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兰至”的餐厅
未分类

兄弟如手足,闺蜜如衣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王五五
2020-07-20 10:30
你真的,了解你的闺蜜吗?

她们是唯一能够无怨无悔陪你逛街,陪你吃饭,陪你聊天的人。

在因为失恋、失业痛苦万分的时候,是可以给你们带来安慰的人。

闺蜜简直是上天赐予女孩子的礼物,让你黯淡的生活中出现了一抹亮色。

请疼爱你的闺蜜,她们只会一心一意对你好,绝无更多的要求。

请珍惜你的闺蜜,你们可以在地球上60亿中相遇,就是最好的缘分。

张开你的怀抱吧,你的闺蜜在等待着你。

我今天的故事,就跟闺蜜有关系,准备好纸巾,肯定会让你感动的!



寻找前男友。

这应该是我收到的最为奇特的诉求之一了。

当然,多多开始给我电话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这么一个诉求。

如果我提前知道的话,估计我就不接了。

既然都分手了,还找对方干嘛?

求助人是多多高中的一个学姐,比多多大两届,她们是因为一起举办活动认识的。

这次多多的这个学姐通过各种关系联系上了多多,最后找到了我。

多多说她觉得跟学姐也不是很熟,想考虑一下。

结果这个学姐不分白天黑夜地给她打电话,她实在受不了,只好同意让我去见一下。

2017年6月1日,我来到工体附近一家叫做布斯蛋糕的小店。



这家蛋糕店是糕点师傅据称是日本人,价格昂贵,但是品质一流

这个蛋糕店还是个网红店,环境不错,我到的时候,求助人还没有到。

多多的这个学姐叫张欣然。

我对于这个姑娘没什么印象,多多在电话中告诉我,声音嗲嗲的就是。

哎,巧了,我还真的喜欢声音嗲嗲的,像什么志玲啊,我都很喜欢。

不过,我这一等,可就等起来,足足比约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有人走了进来。

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因为我看到了两个穿着民国服装的年轻人。

女孩走在前面,男孩拎着大包小包走在后面。

女孩脸上有点婴儿肥,显得十分可爱,男孩瘦高,两人还挺搭。

女孩看到我,远远地冲我招招手,拉过男孩在他脸上留下香吻,男孩离开了。

她一边朝着我走,一边用纸巾擦了擦嘴巴。

“王叔,我是张欣然,真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都是给他买衣服,买多了就把时间给忘了!”

我不自觉地搓了搓手臂,这声音太有特点了,弄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已经不是嗲了,简直就是用指甲在我这白嫩的皮肤上抠啊。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恋爱中嘛,缠绵之中难免忘了时间。

张欣然说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因为多多跟我长得还真是很像。

我点了一份巧克力千层雪,一份美式咖啡。



这哪里是巧克力,明明就是卡路里嘛!甜而微苦,回味悠长

结果,张欣然第一句话,差点让我的咖啡喷出来。

“王叔,我想求您帮我找一下我的男朋友,他已经失踪一个礼拜了!”

男、朋、友?

难道刚才是我迷了眼,还是出现了幻觉?

张欣然刚刚不是还给了那个男孩一个goodbye kiss吗?

怎么转眼就要找人家?

我问她刚刚离开的那个男孩是……

张欣然愣了一下,捂着嘴笑了。

“王叔你误会了,刚才那是我朋友,我之所以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引出我的男朋友,说不定他就在附近看着我呢……”

我愈发地懵了,心想姑娘,你们现在玩的这么开吗?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啊!

看到我一脸迷惑的样子,张欣然赶紧开始给我解释。

“他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分手,人就不见了,无论死活,我要找到他!”

张欣然出自单身家庭,母亲在她小时病逝,父亲独自将她拉扯成人。

老张奋斗几十年,创建了一家叫做“新时代”的设计公司。

张欣然说从小她跟父亲交流就很少,父亲忙于工作,只能给她丰厚的物质条件。

这一点多多给我说过,高中开始,张欣然过生日就要拉着好多人去五星级酒店。

尽管学校里有钱的人不少,但是动静这么大的还真的不多。

高中毕业,张欣然考上了北京一所语言类高校,学英语。

在大学里,其实追求张欣然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走进她心里的只有一个人,杨浩。

两个人是同班同学,杨浩是吉林人,家境一般,但是十分英俊。

张欣然让我看了他们曾经的合影,确实,小伙子一表人才。

满分十分的话,非常可观地说,可以跟我一样,打到八点五到九分。

而刚才负责拎包的男孩,倒是有几分杨浩的影子,不过整体来看,还是差了不少。

大学毕业后,张欣然在父亲的设计公司做文案资料的翻译工作,杨浩则去了一家教育机构当英语老师。

张欣然说两个人尽管有过磕磕绊绊,但是感情一直很好,然而在一周前,杨浩突然提出分手,接着就没有了踪迹。

“我去过他公司宿舍,确实是搬走了,可他在北京没有亲戚,还能在哪里呢?”

我怀疑过杨浩是否会回老家,张欣然说不会的,因为杨浩曾经给她说过,自己肯定要留在北京好好打拼,混不好他不会回去的。

既然如此,我也就准备找人,临走的时候我特意告诉张欣然不要在找个男孩子来做出吸引杨浩出现这种事了。

“你就不怕把人家刺激到了,做出过激的事情?”

张欣然摇摇头说不会的,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要她觉得杨浩不够爱自己了,她就会找个男孩来跟自己聊一聊,杨浩立刻就老实了……

我好像已经明白为什么杨浩要离开她了……

我让老K帮忙查一下杨浩的身份证,看看能否找到他入住的情况,一旦杨浩住在酒店,正常情况下都是需要使用身份证的。

可查了一圈,一无所获。

老K在查找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培训机构,希望能看到杨浩留下的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培训机构的同事对于这个英俊的小伙子评价都不错,但是都提到了一点,那就是内向。

杨浩除了上课之外,平时并不怎么说话。

“估计是人家长的比较帅,所以清高吧……”一个女同事打趣地说道。

清高?

这不是跟我一样吗?

我就喜欢高清的。

连着两天都没有任何线索,就在我暂时没有思路的时候,一个曾经的老主顾找到了我,约我去洗个澡。

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是身体不自觉地跟着他去了。

没想到啊,一次洗浴中心之旅帮助我打开了另一扇门。



6月4日,我跟老主顾来到一家位于朝阳区的洗浴中心。

这家洗浴中心我来过,之前就是老主顾领着我来的,他可是这里的常客了。

印象中,11号和17号技师的服务都很不错。

哎!事先声明!我说的可都是捏脚的!捏脚的!

你们不要那么龌龌龊龊……

听我一句劝,别一说洗浴中心就乱想,说透了这就是一个休闲放松娱乐的地方而已。

只要注意别走错就行,一般情况下去一楼或者二楼,这两个地方基本可以保证你的正常需求得到满足。

洗一洗,泡一泡,搓一搓,捏一捏,足矣。

三楼就不要上了……

别问我三楼是干嘛的。

………

………

………

我怎么知道???

我只是觉得,洗个澡而已,至于爬那么高吗?

咳咳,说正经的,我跟老主顾许久未见,边泡边聊,感觉浑身上下的经络都打开了。

一楼洗完,我们在二楼看着电视捏了捏脚,这时从旁边传来了鼾声。



过了十二点,可以看到有不少人选择在这里休息

老主顾笑着说总会有客人在这里休息,比起外面的酒店,这里可是便宜多了。

嗯?

我蹭的坐了起来,岂止是便宜!这里入住还不需要身份证吧?

看来这次洗浴中心之旅我还真是来对了!

从张欣然那里得知,这个杨浩属于标准宅男,在北京这么多年,除了上班、陪着张欣然,就是在公寓呆着。

所以他的行动范围肯定是较为固定的。

而他最熟悉的地方只有两个,他原来的大学和工作过的培训机构。

也就是说在这周围辐射范围内的,可以洗浴留宿的地方,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一点,他既然选择住在这种地方,肯定是为了便宜。

所以我剔除了那些装修豪华,收费昂贵的会所和洗浴中心,进一步缩小了范围。

经过筛选,我圈定了两个大众浴池,大学附近一个,培训机构附近一个。

这两家大众浴池的相同点在于都靠近城中村附近,性价比高。

先从大学这边的开始找吧。

6月5日晚上十点,我来到了这家大众浴池。



位于城中村,价格合理,童叟无欺,环境嘛,可以忽略

环境自然不能和别的洗浴中心相比,只有一层,分成了男女两边。

外面更衣室,床,里面就是浴池加喷头。



地上的泥垢、床上的死皮,都是前一个人留下的痕迹

一走进大众浴池,一股包含了尿骚气以及皮肤污垢的混合香型不断冲击着我的鼻子。

让我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个时间,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个穿着已经洗泄了的大裤衩子的老师傅坐在椅子上抽烟。

我这个人洗澡如果不泡一泡,会感觉浑身难受。

可面对着漂浮着不明物体的浑浊池水,我有点犹豫……

确实和洗浴中心那清澈的池子不能相比。

哎,既来之,则安之!

下水!

坐在池中,很快也就忽略了这池子中的成分。

就在我泡着的时候,搓澡师傅开始眯着眼睛看我。

很快,他就开始问我,要不要搓一搓?

说实话,我确实没有心情,都十点多了,杨浩还没有现身,莫非我找错了地方?

老师傅没有放弃,开始跟我聊人生,说人生在世就得搓澡,而搓澡就是一种进步,让自己变得更好,活出美好的明天……

好家伙,这一套一套的,当搓澡师傅真是屈才了。

为了让搓澡师傅消停下来,我同意了。

搓澡师傅眼睛一亮,烟头一扔,指着离我最近的床让我趴下。

我刚刚趴下,外面有人进来了。

“呦,小杨回来了?”

小杨?

这个声音让我很激动,我抬头一看,没错,就是杨浩!

杨浩看来跟搓澡师傅认识,亲切地打了声招呼。

就这样,我光着屁股趴在床上,听着搓澡师傅和杨浩热情地聊着。

搓澡师傅聊得很兴奋,口水时不时地打在我的后背和臀部上,传来阵阵凉意

杨浩应该是有些疲劳,麻利地脱掉衣服,走到淋浴下面冲澡去了。

说起来,我这还是第一次和自己要找的人如此坦诚相见啊。

杨浩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家教,他一直在附近的小区进行上门辅导。

白天工作,晚上来这里睡觉。

搓澡师傅姓曹,曹师傅白天有自己的工作,晚上就住在这里,搓澡加上值班。

杨浩每天还会给曹师傅的孙女辅导,所以杨浩可以免费住在这里。

行了,人找到了。

我的工作也完成了。

现在要告诉张欣然吗?

洗完澡,坐在更衣室的床上休息,我看着杨浩,无不由地想到了张欣然的样子。

如果杨浩确实不想跟张欣然好,我还非要把他们弄到一起去……

这样岂不是害了杨浩?

我正犹豫着,杨浩的手机响了,他点开,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回去了吗?今天累不累啊?”

 

看来还有意外惊喜。

杨浩拿着手机出去打电话了,我开始计划下一步的计划。

等到杨浩回来,我跟他聊了起来,表示自己的一个亲戚家的孩子也想找个英语家教,问他是否有时间。

杨浩听到有活了,显得很兴奋,主动说起了自己的资历和教学方法,然后想跟我约时间看看亲戚家的孩子。

我让他定个时间,杨浩点点头打开笔记本,开始盘算时间。

我问了他几个时间点,说到明天上午十点的时候,问他有没有课,他脸上显出一丝不太自然的表情。

他想了想说没有课,但是他需要去趟同仁医院……

有问题。

这个杨浩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心里的想法都放在脸上。

直觉告诉我,手机里给他留言的那个女人明天应该会现身,我应该去看一看。

第二天,6月6日上午九点半,我来到了同仁医院门口。

十分钟后,杨浩出现了,跟他一起的,是一个短发女孩。

这女孩一出现,我愣了一下,这个人我见过!

在我去杨浩之前的培训机构的时候,看到过这个女孩子。

跟别的正在备课的老师不同,这个女孩子在自己的工位上低头吃着水果。

尽管我从她身边经过,她根本没有抬头看我。

我当时还想着这家培训机构还不错嘛,还有茶点时间。

所以对她有了几分印象。

他们两个人,应该是有某种关系嘛。

同仁医院人很多,我在后面远远跟着,他们两个人一直在说着什么,根本没有发现我。

很快我发现了他们挂的科室,产科!

抽血、B超等一系列的检查,我看到了杨浩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看着他的表情,就是那种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新生命的样子。

检查完毕,两个人在医院门口分开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我刚刚已经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声,女孩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

也就是杨浩跟这个女孩子肯定已经好了两个月以上了。

而杨浩是一周前才跟张欣然分手的……

渣男。

妥妥的,100%的渣男无疑了。

这个短发女孩也是受害者,看来她并不知道这个杨浩脚踏两只船的事情。

她的面相是那种非常传统,典型的贤妻良母的类型。

这种女孩子往往非常单纯,跟张欣然一样,都是容易被骗的。

要不要告诉她这件事呢?

其实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只要将那个大众浴池的地点告诉张怡然,我就没事了。

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已经当上母亲的她还被渣男蒙在鼓里……

我有点拿不定主意,只能先跟着她,算是护送她回去上班吧。

但是,这个女孩并没有回到培训机构,而是坐着地铁去了更远的地方。

难道她这是要去逛街?

她下了地铁,我正想着是否停止跟踪的时候,她停在了一个写字楼前面。

我看到上面标识着的公司名称中,有一个是北京新时代设计公司。

新时代?

这不是张怡然的公司吗?

短发女孩拿出手机说了几句话,几分钟后,张怡然走了出来。

两个人兴奋地抱在了一起。

我有点蒙。



这两个人认识?

我这一发呆不要紧,忘记隐蔽了。

张怡然一回头看到了我,赶紧冲我摆摆手。

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好故作冷静地走了过去。

张怡然走到我面前,特意跟短发女孩拉开了几米的距离,小声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我摇摇头,说还没有呢,让她再耐心等一下,自己是来问问张怡然这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她叹了口气,也说没有,自己都快愁死了……

我看了一眼远处的短发女孩,问那位是……

张怡然一回头,拉着我走到了短发女孩跟前。

“哦!王叔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大学同学,范晓琳!”

我伸手跟她握了一下,她的手好凉啊。

“琳琳,这个叔叔的女儿,是我高中的学妹,你不知道啊,我那个学妹人长得好看又聪明呢!”

我咳嗽了一声,说了几句客套话,安静地看着这个范晓琳。

她时不时地观察着我,尽管看上去她的注意力都在张怡然身上,其实我的全身都已经被她看了。

“哎,琳琳,你看我的黑眼圈……我都好久没有好好睡觉了,我家那个该死的杨浩,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张怡然噘着嘴,眼泪汪汪地看着范晓琳。

“嗯,我猜啊,肯定是你惹到他了,要不然他脾气这么好,怎么会不见你呢?”

我用余光看到了范晓琳毫无波澜地说出了这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范晓琳,我的后背隐隐觉得一股寒气。

这个女孩,不简单啊。

“这个,怡然啊,我先走了,回头有事咱们再联系啊!”

告别了两个人,我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找地方躲了起来。

我真的对自己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刚才我选择跟着这个范晓琳,实在是太正确了!

之前只是直觉领着我,现在我决定要好好跟一下这个人。

我倒是有点后悔刚才在医院没有拍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希望一会这个范晓琳还会见到杨浩。

两个女孩子聊了十几分钟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了。

我苦笑着,这个范晓琳不当演员可惜了。

远远跟着她上了地铁,换乘到14号线,最后在朝阳公园站下了地铁。

范晓琳出地铁后,边走着,边时不时朝着四周看着,这么警惕的女孩子我还真是很少碰到。

最终她来到位于蓝色港湾一家叫做“索兰至”的餐厅。



主打轻饮食,具体轻不轻,还得看你吃什么,里面有很多高热量的食物

一个戴着眼镜胖胖的中年人在门口等待着。

“累不累?我都说开车接你,你非要坐地铁来……”

中年人走过去,直接将范晓琳揽在了怀里。

“没事了啊,我也不能老坐着,要不后期肚子太大了,生孩子都困难呢!”

两个人谈笑着走进了餐厅。

………

………

………

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餐厅里人已经不少,我看了一下,主打健康饮食的自助餐厅。

这个地方真大啊,跟大食堂似的。



各种沙拉、水果都很新鲜,肉类也不错,好评第一的,还是熔岩巧克力蛋糕......

看着远处的两个人,我有了主意。

从兜里掏出微型手机,夹到一本杂志里面,打开手机等待机会。

好!范晓琳起身去取餐了,我立刻走了过去,经过男人身边时,将杂志放在了他后面的靠背上。

很快我听到了下面的对话。

“亲爱的,你吃的太素了,吃好点嘛,要不咱们孩子营养达不到啊!”

“我这才是健康呢,你少点什么巧克力蛋糕吧,肚子比我都大了!哈哈哈!”

真够和谐的。

“对了,老公,你打算,什么时候给然然说咱俩的事情呢?”

“嗯,我这不也想着呢嘛,孩子估计一时半会不太容易接受,不过,证都领了,回头找机会说吧……”

“哎,我都有点后悔了,干嘛答应嫁给你!那个时候我真不该照顾你,你说我跟然然本来是闺蜜呢,现在怎么成了她后妈了……”

 

6月7日上午十点,我来到培训中心,看到正在吃水果的范晓琳。

“哎,你不是那个……王叔对吧?找我什么事吗?”

范晓琳擦了擦嘴角的苹果汁,笑眯眯地看着我。

实话实说,范晓琳的相貌算不上惊艳,但是确实耐看。

我告诉她想跟她聊聊。

她点点头领着我去了会客室。

我打开档案袋,拿出了几张打印好的照片,包括她跟中年人的拥抱的合影、下午她再次找到杨浩时的亲密照片。

还有她和中年人的对话,我都已经打印了出来。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看到这些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早就预见了这一切似的。

“王叔,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的出现不是偶然的!”

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笑容很暖,但是我心里很沉重。

“你要干什么?”

我耸耸肩,“听听你的故事吧!”

“你是不是带了什么监听设备?”

我笑了,示意她可以来搜搜。

范晓琳点点头,“嗯,那我就跟您聊聊吧,其实这个憋在我心里太久了,我也觉得不好受……”

张怡然、范晓琳和杨浩是大学同学,还是一个班的。

其实最早杨浩喜欢的人是范晓琳,因为张怡然尽管看上去很完美,但是杨浩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在对张怡然示好的时候,只有杨浩没有对自己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好感。

这让张怡然心里很不平衡,她从小到大几乎想要什么,她的父亲都会让她得到。

她早就习惯是人群中最亮的那颗星星。

更让她接受不了的,则是她无意中看到了闺蜜范晓琳的空间。

范晓琳居然喜欢着这个帅气的男孩子!

两个人竟然还时不时约着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范晓琳在自己的空间中给自己抱怨,为什么自己不敢主动些呢?而杨浩也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两个人都很煎熬。

张怡然大为光火,范晓琳哪点比自己好?杨浩怎么能看上她?

最后张怡然出手了。

事实证明,面对一个多金、漂亮、聪明的女孩子的主动出击,一般男孩子真的扛不住。

杨浩喜欢打篮球,偶像是乔丹,但是家境一般,一直穿着都是一二百元的国产篮球鞋。

张怡然特意在杨浩生日当天,送上了一双AJ11代,以及一件乔丹签名的球衣。



这双鞋是众多sneaker心中的王者,也是MJ称之为最漂亮的乔丹鞋

同时找了很多同学给自己帮忙,设置了一个极为浪漫的场景,当着众人,主动请求让杨浩做自己的男朋友。

虽然我没有看到那个场面,但是想都可以想得到,杨浩肯定懵了。

估计是我,最后也得缴枪啊。

半推半就的,杨浩跟张怡然在一起了。

范晓琳退出了,她当时还不知道,张怡然偷看了自己的小秘密。

慢慢的,范晓琳觉察了不对劲。

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张怡然总会时不时地调侃一下范晓琳,从衣品到习惯,都成了她的谈资。

在“完美”的张怡然面前,其实并不差的范晓琳成了灰姑娘。

而时间长了,张怡然身上的缺点也开始表露出来。

这些小毛病,杨浩开始还可以容忍,但是之后慢慢的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首先是折腾

16年,杨浩大四的一个周末,爷爷70大寿,父亲给杨浩说过,爷爷年龄大了,身体不好,希望这次能回家一家人过个生日。

杨浩问张怡然是否愿意跟自己回去,张怡然找了个理由推脱了。

杨浩坐了七个多小时的火车回到家,全家人都在等着自己,看到大孙子回来,爷爷非常高兴。

可他刚刚吃了一口饭,就收到了张怡然的信息。

张怡然病了!而且宿舍人都回家了,只有她自己!

杨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撇下家人,跟爷爷说了一下,买了最近的火车回了北京。

当他晚上十一点回到学校宿舍的时候,看到了已经打扮好的张怡然。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今晚十二点,电影首映哦!快走吧!”

居然为了看一场电影的首映,张怡然将杨浩骗了回去。

杨浩稍稍表达出了一点点的不满,张怡然竟然在电影院发起泼来,直言杨浩不够爱自己!

“你要是真的爱我,就应该无条件地把我放在第一位的!”

杨浩看着周围指责自己的人,点点头,把一肚子的委屈咽进了肚子里。

还有一次,如果说看电影只是折腾了杨浩的话,这一次则伤害到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大四下半学期,杨浩开始找工作。

虽然张怡然已经说可以在自己父亲的公司给杨浩找份清闲还高薪的工作。

但是杨浩希望靠自己的能力挣钱。

杨浩形象好,口语能力强,很快找到了一个英语培训机构给小学生辅导英语口语。

一般的英语培训机构都是女老师多,这是该专业的特点。

敏感的张怡然突然有了危机感,她怕杨浩被别人“拐跑”,开始偷偷查看杨浩的手机。

查了一个礼拜,张怡然终于发现了“问题。”

一个女老师跟杨浩多次在非工作时间进行微信联络。

尽管涉及的都是工作方面的探讨,但已经足够让她难受。

她质问为什么这个女人非要下班后跟杨浩联系。

杨浩觉得很委屈,上班时间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下班后才有一点点时间进行总结,而且他们联系的时间最晚也就是八点左右。

确实没看出什么问题,张怡然只好作罢,但是她并没有放弃。

过了几天,她又看到一件让她炸毛的事情,那个女老师讲课,希望杨浩帮忙看一下自己有什么问题。

杨浩同意了。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勾引吗?

为什么别的老师不叫,非要接二连三地找自己的男朋友呢?

而且还假惺惺借着讲课的机会来公然约会?

张怡然决定给那个女老师一点颜色瞧瞧。

在那天的课堂上,女老师正在给十几个小学生讲课,而杨浩正在旁听,张怡然带着设计公司的几个人来了。

直接当着学生面,大闹课堂!

张怡然扯着嗓子痛斥该女老师竟然为了挣钱跟学生家长睡觉!

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还编造该女老师有性病,偷偷去哪个医院看过!

最厉害的地方在于,编的有模有样的,就连赶来的培训机构的负责人都相信了……

最终的结果,女老师含恨离职。

培训机构负责人亲自给张怡然登门道歉。

杨浩知道自己也待不下去了,正好范晓琳找到了一家新的培训机构,邀请杨浩去,在得到张怡然的同意后,杨浩和范晓琳成了同事。

那个时候,范晓琳其实内心已经封闭了很久。

她邀请杨浩过去,纯粹是为了帮忙。

但是杨浩对于张怡然,其实已经到忍无可忍的地步。

因为张怡然只有一个理论,“你必须听我的,对我好,包容我的一切行为,否则你就是不爱我!”

没多久,两人再次爆发了冲突,在商场里张怡然要求杨浩给自己跪下,否则自己就要从五楼跳下去。

结果,杨浩下跪了,挽回了张怡然。

杨浩回去之后,喝了好多酒。

醉醺醺的杨浩找到了范晓琳,吐露了心中的不快。

也是那一次,范晓琳得知原来自己的闺蜜居然偷看了自己的空间,率先下手抢走了自己的意中人。

她居然被蒙在鼓里那么多年!

自己像一个傻子似的祝福着抢走自己幸福的女人,还心甘情愿给她当闺蜜?

太可笑了,不,是太可悲了!

范晓琳决定报复。

第一步就是抢回属于自己的男人

就在杨浩喝醉找到范晓琳的当晚,范晓琳拉着杨浩去了酒店。

平时的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杨浩找回了久违的激情。

一边是美丽娇艳,浑身是刺的张怡然。

另一边则是朴实大方,对自己关心体贴的范晓琳。

杨浩自然是选择了范晓琳。

但是范晓琳不让杨浩摊牌,她说需要慢慢来,“怕会刺激到张怡然。”

尽管杨浩不理解,但还是同意了。

其实范晓琳是觉得现在摊牌,“刺激的还远远不够!”

第二步,就是对于张怡然更加残暴的报复

她从张怡然口中得知了一个让她振奋不已的消息。

张怡然的父亲,老张住院了。

范晓琳开始以“张怡然闺蜜”的身份接近老张,并进行了极为贴心的呵护。

再知道范晓琳去接近张怡然的父亲,杨浩着急了。

但是范晓琳和杨浩进行了一次长谈,她这么做是为了两个人有“更好的未来!”

“如果没有钱,拿什么风花雪月?没有钱,咱们的孩子就会跟你,跟我一样,一辈子受到别人的欺负!”

那时,范晓琳怀孕了。

她立刻抓紧时间,和酒后的老张来了一次“意外的亲密接触”。

看到怀孕证明的老张,兴奋不已!

本来他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这是老天爷又给自己的一个机会!

经过他的不懈努力,范晓琳终于“被感动了”,两个人领证。

然后老张按照约定,立刻将自己的一半资产打给了范晓琳。

就这样,老张开始做着当爸爸的梦。

而张怡然,还在等待着自己男朋友的归来。

我看着范晓琳,她此时又剥开了一个香蕉,递给了我。

我摇摇头,让她自己吃吧。

“你这样做,值得吗?”

范晓琳笑了,“有什么值不值得的,也许在你看来,我是一个功于心计的白莲花吧?可仔细想一想,张怡然就不是白莲花了吗?其实我们都一样,呵呵,我们还真是白莲姐妹花!”

后记

范晓琳找到张怡然进行了摊牌,张怡然不相信,范晓琳就叫来了杨浩。

当着张怡然的面,杨浩跟范晓琳手牵手离开了。

后来多多给我打了电话,说张怡然很受伤,她还是觉得自己是最可怜的人。

至于老张,在得知孩子不是自己的时候,血压爆了表,幸好及时救了回来。

经过这一次,老张和张怡然竟然和好了。

两个人决定来一趟出国游,好好延续一下丢失多年的父女之情。

对于张怡然,我衷心希望她能够真的成长起来。

——————

说说关于男女都一些相处之道。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哪个女孩不希望男生24小时对自己待命呢?

可事实就是,两个人的空间只会压榨的越来越小,最后双方都无法呼吸了,你们也就game over了。

不信?你试试跟你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面对面贴上一会

开始可能心跳加速,兴奋嗨翻,可是过上一会呢?保证你们缺氧!

所以那些参加接吻大赛,夺得冠军的,最后不是都要去医院输氧吗?

想要良性地相处下去,就要给对方空间。

记住,这个空间不仅仅是物理方面的,还包括精神层面的

相信对方,包容对方,理解对方,加油吧女孩们。

然后嘛,简单说一下闺蜜。

其实我认为闺蜜,不就是朋友嘛?

只不过是更加亲密的朋友罢了。

只要是朋友,就应该遵循作为朋友的基本准则。

在一起是自由自在,舒适无压力的。

最重要的,如果发现闺蜜有错就要当面讲清楚,背后捅刀子的,肯定不是朋友

希望无论男女,都能够找到你们真正的好闺蜜。

——————

还有啊,咳咳咳!

昨儿我让三儿帮我写个预告……

他这是要疯吗?

啊?

怎么跟写论文似的?又是文字,又是插图的,居然还跟你们聊上了?

气得我前列腺隐隐作痛……

不过,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

秋裤已经脱掉了!

哈哈哈哈!

不要再说我穿秋裤的事情了,我不认!

至于我昨晚上嘛……是,我承认,确实是出去了。

而且确实是稍微轻微以及极其细微地捯饬了一下下。

但是远没有三儿那么夸张嘛!

还刮胡子、喷香水、祛腿毛……

我根本就没有腿毛好吧?

天生没有腿毛!

光滑地如同婴儿般的肌肤哦……

三儿,你还有脸说我,你晚上没出去过?

回头我开个专栏好好说说你!

切!别再我的粉丝面前在抹黑我了,这样对你不利!

不过,话说回来,昨晚真是够累的,一觉干到将近中午。

起来的时候两眼都发黑啊,看来我还是需要节制……

放心,肯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你们这些坏孩子……哼!

PS:

再给大家叮嘱一下哈!

你说咱们这么多的读者,怎么点“分享的那么少呢?

不要吝啬你们的手指,使劲戳“分享朋友圈吧!

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力量哦!

你有好的故事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