这次哈尔滨会议的通知安排。

邮件里写得一清二楚,本次会议只有三天的时间。

一个巨大的问号马上在钟先生的脑子里出现,剩下的两天时间,展女士要去干什么?

经过一晚上的煎熬,钟先生最终决定,找人调查一下自己的老婆。

于是他马上找了自己的一个朋友,通过那个朋友的介绍找到了我。

听完钟先生的介绍,他这活儿我有些不愿意接,于是劝他别着急,要淡定。

第一,他们两口子现在是离异状态,就算是展女士真的出轨了,无论从法律还是道德上,钟先生都挑不出人家的毛病来;

第二,如果他们两口子将来还想复婚的话,那这么一闹,最后指定没戏。

当然还有一点我没说,那就是其实来找我调查配偶出轨的,一般都是家里特有钱的那种人。

因为这种家庭一旦离婚,一定会涉及到巨额的财产分割等事宜,所以被绿的一方肯定要搜集对自己有理的证据。

所以我开起价来就比较好张嘴,而且对方基本上也不会还价。

而像钟先生这种小中产,即便是闹离婚的,也无非是一套两套背着贷款的房子,好一些的可能还有一些存款,家底儿相对比较薄,要不上价儿去。

而且我刚刚结束一单大活儿,身心俱疲,这几天实在是不愿继续跟踪盯梢了。

但钟先生请我无论如何也要帮帮他,他说即便展女士真的出轨了,他也不会像其他男人一样闹的。

他只是想搞清楚自己的老婆到底有没有出轨,出轨的对象又究竟是谁,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了,竟然让她去找别的男人。

我心里暗暗佩服,这真不愧是搞技术的,连老婆出轨这种事儿都是这么冷静沉稳的技术流思维。

再加上介绍他过来的那位朋友也一直劝我帮忙,我这才应允下来。

谈好了这一单是五万,先付三万,等调查结果出来再付剩下的两万尾款。

2015年6月30日  哈尔滨

飞机降落在哈尔滨太平机场的时间是上午9点钟。

我搭乘机场2号线大巴,经过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在学府路的学府宾馆站下了车。

下车后向北步行通过一个路口,就来到了展女士单位开会的地点,翰林天悦大酒店。

我走进大堂的时候,时间刚好十一点半钟。

按照展女士电脑里会议通知邮件的会议时间安排,今天是他们会议的最后一天,吃完中午饭,就可以退房返程了。

我在酒店大堂看到了展女士他们这次会议的水牌,又向前台服务员确认了一下,他们的这次会议确实是今天结束,并没有延期的计划。

接着我从前台买了一张自助餐厅的餐券,然后来到了二楼的餐厅。

没过几分钟,一群人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纷纷拿了盘子开始取餐。

我坐在角落里冷眼旁观,果然看到了展女士的身影。

她全程跟一个女同事在一起,取餐、吃饭过程中都没有跟其他的男同事有过言语交流。

看来,她的出轨对象并不是在她的某个男同事。

吃完饭,展女士和那位女同事一起离开了餐厅,而我则下了楼,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我看到展女士跟她的女同事一起拉着箱子走出了电梯。

她们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我起身走出酒店大门,站在路边抽烟。

不一会儿,她们俩人出来了,在门口拥抱告别。

因为离得近,我能听到俩人的对话。

女同事准备打车去机场,然后回北京;而展女士说她要继续在哈尔滨住两天,跟大学闺蜜好好聚一聚。

女同事笑着说谁知道你是找闺蜜还是会情人。

展女士抬手作势打了女同事一下,说可别净瞎说,我至于么找个情人飞哈尔滨来,真是闺蜜。

出租车来了,女同事先打了一辆走了,展女士上了后面的一辆。

我也赶紧拦了辆出租车,远远地跟了上去。

司机是个中年大哥,车开得不紧不慢,我跟他说稍快点跟上前面那辆车,他还问我咋的你是警察办案呐?

我说前面车上是我哥们儿的老婆,我怀疑她跟外面有人儿了。

大哥一听来劲了,一脚地板油跟了上去,说这事儿可得跟紧了,不过千万别冲动,打人犯法知道不?

展女士的车一直往中央大街的方向开,最后停在了中央大街南边的假日酒店门口。

我赶紧下车跟了过去,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展女士正在前台办理入住。

看起来,她并不是来这里跟某人相会的样子,不过也很有可能是先开了房间之后等人前来跟自己相会。

至于是不是闺蜜,那就得好好看看了。

我站在她的侧后方,装作低头看手机的样子,听到了前台服务员报出的楼层和房间号。

等她办完入住,我也来到前台check in。

幸运的是,展女士房间的对门还没有人住,我马上定了那一间。

来到房间,我一关上房门就贴在了猫眼上,注视着对门房间的动静。

结果这一守就到了晚上七点半。

展女士房间的门开了,她换了一套非常休闲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些慵懒,一看就是睡了一下午的样子。

她拿着手机,朝着电梯间的方向走去。

见状我也马上开门走了出去,赶在电梯门关上之前走进了电梯。

电梯里展女士一直在低头看手机,并没有注意到我。

电梯一直来到一楼,展女士出了电梯并没有去餐厅,而是径直走出了酒店大门,朝着中央大街的方向走去。

我一看,这是什么情况?

这完全不合情理,如果展女士留在哈尔滨的理由是因为私会出轨对象,没道理大晚上自己一个人夜游哈尔滨中央大街啊。

难道是她的出轨对象还没来?俩人约好了在中央大街的某个地方碰面?

玩得还挺浪漫。

不过我跟了她一路,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展女士沿着中央大街一路往北走,沿途排队买了马迭尔冰棍儿,在秋林里道斯的食品店里买了面包和红肠,还在半路听了街头乐队的演奏并拍照。



她甚至还在在工商银行大楼下面,那一排坐着小马扎给人画像的街头画家那儿,找了个留着长头发一头艺术细菌的大叔,花五十块钱给自己画了幅素描。



最后,她穿过地下通道,来到了松花江边上,坐在晚风拂动的江边台阶上,悠然地从兜里摸出一包烟,啪的揿亮了打火机,朝着漆黑的夜空吐出一串长长的烟雾。

这番操作让我无比惊讶,原来钟先生在她衣服上发现的烟味儿居然是这么来的。

她一直在江边坐到快十一点钟,抽了三支烟,还把穿着凉鞋的脚放进江水里,十分地悠闲自在,完全不像是在等人的样子。

这一番中央大街夜游,完全跟普通游客没有两样儿,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真要有出轨对象的话,这点儿怕是早在酒店房间的床上了。

难道她向老公撒谎,故意多出两天时间在哈尔滨,就是为了放松心情独自旅游不成?

我不信。

继续跟踪她回到酒店,我一直在房间门口盯着猫眼守到将近凌晨四点,也没发现有人进入展女士的房间。

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跟踪让我有些精疲力尽,不知不觉靠在门上睡着了。

2015年7月1日  哈尔滨

当我猛然惊醒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

急忙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一觉睡了四个多小时。

我赶紧爬起来,看向对面展女士的房间,惊讶地发现她的房间门敞开着,门口停着楼层服务员的小推车,身着制服的保洁大姐正在进进出出地收拾房间。

我顿时一阵冷汗,展女士退房了?

赶紧开门问了下保洁大姐,这屋的顾客啥时候退的房?

保洁大姐告诉我,她是七点五十左右退房的,我一算时间,快过去二十分钟了,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

这时正好看到保洁大姐拎着房间的垃圾袋出来,顺手扔进了小提车的大垃圾袋里。

我趁保洁大姐返回房间的空当,飞快地把展女士房间的垃圾袋拿了出来,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一看,不由得喜出望外。

有收获!

我在垃圾袋里发现了一个药盒,上面有“左炔诺孕酮片”几个字。

打开药盒,里面的药片已经不见了。

这种药还有个名字,叫毓婷,是72小时紧急避孕药。

也就是说在发生无防护行为之后的72小时内服用才有效果,而且是越早越好。

毓婷这种药,一般的包装是两片,事后72小时内吃第一片,间隔12小时候再吃第二片。

毓婷还有一种一片装的包装,叫金毓婷,一片装,药效加倍,只吃一次就行。

我在展女士垃圾袋里发现的药盒,就是这种金毓婷。



展女士来哈尔滨已经四天多了,按时间推算,这药不可能是她跟钟先生事后吃的。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就在今天凌晨,我以为没事儿所以放松警惕睡着那会儿,有人进了展女士的房间。

展女士是追不上了,我估她已经去了机场,于是我也决定马上返回北京,继续展开调查。

2015年7月1日下午两点  首都国际机场

我刚一开手机,短信提示就叮叮叮响个不停。

赶紧打开手机一看,其中有好几条是钟先生给我发来的。

短信的内容让我感到有些意外,钟先生居然跟我说他想终止对展女士的调查。

接下来的几条短信,都是钟先生对我的解释。

说什么展女士和他进行了深入而坦诚的交流,他已经知道了他们夫妻两人的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心中不再有任何的疑问,所以也没有再继续调查下去的必要了。

我心中当时就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合着老子两天里北京哈尔滨飞个来回,几乎两个晚上没咋睡觉一门心思替你找绿帽,结果你说不查就不查了?

不过冷静下来一想,这事儿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再看一眼钟先生给我发的短信,时间都是一点钟左右,这个点儿我正在飞北京的飞机上。

而展女士比我早离开酒店,她搭乘的应该是比我早一班的飞机,落地正好不到下午一点。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能让钟先生彻底想通,从而放弃调查的,应该只有他的发妻展女士。

肯定是展女士在落地北京之后联系了钟先生,跟他说了什么,所以让他一瞬间“大彻大悟”。

展女士跟钟先生到底说了什么呢?

莫非是主动坦白了自己在哈尔滨酒店房间密会情人的事儿么?否则钟先生怎么会说“深入而坦诚”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知道自己老婆出轨,居然还能够安之若素、沉稳淡定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我甚至都开始怀疑钟先生是不是那种“绿帽奴”。

所谓的绿帽奴,其实就是一种心理变态。

这个人群主要以男人为主,顾名思义,他们有一种特殊的癖好,那就是观看自己的爱人或女友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据说这能够让他们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与快感。

当然,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女性会配合自己男人这样的变态要求。

所以这个群体的男人们就有了“调教”一说。

他们为了让自己的女人接受这种违背道德底线和做人原则的事情,可谓是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能够这么干的男人,往往在生活当中都属于高智商、高素质以及高收入的社会精英人群。

我就知道这样的一个“绿帽奴”,他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夫妻恩爱,儿女双全,早已实现家庭财务自由。

这位大哥为了让自己的老婆同意当着自己的面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从生理和心理上双管齐下,对老婆展开洗脑和调教。

最终他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让自己得偿所愿。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不由得让我浑身一震,越想越觉得钟先生是绿帽奴的嫌疑很大。

以这位钟先生的智商,我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而我没准儿都是他局里的棋子,被他耍得团团转。

这让我在惊讶之余,多了一丝愤怒。

而且看他发给我短信的意思,很明显剩下的尾款他是不准备再付给我了。

我当即就决定,继续查下去,并且把我的钱给讨回来。

2015年7月2日  北京

头天下午回到工作室之后,我没有再联系钟先生。

而是吃了点东西之后倒头就睡。

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我整个人又恢复了精力。

一大早我就给钟先生打电话,想约他跟我见个面,谈谈尾款的事儿。

结果电话打过去,他却关机了。

我心里暗骂一声,下楼开车,直接去了他的单位。

让我吃惊的是,当我赶到他单位找他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没有来上班。

我向钟先生的同事打听他的去向,有人告诉我说钟先生请了年休假,去泰国旅游了。

泰国?

我心里咯噔一下,对他是绿帽奴的判断又增加了几分。

毕竟泰国是所有男人的天堂,去那里能够满足一个男人所有的性幻想。

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玩不了的。

不过这也让我更加生气了,妈的不就是两万块钱的事儿么?你以为自己想赖就能赖掉么?

我只能说,你找错人了。

从钟先生公司出来,我在车里抽了支烟冷静了一回儿,决定去找展女士碰碰运气。

还好,展女士没有跟着钟先生一起去泰国,她还在公司上班。

当她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见到我的时候,一脸的平静,微笑着跟我说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很显然,她并不认识我。

我决定开门见山,不跟她绕圈子。

于是我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给她看我在哈尔滨跟踪她时拍摄的照片。

展女士接过我的手机,在屏幕上划着那些照片,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猛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拍,提高嗓门质问我你是谁?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说你先把手机还我,可她一听赶紧把我的手机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并且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报警。

我冷笑一声,说你报警吧,我是受你老公钟先生的委托,专门飞到哈尔滨去跟踪你的,而且我还有更加劲爆的照片和视频,你想看么?

其实后半句是我故意吓唬她的,不过很明显她被吓住了,删掉了屏幕上已经摁出来的110三个数字。

她把手机收好,压低声音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于是我就把三天前接到钟先生委托,让我跟踪调查她出轨证据,然后飞到哈尔滨的经历跟她说了一遍。

末了儿我非常郑重地跟她说,把剩下的两万块钱付给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找他们夫妻的麻烦,否则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夫妻不得安生。

展女士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我看得出来,她在听我说完我跟踪调查她的事儿后,表情明显变得十分轻松。

但在听我说一定要追回两万块钱尾款的时候,表情又变得格外纠结。

我故意叹口气,把我对钟先生是绿帽奴的猜测又跟展女士说了一遍。

她的脸色又变了,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只见她端起面前的咖啡猛啜几口,然后把杯子放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对我说钱先生很抱歉,我们最近手头特别近,两万块钱确实拿不出来,要不然这样吧,我把我们夫妻俩的秘密告诉您,您看看值不值两万块好么?

我一听这是另有隐情啊,略一思忖说可以,如果你跟我说的都是实情,而且确实超出我判断的话,两万块钱我不要了,就当买你一个故事。

展女士先是说了声谢谢,然后幽幽地开始了她的讲述。

而这一切,都跟她和钟先生的女儿有关。

他们的女儿今年三岁,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在女儿上学的问题上,钟先生和展女士夫妻二人有着惊人一致的观点,那就是一定要让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接受最好的教育。

小区里那种托管式的幼儿园肯定是不能去的,要去就去最好的私立精英国际幼儿园。

但问题来了,这种幼儿园入园的难度,绝对不亚于高考。

不但要对孩子进行考核,甚至连想入园的孩子父母也得考试。

说白了,这种幼儿园不是你有钱就能上的,得多方面条件满足才可以。

钟先生的家庭虽然算得上绝对中产,但是他们的综合条件还是达不到人家幼儿园的要求。

这让夫妻二人非常头痛,甚至连给校长送钱的招数都想出来了。

钟先生准备了五万块钱的红包,让妻子展女士找机会送给校长。

但展女士去了一趟就回来了,钱也没有送出去。

人家校长根本不收。

并不是嫌少,而是对校长而言,这点钱完全看不到眼里去。

用她对钟先生的话来说,“咱们一开宝马三系的,去给人家开玛莎拉蒂的送钱,想想都丢人。”

眼看入园无望,钟先生都准备放弃了,他准备实在不行就退而求其次,给女儿上个稍微普通一点的幼儿园算了。

但作为母亲,展女士却完全不想放弃,她说自己身上的母性被激发出来,决定豁出去了,无论如何都要把女儿送进去。

展女士有个妈妈群,一群宝妈们天天在群里为了孩子入园或上学的事儿发发牢骚、交流交流经验什么的。

展女士也不例外,在群里多次提到了自己女儿入园难的情况。

后来有个比展女士女儿大一岁的小孩的母亲主动加她的微信,跟她传授了一条秘诀。

那就是像接受潜规则的明星们学习,主动向校长“献身”。

一开始展女士感觉自己三观尽碎,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而且她也觉得不靠谱,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准中年妇女,人老珠黄,校长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自己。

结果被那位宝妈批评不自信,她告诉展女士,其实这样的事儿在北京许多高级私立学校入学过程中屡见不鲜。

只不过事关隐私,很多人都不知道而已。

自己的孩子当时就是因为入不了学,百般无奈的时候,突然她发现学校的校长似乎对自己有那方面的意思。

这位宝妈经过一个晚上的深思熟虑,第二天毅然出门,先给自己做了全身护理,剪了新发型,买了新衣服,并在里面穿上了性感内衣,只身约了校长吃完饭。

一瓶拉菲之后,顺利来到酒店房间,拿下了校长。

而她的儿子也得以顺利入学。

听了这位宝妈的经历,展女士还是难以下定最后的决心。

因为他们夫妻的感情特别好,她实在难以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跨出背叛丈夫的那一步。

而且她也担心万一事情败露,钟先生难以接受,最后落得个鸡飞狗跳的结局。

没想到那位宝妈以“过来人”的口吻告诉展女士,这怎么能是背叛呢?

这是在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来帮助这个家庭,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

如果男人因为这样的事儿想不通而闹离婚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没担当,有本事他把孩子送进去啊!

更重要的,你们两口子不是已经因为买学区房而办了离婚吗?

从法律上来说,你是完全自由的,跟谁睡是你的绝对自由,谁也管不着。

被这位宝妈一顿谆谆教诲,展女士的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她决定按前人走过的路再走一遍。

她反复告诉自己,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哪怕龌龊,也是高尚母性的体现。

于是她开始主动接近那家幼儿园的校长,甚至主动给校长那方面的暗示。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一次她和校长单独在办公室,当她面对校长拉开自己裙子拉链的时候,却被校长给赶了出来。

这让展女士非常受伤,她觉得自己无论是姿色还是身材,在这家幼儿园的女性家长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自己还进行了精心的捯饬和准备,怎么会搞不定校长呢?

她跟那位宝妈沟通此事,那位宝妈经过一番打听,告诉展女士一个内幕。

那位校长的办公室里可能有摄像头,所以他不敢造次,而且据说那家学校的副校长才是主管招生的领导,展女士有劲儿使错地方了。

展女士听完迅速恢复了战斗力,她经过一番侦察,发现副校长将会在6月底的时候去哈尔滨出差。

她甚至连副校长住宿的酒店都查到了。

那个时候正好自己单位也在哈尔滨开会,不过副校长到哈尔滨的时间是在自己单位的会议结束之后。

于是她就对钟先生撒了谎,把本来三天的会议时间故意加长到了五天。

展女士想方设法加了副校长的微信,在哈尔滨开会的那几天,她一直和副校长在微信上聊天,若隐若现地表达出了想要“献身”的意思。

但是副校长那边一直不咸不淡,并没有“上钩”的意思,这让展女士非常焦灼。

不过她决定孤注一掷,成不成都要拼上一把,于是在自己单位的会议结束后,入住了副校长所在的那家酒店。

那天晚上她独自夜游哈尔滨中央大街,其实是在无奈之下的一种放松。

原本以为没戏了的展女士,结果在凌晨五点多钟收到了副校长的回复。

这位副校长非常的谨慎,在确保足够安全的情况下,终于收下了展女士送出的这份“大礼物”。

因为事出突然,展女士甚至没能拿出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安全套,就在副校长的一阵狂风骤雨中结束了这次“交易”。

所以事后她才赶紧出门下楼,在附近找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房,给自己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

我问展女士为什么要那么急匆匆退房回北京,按理说她顺利拿下了副校长,正是趁热打铁,跟副校长好好谈女儿入园的事儿的时候。

展女士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说既然都跟你说到这儿了,都跟你说了也无妨。

“反正这些话我也没人说去,我今天就把你当心理医生全倒出来好了,我心里还好受一点。”

其实,在副校长把自己扑到在床上的那一刻起,展女士说自己就已经后悔了。

前期想得再完善、给自己打再多鸡血都没有用,真到了真枪实弹的时刻,自己内心全都是对自己的谴责和鄙视。

但那时候后悔已经是最奢侈的事儿了,她只能内心怀着对自己最恶毒的咒骂,但在脸上和身体上作出迎合的表情和动作。

等副校长带着满足的表情离开,她冲进洗手间洗澡,看着镜子里的的自己,最终还是哭了出来。

当时她一点也不想继续在哈尔滨待着了,就想赶紧回北京,于是赶紧收拾了东西退房,搭最近的一趟航班回到了北京。

听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同情起眼前的这个女人来。

虽然她妆容精致、衣着光鲜,怎么看都是在北京这个超级大城市里混得最好的那一小拨人的样子。

但她内心的卑微和绝望,一点儿也不比那些所谓的最底层人群更少。

那一瞬间,我突然一点儿也不想要那两万块钱了。

这不是可怜,他们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可怜的。

再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只是内心涌起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不由得联想起他们的女儿来。

也许,她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能进这家幼儿园,父母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出于礼貌,我还是问了句孩子入园的事儿怎么样了。

展女士面露苦笑,说还没定呢,得看最后一搏了。

我很诧异,问她说你不是都已经那……什么了吗?怎么还没定下来么?

展女士告诉我,她的那位宝妈朋友给自己提供的信息有误差,其实这所幼儿园对招生拍板的还是正校长,副校长抓的是运营和后勤。

这也是她跟副校长“激情”结束后,副校长告诉自己的。

不过副校长说了,他也不让展女士白付出,他告诉了展女士一个打动正校长的门道。

就是钟先生。

原来,正校长其实是个GAY,他对女人不感兴趣,所以尝试对正校长投怀送抱的那些宝妈们,都落得个跟展女士一样的下场。

副校长告诉展女士,他曾经见过她的老公钟先生,觉得钟先生那一款的肯定是他们正校长的菜。

副校长的暗示点到为止,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但展女士的内心却汹涌澎湃起来,她觉得一刻都待不下去了,于是搭最近的一趟航班飞回了北京。

列位请注意,以下才是这个故事最高能的地方。

展女士在飞机上内心斗争纠结了好久,最终一下飞机,还是决定把这一切都跟钟先生摊牌。

当钟先生听完这一切的时候,他从惊讶、愤怒到最终的无奈和绝望,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我不得而知。

反正他最后还是原谅了展女士,并且同意了自己向正校长“献身”。

这是让我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太辣眼睛了。

钟先生在同意之后,跟展女士说了自己的担忧。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儿,不知道该怎样行动。

听到这儿我突然恍然大悟,知道了钟先生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地飞去泰国。

我问展女士,是你让你老公去泰国的么?

展女士点头说是,那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她希望钟先生去长长见识。

“很多事儿就是这样,光凭想象是不行的,只有真的见过经历过了,才不会大惊小怪。”

后记:

钟先生从泰国回来后不久,他的女儿顺利进入了那家幼儿园。

我悬着的一颗心也算落了地。

总算这两口子的一番苦心孤诣没有白费。

后来钟先生还找过我,不过那已经是一年多以后了。

他约我吃饭,我没去。

他打来电话说没有我的微信或是银行卡号,现在他手里宽裕了,想把欠我的那两万块钱还给我。

我连说不用不用,那两万块我已经从展女士那里买过故事了。

电话里钟先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让您见笑了。

我说没有没有,虽然我打死也干不来你们做的那些事儿,但我也不至于笑话你们。

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很疯狂,耗子都能给猫当伴娘。

你们一不偷、二没抢,虽不光荣,但也坦荡。

祝你们今后生活幸福。

再见。

PS:

今天的故事结束了。

肯定有很多朋友觉得三观尽碎。

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在你不知道的许多地方,尽是各种毫无节操的黑暗与龌龊。

这对夫妻的行为其实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很多人跟他们有着一样的观念。



而我,只是用一束光,把黑暗烫出个洞来。

让你们看到那里面的模样。

展女士钟先生的遭遇,绝对不是第一个。

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们在看着网上爆出的类似事件,唏嘘不已的时候。

不妨做个设身处地的反思。

假如这样的事儿轮到自己的头上,自己会怎么做?

如果你的答案很清晰,很坚定。

那么恭喜你,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遵从自己的内心,踏踏实实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吧。

最后,请列位动动手指,点一下“分享

我把黑暗烫个洞不容易,你点一点在看,让更多的人看到黑暗里的模样。

这是最简单、不花一分钱就能做的善事。

功德无量。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