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结婚,麻烦你轻点
故事 生活

大夫,我还没结婚,麻烦你轻点

作者:王五五
2020-07-20 21:16
浏览次数:32005
医院,是一个从出生到去世都要经历的地方。

不管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它都会和你扯上关系。

你可以一辈子不进西餐馆,不吃西餐。

但你很难一辈子不进医院,不吃药。

毕竟,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 

各位好,我是王五五。

今天就跟大家聊一聊医院里的一些事。


晚上八点,某市三甲医院急诊科大厅,进来了一对青年男女。

两个年轻人在大厅徘徊了一会,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今晚上夜班的医生姓王,男性,三十多岁,是急诊科的主治医生。

王医生刚刚忙完,正坐着喝水。

“怎么了?”王医生看了一眼进来的两个人。

姑娘看起来脸色不好,精神很差。

身边应该是她的男友,一直搀着她的胳膊。

听到医生问话,两个人嘀咕了一下,姑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小声说了一句,“我,我尿血……”

王医生点点头,让姑娘坐下,简单询问了一下姑娘的情况,开始在电脑上记录着基本信息。

姑娘叫赵秀,山东人,二十岁,症状是尿痛、尿频和血尿。

王医生告诉赵秀先去做尿常规的检查。

听到要验尿,赵秀一脸茫然。

“去吧,送检后在外面等结果,出单子了拿给我看一下……哎,你们怎么了?”

这边刚说完,赵秀身后又进来两三个病人,一个个表情都痛苦不已。

急诊科的夜晚就是这样,很难有闲下来的时候。

王医生已经开始对下一个病人开始诊治。

小伙子扶着赵秀走了出去。

赵秀拿着容器进入女厕,过了半天,才端出来送去做检验。

两个人在外面等候的时候,小伙子一直在安慰赵秀。

急诊出报告单时间并不长,过了一会,结果出来了。

小伙子盯着看了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拿着去找医生。

看了看单子,王医生说红细胞、白细胞的指标都超出了正常值。

尤其是白细胞,出现四个加号,是泌尿系炎症。

再加上血尿的症状,可以基本认定是急性膀胱炎。

“这个什么什么膀胱炎?是妇科病吗?”赵秀小声问道。

王医生他摇摇头,说膀胱炎属于泌尿系统疾病,跟妇科是两回事。

赵秀皱起了眉头,眼中出现了怀疑的神色。

身边的小伙子也是一个表情。

这倒是让王医生觉得有点意思,难道病人还不相信自己?

“你们打算怎么着?住院吗?”

“贵吗?”赵秀依旧是怯生生问着。

王医生很直白地说这个还不好说,得看治疗情况了。

两个年轻人也没个主意,跑到一边去商量。

商量了一会,走过来告诉王医生,他们打算住院。

他们感觉还是住院治疗放心一些。

王医生告诉赵秀,医院泌尿科没有女医生,建议可以住进肾脏内科。

那里有女医生,这样各方面还比较方便。

赵秀什么都不懂,只是机械地点头。

当晚,就安排住进了病房,开始输液治疗。

王医生想起这两个人的神情,总觉得他们有心事。

尤其是听到不是妇科病的时候,表情很怪。

难道他们希望自己得的是妇科病吗?

不过随即病人一茬一茬地来,自己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

一直跟在王医生身边的实习医生,突然念叨起来。

“哎呀呀,忘了拜夜班之神了,看来今晚……”

王医生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去去去,别瞎说啊,给我打杯水去!”

等到实习医生出去,王医生给肾脏内科的张医生发了微信。

询问起了赵秀的情况。

张医生和王医生是研究生同学,一批进的医院,关系很好。

“老王啊,你算的可真准,我这儿就一个床位了,正好让你给塞满了!”

“呵呵,刚过去的那个女孩,急性膀胱炎的,留意点啊。”

“你亲戚?”

“不啊,人家是山东的,我哪有山东的亲戚?”

“嗯嗯,行了,知道了,我这边开始忙了,今晚不消停啊……”

治疗了几天,赵秀的身体有了明显的改善。

可是赵秀的男朋友小毛,突然不见了。


眼看之前存进去的金额马上不够了,医院让赵秀的男朋友再去缴费。

结果,赵秀的男朋友答应之后,就一去不复返了。

“你跟你对象联系上了吗?”

张医生过来询问赵秀,赵秀摇了摇头。

张医生又看了看费用明细,使用的药物并没有什么贵的,都是常用药。

难道赵秀的家里条件很差吗?

张医生跟赵秀聊了起来,经过几天的相处,内向的赵秀对于张医生也有很好的印象,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赵秀独自从山东来这里打工,没有学历,没有关系,在工厂食堂工作。

在食堂工作的时候,赵秀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就是这个一去不复返的小伙子。

小伙子叫小毛,也是山东人。

两个老乡在他乡相遇,寂寞的灵魂摩擦出了火花。

没多久,两个人同居了。

其实刚开始相处的时候,赵秀内心的压力还是挺大的。

因为父母总是打电话提醒自己,不要在外面搞对象,怕赵秀被骗。

母亲告诉赵秀,在外面就是见见世面,挣点钱就行了,要想结婚还得回家。

保媒拉纤的已经和赵秀父母说好了,有几个条件好的都预备着呢。

本来还想着什么时候告诉家里自己男朋友的事情。

可是看到家里的态度,赵秀知道自己还是不说为好。

毕竟父母又不会来,赵秀就这么和小毛快乐地过着二人世界。

赵秀谈到男朋友,言语中充满了幸福。

她说自己的男友对自己非常好,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是细心,也很浪漫。

总是会给自己准备一些小礼物,虽然不贵,但都很用心。

而赵秀自己对于物质也没什么要求,有一个知冷知热的男朋友,就够了。

赵秀的这些话,勾起了张医生的少女心,尽管她的生理年龄已不是少女。

张医生还是单身,平时生活单调,甚至有些乏味。

不上班的时候爱看电影,常看爱情片,不看动作片,很少看爱情动作片。

张医生听着赵秀的话,不禁联想到了自己。

按理说,自己长相不错,学历高,收入不低,可就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男孩子。

尤其是现在,年龄越来越大,其实已经真的不怎么挑人,只要是个男的就可以了。

张医生挺羡慕赵秀,有一个简简单单,对自己好的男孩子。

可是,这样贴心的的男孩子,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这笔医药费吗?

结果,念叨了一上午,到了下午,人就来了。

而且还来了一个中年人,小毛说是他的老家亲戚。

中年人戴着口罩,身穿一身运动服,外地口音,亲切地跟赵秀聊着什么。

小毛看上去一脸疲惫,他告诉张医生,自己想办理出院,回家治疗。

老家有熟人,治疗得也放心。

原来小毛消失,是去联系医院了。

“出院?这个……”张医生犹豫了。

尽管是否出院都是病人的自由,但是现在赵秀还没有完全康复,如果贸然出院,不排除有复发的可能。

可是小毛跟中年人的态度都是十分坚定,赵秀也没有意见。

张医生只好同意了他们出院的要求。

小毛结清了费用,很快地给赵秀办理了出院。

临走前,张医生加了赵秀的微信。

本来以为不会再有联系,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张医生就收到了赵秀的信息。

赵秀要借钱。


看到这条微信。

张医生感到比较意外。

按理说,只要能正常地继续治疗,应该不需要多少钱。

为了妥善起见,张医生给赵秀打去了电话,结果,电话被挂断了。

微信上说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这让张医生产生了怀疑。

找到当时在医院留下的小毛的电话,拨过去。

同样被挂断。

看来这是出事了。

张医生想到了急诊的王医生,马上打去了电话。

王医生刚上了一个24小时,饭都没顾上吃,正打着哈欠准备回去补觉。

“呦,怎么着,美女大夫怎么给我打电话了?那个赵秀怎么样了,是不是快要出院了?”

“不是出院,已经出院了!”

接着,张医生把情况给王医生讲了一下,王医生毕竟是男医生,冷静的多。

听到这个中年人的时候,引起了王医生的注意。

根据描述,这是一个戴着口罩,中等身材的中年人。

王医生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张医生有点紧张了,虽然她和赵秀非亲非故,但是她对于这个赵秀以及小毛,有一种天然的好感。

“你别管了,我处理吧!放心吧,我姐夫就是刑警大队的,有事了我就给他打电话,不过,应该不至于。”

张医生知道王医生是个靠谱的人,既然王医生这么说了,自己就等着消息吧。

王医生的科室是急诊科,急诊科跟住院部不一样,不仅仅接触的都是危重病人,而且还总是见到各种各样的家属。

以及一些看上去和病人不相干,但是总会在附近出现的人。

稍微吃了点东西,王医生换好衣服,来到了急诊科门外。

白天的急诊科不如晚上那么热闹,但也是少不了病人。

一个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中等身材,戴着口罩,跟张医生描述的还挺像。

王医生拿出手机偷偷拍了两张,发给了张医生。

很快,张医生回信息了,就是他!

这就有意思了,小毛的这位老家亲戚,大白天的不上班,在急诊外面晃荡什么呢?

王医生打算去问问。

自己还没有过去,中年人自己却主动凑了过来。

可是两个人刚一靠近,中年人突然扭头走开。

这让王医生大为不解,想要叫住中年人,结果120的车来了,顺手就帮着拉开门让病人进去。

一个大眼睛小护士正巧看到王医生,奇怪地问怎么还不走?

王医生把关于中年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小护士乐了,悄悄给王医生说了句,人家估计是认出你来了呗。

“认出我?什么意思?”

“你如果穿着白大褂,人家肯定跑远了,你这不是换了一套衣服嘛,人家开始没有认出来……”

没想到小护士还知道里面的玄机。

多亏了这个大眼睛小护士,王医生再次见到了中年人。


只是,找到的过程还挺曲折。

这个大眼睛小护士人很聪明机灵,也爱打听事。

她有一个特点,对陌生人的体貌特征记忆很深。

这个时常出现在急诊门口,却从不看病的中年人,还有一点会让小护士记得很清楚。

那就是他的衣服。

“他有时会穿白大褂……”

白大褂?难道是本院的同事?

小护士摇摇头,这个就不确定了。

她告诉王医生,这个人经常是晚上出现,白天的时候,偶尔会来。

毕竟急诊晚上才是高峰期。

当晚,王医生守候在急诊门口,果然看到了这个中年人。

他正在急诊门口晃悠。

今晚确实穿了一件白大褂。

不过,王医生发现,这白大褂上并没有任何医院的标识。

中年人并没有给别人看病,自己也不是来看病的。

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病人家属身上。

中年人在夜色的映衬下,叼着烟,摆弄着手机,可眼睛始终盯着来往的人。

他好像是在筛选。

有人找他询问了,他就会跟别人说上半天。

有的时候,他也会主动上前说话,但看上去比较谨慎。

王医生拉住了一个刚才跟中年人接触的病人家属询问情况。

果然,病人家属告诉王医生,这个中年人其实就是个医托。

他会盯着人看,一旦有猎物了,就会加以诱骗,引导病人到他口中的医院。

这还了得!

王医生马上去找保安,当他拉着保安过来的时候,中年人也没影了。

保安无奈地告诉王医生,这种医托并不少见,而且一个个贼得很。

就算抓到了,他也会给你来一个一问三不知,嘴巴咬的很死的。

没有证据,根本不管用。

看来,这些医托还真是够狡猾的。

可是这医托和赵秀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

正在琢磨呢,王医生手机响了,是张医生打来了电话,赵秀找到了!

半个小时后,在医院的值班室,王医生见到了张医生、赵秀,以及专门从山东赶来的赵秀的父母。

之前无法联系,真实情况是,小毛和赵秀这对小情侣被人扣住了。

而之所以扣住,是因为小毛从私人借钱,自己无法偿还,结果被人追债,被堵在了出租屋。

王医生收到的那条借钱的微信,正是追债人发出来的。

最后还是赵秀的父母过来之后,偿还了欠款,救出了赵秀。

“那帮人没把你怎么样吧?”张医生紧张地看着赵秀。

赵秀摇摇头,说对方几个人并没有打骂自己,就是让自己还钱。

“小毛呢?”张医生没有看到小毛在这里。

“别提那个小王八蛋!这个小畜生把我闺女害惨了!”

赵秀的母亲气的浑身直哆嗦。

而赵秀的父亲蹲在角落不停地抽着烟。

“都是我,不该随便听信骗子的话。”

赵秀哭得眼睛都红了。

张医生拿出纸巾递给了赵秀。

赵秀父母直叹气,他们本想着让女儿出来见见世面,知道工作的不易,没想到折腾一趟,不但生了病,受了罪,还被骗了钱。

赵秀因为病情反复,只能重新在医院接受治疗。

原本并不严重的疾病,一拖再拖,让赵秀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一切,都源于那个所谓的“老家亲戚”。


前一阵,赵秀突然感觉到身体不适。

开始只是尿频、尿急,之后又有了尿痛的感觉。

赵秀并没有太当回事,也没有告诉小毛。

后来每次小便就跟上刑似的,就给小毛嘟囔了一下。

小毛也不懂,只说让赵秀多喝点热水,多吃点水果。

殊不知,赵秀的身体已经出现了细菌感染。

直到某一天,赵秀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出现了血尿。

这让她吓坏了。

她立刻开始琢磨起来,但也都是一些凭空的想象。

她和小毛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他们和正常情侣一样过起了夫妻生活。

难道是因为没有注意卫生,导致自己得了某种妇科疾病?

犹豫了好久,终于忍受不了病痛,两个人晚上去了医院。

为什么要在晚上?

自然是怕碰见熟人,他们很自然地觉得,这种病不光彩。

在医院外面徘徊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热心人”。

正是那个医托。

赵秀听到这个医托操着和自己相同的口音,轻易地相信了他。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位医托可了不得。

他可称得上医托界的楷模。

为了和病人以及家属套近乎,学会了很多地方的方言土语。

若不是医院外国人少,他估计连英语都要攻克了。

这位热情的“老乡”一再介绍赵秀去另一所医院。

因为那家医院 “医术高、”“收费明、”“态度好。”

哪里像这公立医院,人又多,医生护士还整天板着脸,关键是“不给红包不治病!”

赵秀心动了,而小毛还有点犹豫。

“老乡”再加了一把火,声称那里“保证病人的私密”,绝对不会将病人的隐私泄露出去。

而公立医院呢,说不定就看到了熟人了,毕竟城市小嘛。

就这样,赵秀和小毛跟着“老乡”去了那所专科医院。

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所私立医院。

赵秀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还心有余悸。

几个人到达医院后,“老乡”就走了,说听那里医生的安排就行。

一个小护士领着他们挂了号,接着,赵秀开始了一系列的检查。

抽血,心电图,还有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项目。

为什么要做这些,赵秀不敢问,也没有问。

医生护士更没有说。

而之后发生的,让赵秀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赵秀的噩梦开始了。


进入了一个标有“治疗室”的房间,小毛被要求留在外面。

女医生让赵秀脱了裤子躺在床上。

询问是否有过性生活后,医生将一个凉凉的东西塞进了赵秀的下面。

赵秀很紧张,身体僵硬,医生皱着眉,动作非常粗暴。

捅了一会,将连接仪器的电脑转过来给赵秀看。

女医生告诉赵秀,已经检查出来了,是宫颈糜烂,而且很严重。

有多严重呢?

如果不及时治疗,不仅不能生孩子,连小命都可能保不住!

赵秀直接吓哭了,她求着医生一定要救救自己。

医生“沉思”了一下,说能救是能救,就是花费比较高。

打印出了报告单,让赵秀提起裤子,叫来了外面守候的小毛。

听说可能需要大几千的时候,小毛也吓了一跳。

赵秀和小毛两个人工资加一起才不到四千,还要租房,吃喝,以及其他支出,每个月其实所剩无几。

在这种三四线小城市,他们的工资基本可以供自己的日常花销,但是遇到突发情况,就无法应对。

医生在和他们聊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的表情,还关心地询问家里是否知道他们的情况。

小毛是个老实孩子,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

还强调确实不能告诉家里,因为赵秀的父母肯定不会看上没钱没势的自己。

医生点点头,开导小毛,说这个时候就是看小毛的了,如果真的治好了赵秀的身体,还怕赵秀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吗?

单纯的小毛,就这样被绕进去了。

他决定想办法筹钱,给赵秀治病!

结果呢,前前后后,花了一万多,全都是自己借的,利息高的吓死人。

关键的是,病还没有治好。

没有钱,这个和善的大姐姐,变了嘴脸,不停地催着赵秀缴费。

赵秀只好和小毛离开了这家私立医院。

不曾想,刚刚住进了公立医院,“老乡”又找回来了。

他再度给小毛洗脑,告诉小毛只要在之前那个医院坚持治疗几天,就可以彻底康复,“永不复发”!

同时,还偷偷告诉了小毛可以筹到钱的方法。

就这样,本来刚刚走上正轨的赵秀,再度回到了私立医院。

幸好,被追债人找到,反而解救出了赵秀。

“你怎么这么傻呀?”张医生看着赵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找你要红包了吗?王医生找你要红包了吗?”

赵秀低着头不说话。

“我们医生护士态度可能不太好,但绝不是故意的,你想想,每天来我们医院看病的病人那么多,怎么可能一直保持微笑呢?”

王医生重重地点点头。

王医生说,对于医护工作者来说,他们的工作是救人,而不是让病人开心。

想开心?去听德云社的相声吧。

真的治好了病,有你开心的时候。

而急性膀胱炎这种病,其实真的不算什么大病。

确诊也不难,一个尿常规就能基本得出结论。

本来只要早发现,早治疗,花费并不多,效果也好。

结果呢,两个懵懂的小年轻,被骗去做了一堆无用的检查。

还被吓唬得了毫不相干的妇科病,折腾了半天,受伤的还是病人本人。

父母越琢磨越生气,抬手就要打赵秀。

被王医生拦住了。

“你们做父母的,不能总是用这么粗暴的方式,孩子都大了,要学会沟通啊,要不,回头孩子逆反心里厉害了,你们就后悔去吧!”

旁边的张医生明白,看这架势,等赵秀治好了病,赵秀的父母是铁了心要带着女儿回家了,估计小毛要凉凉了。

“医生,我的女儿就拜托你了,请一定尽快治好她!”

赵秀父母给张医生深深鞠了一躬。

张医生看着赵秀,语重心长地说道,“听我的,咱不盼着有病,可是一旦生了病,还是来公立医院吧。”

后记

提起私立医院,很多人会第一时间想到“莆田系”。

“莆田系”确实十分庞大,但也非所有的私立医院都是他们家的。

文中赵秀看病的那家专科医院就不是莆田的。

可同样很坑人。

当然,并不是所有私立医院都是这种只会收钱坑人的。

有相当一部分的高端私立医院,也是相当靠谱的。

环境好,医术高,服务优。

但同时,花费也非常高昂。

这些贵族式的高档私立医院离我们有一段距离。

所以我还是主要说说日常最容易碰到的那些私立医院吧。

划重点,很重要。

这些坑人的私立医院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最常见的,各种男科、妇科、皮肤以及各种不孕不育医院。

病人来这里,很多都是因为私密。

不希望自己的疾病被外人知道。

诚然,这些医院确实人够少,够私密,但是效果呢?就不好说了。

第二种是针对重疾的病患。

正规医院治不好,但是病人和家属还不放弃。

他们往往就容易被广告所迷惑,去这种地方治病。

而医生呢,在见到病人时候经常许诺,什么可以“明显见效,”“正常生活10-20年”等等。

给病人希望,就是他们的伎俩。

真的见效吗?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最后病人家属往往人财两空。

第三种,是那些针对爱贪图小便宜的病人。

这类私人医院,包括的科室比较丰富,比如眼科、口腔等等,包罗万象。

他们就是利用人们爱占便宜的心理。

很多人面对这些医院的各种“活动”,怎么能不心动呢?

可是,私立医院毕竟不是福利单位,怎么会做赔本买卖?

最后还是会让你乖乖出大钱的。

这三种私立医院,请大家一定要睁大眼睛。

上文中的“老乡”是传统医托,还有很多新式医托,防不胜防。

尤其是他们的广告,更是无孔不入。

从电视、广播,再到网络弹窗和各种消息。

一旦你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深陷其中。

再来分享两个小故事。

一个是我曾经的下属,男性,二十多岁。

为了保护他的隐私,姓氏、籍贯全部抹去,

小伙子身体很好,整天换女朋友。

某一天,突然来找我请假,磨磨唧唧说不出请假原因。

我们之前处的关系很好,这小子看四下无人,关上门,偷偷给我说了实情。

他要做包皮手术。

这小子前几天晚上听广播,得知一家男科医院正在做活动,才200元。

200元?

连个皮包都买不了,居然能做包皮手术?

再三叮嘱之后,他还是去了。

结果我再次收到了他的请假的电话。

他来上班已经是一周后。

“不是不耽误上班吗?”

我看着他就来气,怎么说都不听。

小伙子跟霜打的柿子似的,说不仅休息时间长了,关键花的还多了。

开始说200元妥妥的,可是做完就告诉他,出现了炎症,需要输液。

医生还特别说明,这个病人可以自主选择。

可以输液,效果肯定好,就是稍微贵一点。

当然,也可以吃药,应该,没什么事。

听到应该两个字,他吓坏了,毕竟还没结婚呢,这个部位可不能出问题。

既然人家说了,该输液就输液吧。

最后一合计,花了5000多。

为了不让人说他冤大头,逢人便说小护士给自己换药和拆线的细节。

第二个事。

被坑的是我另一个女同事的父亲。

几个医生到他们社区“免费出诊”。

其实就是宣传活动,关于白内障手术,特价1000元。

专门面对年龄55岁以上的老人,活动仅一天。

老人们沸腾了,这么便宜还不拉一刀,岂不可惜?

很多老人纷纷表示,为什么自己没有得上白内障呢?

第二天,登记好且符合标准的老人来到了这家私立医院。

却被告知还有一种国外的技术,价格高,但是效果更好。

国产的尖端技术1000元,只能保证两年。

而国外的尖端技术呢,稍微贵点,6000元。

但是可以保五到十年,甚至更长。

在专家的劝说下,老人们基本都选择了6000元的项目。

做的时候,老人们还很自豪,都是自己的退休金,并没有给子女添加负担!

我这位女同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手术都做完了。

询问了医生朋友,两种手术其实根本没什么差别。

看着戴着纱布,仍然觉得占了大便宜的老父亲,女同事只恨自己平时缺少对于父亲的关怀。

PS:

王医生的一个同事就曾经被某私立医院高薪挖走。

他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发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比如检查的时候,其实压根就没有那些机器,照样可以出报告单!

怎么样,厉害不?

这就是靠着意念出来的数据啊!

还有,他们在发工资的时候,场景堪称壮观。

领导直接拿来一个大旅行箱,拉开箱子现场发现金。

为什么不打卡上呢?

必然有一些不能为外人所知的原因。

最后,他还是离开了这所私立医院。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名医疗工作者,治病救人才是自己的天职。

今天唠叨的有点多,不过,很多都是干货。

还是那句话,私立医院确实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确确实实可以给病人治病的同时提供良好服务的。

如果你真的不差钱,那就放心大胆去。

很多明星不都是在这种高档的私立医院就诊嘛。

但是,也有很多很多,以坑人挣钱为第一目标的私立医院。

朋友们,请睁大你们的双眼,辨别这纷扰的世界。

好了,故事到这里结束了,下次再见,别忘了“分享朋友圈”

你有好的故事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